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10日

以往就在眼前,我们这帮孩子在院子里玩,党校的大喇叭播放着《姑苏行》。

《姑苏行》的欣赏文字中极力引导说:这是描写江南的春天。可我从小时到现在就一直感觉这是秋天,就是秋天,毫无疑问。

剪下了站台的片段,文工团在排练,女孩坐着,低头记好词,《姑苏行》响起,女孩上台站好:

风流哟风流!什么是风流?我心中的思索像三月的杨柳!

风流哟风流!什么是风流?谁不爱风流?思索的结果像仲秋的石榴!

女孩在忧郁中等待。

三个男孩一辆自行车,前后两人伸出手臂,飞翔而过。

 

2006年09月03日

症状:Windows XP系统中,对所有的正常操作,系统的反应突然极其缓慢,使用任务管理器观察到spoolsv.exe占用cpu使用率极其高。
原因:如果自己的机器在局域网中,由于打印机网络共享的原因,其他局域网的机器也会自动连接到自己的机器上,如果那些机器的打印出了问题,比如,那些机器的用户取消了一个打印作业,那么关于打印作业的spooler文件也将会留在自己的机器上,这样的次数多了,遗留的spooler文件也多了,而且这些文件会被自己的机器试图处理,虽然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spoolsv.exe反复多次地试,反复多次地失败,于是,spoolsv.exe占用cpu使用率极其高,导致系统运行极慢。

解决方法
1.控制面板->管理工具->服务->print spooler->调出"属性"项,停止服务;
2.用regedit.exe打开注册表并找到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ontrolset001\controol\print\printers\
删除非本地的所有打印机,即那些含有"\\机器名\打印机名"的注册表项,注意:不要把本地的打印机、Adobe PDF、Microsoft Office Document Image Writer、SnagIt等打印服务删除了;
3.把C:\WINDOWS\system32\spool\PRINTERS文件夹中的’.SHD’和’.SPL’文件全部删除;
4.控制面板->管理工具->服务->print spooler->调出"属性"项,启动服务。

观察系统是否正常运行,初步确认系统的正常运行后,再重新启动机器,最后确认系统运行是否正常。

-----------------------------------------------

补充一点:关于spoolsv.exe导致的系统运行缓慢,还有可能与“广州傲迅”有关,以下的文字是转贴自网上的文章:

***广州傲讯专杀***

自动运行项(Run) – spoolsv,广州傲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相关文件:C:\\WINDOWS\\system32\\spoolsv\\spoolsv.exe -printer
内容:C:\\WINDOWS\\system32\\spoolsv\\spoolsv.exe -printer
安全等级:未知
是傲迅浏览器的一个插件,是木马,一般情况下不会发作,但是只要傲讯浏览器辅助工具运行,就会带来大量的PE或IE的木马程序,这个程序只要安装了就会在启动项里面出现,杀毒软件只会杀毒不会杀傲讯浏览器辅助工具,所以一般情况下查杀不了,也不能从开机运行程序里删除。打印机程序的指向应该是system32/spoolsv.exe。这个是system32/spoolsv/spoolsv.exe,你的情况和打印机没有任何关系.删除方法:开始菜单– 运行– 输入:C:\\windows\\system32\\spoolsv\\spoolsv.exe -uninst(-uninst前是空格)弹出一对话窗口,点击卸载。如果还不行执行如下操作:
   
1、断开所有的网络链接
   
2、重启计算机进入安全模式
   
3、在安全模式下删除C:\\Windows\\System32\\mscache这个文件夹
   
4、在安全模式下,打开IE浏览器,工具——Internet选项——删除文件(所有脱机内容)
   
5、在控制面板的添加删除程序中找到windirected2.0(傲迅公司软件),卸载
   
6、重启回到正常模式,全盘查杀
安全模式进法:开机或重起后按F8,选择只有-安全模式-4个字的选项,再选择你自己的用户(如:USER),再选择-是-.

2006年08月06日

基本上,可以将间谍软件和广告软件清除干净了。

下载地址:

http://www.yuhudie.com/downinfo/829.html

2006年08月02日

张中行,193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与季羡林(东方学家)、金克木(东

方学家)、邓广铭(宋史学家)并称“未名四老。”

