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03日
  1. 我很闷,僵尸般的
  2. 我很无聊
  3. 我缺乏国际化视野
  4. 我显得婆婆妈妈
  5. 我一点也不可爱
  6. 我没耐心
  7. 我气短
  8. 杭州很热
2007年05月02日

很不习惯一个人,感觉真难熬。心里空空的。还要写论文,怎么静的下来?可是又不能不考虑完成这件事情。突然收到一个短信,都不想去看,也不想去回。不要发了,既然关心,何不来陪陪我呢。

2007年04月08日

看了99版的基督山伯爵,再次感受了法国人的浪漫热情,也领略了法国式的爱恨分明。

说起来有好久没有看故事片了,最近着迷于纪录片。因为自己相对冷峻的性格与相对冰冷的纪录片还是蛮fit的,另一方面,在专心于一项脑力任务的时候,看些冷冷的纪录片,还是能保持理智的冷静的。

纪录片看的多了,也会出问题。有一句话说,知道的越多并不一定越好,知道你该知道的,不要问你不该知道的。当你知道了你不该知道的,你就麻烦了。我想我是有麻烦了。看清真实对这个社会上的人真的不是什么好事,但人人不知道真实是什么的时候,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这就是事物的两面。可恨我是个爱恨分明的人,不然我也可以避免这个麻烦吧。我只想说,真他妈强盗!

我也再次确认,这个世界没有上帝。唐特斯质问上帝,为什么不惩罚那些背叛者,我想他还是相信上帝的。欣赏他的时,当他认为上帝不公的时候,他取而代之。我没有他那样的勇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相安无事。但恐怕没有这等好事吧,河水泛滥,总会侵蚀井水的边界,井水是那么内向软弱,况且井水大概还不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边界在哪里。

我也为以往的一些观点而感到羞耻。想到曾经和一些人就那些观点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自己还是那么地坚信。我只能说,我中毒深,我缺乏那种聪慧的直觉。也许现在醒悟还不晚,至少,我能坚持自己的道德底线。虽然不能像唐特斯那样,执行起上帝的职责,但我至少能坚持自己吧,上帝不在,我可以作为他的眼睛鄙视一些人和事,切记,不随“鸡”起舞。

ps:

