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28日
寻“唏嘘嘅猪肉佬”启示



  春节前链到“唏嘘嘅猪肉佬”这个网志的,我看了里边两篇blog。一篇是关于作者身边琐事的。一篇是关于一部法国电影的评论。写得既朴实又留有回味。非常好的。我估计这个网志的其它许多篇blog肯定写得也非常好。可是大概是从农历三十往后,我再想链到这个网志却怎么也链不上了。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今天。有哪位知情的网友能把其中的缘由给我说一说吗?我这里先谢谢了。

2005年02月27日
说冬天

  我们长春今年的冬天和往年的冬天不一样。
  以往四五年长春的冬天都是暖多冷少。经常是这样:头一天一下子很冷,最高温度降到零下十四五度,最低温度降到零下二十一二度。然而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又一下子很热了,最高温度升到零下五六度、七八度,最低温度升到零下十四五度。于是人们头一天还穿得厚厚的,第二天就不得不往下减衣服了,不减的话实在捂得慌、太热。于是小姑娘们又换上了薄薄的艳丽漂亮的羽绒服,或短大衣。看着她们苗条、挺拔的双腿,你会知道在她们瘦瘦窄窄的样式时髦的外裤下面甚至连一条毛裤也没穿。不过就是这样她们的样子依然松弛、自在,一点也看不出冷的感觉来。
  不过这样的天气要是碰上下雪下雨可就烦了(由于有的时候温度太高,冬天我们这也下起雨来,这在九零年以前的长春是很少见的)。有时碰到温度较高的时候下了雪,下到街道上的雪要化化不了、要冻冻不住,经车轱辘那么一滚、经风沙那么一吹,黑黑乎乎、稀汤挂水,弄得街道上污秽肮脏。象人民大路这样的主干道一经打扫会很快恢复洁净。但是少人打扫的小街小道、胡同土路可就要一直这么污秽下去了。有时碰到温度低的时候下了雪,街道上就结冰,不结冰的话,经大小车辆不厌其烦的滚压,雪也都板结固实到路面上,坚硬光滑。给打扫、清除它们平添了巨大的困难。然而第二天温度又回升了。街道上一部分雪和冰开始融化,板结固实了雪和冰的路面则无动于衷,依然顽固地坚硬光滑着。于是长春大大小小的街道上又滑又脏,给出行的市民们带来了不大不小的烦恼。
  头一二年这样忽冷忽热的冬天让很多人不适应。感冒生病的不少。后面一二年人们明显就适应多了,感冒生病的也就听说见到的少了。
  今年我们长春的冬天来了个大变脸。从12月初开始一直到现在眼看都快3月了,最高温度始终保持在零下十四五度左右,最低温度始终保持在零下二十一二度左右,就没怎么动过。12月的时候我还看见过一哥们儿扮酷,一身秋天有型有款的装扮。1月的时候就完全看不见这样的傻哥冒姐了。倒是穿着臃肿肥壮的羽绒服、无论到哪都紧紧裹着羽绒服上的帽兜儿的男男女女随处可见。最能为美丽而牺牲温暖的妙龄小姑娘们,尽管还是穿的最少的一族,但就是她们,在基本凸现了自己苗条、美丽身型的前提下,也在把能裹到身上取暖的东西尽量往身上裹。
  大概2个月之前,可能时间还长,我们这儿下了一场雪,于是这2个多月我们的城市一直覆盖在白色的积雪下,不曾改变过颜色。街道上一直冻着冰,一直板结着坚硬光滑、无法铲除的残雪。
  面对这样持续冰冻的天气,人们精神上明显缺乏准备,肉体上明显缺乏适应,感冒发烧的多多。我家拢共五口人,新年前后前仆后继连续三口感冒生病。据他们说到医院打吊瓶的人络绎不绝。
  本来在我们东北,冬天持续冰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是最近十来年,不是厄尔尼诺,就是全球气候变暖,我们长春的气候没两年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气候倒成了常见的气候,变得越来越正常了似的。这冷不丁真正常了吧,倒不适应、倒不正常了。唉!你说这倒霉的天气,倒霉的气候,不环保行吗!?不环保行吗!?