一、北大构成。

民国分三个院。一院是文学院,即红楼,在紫禁城北门神武门和沙滩东部,红楼是坐北

朝南的四层砖木结构,原本打算作为宿舍,后改为文科教室。二院是理学院,即京师大

学堂所在地,在景山东街路北。据说是乾隆四女和硕和嘉公主下嫁傅恒之子福隆安的府

邸。三院是法学院,后移至一院,在一院南北河沿路西。

二、随便的课堂

基本与现在差不多,可以随便上或者翘任何的课。有的教授在当时名气很大,所以没上

过学的、外校的大学生或者外系的学生都可以听,人人自负清高,同学隔膜较大,很少

交谈。北大是“来者不拒,去者不追,”所以分不清选课和没选课的人,有时就容易闹

笑话。刘半农先生开“古声律学,”听课十几人,最后才知道只有张中行一人选。还有

一门法文课,每次五六人听课,最后竟无人考试,讲师很生气,一查发现只有一个人选

课,又退掉了,教务竟忘记注销。

至于可以不上的课,比如“党义,”即《国民党党义》(汗一个,原来政治课的待遇早

就是这样),照本宣科的课程,学生已经相当有研究的课程也在这类。不过当时的学生

翘课极少去看电影或逛街,基本泡图书馆。(再汗,不知现在大家翘课都是做什么)所

以往往翘课的人成绩较好,教师们似乎对上课的人比较亲近,对不上课的人比较敬畏。

旷课一半,是要取消考试资格的,进而拿不到毕业证。办法就是求管点名的盛先生(当

时课堂有座位号,空位画缺课一次),当然盛先生了解学生跑图书馆,所以总是慨然而

允。这种“散漫,”外界很不客气,比如“北大是把后门的门槛锯下加在前门上”,意

思是只要进去就可以混到毕业。其实里面有很重的学术空气笼罩。大成就的人往往穿蓝

布衣衫,即使有钱也不穿西装,所以给外界的印象是“北大穷。”抗战后据说梁思成讲

授中国建筑史,最后征求学生考核方式,结果仍然是无人为选课,梁先生大笑,作揖道“
谢谢捧场。”

三、桀骜的师生。

老师和老师之间的辩难。比如古文家刘师培和今文家崔适住对门,平时见面鞠躬客气,

但是上课就互相诘难,攻击对方。这种把生活和学术分开的精神的确值得学习。再比如

三十年代胡适写《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卷,讲课也只讲上卷,人称“上卷博士,”他认

为老子早于孔子,钱穆写《先秦诸子系年考辨》,认为老子早于韩非子而已。二人争执

不下,在教授会上,钱穆说,“胡先生,你不要再坚持了。”胡适答,“你的证据如果

能使我信服,我连我的‘老子’都不要了。”再比如守旧派林公铎,二十多岁就是国文

系教授,熟读之乎者也,不知ABCD,一次喝完酒课堂上大骂胡适因为不懂古文,所以主

张新式标点,而且竟然在他的名字后边用标点,后来发现胡适后边也有标点,心里才平

衡。

老师和学生之间的辩难。一次俞平伯讲古诗《饮马长城窟行》“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