看到一篇演讲,转载如下

赠与今年的大学毕业生(1932年6月27日)—胡适
 
 
    一两个星期里,各地的大学都有毕业的班次,都有得多的毕业生离开学校去开始他们的成人事业。
    学生的生活是一种享有特殊优待的生活,不妨幼稚一点,不妨吵吵闹闹,社会都能纵容他们,不肯严格的要他们负行为的责任。现在他们要撑起自己的肩膀来挑他们自己的担子了。在这个国难最紧急的年头,他们的担子真不轻!我们祝他们的成功,同时也不忍不依据自己的经验,赠他们几句送行的赠言,—-虽未必是救命毫毛,也许做个防身的锦囊罢!
    你们毕业之后,可走的路不出这几条:绝少数的人还可以在国内或国外的研究院继续做学术研究;少数的人可以寻着相当的职业;此外还有做官,办党,革命三条路;此外就是在家享福或者失业亲居了。
    走其余几条路的人,都不能没有堕落的危险。堕落的方式很多,总括起来,约有这两大类:
    第一是容易抛弃学生时代求知识的欲望。你们到了实际社会里,往往学非所用,往往所学全无用处,往往可认完全用不着学问,而一样可认胡乱混饭吃,混官吃。在这种环境里即使向来抱有求知识学问的人,也不免心灰意懒,把求知的欲望渐渐冷淡下去。况且学问是要有相当的设备的;书籍,实验室,师友的切磋指导,闲暇的工夫,都不是一个平常要糊口养家的人的能容易办到的。没有做学问的环境,又谁能怪我们抛弃学问呢?
    第二是容易抛弃学生时代理想的人生的追求。少年人初次和冷酷的社会接触,容易感觉理想与事实相去太远,容易发生悲观和失望。多年怀抱的人生理想,改造的热诚,奋斗的勇气,到此时候,好像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渺小的个人在那强烈的社会炉火里,往往经不起长时期的烤炼就熔化了,一点高尚的理想不久就幻灭了。抱着改造社会的梦想而来,往往是弃甲抛兵而走,或者做了恶势的俘虏。你在那牢狱里,回想那少年气壮时代的种种理想主义,好像都成了自误误人的迷梦!从此以后,你就甘心放弃理想人生的追求,甘心做现在社会的顺民了。要防御这两方面的堕落,一面要保持我们求知识的欲望,一面要保持我们对人生的追求。
    有什么好方法子呢?依我个人的观察和经验,有三种防身的药方是值得一试的。
    第一个方子只有一句话:"总得时时寻一两个值得研究的问题!"问题是知识学问的
老祖宗;古往今来一切知识的产生与积聚,都是因为要解答问题,—要解答实用上的困难和理论上的疑难。所谓"为知识而求知识",其实也只是一种好奇心追求某种问题的解答,不过因为那种问题的性质不必是直接应用的,人们就觉得这是无所谓的求知识了。
    我们出学校之后,离开了做学问的环境,如果没有一二个值得解答的问题在脑子里盘旋,就很难保持求学问的热心。可是,如果你有了一个真有趣的问题逗你去想他,天天天天引诱你去解决他,天天对你挑衅你无可奈何他,–这时候,你就会同恋爱一个女子发了疯一样,坐也坐不下,睡也睡不安,没工夫也得偷出工夫去陪她,没钱也得缩衣节食去巴结她。没有书,你自会变卖家私去买书;没有仪器,你自会典押衣物去置办仪器;没有师友,你自会不远千里去寻师访友。你只要有疑难问题来逼你时时用脑子,你自然会保持发展你对学问的兴趣,即使在最贫乏的知识中,你也会慢慢的聚起一个小图书馆来,或者设置起一所小试验室来。所以我说,第一要寻问题。脑子里没有问题之日,就是你知识生活寿终正寝之时!古人说,"待文王而兴者,凡民也。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试想伽利略(GALIEO)和牛顿(NEWTON)有多少藏书?有多少仪器?他们不过是有问题而己。有了问题而后他们自会造出仪器来解决他们的问题。没有问题的人们,关在图书馆里也不会用书,锁在试验室里也不会有什么发现。
    第二个方子也只有一句话:"总得多发展一点非职业的兴趣,"离开学校之后,大家
总是寻个吃饭的职业。可是你寻得的职业未必就是你所学的,未必是你所心喜的,或者是你所学的而和你性情不相近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工作往往成了苦工,就感觉兴趣了。为糊口而做那种非"性之所近而力之所能勉"的工作,就很难保持求知的兴趣的生活的理想主义。最好的救济方法只有多多发展职业以外的正当兴趣与活动。