————————————

小提示:

文邹邹自荐

打口袋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15/277563.aspx

欻噶喇哈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22/285220.aspx

2005年02月26日
阴谋微软,阴险盖茨!

  最先看到这个消息,说为了打击盗版,微软将在中国打折销售winXP。
  不久又看到这样的消息,说从2月7号起微软已经在中国开始打折销售winXP。
  随即就看到相关的评论和报道,说打了近五折的卖七百多块钱人民币的winXP前几日的销售情况不佳,问津者寥寥,微软打击盗版的目的难以达到。
  看到最后的报道时,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样的打折销售的举措起不到打击盗版的目的,微软就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吗?
  要知道微软可是这世界上最成功的公司,盖茨可是这世界上最精明的老板,用七百多块钱的正版来打击不到七块钱的盗版这样的想法和做法,与其成功和精明反差太大。
  昨天我的疑惑似乎找到了答案。我看到一条消息,北京市政府又要买微软的winXP了。在微软开始打折销售winxp不久就传来这样的消息,岂不意味着北京市政府可以顺理成章地以所谓市场价采购微软的操作系统,而微软又可以规避国内it企业和相关部门对其不公平竞争的指责、调查和诉讼了吗?想一想去年十一月微软给北京开的价就是半价。而今年二月微软的打折恰恰也打到五折,这难道是一种巧合吗?
  我觉得仅仅是这些猜测就足以引起国内的it企业和相关部门的警惕了。而且他们仍然有机会诉微软不公平竞争。因为毕竟微软打击盗版的方法和措施太荒唐。太不切实际。只是一个幌子。在法庭上幌不了多一会儿。
  另外我刚才用google搜了一下相关的消息,搜到一个帖子,说微软的盗版换正版计划是为了搜集中国盗用其软件的证据。
  一个阴谋微软,一个阴险盖茨!



————————————

小提示:

相关链接

微软在华以打折销售WinXP为幌子,收集证据状告中国盗版严重
http://www.qglt.com/bbs/ReadFile?whichfile=3395&typeid=45

文邹邹自荐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17/279096.aspx
2005年02月25日
想和自己的情人分手吗?我给你支招儿!

  2005年2月21日,也就是今年的2月21号,荷兰的荷兰通信公司成立了一个名叫“年轻真好”的网站。荷兰通讯公司成立这个网站的唯一目的就是,为那些想和自己情人分手的人支招儿。
  这家网站给人们支的招儿五花八门。比如给想和男友分手的女人支招儿:向男友提出和他要个小孩儿。给想和女友分手的男人支招儿:给女友买一条肥大的内裤。
  然而这么家古怪精灵、“道德败坏”的网站居然“生意兴隆”。在开通的短短四五天内竟有18000人次登录。
  据悉,这家网站还为登录者提供两封“分手电子邮件”,一封是商业风格的,一封则是一首尖酸刻薄的诗。登录者只需在信后签名,并把信寄给自己的情人就行了。
  看相关的新闻报道,感觉这好像是一家商业网站。但他们怎么赚用户的钱呢?相关的报道却没提及。不过我想他们的赚钱方式也一定很有意思。
  想一想我为什么要写这么一条报道放在自己的blog里呢,岂不成了那些拆散别人感情的家伙的帮凶?其实我只是觉得相关的报道很有趣罢了。没别的意思。
  至于我对这事儿的评价吗?老实告诉你,我还真觉得这事儿有点儿缺德。

————————————

小提示:

另一则有趣的报道

苹果玩升级:疯狂网友肢解小白详细过程
http://tech.sina.com.cn/n/2005-02-24/0913534080.shtml

文邹邹自荐

爱情有期限吗?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20/282661.aspx

也许全职blogger就是这么幸福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24/287365.aspx