寒,”俞说“知就是不知,”学生问根据,俞平伯立刻写出六七种。还有一次胡适讲

课,提到一种小说无名氏所作,学生张君(历史学家)立刻指明出处,胡适很高兴,称

赞不愧为北大。

当然也有不礼貌甚至是让人瞠目结舌的。比如胡适在一次佛学讨论会上作报告,一个姓

韩的学生打断他,“你不要讲了,都是外行话。”胡适说,“我是外行,不过让我讲完

可以吗?”在场人因为红楼传统是坚持己见也要容许别人,所以否决韩同学的要求。又

比如对于一个学术问题,某教授和学生意见相左,争论到期末,教授就出了这个问题,

学生坚持己见,被判不及格,下学期补考。当时补考六十七分及格,因为规定这个补考

分数打九折,最后结果就是大约六十分。结果出题又是原题,而学生毫不让步,结果六

十分,又不及格。再补考,又六十分,但是这次教授却让他及格,因为规定补考打九

折,没有说再补考打九折,所以这次及格了。!@#$%

四、奇怪的老师

比如英文课一个胖太太,经常让学生温习功课,这时候就从皮包拿出小镜子,胭脂等打

扮开来。再比如顾颉刚,天妒英才,偏偏口才很差,一边吃吃,一边写字说明。再如明

清史专家孟心史先生,考证出董小宛比顺治大十四岁,因而红楼并非影射他们。而他的

课却十分沉闷,有讲义,拇指插其间,翻开而读,一字不差,下课再把拇指插在读到的

页码,周而复始。再比如上边提到的林公铎,有人问他开什么课,他答“唐诗,”又

问,“讲谁,”答,“陶渊明。”!•#¥最后说钱玄同,据说庶出受歧视所以扔掉

姓,署名“疑古玄同,”他在北大兼职讲课,考试从不判卷,每次都拿一个木戳打上及

格,后来在燕大讲课时候,教务坚持要求判卷,否则扣薪金,钱玄同立刻把一包钞票奉

上,坚决不判卷。

五、政治课和军事课

和现在一样,必修。政治老师姓王,教党义,采用无为而治。(和现在很像)上课经常

只有一人,好像因为是同乡去捧场。考试则学生蜂拥而至,凡有答案则及格。

红楼后有一片空旷地,称为民主广场,用作军事训练。军事训练课则不能用这招,总不

能一个人列队吧。教官白雄远,运用心理学的社交术。首先记住所有受训人的名字,课

外遇见学生必称先生,上课则苦口婆心。当时最吊儿郎当的是何其芳(现代诗人),教

官也没训过。在北郊打靶,实弹机关枪五发,步枪五发,打中不多,都算及格。(和我

们军训如何)后来南京来个新教官,要整顿,像对待士兵一样进行训练。学生们一手

硬:和教官当面争辩,一手软:你要立正,偏稍息;你要稍息,偏立正。最后这个教官

只好辞职南下。白教官再次上任,受到学生的欢迎,有一次,智力测验“拥重兵而非军

阀者是什么人”一学生借其名,不但得高分,且获得全校传为美谈的荣誉。

六、入学考试

入学资格必须中等学校毕业,但是可以只填考文理法三个大类,至于具体院系乃至专

业,则可以慢慢挑。比如36级历史系有36人,牛人张政烺,而生物班只有3人,牛人牛满

江。命题是采取秘密突击的办法。比如明天某系考试,今天由校、系首脑密商,决定出

题人,然后立刻派车去接,类似逮捕:命题人必须马上拿着衣物,不许说话,随车到红

楼,“监禁”在地下室出题,外面由校警看守。入夜要提交试题,印刷厂设在地下,工

人不能出去,接到试题排版,出题人校对,然后印刷,封存,早上取出送到考场,解禁

出题人,派车送回去。

入学考试成绩从上到下排名,按录取人数喊名字录入,多在第二院办公处。往往屋外有

人偷听,成为消息灵通人士。至于哪一天贴榜则不一定,且贴榜必须挤到前边才看得

见。

学费入学手续十元。入学后学费第二学期可以提出缓交,但需要上书校长。老资格学生

一般写三行:第一行校长,第二行请求缓交学费,第三行某系某年级某某某

另外修完某系课程,可以再学同院另一系。可以待八年。

七、住在北大

男生宿舍多,女生少。女生可以访男生宿舍,男生不能访女生宿舍。(所以以后男生再

在宿舍见到女生不要大惊小怪)校庆例外,可以互访,据说即使宿舍没人也无所谓。在

外租房必须有女伴,因为户主必须是男性。而且要有铺保。(当地某店铺作为保证人,

一旦房租有问题则店铺负责)据说当年有个南方人租房子,一切谈妥,最后房东问,

“你有家眷吗”南方人没听清,以为问家具,答“家具不是你们提供吗?”房东大怒!

@#$%据说丁玲和胡也频也在这里租房生活过。

八、吃在北大

学校有包饭,一天六七元。外边有名的有德胜斋,主要是跑堂的人很有名,学生叫他小

于,几乎可以叫出所有老顾客的名字,必称呼先生,点头鞠躬,最次的也要祝愿当局

长。有一年他死了父亲,见到学生就叩头,讨要丧礼钱一个大洋。那几天,北大学生互

相见面就问,“小于的钱你给了吗?”又比如海泉居出名的跑堂,主张西学为用,经常

问会英文的学生英语,比如“炒木樨肉怎么说,”后来说话半英半中。店里还写了个对

联“化电声光个个争夸北大棒,煎炸烹煮人人都说海泉成。”

九、图书馆

除去平均一天三小时的课,北大学生很少看电影或逛街,剩余时间一般都在图书馆。图

书馆主要设施是第一进卡片兼出纳室,第二进阅览室。第一进工作人员主要是咨询员李

永平,记忆极好,熟悉馆藏分布,且百问不厌。第二进有两个特点,一是时间不限,二

是数量不限。但是需要提前占座,一占就是很长时间。经常桌子上堆成小山状,甚至遮

挡视线,看不到前边坐着的人。

十、名师故事

章太炎:在三院风雨操场演讲,其弟子马裕藻(后来中文系主任)翻译他的余杭话,钱

玄同在黑板上写老师所引典故。

辜鸿铭:通数种外国文字,却是坚定保皇派,讲授拉丁文和英国文学。当时有“到北京

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的说法

周作人:不知是日本夫人,还是过惯了以前舒适的生活,或是被刺杀吓的,最终是先作

文学院院长,再到教育总署督办。至于和鲁迅翻脸,据说知情人张凤举和徐耀辰都三缄

其口。座下四大弟子:废名(作家)俞平伯 江绍原(民俗学家)沈启无(作家)

