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20日

这边厢徐静蕾还没正式离开新浪博客,媒体已经大作文章。我看到网易新闻频道的编辑们甚至兴奋得整出了一个专题。可见,当初新浪的“名人博客”是多么让圈内的人嫉妒。

我当时也有点嫉妒,另外更多的情绪还是不服气。于是写了《徐静蕾博客幻像》的文章,说了点“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实话。据说陈彤也看了,对我嗤之以鼻。好在我不混新浪,不用仰人鼻息,所以尽可能地说了点实话。

现在可以说了,其实以前也说过:新浪的“名人博客”是饮鸠止渴,它毁就毁在“产品”和“社区运营”--试图把一个不成功的博客产品,通过运营,包装成一个“时尚”产品,来一剂猛药,从当时被bokee和blogcn抢先的格局中脱颖而出。但“时尚”这玩意,来得快,去得也快,前几个月去新浪开博是潮流,现在再做这事,就是落伍,周围的人会笑话的--瞧这孩子肯定灵魂附体了,居然跑到新浪开名人博客。

新浪的经营理念之一是“永续生存”,但在“名人博客”这个事情上看,却是急功近利,急于打垮方兴东的bokee,而使得自己把一项本来可以长久的事业,变成目前两难的处境:做成“媒体”吧?又不敢投放广告,并且以博客作为媒体信息来源,终究是擦边球,存在政策风险;做成“服务”吧?产品和社区运营又跟不上,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后一点,关于新浪的社区运营,诸位,我可以负责任地下一个断言:在现在新浪的编辑格局下,新浪永远做不好社区。我的这个断言是基于下面的事实:2001年之前的新浪,是中文网络社区的最大的摇篮。从体沙,混出了现在的泡网社区,天涯社区;从客栈,混出了现在的彼粟离离,狄奥根尼;从读沙,混出了读书生活。。。。。。从2000年开始,多少对互联网有感觉的人,满怀着对新浪社区的“恨意”离开啊。而这些人,现在多数成为各个社区的忠实、核心网友--所以只要这些人不回去新浪,新浪的社区就永远做不起来。

做社区,归根结底,不就是做人嘛。

而新浪的编辑,继续发挥着新浪社区的“文化”。从一些小事就看得出来:比如这次,徐静蕾还没真走呢,新浪博客首页已经默认是“编辑推荐”,而不象从前按点击排名的老徐第一;又比如前段时间老罗前脚刚走,他的新浪博客排名转天就掉了几十位;还有诸多诸多为了访问量而恶改博客文章标题。。。。。。何必呢,何苦呢?为什么非要搞一些小动作来彰显自己的权力呢?如果这些编辑是我的手下,我转天就让他卷铺盖滚蛋,这么睚眦必报的小格局,怎么可能做大?!但在新浪,一再发生这样的小动作,似乎乐此不疲,所以我只能说这就是新浪的社区格局,社区文化。

所以陈彤还是老老实实做新闻门户吧,别做社区了,真没戏。

刚才看网友“元氏森林”的帖子,才知道池莉这两天也关闭了在新浪的博客。我跑过去一看,嘿,池莉不光关闭博客,居然还将全部文章删除

相比艺人老徐的倚门回首欲走还留,文人池莉的决绝,才是新浪“名人博客”真正的危机。

 

2006年07月17日

(一)百度空间前奏
在“百度空间”7月13号上线前,百度公司还有三个举措值得关注:

第一是百度贴吧首页改版,从原来只有分类的首页,增加了聚合内容。这个改动看似很小,但实际上对贴吧是一次重要的重新定位,它意味着贴吧从一个不需要编辑的“产品”,发展到编辑参与的“网络社区”;而现在贴吧首页,即是一个典型的社区首页雏形。