2005年02月24日
也许全职blogger就是这么幸福

  
  在链接到“闲言馆.全职blogger的幸福生活?”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叫Kottke的人。然而在链接到“闲言馆.全职”之后,我不仅知道了有这么个叫Kottke的人,看到了他的照片,而且对他的做全职blogger的举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闲言馆对Kottke这个举动的评价是“?”。keso对Kottke的评价则是“…有理想的,他宁愿为这种理想而过清苦的日子”。我的看法有些不同。我认为我们很可以把Kottke的举动及他举动的方式看作是一种很好的个人blogger的商业模式。
  Kottke的举动及其方式(仅限于我从闲言馆看到的)可以总结为如下几点:
  1,全职。
  2,为blog而blog。
     3,不刊登广告。
     4,接受捐赠。
     我认为不刊登广告和接受捐赠这两点构成了我所说的这个个人blogger商业模式的核心。
     不刊登广告保证了Kottke的blog的独立性和独特性。
     而接受捐赠则实际上构成了Kottke作为作者和他的读者之间的一种买卖关系。kottke卖的和读者们买的是Kottke的精神取向(他的独特性)和他的中立态度(他的独立性)。
     或许有人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读者对Kottke的捐赠真的构成买卖关系吗?
     我觉得产生这种疑问是有道理的。因为在我们的常识中,买卖关系不是由卖的一方向买的一方主动推销而构成,就是由买的一方向卖的一方主动索取而构成。这里表现出明显的主动性特征。而Kottke作为卖方没有向他的读者主动推销过他的商品,读者作为买方也没有向Kottke主动索取过他们想要的商品。也就是说Kottke和读者这所谓的买卖双方都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主动性特征。
     但是,是什么构成了买卖关系呢?是卖方向买方提供了使用价值,而买方向卖方提供了货币价值这两个基本而又关联的特征构成了买卖关系。换言之,一个关系中只要存在这两个基本而又关联的特征我们就可以把它叫做买卖关系。
     而在Kottke写作blog被读者们阅读、读者们捐赠金钱给Kottke的这个关系里,是存在提供使用价值和提供货币价值这两个基本而又关联的特征的,所以我们也就可以把Kottke和他读者的这个关系叫做买卖关系。
     而且我们可以进一步,把主动推销和主动索取的买卖关系简单、扼要地称做主动的买卖关系;把Kottke和他读者的买卖关系称做被动的买卖关系。
     而事实上我认为,Kottke的举动及其方式所构成的我所说的个人blogger商业模式如果成例的话,其原因就在于Kottke的举动及其方式构成了一个被动的买卖关系。
     试想,如果Kottke想在他的blog里构成一种主动的买卖关系,无论具体的实现方式如何,都会造成Kottke这个卖家为迎合买家(也许是读者也许是广告商)而写作blog的后果。那么Kottke的blog的独立性和独特性就会消失或不足,其价值也就跟着消失或不足起来,长期而言就会丧失收入和盈利的能力。
     而Kottke现在想在他的blog里构成的被动买卖关系,不可否认是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和变动性的。但是如果Kottke能够让他的blog保持吸引力,维持相当的浏览量的话,长期如此,很强的不确定性和变动性也并不是致命的。换句话说,通过捐赠获得足以维持生计的收入对Kottke来说也许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困难。千万别忘了,Kottke是在一个最富裕的国家,是在一个上网者收入最高的国家,是在一个有着根深蒂固的捐赠传统的国家,而且Kottke专职写blog写出的blog一定更专业更精彩。我甚至觉得他通过专职写blog能够获得相当丰厚的收入,过上相当富裕的生活。
     当然一切都有待Kottke的实践来检验。
     不过让我有些泄气的是,即便Kottke的个人商业模式成例,也不适合中国。因为我们可亲可爱的国家是个相对贫困的国家,我们可亲可爱的国家上网者收入也普遍偏低。更要命的是,我们可亲可爱的国家国民的吝啬传统正如Kottke的国家的捐赠传统一样根深蒂固。唉!……



————————————

小提示:

相关链接

全职Blogger的幸福生活?
http://www.donews.net/hibernator/archive/2005/02/23/286670.aspx

文邹邹自荐

微软的ipod,你在哪?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02/265654.aspx

矛盾微软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17/279096.aspx

2005年02月23日
回复刘韧的Donews原则(征求意见版)

  我是从keso的365key网摘上看到“donews原则”的。觉得它有点儿像宣言。稍有那么点儿悲壮的色彩。我本想在那篇文章的页面上留言。可还需要注册和审核。我等不急了,索性就把我的一些建议写到我的blog里。但愿刘韧能看到。