马裕藻:三十年代国文系系主任。有一次家乡人在其面前提到考题,故遭到痛打。据说

其女是公认校花,当时有女学生周氏亦得拥护,好事者题曰“倒马拥周,”马主任误以

为学生要求周作人作主任,连声说好。

刘半农:用数学的办法分析声音性质,是中文系语音实验室的奠基人。英年早逝的葬礼

上赛金花居然出现,林语堂的挽辞是“半世功名活着真太那个,等身著作死了倒也无

啥”

俞平伯:有一次讲授诗词,解读李清照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说,“真好,真

好,至于究竟应该怎么讲,说不清楚。”

赵荫棠:第一位夫人只好享受不干事,又吸毒品,身亡。又找一个,印象不佳,后来想

想把缺点看作可取之处,欣然接受。儿子病故,自己划为高级右派,文革中郁郁而终。

吕叔湘:时人尊崇黎锦熙的《新著国文与法》,在他的考究面前问题很多。在主持汉语

课本编订的时候,觉得灯太高,费眼,竟亲自脱鞋上桌子,放长电线。

季羡林:据说新生入校,见其装束误以为是工友,让季先生看行李。季先生家的小保姆

也没有大府保姆的派头,在季先生面前不讲究礼法,足见季先生的平易近人。在售书上

签名,对书商握手说谢谢。

2006年07月13日

今天看到了下属的Blog,很荣幸,能进入他的世界。

今天来公司,得知总监(毛)请了三天假,耳根清静了许多,哈哈哈哈!!一上午悠闲自得,好像还有点不大适应!唉,不是个享福的命呀!可悲

2006年05月27日

记的文革初期红卫兵运动刚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对联,上联是“老子英雄儿好汉”下联是“老子反动儿混蛋”我的老子因为在文革初期就被划到了了彭,罗,陆,杨反党集团的那条黑线上,所以我也就自然而然的被归属到了下联,当时的心理总是有一种失落感,每当看到那幅对联心里总是暗暗的要加上一个横批“你妈了B”随着文革运动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干部被打倒,我当时的失落感竟然慢慢变成了一种优越感,好像是越先被打倒的人资格就越老,当时还真有一种“前辈” 的感觉了。其实那种血统论在文革前期也有,只不过没有那么明目张胆罢了。记得还是在文革前的一天晚上,当时的女六中胡同口有一个卖刀削面的小饭馆,我请作君吃刀削面,(那个时候这也就算是下馆子了吧,呵呵)吃完饭我们从毛家湾往回走的时候路过林彪的大门口,有两个社会青年骑自行车后面带着女伴从我们迎面过来,当时那条马路并不宽,其实也就是一个胡同吧,我们两人并排走都没有让路,他们骑车过去的时候骂了我们一句,当时我们并没有回骂他们,但是因为胡同太窄了,他们和我们错身的时候后面的人车轮撞到了前面人的后轮,结果他们四个人都从车上摔了下来,因为那个时候到处都在演电影“地道战”,我随口就说了一句 “高,实在是高”那时我们已经走出去一段路了,但是那两个男的从地上爬起来就骂骂咧咧的冲我们过来了,我们也就转身站在那里等着准备迎战,当我回头一看作君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当时我也没顾得多想就在那里注视着那两个人,就当他们快要到我跟前的时候作君不知道从谁家院子里拿出一个顶门杠(当时林彪家对面都没有拆迁),从后面冲上来就把走在前面的那个人给干倒了,我因为以前跟警卫战士学过几招防身,所以有把握一招制敌(决不是一招致命,别误会),所以走在后边的那个也让我同时给干倒了,剩下那两个女的在那里杀猪一样的鬼嚎,正当我们两人准备胜利大逃亡的时候从林彪家里冲出来几个警卫战士抓住了我们的脖领,当时我告诉他们一个39局6字打头的电话号码让他们去核实身份,他们看到两个大人居然被我们两个小孩子给打倒了也就没有再为难我们,只是把我们送到了厂桥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把我们两人分开讯问,我当时想多揽点责任,我估计作君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最后定案的时候我最先说的“高,实在是高”居然成了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作君的性质定为流氓滋事,我得性质定为没有立场,是非不分,他得了个记过处分还差点被送到工读学校,而我在班里痛说革命家史并且作了最最深刻的检查,就好像无产阶级政权差一点点就断送在我的手里了,后来团支部又对我我进行了热情的帮助(批判)为了表示虚心接受帮助我马上又递交了入团申请书,终于又被拉回了革命队伍。现在回想起来这种事情居然也算流氓,这可能就是血统论的雏形,或者是当初“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的一段历史吧。