    一个人应该有他的职业,也应该有他非职业的玩艺儿,可以叫做业余活动。往往他的业余活动比他的职业还更重要,因为一个人成就怎样,往往靠他怎样利用他的闲暇时间。他用他的闲暇来打麻将,他就成了个赌徒;你用你的闲暇来做社会服务,你也许成个社会改革者;或者你用你的闲暇去研究历史,你也许成个史学家。你的闲暇往往定你的终身。英国十九世纪的两个哲人,弥儿(J.S.MILL)终身做东印度公司的秘书,然而他的业余工作使他在哲学上,经济学上,政治思想史上都占一个很高的位置;斯宾塞(SPENCER)是一个测量工程师,然而他的业余工作使他成为前世纪晚期世界思想界的一个重镇。古来成大学问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不善用他的闲暇时间的。特别在这个组织不健全的中国社会,职业不容易适合我们的性情,我们要想生活不苦痛不堕落,只有多方发展。有了这种心爱的玩艺,你就做六个钟头抹桌子工作也不会感觉烦闷了,因为你知道,抹了六个钟的桌子之后,你可以回家做你的化学研究,或画完你的大幅山水,或写你的小说戏曲,或继续你的历史考据,或做你的社会改革事业。你有了这种称心如意的活动,生活就不枯寂了,精神也就不会烦闷了。
    第三个方法也只有一句话:"你得有一点信心。"我们生当这个不幸的时代,眼中所
见,耳中所闻,无非是叫我们悲观失望的。特别是在这个年头毕业的你们,眼见自己的国家民族沉沦到这步田地,眼看世界只是强权的世界,望极天边好像看不见一线的光明--在这个年头不发狂自杀,已算是万幸了,怎么还能够保持一点内心的镇定和理想的信任呢?我要对你们说:这时候正是我们要培养我们的信心的时候!只要我们有信心,我们还有救。
    古人说:"信心(FAITH)可以移山。"又说:"只要工夫深,生铁磨成绣花针。"你不信吗?当拿破仑的军队征服普鲁士,占据柏林的时候,有一位教授叫做费希特(FICHTE)的,天天在讲堂劝他的国人要有信心,要信仰他们的民族是有世界的特殊使命的,是必定要复兴的。费希特死的时候,谁也不能预料德意志统一帝国何时可以实现。然而不满五十年,新的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居然实现了。
    一个国家的强弱盛衰,都不是偶然的,都不能逃出因果的铁律的。我们今日所受的苦痛和耻辱,都只是过去种种恶因种下的恶果。我们要收获将来的善果,必须努力种现在新因。一粒一粒的种,必有满仓满屋的收,这是我们今日应有的信心。我们要深信:今日的失败,都由于过去的不努力。我们要深信:今日的努力,必定有将来的大收成。
    佛典里有一句话:"福不唐捐。"唐捐就是白白的丢了。我们也应该说:"功不唐捐!"没有一点努力是会白白的丢了的。在我们看不见想不到的时候,在我们看不见的方向,你瞧!你下的种子早已生根发叶开花结果了!你不信吗?法国被普鲁士打败之后,割了两省地,赔了五十万万法朗的赔款。这时候有一位刻苦的科学家巴斯德(PASTEUR)终日埋头在他的化学试验室里做他的化学试验和微菌学研究。他是一个最爱国的人然而他深信只有科学可以救国。他用一生的精力证明了三个科学问题:(1)每一种发酵作用都是由于一种微菌的发展;(2)每一种传染病都是一种微菌在生物体内的发展;(3)传染病的微菌,在特殊的培养之下可以减轻毒力,使他们从病菌变成防病的药苗。
    这三个问题在表面上似乎都和救国大事业没有多大关系。然而从第一个问题的证明,巴斯德定出做醋酿酒的新法,使全国的酒醋业每年减除极大的损失。从第二个问题的证明巴斯德教全国的蚕丝业怎样选种防病,教全国的畜牧农家怎样防止牛羊瘟疫,又教全世界怎样注重消毒以减少外科手术的死亡率。从第三个问题的证明,巴斯德发明了牲畜的脾热瘟的疗治药苗,每年替法国农家减除了二千万法朗的大损失;又发明了疯狗咬毒的治疗法,救济了无数的生命。所以英国的科学家赫胥黎(HUXLEY)在皇家学会里称颂巴斯德的功绩道:"法国给了德国五十万万法朗的赔款,巴斯德先生一个人研究科学的成就足够还清这一笔赔款了。"巴斯德对于科学有绝大的信心,所以他在国家蒙奇辱大难的时候,终不肯抛弃他的显微镜与试验室。他绝不想他有显微镜底下能偿还五十万万法朗的赔款,然而在他看不见想不到的时候,他已收获了科学救国的奇迹了。
    朋友们,在你最悲观失望的时候,那正是你必须鼓起坚强的信心的时候。你要深信: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原载1932年7月3日《独立评论》第7号)
2007年04月06日