第二是推出了百度“个人中心”,即百度的个人门户,百度通过它在整合用户在整个社区的服务和轨迹。

第三是推出了支付系统――“百度币”。在个人中心,目前用户可以通过百度币购买“百度影视”和“百度传情”两项收费服务。

下面我会说明,上述三项服务都很厉害,但现在我尤其想评论一下“百度币”:大家都知道,很多社区都有虚拟积分,或者说,“虚拟积分”似乎已经成了网络社区的标配。但是百度不这么做,百度一上来就玩真的,直接推出需要用钱购买的“百度币”――相对于那些迄今还没有把虚拟积分“挂钩”人民币的网络社区来说,百度的实用主义思路干净利落,目的性极强。

那么为什么百度这三项服务很厉害?因为它们相当于龙骨,把百度原来已经存在的社区元素(贴吧、知道、love等等)给串了起来,使之成为一个整体,一个完整的社区――并且是一个非常具有商业潜力的社区。所以我认为“百度空间”推出前,上述三项服务整合时,百度已经是国内最大的网络社区之一了。

其实单单研究百度为什么能短时间成功做成一个大社区,就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现在介绍这些,是希望大家有一个背景了解:百度空间推出前,百度已经是一个大型社区,且非常具有商业性。

百度为什么要做社区呢?我总结了一下,百度官方的说法主要有两条。第一条是“用户需要我们就做”,但这句话是正确的废话,没有任何意义;第二条是“搜索引擎的初级阶段,偏重于搜索网上信息。但百度公司认为,更多的信息存在于人的大脑中。。。使搜索引擎步入以社区化为特征的时代”――这个说法我相信是真的。如果你看过《搜》就知道,做搜索做到google和baidu的地步,都会面临一个“天花板”,这个“天花版”就是“存在于人的大脑”中的信息。Google和baidu都在试图找到解决方案,李彦宏的思路是“人”,社区搜索。

所以我相信百度做社区确实起因如此。但请大家不要忘记,百度确实是一个实用主义至上的公司,所以李彦宏上述比较“长远”的社区搜索目标,我们可以暂时放在一边,因为百度要达到上述理想,首先就要做好社区。即,我不太关心百度将来这么做“社区搜索”,但我很关心百度现在如何做“社区”。

值得一提的是,李彦宏的“社区搜索”思路,和周鸿袆的qihoo“社区搜索”,表面上用的是同一个词,但是两人正好选择了不同的途径:百度自己做社区,再做搜索;周鸿袆自己不做社区,先做搜索――这两条途径往后各自将会如何演绎,我觉得那会是非常有趣的业界观察,大家不妨多多留心。

以上为百度空间出来前的背景。

(二)myspace和QQ
Myspace最近几天,pv好像已经超过了google,总之,它在美国还是火得一塌糊涂。而在国内,效仿myspace的网站都没做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在我的blog中第三次介绍这个词了:“hanging out”。Myspace之所以成功,在于为青少年所处的半封闭态的亚文化体系中,提供了一种交流模式――hanging out。而这类模式一旦建立,后加入者很难再度进入。而国内最近试图想做myspace的网站都忘记了QQ,QQ实际上早就抢占了这个市场――QQ相当于客户端的myspace,myspace相当于web端的QQ

我早就不认为QQ是提供交流的工具,或者说,QQ的IM功能已经退位为第2服务,QQ目前给用户提供的第1服务就是青少年“hanging out”。这也就是我昨天的blog文章提到的,space类服务中为用户解决了“kill time”的需求。看着越来越“臃肿”的QQ,我感觉马化腾似乎还是有点抱残守缺,其实IM和客户端已经不是腾讯的重点所在,腾讯真正的定位,是一个大众消费类服务,满足青少年用户“kill time”――与其让QQ越来越“胖”,不如让它“上网”。

以上是百度空间出来前的竞争背景。

(三)百度空间产品
百度空间,从产品设计上来说,相当不错。简单,看起来稳定等等,这些产品细节很多博客已经谈到,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如果想仔细研究,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注册一个mop的“极客空间”就知道了。(不过平心而论,我觉得百度空间的域名hi,确实有借鉴mop之嫌)。