  1,对donews的现状进行仔细、耐心的研究(历时至少要一两个月)。
  2,在低成本运营的前提下,在对现状有充分研究的情况下,最大可能挖掘donews的商业价值,多赚一点钱。
  3,既然要坚持十年,那么在这十年中死活要攒下一笔数目可观的钱。以便在donews经营的业务出现明显的商业机会和模式时能够及时跟进。
  4,寻觅技术、商业双优人才,充实donews。
  5,我也同意起个中文名。
  6,“分权”这一条我不知道是啥意思。



————————————

小提示:

原文链接

Donews原则(征求意见版)
http://www.donews.com/donews/article/7/74251.html

文邹邹自荐

回复心兰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03/267065.aspx
2005年02月22日

  题目里这四个稀奇古怪的字读音是这样:chua ga la ha。如果你是东北人,对这四个连在一起的读音一定很熟悉。如果你是其它地方的人,我就不敢担保你知道这四个读音,以及这四个读音表示什么意思了。
  那么欻噶喇哈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让我先从“噶喇哈”三个字解释起。
  其实“噶喇哈”就是连接猪蹄儿和猪腿儿、羊蹄儿和羊腿儿的那块骨头。或者是连接猪大腿儿和猪小腿儿、羊大腿儿和羊小腿儿的那块骨头。我搞不太准,也没做过专门的考证。不过反正就是那块长在猪羊腿上、起到连接作用的骨头(其实在其它许多动物身上都能找到这样的骨头,只不过猪羊的最常见)。
  因为每头猪每只羊都有四条腿儿,所以“噶喇哈”也都有四个,称作一副。但我听人说,并不是每头猪、每只羊都有噶喇哈,或者即便有,也可能有一个两个不太象样、配不成一副。我还听人说,要杀很多头猪或羊,才能配齐一副噶喇哈。也有人对我说,杀很多头猪或羊由于大小、形状等原因也未必配出一副好噶喇哈。
  所以说噶喇哈毕竟不是一般的起到连接作用的猪羊骨头。它大体上呈长方体,面积较小的相对的两面儿形状差不多,可以忽略不计。其余的面积较大的成筒状连接的四面儿形状则各异。我只记得其中的一面儿特象人耳朵儿。其它几面儿的形状我就记不太清了。反正各不相同。
  凑齐了一副噶喇哈。也就凑出了一副对我们这些曾经是小顽童的大人来说曾经炙手可热、乐趣无穷的玩具。
  而玩儿这个玩具的方法的名字在我们东北就叫欻噶喇哈。
  哈哈,原来又是一个老游戏!

  欻噶喇哈这个游戏的玩儿法大体上可以描述成这样:把撒在地上的四只噶喇哈中的一只抛向空中,在它落下来并被抓到手里之前你必须按照特定的方式处理其它三只噶喇哈。没按特定的方式处理好三个噶喇哈,或者没能用手接住那个抛向空中掉下来的噶喇哈,就失去“欻”的资格,换手儿了。
  我举几个具体的处理其余三只噶喇哈的方式,让你看看它们有多丰富、多有趣。
  a,在接到抛向空中的那只噶喇哈之前抓起地上的一只噶喇哈。
  b,在接到抛向空中的那只噶喇哈之前抓起地上的两只噶喇哈。
  c,在接到抛向空中的那只噶喇哈之前抓住地上的三只噶喇哈。
  d,在接到抛向空中的那只噶喇哈之前丢下已握在手里的一只噶喇哈、抓起地上的另一只噶喇哈。
  e,在接到抛向空中的那只噶喇哈之前丢下已握在手里的一只噶喇哈、抓起地上的另两只噶喇哈。
  f,在接到抛向空中的那只噶喇哈之前丢下已握在手里的两只噶喇哈、抓起地上的另一只噶喇哈。
  以上都是比较简单的方式,下面是比较难一些的方式。
  g,把地上的两只噶喇哈分别扳到相同形状的一面儿(这是前两步,每一步抛一次噶喇哈),再把它们一起抓起来(这是第三步,也要抛一次噶喇哈)。
  h,把地上的三只噶喇哈分别扳到相同形状的一面儿,再把它们一起抓起来。
  i,一次把地上的两只噶喇哈都扳到相同的一面儿,再把它们一起抓起来。
  j,一次把地上的三只噶喇哈都扳到相同的一面儿,再把它们一起抓起来。
  k,把地上的一只噶喇哈扳到特定的一面儿,同时捡起另一只噶喇哈。
  l,丢一只噶喇哈并把它扳到特定的一面儿,同时捡起另一只噶喇哈。
  m,把地上的一只噶喇哈扳到特定的一面儿,同时捡起另两只噶喇哈。
  n,丢一只噶喇哈并把它扳到特定的一面儿,同时捡起另两只噶喇哈。
  ……
  怎么样,手痒痒了吧。