我好像将论文挂在嘴边好长时间了,从去年暑假开始,我就一直念叨着开题,结果到邻近春节才算正式开题,从春节到现在,就一直在发问卷,到处托人填写。其中经过许多波折,随着论文的初步完稿,那些随着一笑而散去。

对于这份初稿,我不好说什么。今天交给老板了,可能还需要修改,但更多的事情不在我了,我的对它的决定作用有限了,做人事,听天命罢。

今天一件小事让我方寸大乱。怎么形容这件事情呢,好比毫无防备的人突然被躲在门后面的熟人吓了一大跳,相信那种体验许多人都有经历过吧。据说,这样可能会出人命的。还好,我还活着。

随着论文的完成,许多人开始那种猪的生活了,还有的把签名档改了。但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今年对我是个极不平凡的一年,许多事情要做而且要做好。这样看来,我是无法光顾猪般的生活了。论文初步完稿才发现这论文的过程还是蛮有收获的,其中之一是,做完这件事情之后,有了种失去目标的感觉,难免有些空的感觉了,寻思着我的下一个目标在哪里了。在哪呢?也许去实习吧,也许该出去走走,轻松地探访一些陌生的地方。想到这,发现好像好久没有那种心境了——悠闲地去哪个新地方小住——也许那样,我会焕然一新吧。我太旧了,怎么不变呢。

前些天在blogger上新建了blog,也许会搬过去,取决于我对google的这项服务的体验吧。想取名为“下马塘”,那是我家乡的一个小池塘,我曾经在那里钓过鱼,好像也曾在那里游泳过,还是第一次,当然是小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的下马塘还是很好的,干净,鱼儿也多。想到这个名字,是因为一次和芳聊到钓鱼的事情,让我想起来,我曾在家乡那个村庄的许多池塘边度过许多悠闲、丰收的时光。下马塘还有一个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故事,话说我这个姓氏的祖先从某个地方迁徙到长江边的这块小平原,下马的地方就是那里,祖先下马后将其命名为下马塘,按照我们方言发音是“ha,ma,dang”,故我将hamadang其作为这个blog的网址名。

近来常想起家、家乡。过去,我曾经浅薄地认为,那个地方只是个我出生的地方,而现在,我越觉得,我受到那个地方的许多影响。人是社会的产品,我是那个地方的产品,是我父母的产品。随着足迹不断扩展和阅历的不断增长,我会有许多新的完全属于我的思想和品质产生,但那些影响不会轻易消失的,特别是那些难能可贵的东西,更不能轻易抛弃。中国人讲,人是有根的,那些初期的影响就是人的根。这么说,是受到几件事情的作用。一件是,我在收集论文数据的时候,一名学生在问卷上给我留言,大意是说他反感将其认知与其父母联系起来。我觉得他是错误的,父母不仅仅授之你肉身,还有你的部分精神品质,无论是从基因的观点说还是从其他心理学来说,这种影响是深远的,可能是你的阻力,也有可能是你的助力,一味地排斥只显得幼稚,如当初的我。

2007年03月16日

芳说给我QQ留言了,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还以为她会和我说些什么,结果,结果只是一个表情,当然,我应该为这个表情开心。

开QQ的时候顺便看了下她的空间,原来更新了那么多!(奇怪的是我今天才注意到)想起我的这块地,好久没有来耕作了。这些天,我在忙什么呢?论文,论文……

芳的日志了充满了喜怒哀乐,多么细腻的笔触啊,寥寥几笔,抒发的是一个小女生的感情天地。这么些天没有关注,竟然更新了不少,我就像偶然闯进果园的人,她的这个果园已不同于往昔印象中的模样,结满了许多果子。

偶然的进入,让我觉得我增加了对她的了解。还是那么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为她生活中的人物或悲或喜,却少见为自己的患得患失。不断成熟起来,还是不改往昔的本色。即使在莫名的烦恼中,也能莫名地感受她骨子里的主见和坚硬。慢慢了解一个人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那种了解一点一点增加,欣赏一点点增加,内心的喜悦也渐渐浓厚起来。

今天觉得累极了。身体的疲惫不算什么,可怕的是心累了。有句话说,哀莫大于心死,真是真感言啊。这几日的状态,可以算上是累心了。面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数据,我调整了整整三天,但,但是成效不大,路还是充满荆棘。还好我是个楚国人,有筚路蓝缕的血统。

