非常有趣的一篇文章,

 

记得,

先看完 蓝色的男生版,

再看红色的女生版.

 

然后想一想,

你会发现,

真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主观作祟……

 

还真是男女大不同啊~~~~

 

终于了解所谓  一体ㄉ两面

 

之前我看过男生的版本了,看完男生(),再看女生(),有点耐心千万不要先跳女生看…….

男人不帅版

女生响应版

选择在研究所放榜那天,对她表白。

因为她不只一次的说过:「我喜欢聪明的男生。」

我不知道,女孩对聪明男生的定义是什么?

我姑且认定它的意思是会读书的男生。

他那天突然跟我表白,我吓了一跳。   

大概是我们在聊天的时候,他老是说自己长的不帅,我只是敷衍他说:「我喜欢聪明的男生。」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透过学校的BBS站。

聊过几次天,知道她有同学读我们学校,她总是带着羡慕的口吻说:「能念×大真好。」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透过学校的BBS站吧,聊过几次天,他真的很无趣,也不知道要聊些什么,老是说自己念X大多有前途,家里又有钱像是挖金矿的,后来知道我有同学读他们学校,我总算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终于有别的话题继续跟他哈拉,「能念X大真好。」

见了面后,她的第一个疑问居然是:「你不会瞧不起私立大学的学生吧?」

面对她的问题,我愣了好一会,才回答她:「不会!」

我发愣是因为我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

聊了几次见了面后,我真的相信网络上真的有那种隔着屏幕就觉得自己像是比尔盖兹的男人,但是比尔盖兹虽然不帅,总比他好看一万倍。

后来我问他:「你不会瞧不起私立大学的学生吧?」

是因为我不想被他认为我是那种念野鸡大学的女生遇到念X大的高材生就好象苍蝇看见大便一样兴奋,而且,拜托,他比大便还丑。

她活泼、大方,比我高一些些,对我来说是个漂亮女生,我们俩的组合应该很像美女与野兽,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她问。

「没有。」

「才怪!快说。」

「真的没有。」

「哼!才怪。」她的表情很丰富。

经常不由自主的吸引我的目光,观察着她的一频一笑。

八个月过去,我认识她的大学好友,他认识我的大学好友,每个人都说我们是一对的,可是,我知道不是。

因为她始终与我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不言情不谈爱,却每天会跟我连络,与我分享着她的生活她的喜怒哀乐,渐渐的我被制约了,我变成宿舍里最爱接电话的人,因为我不想错过她的任何一通电话。

我喜欢她,可是我从来不敢开口,因为她对我来说太漂亮,我非常没有把握能追得到她,所以我认真的准备研究所考试,因为她曾说过她喜欢聪明的男生。

 

之前聊天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对我有意思,但是拜托,我就算拜金也不想拜他OK?当当朋友是无所谓,至于当情人甚至未来的伴侣,连窗户都不必有了。

后来渐渐熟了,我认识他的大学好友,他认识我的大学好友,大家偶尔一起约出去,大概是因为我是个傻大姊个性的女生,对男生没有什么戒心,所以很多他的朋友都认为我们是一对,拜托,他的朋友眼睛都埋在土里面吗?

后来我的闺中密友跟我建议不要跟他太靠近,所以也就与他保持适当的距离。

还好他那时要准备研究所考试,我也就乐的轻松,「我喜欢聪明的男生」,我还是继续这样敷衍他。

 

研究所终于放榜了,我想,我应该真的是个聪明的男生,因为台、清、交、成我全上了。

我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对她表白。

可是电话另一头的她居然一直哭,哭着对我说:「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我喜欢你,可是我没有办法爱你。」她边哭边说

我很心痛,但我还没有时间整理自己受伤的心情,因为她一直哭,我得要先安她。

「没关系啦,我们还是可以当朋友,妳不要伤心。」我说出这样的话。

可,为什么呢?受伤的明明是我,我是被拒绝的人,为什么妳一直哭呢??