总之,百度空间产品,相当不错。

要说大的毛病,就是“中文域名”这点。百度空间的这个设计,我觉得纯粹是画蛇添足,小聪明之误,会给以后百度空间的发展埋下极大的隐患。

(四)百度空间:拳打QQ,脚踢新浪
如果搜狐博客上线,陈彤跑过去祝贺,大家可能会觉得匪夷所思。但同样的情况却发生在百度空间上线时,马化腾亲到现场祝贺,还和李彦宏共同约定“不做坏人”。这点我想来想去,还是认为马化腾可能没有看清:百度空间其实就是中国的myspace,也就是QQ的web端;准确点说,百度以“百度空间”上线为代表所整合的“百度社区”,就满足用户需求来看,就是QQ的web版

为什么说“百度空间”具有myspace的雏形呢?
第一,“贴吧”已经聚合了fans群体。Myspace的成功,就在于他们最开始也是走“偶像-fans”路线,搞了一堆音乐人,然后fans上来追捧――以至于好多人到现在还认为myspace是音乐网站。现在,百度空间通过百度贴吧,正在一步步惟妙惟肖地复制myspace成功模式。

写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说“新浪博客”不也是这样的吗?其实不是,新浪表面上也是拉名人,但他做的是名人博客,落脚点是“名人”,而普通人甚至连域名都是数字代号,或者只能无聊地抢“老徐”的沙发,所以在新浪博客那里,“名人”就是几乎全部的价值,普通人只是衬托名人的“背景板”;myspace和百度空间模式,是名人来了之后,落脚点是“普通人”,也就是说,在myspace和百度空间这里,名人只是“道具”,被普通人借用来狂欢的道具

如果大家对上述区别还不是很能理解,可以访问老徐的博客,看看下面的留言;在访问玉米吧,看看那里网友的留言――两者的区别,就昭然若揭了。

也因此,我昨天blog说了,新浪做不好“space”,他们安心做好“blog”就已经相当不错了;推什么3.0啊,n点0估计新浪都不理解老徐的博客fans和玉米吧网友之间的差异

第二,百度贴吧的fans群落,相当大,足以突破快速发展的tipping point。因为百度贴吧关键词自主开版模式,事实上,我估计上面的fans群落估计已经涵盖了全部偶像。这个数目是异常庞大的。

这里多说一点:新浪“拉名人”博客,确实执行力非常强,全公司上下齐心,吭哧吭哧地拉了n多名人过来,而且名人架子大,估摸还挺难伺候的,所以新浪拉到现在这个规模的名人,非常不容易;但反观百度,一个编辑不用,就靠产品创新和架构创新,却几乎把中国所有排得上号的名人纳入囊中。山不动,穆罕默德动――对于space服务来说,名人压根就是个幌子,要的是fans。

说回来,所以百度贴吧的现有人气,使得“百度空间”一出来就超越了爆发点,它的爆发也就指日可待。

第三、渗透进入青少年亚文化圈。百度空间的易于操作性,将使得以各类fans为代表的,大批低端用户使用;由于fans一般是青少年,所以百度空间将很快借此渗透进入原本QQ的领地:青少年亚文化圈。这同样是myspace的成功之路。我举例一个个案:我是13号凌晨注册百度空间的,我连续刷新了30几次,发现更新文章的用户青少年很多,他们一般转贴,心情笔记,追星日记为主,其中一个“笔迷”已经更新了3篇文章,全部是周笔畅的资料。

总之,如果单看百度空间,仅仅是一个好的space产品;但结合百度社区来看,我认为百度空间就是中国的myspace,真正的中国式myspace――这其中,百度贴吧的贡献尤大。

(五)新格局
百度空间上线后,我认为国内泛blog服务的格局大致如下:

第一梯队:百度,QQ,新浪,三者关系用下围棋打个比喻:百度野心很大,走的是星位;QQ赚钱为先,做Q-zone要现金流,相当于飞了个小目;至于新浪,本来他不用下space这盘棋,但推出3.0来凑热闹。