各位朋友,其实我并不是顽主,只不过是当年的老兵,我跟“混蛋”并不认识,但是知道边亚军和“天伤,天祭”的作者王山(小说中的陈诚)是“混蛋”的左膀右臂,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已经多年没有见面了,“混蛋”确实如吧主所言于1968年的6月24日战死,当时成为一件轰动京城的大事,相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也都有所耳闻,“混蛋”死的当天晚上,边亚军头上缠满纱布,渗出丝丝血迹,小脸刹白,身穿榨禅丝军装,斜挎着军用背包,里面装着一把7寸刮刀,还有一把菜刀来到我家,我们之间进行了彻夜的长谈,边亚军眼泪汪汪的向我描述了“混蛋”的死因,据他说前一天他和“混蛋”及他们几个弟兄由西单“沁园”饭庄吃完饭后出来,一边走一边拿着小孩玩具(一种装电池的冲锋枪,前边能够冒出火花)互相对射打闹着玩,毛点和小点哥俩骑车由北向南正好碰上了走在后面的“混蛋”,两人下车和“混蛋”说话,这时候“宝蛋”围了过去,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发生了冲突,毛点要拿“钢丝车锁抽“宝蛋”边亚军看见后赶紧拆下一个路边的土箱把(当时的垃圾箱是需要两个人抬的,两边个用一根1米多长的木棒钉在上面做把手)冲过去打了毛点一棒,他们两人骑车跑了,边亚军和宝蛋追了一段没有追上,回来后, “混蛋”说,要打就要往狠打,要不然就别打,人家明天非要来报仇不可,明天咱们避其锐气,击其骨髓,不跟他们打,咱们明天出去玩去。于是哥几个约好第二天(6月24日)去香山,谁也不许带家伙,只能拿着吉他,手风琴等物品,约好早8点在动物园对面回民餐厅聚齐。据说仇怨就是这么解下来的,今天就先聊道这里,有时间再来和大家聊。

第二天(6月24日)早晨8点左右,“混蛋”边亚军等几个人来到了昨天约好的回民餐厅,因为时间还早人还没有到齐,当时只有7个人先到了,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昨天的约定让工读学校的xx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透露给了对方,酿成了“混蛋”之死的惨剧,当时几个人吃完早点之后人还没有到齐,边亚军便出去看看为什么还没有来,刚走到餐厅门口就看到成群结队的老兵已经快到跟前了,再往远看,后面还有一拨一拨的老兵正在往这里赶来,看到边亚军之后嘴里大喊着“快来呀,他们都在这里呢.”边亚军赶快回到屋里对大家说“他们来了,已经上来了”当时因为大家身上谁都没有带家伙就只有混蛋自己身上带了一把芬兰匕首,混蛋就对大家说“该来的早晚要来,先撤出去再说”,当时边亚军因为前几天受伤还没好,头上缠着纱布,一边往外走一边跟“混蛋”说“我头上的纱布太显眼了,一块儿怕谁都出不去,你们往后走,我往前走看看能不能冲过马路”混蛋带着那6个人就往南冲,跑到一堵墙前面,“混蛋”和“邱子”就往墙上托人,托过去4个人之后后面追赶的老兵就到了跟前了,“邱子”就让混蛋快走,自己回过身来准备低档,怎奈人数太多了,把“邱子”倚到墙边动都不能动,结果身上被砍了九刀,好歹算是保住了一条命。“混蛋”冲出去后跑了一小段路迎面碰上了xx,按照边亚军的话说“混蛋”那天就是该死了,应为当时xx领的一伙人碰到“混蛋”迎面冲过来已经站住了,如果硬往前冲就有可能冲出去了,但是“混蛋”居然问xx“今天的事情你能不能管?”xx当时回答说管不了,混蛋“说那我今天就交给你了”,说着就把手里的那把芬兰匕首递给到了xx的手里,xx接过匕首就给了混蛋一下,刺中了肩膀,混蛋刚刚用手一捂,后面追的人就赶到了,围住混蛋用手里的家伙一通招呼,混蛋当时就窝在那里不能动了,当时领头的xxx看到混蛋确实不行了,就用自行车驮着准备往医院送,刚走了不远又碰到了xxx领着人赶到了,xxx 看到混蛋在自行车后面耷拉着脑袋移动也不动上来揪着混蛋的头发骂了两句,用刮刀又刺了一刀,等到把混蛋送到海军医院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再说边亚军自己一个人往相反的方向冲着人少的地方冲过去,当时边亚军身上也是没有家伙,随手捡了半块砖头在混乱中抢了一把钢丝锁冲过了马路跳上了一辆开往香山的公共汽车,正好当时有几个军人把后面追上来的人给阻止住了边亚军这才得以逃脱,当天下午“混蛋”的父亲用平板三轮车(他父亲本身就是三轮车工人)把混蛋的尸体给拉回家,晚上边亚军帮着他父亲在后海(混蛋家门口)给混蛋清洗的尸体,当时穿的衣服已经被砍的拿不成个了,给混蛋穿上一身全新的藏蓝学生装,全新的蓝色回力球鞋,戴上绿军帽,腰里扎上了俄式武装带,边亚军又连夜通知了北京城里比较有名气的顽主准备第二天再东郊火葬场火化,做完这些之后边亚军精疲力尽的来到了我家,本来我想第二天和边亚军一同去东郊火葬场,但是边亚军执意拒绝了我,说“你还是别去为好,别再给你惹上什么麻烦”,趁着一大早还没有吃饭的时候他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我家。混蛋的火葬和安葬事宜在小说“天伤”已经做过交代,在这里我就不再赘述,我阅览过“天伤,天祭”虽然有些小说的成分,但基本上符合实情。因为时间关系,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吧,有时间一定上来和朋友们聊聊边亚军和混蛋的