  想一想,正是像欻噶喇哈这样的小游戏让我小学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成了游戏的乐园,哪怕是走廊、过道儿和操场上的甬道。而事实上,走廊、过道、甬道的各个角落正是我们欻噶喇哈的最佳地点儿。
  可能有人会讥笑我说,欻噶喇哈好像是女孩儿玩儿的吧,你一大老爷们玩儿女孩玩儿的游戏。事实上我告诉你,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班大多数男生都玩儿这个游戏。并不分什么男女。当然欻噶喇哈欻得最好的还是女生。她们的小手实在是太巧了。不过这并不是说我们男生欻得不好。我们男生里也有高手,不怕你笑话,我就是高手之一。你要是见过我欻你一定会惊讶于我的技巧。
  由于小学期间经常欻噶喇哈,所以我见过不少噶喇哈。有硕大的笨重的表面花花的猪噶喇哈,有小巧的圆润的轻巧的羊噶喇哈……我还见过半个拳头那么大的表面粗糙有坑的牛噶喇哈。和小手指头大小的珠圆玉润的白里泛着红、红里透着白的猫噶喇哈,它们碰到一起声音清脆。
  来吧,和我一起收藏这些关于噶喇哈和欻噶喇哈的美好回忆吧……




————————————

小提示:

文邹邹自荐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15/277563.aspx

2005年02月21日
我的小说写作wiki设想

  知道有wiki这个事物不久我就有了这个想法。
  我想能不能在网上弄一个用于写作小说的wiki。
  具体设想是这样的:
  首先由发起者把自己想写的小说的主题公布到wiki上,同时发布一个启示,征集对发布主题和题材感兴趣并有志于进行相关写作的作者。作者的资格是要经过审查的,并非谁都会成为作者。恰恰相反,我设想中审查是相当严格和高要求的,所以能通过审查的合格的作者会很少的。但再少也不能少过五到六人。如果征集不到这么多作者,发起者就只有继续发布着启示,直到征集够人数为止。进入写作小说wiki第二程序。
  在只有五六个人通过密码能够进入的wiki环境下,写作小组的成员(我想现在可以这样称呼他们了)约好时间,在网络上对要写作的题材进行深入的探讨,提炼出可以准确描述和把握的主题,明了主题应该具有的感情色彩,汇集成员各自拥有的主题相关的生活素材,确定文字的风格和气质,描画出主要人物和故事。我想这样的小组讨论不应该只有一次,而是应该有很多次,甚至不限次数直到把所有相关问题都搞清楚了才结束。另外象这样的小组探讨,恰当的程序和规则也是必不可少的,至关重要的。
  小组讨论的结果有两种。一种,达到了进入写作程序的要求。另一种,由于素材不足,不能进入写作程序。第二种情况的出现就只能使整个的wiki进程进入十分必要的素材搜集的程序。小说写作wiki将发布征集相关素材的启示。提供素材的网友不仅要把素材留在为他们准备的特定的网页上,而且必须留下可用的联系方式。一旦他提供的素材被采用,小说出版获利后,他将得到相应的稿酬。
  一旦确定素材充足,就可以进入具体写作的程序了。写作小组的成员可以根据具体的情况,以各种不同的方式配合写作,充分发挥互动写作的优势。当然我想这个程序内也是需要一些规则的。而且具体文字内容的署名问题也应该格外关注。需要仔细处理。因为这关系到日后稿酬分配的公平与合理。另外,写作程序内也包括草稿修改的子程序。
  自然,这个小说写作wiki最后一个程序是发表和出版。
  想来想去,这个wiki的小组成员是要签一个wiki内容保密协议的。
  另外,由于一直挂在网上,这个wiki的密码系统和加密系统应该超好。