第二梯队:其他所有泛blog业务公司。这些公司无论做blog,还是做space,在上述第一梯队的压力下,都充满挑战。

(六)结论
1,我相信百度“社区搜索”的远大理想,但我更认为他们同时还是实用主义的公司;所以他们会首先做好社区,即使这和搜索业务暂时没什么关系。

2,所有社区类网站都要极端关注百度的动向,因为对于这些网站来说,你可以完全不把百度看作一个搜索站点,而应看作一个社区网站

3,百度空间在目前最可能成长为中国的myspace

4,百度空间下一步的运营挑战很多,因为百度在社区方面其实一直缺乏经验

5,百度和QQ的竞争关系将会逐渐尖锐,引爆点将是百度币购买百度空间的虚拟物品

6,百度贴吧,而不是百度空间,才是真正的创新和成功

7,纯粹的BSP基本可以洗洗睡了

8,我也洗洗睡了

2006年07月15日

(3)二者不可得兼
如果按照严格定义:每周至少使用一次某项服务,才算该服务的用户;那么,到底中国有多少“博客用户”呢?或者换一个类似的问题:每天到底有多少篇博客文章?

这个数字肯定没有准确值。从外部观察,新浪的说法是他们的blogger每天发文30万篇。根据我的经验,这个数字肯定是夸大了。同样根据我的经验,整个中文网络每天的博客文章数量,应该不超过50万篇――这包括了新浪博客、msn space、q-zone、以及所有bsp等等,全部的总和。(比较数据:已经索引了26亿个链接的Technorati每日跟踪的全球blog文章数量是120万篇,中文占据其中15%,即18万篇;由此可以侧面证明,我上述50万篇的估计值是基本合理的)

再按照我在上文的分析,那么每日50万篇中文博客文章中,45%的文章即22万篇是由每周至少更新一篇文章的“博客用户”提供;再根据一般而言用户每天只post一篇文章――由此可以推导出中文“博客用户”为22万×7=154万。

由此得出我的结论:每周更新的中文“博客用户”大约为150万人,占中国1亿网民的1.5%;也就是说,只有这1.5%才是互联网服务定义上的“博客用户”,剩下的98.5%的网民,要么从来没接触过blog,要么玩票。

也许有的网友很奇怪,我为什么非要强调“每周更新”,实际上,这是从商业网站的角度考虑:任何一个商业网站的服务,如果用户一周都不能使用一次,你很难想象这会让他付出某种费用或代价来获得该服务。说句大白话,如果bsp主要收入来源于blogger的贡献,那么48天才blog一次的用户,对于你来说完全不用奢想会从他们身上赚到钱。

另外还有网友认为150万这个数绝对小了,因为他们结合自己切身经验,认为自己就是普通用户,但也能在坚持写博客。比如,keso的文章中一个网友就是如此质疑,认为我太高端,邀请我去看看“普通人写的博客”――其实,所有能看到我这个系列文章的人,对中文网络世界来说,都已经是高端用户了:你得写博客,你得来donews,你还得对blog发展有讨论的兴趣和能力。就以上面这位网友来说,我当然去他的博客看了看,确实很坚持,挺能写的,一篇动辄上千字,但他又不从事文字工作,所以我只好换个中性的说法:您是文字爱好者,所以您是博客――我举例这些是想说明:150万,这个数字可能不符合你的直觉,但它是合理推导出来的;此外,150万这个绝对数字也很大了,所以当个体用切身经验来直觉判断时,你极可能会认为周围的人都是“博客用户”,因为凑巧他们都在150万这个集合中而已。

这个系列写到这里,让我梳理一下:我一直在盯着一个问题:把1.5%的网民和98.5%的网民区分开――在第一部分,我从用户经验的角度来区分;在第二部分,受keso的提示,我用数据推导;但无论“经验”还是“数据”,都能得出同样的结论。

或者说吧,我厌倦了对blog的咬文嚼字,所以爱怎么称呼都可以,你愿意认为所有中国网民都是blogger也无所谓;但我要的是在“泛blog服务”上的一个“细分”,1.5%的a类用户和98.5的b类用户,因为他们的需求是完全不一样的。

A类(建议命名blog
数量:1.5%
用户需求:获得传播的影响力
网站应提供服务:媒体平台,是用户的生产力工具

B类(建议命名space
数量:98.5%
用户需求:kill time(交友、追星等等等等)
网站应提供服务:交流平台,是用户的消费产品

表面上同样的“泛blog”服务,但是服务对象差别太大了,类似你同样面对两个人,但一个人是汽车的设计者,一个是汽车的消费者,你是应该为他们提供一张图纸,还是一辆汽车?