虽然数据不理想,但还是要感谢许多人。谢谢宁哥,可能是第一个帮我填写问卷的人。还要特别谢谢后面帮我填写问卷的许多人。还要对那些被我打扰的人说声抱歉,虽然他们没有填,但我知道他们忙。

年后的这些日子,心里波浮不定。虽说感受如此,但日子还是过得很快,以至于回想起来,我也没有做什么具有重要进展的事情。古人站在江边,感叹说,逝者如斯夫,我不禁也如此感叹!倒不是耿耿于怀没有什么值得肯定的成就,而是感怀于那与逝去的时光一起流逝的,他们不是物质,是一种可能的精神,或思想灵感,或珍贵的情感,却未能出生,就失去了依附的母体。就像芳的文字给我所带来的感受,就这样被我忽视了。

生活是不允许忽视的,就是这么一个铁律。忽视了,就没有了,前世终会散尽,而此刻却不能诞生,那会是怎样的无奈!

每个人对时光的体验千差万别,大可用流水来形容。透过那些小段小段的文字,去体察芳的生活,可见一波湖水,阳光之下波光粼粼,虽有起落,却还是是那么可爱闪亮。而有的人,一如我的,祭奠的,是流过的大风浪,浑浊而已。真是差别啊。

浊就浊吧,学学屈原,洗洗衣帽,洗洗脚丫,筚路蓝缕,继续地继续论文之路……

2007年02月04日

看到这篇blog的朋友,如果您有时间,那么帮我填写一份问卷吧!网址是:http://www.hrsd.zju.edu.cn/msj/,是一份有意思的创业选择调查问卷,其中有关您的社会保障感,风险偏好,风险知觉和创业选择,完全匿名!您的数据将会为我的硕士毕业论文作贡献!

ps:请各位朋友帮忙宣传一下,在您的QQ群里帮我发一下网址和介绍,推荐给您的好友!不胜感激!

2007年01月04日

2006年的最后一天,吃完所谓的“鸿门宴”赶回来,和芳一起过2006的最后两小时。

站在烟花盛开的天空下,我们一起迎接2007的来临。烟花将寒冷的天空点缀得十分耀眼,我们站在这里,凝望着那个烟花盛开的地方,烟花扑面而来——我不由得幻想起来——我们面前的那里就是一个星门,跳过那里,我们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地方,一个伟大的地方。2007,也许就是那么一个全新而伟大的地方。

2007,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散步的时候,我曾对芳说我对元旦没什么感觉。不过转念想,不应该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岁末年初总是好好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的时候。看看身边那些此时正郁闷的,快乐的人们,他们之所以郁闷,之所以快乐大概是因为他们的总结与展望吧——当过去的06年满载硕果而07年形势乐观的时候,当喜;而06碌碌无为,07前途渺茫的时候,就悲。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失落起来。我也是凡士俗子一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还做不到。回顾06年,我与他们比,我是怎么样的呢?

比起他们,我显得心不在焉。他们那么专注,那么投入,那么有目的性,而大多数时候,我不是那么认真细致地、竭尽全力地去未来作打算,为一个目标打拼。我比较随心所欲,好听点是随性,不好听点是随意乱来。

比起他们,我比较自负。这也是我不那么认真地原因。我觉得自己有能力,我认为自己的方法巧妙。

比起他们,我缺乏竞争之心,缺乏必胜之志。也许是认知上的差别,我觉得同学朋友间无需那么较劲,一切自然点好。结果我无所获,他们却满载而归。

比起他们,似乎我比较包容。事情错不在我,我也没怪他们,他们心里却有刺。我和他们say hello,他们表现得措手不及,他们的反应让我十分惊讶,然来他们从来不想和我打招呼。

比起他们,我相信人性是善良的。原来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他们不这么看待他人。结果他们出招总让我想不到,总让我惊讶得合不拢嘴,总让我措手不及。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比起他们,他们在上升,我在沉降。他们努力并拼命、狼性十足、怠着个机会就往上爬、愿意十分地付出,我不那么投入、忽视机会、毫无狼性、瞻前顾后。他们养成了那样的习惯,会照着惯性那么一直走下去,我养成俄我这样的习惯,一时转换不过来。

并不是他们让我失落,而是与他们相处的这一年里,我暴露了许多的缺陷。过去的那些经历和感受让我意识到了自己与他们的不同,这些不同迫使我意识到了自己认知上的偏见和许多不足以让我脱颖而出的习性。

当然,06年,我有我的自豪,但这些还不够。

站在烟花盛开的天空下,我们似乎站在一个星门前。我即将跳出,或者我幻想着自己跳出这里,去到那里——面对一个崭新的时代。那种失落感没有了,有的是宁静,或者说冷静。07年,我将是什么人,我将有什么不同?