  在我看来,以我上面概述的wiki的网上写作,和一切能发挥互联网互动与协作特性的网上写作,就是所谓网络时代的网络文学的本质特征所在。
  只可惜现在有些水准的作家们都忙着他们的个人写作。根本没有功夫泡在网上来体会什么互动和协作的写作。而整天泡在网上的大都是技术人员,他们又都太关注技术本身,文学写作方面根本是外行。所以我对我的小说写作wiki的设想能够实现不抱太大希望。至少短期内是这样。
  不过一旦有类似的写作小组出线在网上,人们一定会惊叹于他们巨大的写作能量和影响力。通过协作这种深层的互动方式,我们会迎来一个完美作者。它就是网上写作小组。
  千万别跟我提什么艺术个性啊、独特性之类的话。通过耐心、细致的沟通,再独特、再个性的艺术思维和灵感也是可以融合与组织到一起的。就像通过耐心、细致的沟通,一个一个再独特再个性不过的人已经融合、组织到了一起一样。

————————————

小提示:

文邹邹自荐

为白话文和公历争辩两句
——读心兰先生的“何‘公’之有”的感想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12/275058.aspx

2005年02月20日

     
  爱情的期限长度与两颗心的距离长度成反比。
  也就是说两颗心靠得越近,爱情的期限就越长。
  当然,两颗心靠得太近了会过于束缚,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但是,我们应该通过我们自身不断的努力把两颗爱心的距离维系在很亲近(而不是太亲近)的区间,因为这样我们的爱情就可以天长地久。

  爱情不是一个名词,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一个动词……



————————————

小提示:

回复心兰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03/267065.aspx

三十儿印象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11/273796.aspx

2005年02月19日
我们不要蹩脚的翻译

  刚在新华网读书频道看到一篇叫《翻译人才青黄不接谁之过》的文章
  大意是说,现在的学校教育过分注重了外语教育,却大大忽略了母语的教育和熏陶,而母语写作和理解能力的低下正是翻译人才青黄不接的原因所在。
  在我看来翻译人才青黄不接还有其它的一些原因。
  比如出版社的原因。
  现在的出版社总是把经济效益放到第一位。在出版翻译作品的时候为了降低出版成本,少支付译者的稿费,就宁可放弃已有的质量优良的翻译稿本,或者宁可不邀请优秀的翻译者,反而请来一些初学者或粗通翻译的文人捉刀代笔。只因为支付给这些人的稿酬很低。
  俗话说便宜没好货。那么低的稿酬,那么短的时间,你能指望这些母语和外语都粗通的人翻出什么像样的稿本。而质量低劣的翻译稿本对读者来说遗害无穷。按我的理解,真不如就从来没读过这样的稿本。
  而如今,在我们城市里大大小小的书店里,总有五分之一、四分之一、三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三的书架上摆的都是这种劣质的读了还不如不读的翻译图书。出版社倒是可以节约一点成本,赚一点钱了。可是那些渴求真知灼见的孩子、学生、青年和所有的人们,他们的精神损失由谁来弥补。我们整个民族的精神损失由谁来弥补。我们国家的未来又由谁来弥补!
  另外,而今的人们都太过浮躁,都在忙着塞满自己的腰包,这也对翻译人才的涌现制造了不小的障碍。
  仅仅翻译一部作品就需要潜心数月、甚至数年,而获得稿酬却少之又少。就更不用说成为一名合格的翻译者,他在自己母语的写作上,在外语及其文化的学习和研究上,要经历多少年的默默的专心的清心寡欲的磨练和积累。在时下如此浮躁的社会环境下有多少学人、文人、编辑、记者能做到这种磨练和积累,能被允许做到这种磨炼和积累呢?
  我觉得在翻译人才的这个问题上国家是到了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

小提示:

文邹邹自荐

三十儿印象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11/273796.aspx

为白话文和公历争辩两句
——读心兰先生的“何‘公’之有”的感想
http://www.donews.net/maozixiansheng/archive/2005/02/11/27379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