挂上电话后,我十分的沮丧,也有着很莫名奇妙的心情,她究竟为什么要哭的淅沥澕啦的?我们不是分手的恋人,而是我是被拒绝的人,为什么妳表现的比我还伤心??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在看八点档的时候,他突然打电话来,他说他台、清、交研究所都考上了,我一边祝福他一遍看着紧凑的剧情也没注意他在说什么,突然他对我告白,「因为我真的是一个聪明的男生」,天啊,为什么这个八点档的编剧这个可恶,明明人家正要开始幸福为什么又安排男主角被车撞死,呜呜呜真可怜,我一边哭我边跟他说,「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呜呜呜真可怜,明明女主角等了好几年,终于要拨云见日了,为什么男主角要死呜呜呜,「我
很喜欢你,可是我没有办法爱你。」呜呜呜,好可怜的女主角。

 

经过一些时日后,我才明白,原来女人对于聪明男人的定义是这样的。

会念书、有成就,还有要长的好看。

自己不在意,手帕交们也会施与压力。

原来长相是基本条款,这是我无法横越的障碍。

事隔多年,我居然在公司尾牙的餐会上,遇见了当年那个跟她表白,她却哭成一个泪人儿的女孩。

她仍有昔日的美貌,却失去了当年的光采与气质。

她抽中了微波炉兴高采烈的上台领奖。

过了好几年我也就忘了这件事,后来我遇到我的真命天子也就结婚了,外子虽然不是什么高阶主管,生活也就安安分分的过着。

一年外子公司尾牙,居然幸运的抽中一台微波炉,天啊我多想要一台微波炉想很久了,这次居然手气这么旺被我抽到,看来等等赶去再签几张乐透彩看能不能中头奖。

 

 

我开始想,她是那个部门的?

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她?

我的眼光追随着她,看到她在业务部小诚的身边坐下,我才恍然明白,她是小诚的妻。

而小诚是我的部属。

尾牙结束后,外子带着我到处介绍他的同事及主管给我认识,当外子介绍他的副理给我认识时,我才发觉,唉呀呀,那不就是当年那个「很聪明的男孩」吗?

天啊,经过这些年他还是一样丑,有点发福不说,整身名牌穿在他身上我看那些设计师都想烧炭自杀,这才在心中暗暗称许自己当年的决定是对的。

 

摸彩散场后,小诚带着她到我面前介绍着:「副理,她是我老婆。」

我笑着对她点点头。

我看见她眼里闪过的那一抹惊讶与尴尬。

我们又在洗手间外巧遇,她等小诚,而我等我的妻。

而站在他旁边的他的老婆,看起来虽然很美,粉擦的多到可以开专柜了,有点肤浅,看起来是贪图他那「家里是挖金矿」的财产吧。

后来要离开时去洗手间又碰巧在里面遇到他老婆,「X太太,你先生真是事业有成啊,您嫁给他真是你的福气。」

「唉呦别说了,有钱大概只是血拼的时候不会心软,我只希望他在床上不要都是软的就好。」我笑了笑。

 

「你老婆很漂亮。」她说

「因为她喜欢聪明的男人。」我说

「你还记得?真不好意思。」

「聪明的男人,得赚很多钱让她变得更漂亮。」我笑
我看见她尴尬的笑,并且瞄了地上的微波炉一眼。

 

后来我先出来,外子还在洗手间,而他在门外等他老婆,我恭维了几句「你老婆很漂亮」,他居然回答「因为她喜欢聪明的男人」,靠夭,这个爱记仇的男人,「你还记得?真不好意思。」

没想到他又接了一句「聪明的男人,得赚很多钱让她变得更漂亮」,天啊,这个地球上没有生产叫做「镜子」的这种生活用品吗?

我当场想把他的头塞进刚抽中的微波炉里面,按个五分钟,出来会不会好看一点。

我满脸黑线的笑,心里暗干外子上个厕所为什么这么久。

她感觉到自己的窘困,在一个当年自己拒绝的男人面前,她为了抽中一台微波炉而喜悦,这一台微波炉大概比不上他老婆的一双鞋价钱。

而她跟小诚却连一台微波炉都得冀望摸彩。

「你老公很帅。」我说

「男人过了三十,帅不帅不是看外表,而是看能力。」她回答我笑。

「你老公很帅。」他又说了,输人不输阵,「男人过了三十,帅不帅不是看外表,而是看能力。」我还故意在能力两个字加上重音。

 

 

 

 

小诚与妻子己经从洗手间里出来。

我们道别后,各自离开。

车子行经捷运站,看见小诚和她一起扛着微波炉准备搭捷运。

那一刻,我居然有些心酸,如果,如果,当年她的眼光够远,现在她正舒舒服服的坐在奔驰320里。

我转头问妻子:「妳觉得我帅吗?」

「当然。」她回答的斩钉截铁。

我笑。

我笑,哼哼我赢了。

这时外子跟他老婆都出来了,各自道别后就带着我的微波炉想赶去买乐透彩。

后来在捷运站门口看见他开着一部奔驰320经过,妈啊,这是几年前的款式了?

坐在隔壁座的他的老婆还拿着粉扑一直在补妆。


我转头问外子:「你觉得我漂亮吗?」外子有点疑惑,「你在傻什么?」

我笑。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