(4)终章:做牛做熊都好,就是不能做猪
这个系列我写得非常累,因为我是在梳理自己的思考。而写到现在,我其实只得出了一个常识――1.5%的网民和98.5%的网民完全不同。

但就这么一个常识,其实已经有包括我在内的n多人、n多金钱为之投入,为之付出代价――而且还正在继续为之投入,为之付出代价。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个沉重的常识。下面是根据这个常识,结合02年blog进入中国以来的一些事件,推导出的一些结论

1,“we are media”是错误的:只有1.5%的网民是media,而98.5%的网民即使建立了以个人门户为代表的“网络数字化人格”,那也只是一种互联网存在,being

2,前几年关于方兴东博客是“精英”,木子美博客是“草根”的争论是错误的:因为从博客内容区分“精英”或“草根”没有意义,两者真正的区分在于是否具有media特性(传播性);而就这点来看,方兴东、木子美、keso,还包括我,以及绝大多数donews的博客都是属于1.5%的那类blog。事实上,我们是一类人。

3,blogchina,blogcn,blogbus等等早期BSP之所以没发展起来,就是因为他们试图同时服务两类用户,而不是只服务于blog或space――其实现在看来,他们第一应该只选择一类,第二在当年,他们应该最优选择是成为blog的服务商,而不是space服务商。到底是服务于1.5%,还是服务于98.5%,在商业利益上是没有区别的,即两者是不同类型的服务,两者都可以做大;运营者应该根据自身资源和时势进行选择,唯一肯定失败的是两者都做,这非常类似股市,做牛做熊都好,就是不能做猪――盖因其太贪,想两面讨好,占尽便宜。

4,新浪,根据路径依赖,本能选择成为了blog服务商,成为了媒体,服务1.5%的用户――但这是他们的本能,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想明白,所以新浪博客在很多地方做得不到位,尴尬,原本“做牛”,但现在开始有“做猪”的倾向

5,QQ,q-zone同样是路径依赖,本能选择成为了space服务商,服务98.5%的用户。但相比新浪,qq的定位很坚决,是我认为截至目前为止,在泛blog业务方面,战略定位和执行最恰如其分的公司,可以说一直在“做熊”

6,百度空间,这个我会专门再写一篇分析,但简单说来,很明显,它一出来就是“做熊”的架势,最直接的将威胁QQ,其次是新浪――有人认为百度空间对msn space最有威胁,这不对,因为msn space因政策之限,不可能在国内做社区来抢大家的饭碗;反而,最受到影响的是qq。百度抛开搜索方面的业务,其社区方面的业务其实相当于qq的web化

写累了。原来设想今天这部分是谈如何用blog做媒体,以及如何做space;但前者大家可以参考新浪,后者我会在下一篇blog,通过专门分析百度空间来谈谈。

这个冗长的系列就先到这里吧。

 

2006年07月13日

(二)观念要服从现实
在写完《博客即媒体(1)》后,我发现有一处自己表述得比较含混,平添许多误解。原文:“普通网民根本不需要blog服务”不准确,因为什么是“普通网民”,这个很难定义;现在换一种表达方式:“blog服务不会成为类似email、IM这样的互联网基础服务”――这样叙述的,其实和我上文说的是同一意思,即我的观点是:博客不会成为“人人都需要”的基础服务,而只会成为少数人需要的高端服务。(基础服务:根据CNNIC的统计看,email,搜索,im等基础服务,基本上都是超过50%的网友会使用,有的比例甚至超过80%)