2006年05月22日
真是累,终于完成了。
-------------
Yi Hong,
 
You did a good job. See attached for some changes in to make your thesis look better.
The idea is to balance the structure of your thesis. No need to list beyone 4 levels  in the structure.
 
Any question, contact me.
Peichuen
2006年05月07日

闭门写了10天论文,不分白天黑夜。

刚知道这事。

毛主席说过:“记者讨嫌!”

--------------------------------

一、自鸣得意的华夏时报

香格里拉车祸北大学子遇难,华夏时报记者车东哲挖掘新闻不择手段


大尉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u/1229236320

香格里拉车祸报道总结

2006-05-03 03:32:00

    凌晨2:29,刘总发来一条短信“今天头条把京华毙死了,他们也派了4个记者采访,
但没采到任何关键事实……”。我也刚看完京华的报道,确实爽了一把!过了一会,新京
的报道也上网了。从他们的报道来看,我们拿到的云南几家媒体的稿子和图片他们也拿到
了,所以京华连中两弹!
    但,最有杀伤力的子弹,仍是咱们发射的。为什么?我们比新京强就强在了人性上!
第一,我们有“令人羡慕的一对儿!”,很感染人的一段600多字的描述;第二,我们有
清华伤者母亲爱子心切的一段“发飙”!在灾难事故中,如果只描述过程、分析原因、报
道伤情,这个灾难是很难感人的,而我们挖出了灾难中的一对情侣,使得这个事件耐人寻
味。而伤者母亲的表态也给这个事情打下了继续跟踪的伏笔。
    好新闻不是写出来的,是跑出来的。这回我们胜在了哪里?就胜在这个“跑”字。时
政部的吴鹏本来已经在回老家的路上,临时领命马上边往北大赶边给熟人打电话,并且了
解到了第一手信息;机动部的车东哲也跑到了北大,在得知二人重线要求吴鹏转道清华时
,吴也毫无怨言。两个人经过了我还不知详情的周折后都混进了学生宿舍,分别与他们宿
舍的同学交流了2个小时,挖到了这对男女主角恋情的细节,给我们的报道增添了人性的
色彩。特别要提的是,车东哲在摄影部王巍的指导下拍回了非常非常重要的图片,吴鹏在
受伤同学的文曲星里找到了他父母的手机号,这都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简直跟公安有一
拼。
    与此同时,机动部和时政部后方的记者也在施展浑身解数,采访相当紧张。刘畅、王
蓉蓉一直在往云南、往广州拨电话,采访到了当地的第一线信息,而且约到了当地媒体的
一些稿子。王禁、鲍颖、蒋金龙、刘亚楠同时在跟进校方和关于北京地区旅游的相关提醒
,虽然最后有的稿子没上版,但这种准备是必要的,也请相关记者理解。你的付出大家是
看在眼里的。
    另外,我要为山旭鼓掌!从最开始布置记者,梳理事件的过程,一直到晚上11点多版
面成型,山旭一直井井有条兢兢业业,相当值得学习!拍手!
    与新京相比,我们还有不足。首先,到底死了几个北大清华的学生?这是当前我们最
大的疑问。新京的报道是3个--“当地交警大队事故中队称北大两学生亡,清华学生一
死两伤”,其中“杨振鹏  男  清华学生”,在我们的报道中他是“大连人”。他们的新
闻来源是当地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和《迪庆日报》,我们的来源我记得是《都市时报》,很
可能我们犯了事实差错,现在还不好说。。。。但必须借鉴的是新京的做法--发布的名
单下紧跟人家的媒体名字(以上名单由《迪庆日报》提供,未经校方证实),这样即使错
了也问题不大。其次,新京这次的制图确实挺牛比,比事故现场图片还惹眼。