1、07年,我将毕业,完全摆脱学生角色。这将是一个必然。
2、07年,我将实现经济上的独立,这能让我体会到不一样的东西,获取不一样的思想成长。
3、07年,我将到一个新地方,和一些陌生的人生活,我需要尽快适应新环境。
4、07年,我将会面临一个分离,这是我最不愿意却不得不面对的。
5、07年,我将严肃地完成我的毕业论文,这将是一次考验。

07年我将思考的问题,或者可能有的变化是:

1、我将重新认识身边的人,消除我一厢情愿的偏见,尽管这些偏见是多少年来父母所教育、学校所教育后形成的,但我觉得那是一厢情愿,而一旦继续,我将会被别人伤害。
2、我将重新思考我过去在学校所获得的教育,这些教育对我施加了怎样的负面影响?
3、我将学会沟通。沟通非常重要,我将学会让别人来了解我、理解我、认同我。我会学着体会和掌握一些沟通的技巧。
4、我将思考如何将工作与生活协调。虽然我曾回答过这一问题“simple life,hard work”。但这似乎过于简单,没有前瞻。
5、我将认真地准备紧握每一个机会。我已经错过了太多,我不能错过更多。
6、我将抛弃一些东西,一些无用的,准备去争取一些有用的。
7、冷静、策略、进取
8、think out of the box

岁末年初,我失落过。但我不曾郁闷,因为06年,我并非一无是处,而07年,我亦非毫无思考。

2006年12月18日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并且一直这么认为。有时候,我会因为这样的属性而遭到嘲讽,显得幼稚、学生气太浓。我想,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一定存在弱点。重读朱苏力在2005年北大法学院毕业典礼上的讲话,我发现了自己的缺点所在——按照自己的想象去预期这个外界过了头——自负的表现之一。一个深思熟虑的理想主义者应该不是一个自负者,他会体悟理想主义的精神,实际地评价世界及自我,谦虚地修正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学会怎么做和怎么做好所立志于献身的事业,并且能坚持不懈地做出一番成果来。成熟的理想主义者会想象,但重在做,成熟的理想主义者是一群结果导向的人。


朱苏力说:

但是,按照一种说法,一个男人(其实女人也是如此)不成熟的标志就是他(或她)还愿意为某种东西(甚至包括爱情)献身。咋看起来,这好像是对我们这些理想主义者的一个讽刺。其实不然。这句话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揭示了生活,暴露了那种浪漫主义的理想主义之脆弱和虚妄。献身其实是比较容易的,也许只要一丝血性,一点勇气,有时甚至只要一分冲动。但这往往不能改变什么,最多只满足了青春期那一份个人英雄主义的激情。激情过后,则往往是空虚、失落,甚至堕落。而在今天这个好像越来越斤斤计较的年代,人们连激情也洋溢不出来了——前几年傻乎乎地,也许在看中国足球队比赛时,山呼海啸,人潮起伏,好像还有那么一点感觉。但今天还有多少人看中国队比赛?!