在上文发表后,非常感谢keso写了一个评论,用数据来反驳我的观点,使得这场讨论更广泛。但下面我会证明,keso所引用的数据,其实恰好能证明而不是反驳我的立论。不过在这之前,我先回应zheng的《麦田的被洗了脑的Blog观念》。在这篇文章中,zheng逐条反驳了我的“博客三座大山”。对于zheng说的这些,我感觉特别熟悉,因为类似“blog的社会性”,“blog是个人在网上的代理”(大意),这些提法,都是我曾经也有过的。所以我非常理解zheng,因为此时的zheng和当时的我一样,其实都是在试图用一些“观念”(类似上述blog是个人的代理等等),去替代让我们感觉难以接受的“现实”(博客的三座大山)。

Zheng的结论“博客是一个工具”,我是同意的,但我的修正在于:“博客是一个工具,但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基础工具”――类似每个家庭都有一把改锥,但他们并不是都有电钻。

Keso在文章中引用了两段数据,主要一段是“据Technorati统计,截至2006年3月,Technorati已经跟踪了3530万个blog(目前是4780万个),基本上保持着每6个月翻一番的增长速度。其中,55%(3个月前这一比例是50.5%)的新创建的blog,3个月后仍然保持更新。每周至少更新一次的blogger,为390万个(11%)。Technorati每天跟踪到的posts更新数量,超过120万个。另外,2006年3月,Technorati跟踪的中文posts数量,占posts总数的15%”。在我们仔细看这些数据之前需要说明:由于technorati只是一个网站,所以它跟踪到的blog情况,并不能证明blog的总量情况,但由于technorati跟踪的数据量很庞大了,所以研究这些数据的特性,可以几乎准确反映出整个blog的特性。

而从technorati可以看出这些特性:
1,55%的blogger三个月后依旧更新
2,每周更新一次的blogger有390万个--一般而言,更新一次意味着post一篇文章(毕竟一天写2篇blog的情况不是太多),所以我们可以大致估算出这批每周更新的blogger,他们每天post的文章是55万左右
3,每天120万个更新,如果刨除上述55万左右由“热心blogger”提供的文章,大约还有65万是由一般blogger提供,这部分一般blogger人数是3530万-390万=3140万
4,这些普通blogger的更新频率:3140/65=48天

结论,从technorati大量数据可以勾勒出整个blog业界的一个概括:11%的每周更新用户,提供了45%左右的原创内容;而89%的用户,他们大约48天才更新一次,虽然他们也提供了55%的原创内容

这个结论,其实正好符合经典的“八二原则”,只是我们这次谈的不是“长尾”,而是其“头部”。

另外,按照一般的理解,每周至少使用一次某类服务才能真正算该服务的“用户”,所以严格来说,technorati跟踪的这11%每周更新用户,才能算真正的“博客用户”。

更进一步,这11%还是在使用blog的人之中的比例,还有多少网民压根就没用过blog啊?如果我们就算一半的话,那么放到整个互联网上,真正博客用户就只有5%。

一年前我就知道真正的博客用户不超过5%,然后我拼命想办法试图突破“三座大山”所带来的这种局限,但是我今天明白了,确实没用,博客作为一种工具,潜在用户压根就只有这么多人――那其余95%的人会偶尔使用一下blog,这就好比我们有时也会使用一下电钻,但不会买一个电钻。

 

预告:下面2章将分别谈对于11%的blogger的媒体策略;以及对于89%的用户,space策略是否可以成功。

 

2006年07月10日

世界杯刚过,

准备重新开始博,

正想上来贴一篇关于blog广告的文章,

嘿,没曾想,

就看见mop在我的blog上强行插播了blog广告,

这是我在从事互联网工作后,

第2次在网上说脏话了,

上一次是在bokee骂了顺风一句,

这次真的很生气,

插广告前donews至少应该打个招呼吧?!

而且位置插得那么难看。

刘韧把donews卖给mop绝对傻了,

别说mop还不一定能上市,

就是上市,那点钱就把你和donews买了?!

你也忒廉价了!

最后不蛋b了,

本周之内如果不撤广告,

我就去techweb开博客。

真tmd让人生气!

真想象齐达内那样,一头撞晕你们丫的!