二、事情原委和北大学生的谴责

昨天下午有一个高高瘦瘦黑黑的女生来到我们楼,自称是叶坚颖的同学,从哈尔滨坐了九
个小时的车,说是跟小颖说好来玩的。当时我们觉得有点突然,所以跟她说小颖不在。她
说她是提前来的,想给小颖一个惊喜。当时我们觉得不好办,她说她跟小颖联系不上,要
是能联系到小颖男友的电话也好。见她很无助的样子,我们就给她在网上找到了房子。

她说时间还早,很无聊,我们好心就让她上来先在寝室呆一会儿。

她上来之后说了几句话就拿出相机来拍,我们觉得不好,可是鉴于是小颖的同学就没拒绝
她。
后来她就开始跟我们聊关于小颖的话题,问的问题都很隐私,后来见我们不太喜欢她,她
就下去买了水果上来又跟我们聊,之后不久就走了。
走了以后发了个短信说她很感动,是流着眼泪给我们发短信的,我们觉得莫名其妙。

今天早晨我们才知道小颖的噩耗,上网搜关于事故的消息,竟然发现新浪、华夏网上面写
了关于小颖的事情,我们都出离愤怒了!!!

这种欺骗我们,出卖我们感情换取吸引眼球事件的行径令人发指,我们要求公开道歉!
逝者已矣,希望生者能够让她安静地离开。不要再追问了。

小颖同宿舍的同学现在情绪很激动,我们把事实写出来,希望大家都有个了解。
另,这个人自称叫做车东哲,还给我们留了手机号。 
 
2006-5-4 03:17


附件
------------------------------------
一、车东哲参与的报道:

http://news.sina.com.cn/c/2006-05-03/01109772052.shtml

二、车东哲其人:

姓  名:      车东哲          性  别:       女      没有照片
证件号码:
        *****   出生日期:      1983年2月4日
现 住 址:      北京市海淀区林大北路    户  籍:      内蒙
最高学历:      本科    民  族:      蒙古族
执业资格:             
计算机水平:
        熟练
工作年限:      应届毕业生      所获职称:     
政治面貌:      团员    目前收入:      保密
婚姻状况:      未婚    健康状况:      优秀
  自 我 评 价
   对学习刻苦努力,对工作认真负责。爱好广泛,性格开朗,在校期间学习优秀,多次
获得奖学金,曾在校园广播台、校指导中心和校园国旗仪仗队等学生干部组织中担任职务
,工作突出,受到老师及同学的一致好评。我对工作的要求不高,甘愿从最基础做起,只
要自己喜欢并能展现自我价值即可。随时可以到岗工作。希望贵单位能够为我提供一个展
现才华与能力的平台,为了使您对我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面试的机
会。望您在百忙之中能和我联系,谢谢。
联系电话:13691216421 电子信箱:leily_cdz@sina.com
  求 职 意 向
专业职能:      其他,环保,办公文员    希望行业:      综合单位,监理公司,设
计院/研究所/勘察单位
目标地点:      北京市  公司性质:      中外合资企业,股份制企业,有限责任公司

工作性质:      全职    期望薪资:     
  工 作 经 验
公  司:      **************  部  门:      发行部
时  间:      2004年7 月 到 2005年4 月        职  位:      发行专员
工作描述:     

图书发行
  教 育 经 历
时  间:      1997年9月 到 2000年7月  专  业:     
学  校:      内蒙赤峰敖汉旗新惠中学  学  位:      高中
详细描述:     

时  间:      2000年9月 到 2004年7月  专  业:     
学  校:      东北林业大学    学  位:      本科
详细描述:     

  培 训 经 历
培训时间:      2003.5 到 2003.6        培训机构:      东北林业大学
培训课程:      第五届大学生科学理论学习骨干培训班      获得证书:      第五届
大学生科学理论学习骨干培训班结业证书
详细描述:      结业论文获优胜奖
  语 言 能 力
英语    熟练    国家大学英语四级证书