然而,真正的理想主义往往在激情之后。它不是夏日的骄阳,而是秋日的明亮,它要经受时光的煎熬和磨砺,要能够接受甚至融入平和、平凡、平淡甚至看似平庸的生活,从容但倔强地蜿蜒,在不经意中成就自己。它常常包含了失败甚至屈辱,还必须接受妥协、误解、嫉妒、非议。它同坚忍相伴,它同自信携手。

想一想那选择了在辱骂声中顽强活下来最终为赵氏孤儿复仇的程婴;想一想在北海的秋风长草间十九年目送衡阳雁去的苏武;想一想走在江西新建县拖拉机厂的上班路上并保证“永不翻案”的邓小平;或者只是想一想多年来养育了也许是你们家祖祖辈辈第一位大学生、硕士生或博士生的你们的父母。

这些理想当然是不同的,有些似乎还不够崇高,不够伟大,今天的法律人甚至会批评其过于野蛮或狭隘;但抽象看来,他们毫无例外都是理想主义者,是成熟的并因此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因为在今天我们社会,判断是否真正理想主义者的标准不应全都是实质的,不完全是你是否认同、分享他/她的追求,是否值得你为之献身;而至少部分应是形式的,即他/她是否始终并无怨无悔地追求了,是否展现了一种坚忍,一种对目标的恪守,一种我先前说过的那种“认命”或“安分守己”。

也因为理想并不完全是个人的选择,在相当程度上,它是社会的构建,基于一个人对自身能力、时代和社会环境的理解、判断和想象。你们也不例外。也许你们的理想会显得比我们的,比我们前辈的更宏阔,更高远,但那不过是你们的能力以及北大和今日中国为你们展示了更多选项以及更大的可能性。而我们最关心的是,许多年后,在漫长的再也谈不动理想的年月后,你能否像你所敬重的甚或不那么敬重的前辈那样,拿出一个作品,值得你向世人自豪——即使仅仅如同此刻站在你父母亲骄傲目光中的你?

因此,我希望你们切记,真正的理想,无论大小,无论高下,最终都一定要用成果来兑现,否则最多只是一个令人遗憾的、但对这个世界多一个少一个都没有意义的愿望表达,甚至只是一通大话、一张空头支票或一个笑柄。
 

2006年11月30日

以前的联系方式没了,看到这个帖子的给我发个短信吧,我的号还是原来的号。

找工作真费心力啊,丢手机更人更郁闷……

刚在招聘会投完简历,正等消息的关键时刻,被杭州小偷盯上了。

2006年10月30日

早上起床的时候听过外面很冷。可我看外面艳阳高照的样子,联想昨天的闷热,有点怀疑,应该不会很冷吧,我想。

出门后,感觉果然很冷。头顶大太阳,却凉飕飕的感觉,让我恍然间似乎回到了北京:北京的秋冬,就是这个感觉!

真是久违的感觉啊。去年的那个秋天,就完全没有这种气象。

说到去年的那个秋天,我已经忘却了这一天的我在忙碌些什么。去年的今天,我怀着怎样的心情呢?我和谁在一起呢?

还真是有一点秋绪了,“秋绪”,淡淡的,不明显却也逃不过敏感的神经,晾凉的,却也不至于冰冷……

嗯,又一个奔忙着工作的季节。现在见面语似乎就剩下“今天的宣讲会去了么”“网申了多少了?”“就有面试了?!”“选题定了么”“开题啊”之类的了,总也让人觉得似乎有人在耳边说,是的,伙计,准备(毕业)走了吧!。。。不爽。。。

下午不想做还没处理完的事情,看了RMIers的日志了。好久好久没看了,大家似乎更新不那么勤快了,像sonix说的那样,我相信那代表个个都还不错吧。我还看了留言,谢谢cdbill的勉励啊!我现在的心情平静了,也祝你在大洋那边万事顺利,天天好心情,下次回来的时候咱们再聚!

明天也许又要出去调研,后天继续调研,大后天再继续调研……

2006年10月23日 20:12:54

寂寞在默默流过 懒懒海风附和
生命中每声叹息 随风荡回寂静
每刻光阴 轻轻的飘过
谁在我心 偷偷遗下
片片欢欣 与每段记忆
全因为你 温馨这阵心灵
今天更热爱生命
竟使匆匆每日 交织著温馨
静静让每日情趣 抹去心中疲累
生命洒满光彩 同享自由自在
你的声音 轻轻的响遍
留在耳边 驱走愁与闷
叫每一天 爱也在倍添
全因为你 不变的亲我
今天更热爱生命
身边匆匆每日 充满著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