 

 以图为证:

 

周五应邀参加和讯网举办的关于博客广告的会议。这个主题会议,和讯在三月份就开过一次,当时我专门写了blog介绍。两次会议具体内容差不多,不过这次开会的时候我有点走神,突然想通了一个问题:博客即媒体。这看似普通的问题,但其实想来并不容易。

(一)博客的“三座大山”


交互性。04年夏天,我第一次见到方兴东的时候,就有一些激烈的讨论。当时,我比较看重自己熟悉的BBS ,而方兴东正大力推广Blog。所以就我的立场看,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写blog――都没几个人看的东西;而从方兴东的立场看,他很奇怪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待在垃圾文字很多的公众 BBS――没什么价值的东西。现在想来,这是很有意思的一场讨论,我和方兴东的分歧,正好能看见bbs和blog 的对立统一:

BBS:交互强,价值低
Blog:交互弱,价值高

文字能力。如上所述,当我后来加盟博客中国,很自然试图加强blog的交互性。但不久我就发现,比较“交互性”而言,对于blog 还有一个更大的挑战:“文字能力”。这里我特别喜欢引用cnblog原来的压题语:"中国还不是一个善于书写的国度,而blog的出现。。。。。。"――但是我没有毛向辉那么有抱负,他用省略号的潜台词是 blog的出现可能改变不善书写的中国;我没有那么乐观,也没有那么雄心,我连我老婆都改变不了,何谈中国。所以从cnblog的压题语,再结合我对中文互联网的经验,我得出一条悲观的结论:文字能力严重阻碍 blog在中国的发展――会写字的人少,会写还喜欢写字的人更少,如果以这些少而又少的小众作为blog目标市场,那blog 自身的市场空间无疑非常狭小。(暂不涉及blog浏览用户,而只谈blogger)。

很凑巧,当时在博客中国的论坛上,一个网友发了个水贴,我非常喜欢,全文转载如下:

“我上网是怎样的?!开起电脑打开浏览器开一个音乐的网址,在开两个qq,还可以玩一些游戏,一边听歌一边上网,这种感觉蛮叼的!认真的想一下我上网的习惯,真的有点无聊, 我现在又找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博客了 我的写作文才并不是很好,说真的写作真的很烂,真希望能有个写作高手教我写作,我回感谢的!!! 我先写到这了”

您真的相信他从此就变成一个blogger了?不,虽然我没有跟踪这个用户后来的情况,但我们都知道,最可能是这个网友的blog可能没写几篇,就废弃了。

而该网友上网的自画像,恰恰描绘出当前中文互联网70% 以上用户的上网习惯――对于这些用户来说,玩blog即使心有余,也力不足。

持续更新。从现实来看,除了公众人物(明星)、文字媒体从业人员和超级自恋狂,普通人谁能在几乎没有人看的情况下,总是坚持更新 blog?但如果一个blog不能持续更新,很难保证其价值。所以,相比上面谈到的两条障碍,“持续更新”才是blog最致命的难点――因为“交互性”可以通过产品设计和社区设计部分解决;“文字能力”可以通过图片、视频、音频blog 部分解决――但让普通人“持续更新”,几乎无解。

很明显,徐静蕾不是我这里所谈的“普通人”

当我投身互联网,从事blog相关工作以来,我一直都在试图“嫁接改良”blog ,使其突破上述“交互性”、“文字能力”、“持续更新”三座大山。对于前两点,我和团队都做了一些努力和尝试,也有一些心得;但blogger“持续更新”的问题,却一直没有让我自觉满意的解决方案,

上周五在和讯的会议上,我有点走神,又想起这个问题。但这次我豁然开朗,突然想通了一点:根本没有任何一种方法让普通网民“持续更新”blog!

Blog需要“持续更新”作为必要条件,但没有任何方法让普通网民持续更新,所以结论是:普通网民根本不需要blog服务。

这个结论对您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我这个长期从事blog相关工作的人来说,这个结论意味着深刻的自我否定,反正不是很容易才想清楚的,所谓“当局者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