  所 获 证 书
国家大学英语四级证书    国家大学英语四级证书    2003.12
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二级证书      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二级证书      2001.3

2006年04月10日

一、今天,元培和法学交战时,软微在相邻的球场练球,不经意间,球飞到了比赛场地。这时,法学院的姑娘和场上的小伙子异口同声地声讨:“注意点啊!怎么搞的?!”,赛场边的姑娘们一脸不悦 ,赛场上的小伙子们声色俱厉。我们本能地回答:“我们比赛的时候,球也过来嘛!我们说什么了?!”我们看了几场比赛,自己也参加了比赛,据我所知,除法学外,没有其他一支队伍因赛场意外飞入球导致干扰而产生这样整齐划一的反应。
然而,其实,我们知道,这样的争取是正当和必须的。

二、4月2日,软微应组委会的要求而派出人员出任一场比赛的副裁判。之后,有些误会,为此,我们向组委会提出了口头抗议,代表组委会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医学部的小伙子,忘了什么名字了,就记得是那个比赛时一手高举一手背后的小伙子,这个姿势,起码,兄弟我是看着很舒服。他态度很诚恳,对我们说了两三句“对不起”。真的不好意思,本不该你说这话的,首先是我们没有弄清楚情况。

之后,我们回到学院,发现少了一个排球,这当然是我们自己的组织工作没有做到位,于是发帖寻球,发了多次,自己人也顶了多次,没有任何的消息。
周日比赛(4月9日),刚到场,医学部的那个小伙子就主动地找到我们,告诉我们:知道我们丢球了,组委会很关心此事,一旦有相关线索就会通知我们。
谢谢组委这样的做事态度和工作方法。

2006年04月03日

两场比赛,上午对生科:17:25  |  18:25,下午对信院:25:27  |  22:25。

赛场上技不如人,这是水平的真实反映。没有办法,就是这个结果了。

总结原因:

一、在场上的队员是第一次在一起打球,有些队员还是在我三番五次邀请后才到场比赛,在一起训练更是谈不上。算起来,上场参赛了的队员总共是7名(替补1名),平时在一起训练过的人是5人,严格地说,只有3人。
而且,训练的时候没有针对性,排协的首要目的是为了群众性的普及活动,可是,比赛在即,应该是比赛队员专门训练,这一点做得不够好。

二、阵型很乱,扣球和拦网都没有保护。拦网,最基本的边跟进阵型都出不来,扣球,更是没有任何保护;

三、二传和攻手之间的配合不好,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如果不多训练,在下周的比赛中,还会是致命的弱点;

自己的BLOG,可以说说一些不想在众人面前说的话,我对这支队伍的组织者有意见:

一、太过自我了,在整个组织过程中,情绪性很强,不讲妥协,不讲协调。通知同学来训练,如果没有到场,组织者就生气。我就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我们都是业余的,打得再好也是业余的,排球不过是爱好而已。我在后面做了一些工作,要不然,人都无法到齐,比赛结果会很难看;

二、比赛后一味地责怪别人。我从来就是自省的人,我的失误我可以承认,可是把比赛的失利归结到我身上是不公正的。场上6人,谁没有失误?比赛失利,6个人要一起负责,都要负责。二传是重要,攻手就不重要?我在这里说一句针对指责的话:火力点打不出来,你攻手没有责任?每个球都能扣成功?没有失误?没有被人拦网吗?

三、我是二传,居然在场上告诉我应该给谁传球,怎么传。简直是笑话,我是进攻的组织者,我有自己的想法,不要扰乱我,我有自己的坚持。

昨晚开会指责我时,我当时都有些愣住了,真想不到会用这样的口气对我说话,仿佛自己没有任何错误,错误都在别人。愣住之后,我马上反击,毫不客气地反击。现在好了,队伍里两个主力的矛盾公开了,这样下去,比赛还能打下去吗?


这些都是小事情,也许不应该这么在意。但是,如果情况没有改善,这周的训练和比赛,我将不会再参加了。

比赛时,我会到场,做些后勤工作,还昨天替补队员们的情。他们做了很多事情,真的不容易。再说,毕竟是玩玩而已,也该让替补队员上场了,大家都玩玩。

身体没有以前好了体力不行了,到最后一局时,实在是打不动了,还是咬牙顶下来了。想想以前,我可以在运动场上一路玩下来,打完羽毛球去踢球,再去打排球,身体没有一点问题。靠!

下周对力学和国际,打好了,还有希望出线。但是如果问题不解决,会很难看。力学好办一些,基本可以搞定。对国际一战,关系能否出线,但是,国际并不好对付,那个金发小伙子扣球还是有威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