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31日

keso的理念

总算理解了keso关于rss的核心理念。keso在昨天的《东拉西扯:RSS与信息选择权》blog里,以及以前多篇谈论rss的blog里,要告诉我们的最重要、最核心的理念是:不能仅从技术的层面来理解rss,更应该从社会的层面来体会rss的意义。那么在keso看来,rss的社会意义是什么呢?那就是,它能够把给广大网民造成巨大侵害的中心化的信息权力从根本上瓦解。keso以最典型的新浪网举例。指出:新浪(本文中特指新浪新闻)在相当程度上滥用了自己的汇集信息和编辑信息的权利,为自己套取了过量的明广告收入和不太道德的暗广告收入;同时利用自身广泛的影响力,促使社会舆论更有利于自身的话语权和各式各样的私利。并进一步指出:rss作为一项用户自主的网络技术,恰恰提供了一件利器。这件利器能够从根本上瓦解新浪已被过度滥用的信息汇集、信息编辑的权力。

然而我要回应keso的只有一句话。那就是:keso已经站在了灯底下,而灯下很黑。

灯下黑

有关IT、有关互联网,一提到“灯下黑”这三个字,我最先想起来的就是3721。

提起这四个数目字,业内人士十个得有八个嗤之以鼻,痛心疾首。为什么呢?因为3721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自己的产品塞进用户的电脑,而且根本无法卸载。整个一强买强卖。从业内人士的专业角度来看,3721的这种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用户的选择权、知情权等一系列的说大就大、说小就小的权力。他们理所当然对3721及其所有者(原)持否定态度,评价不高。

然而在用户那里,尽管也有抱怨,但这个产品得到了非常广泛的应用。而且一两年前这个产品已经被YAHOO!这样的顶尖公司高价收购。充分证明了,尽管一度在推销上有严重问题,但是这个产品的价值还是巨大的。换言之,这个产品理应在业内得到一个更公允、更客观,正面远远大于负面的评价。

然而实际情况不是这样。在业界,对这个产品否定远多于肯定,批评远多于表扬。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原因就在于业内人士对业内的情况太了解了。没错,大部分时候,距离一个事物越近,观察一个事物越仔细,对它的评价越准确、越客观。但是有的时候就恰恰相反,距离一个事物太近了,观察一个事物太仔细了,对它的评价反倒会以偏概全、以点带面。

这就是老百姓常说的“灯下黑”。

新浪真的那么“反动”吗?

下面让我们回到keso和他的rss理念这个话题上来。

很显然,在keso看来,新浪对读者的侵害是很大的。否则他就不会极力鼓吹rss去中心化的巨大民主意义了。

然而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吗?还是让我们来重新审视一次吧。

首先,谁也否定不了,新浪还是把它拥有的信息权力基本用在了合理的正当的方面。这从它首页前八组到十组标题链接的内容和顺序,基本遵循重要程度、关注程度等正当的合理的新闻原则,就能看出个大概。

其次,排名也罢,浏览量也罢,虽然有水分,但是排名第一和浏览量巨大这两个事实表明,广大网民根本上还是认可新浪提供的新闻服务和新闻价值的。事实上,每个网民都是聪明的,尽管不一定是专业的,他们对新浪都有自己的判断,而他们的判断综合起来体现在排名、浏览量上的事实,才是最真实的,也是最终的。

其三,正是因为主要提供了正当的合理的服务和价值,新浪才有了滥用权力的基础和前提。这表明它提供的正面价值比它提供的负面价值要大,而且要大很多。否则读者早就离开了。他们并不是没有第二第三选择。

其四,新浪虽然在滥用权力,但是它并不敢明目张胆的滥用。它总是要把那些不正当的信息包装起来,或者把它们放到不太引人注意的边边角角。这表明不管它怎么滥用自己的权力,总是有一条底线的。一旦超过了这条底线,滥用的权利就会损害到它自身。否则它为什么不明目张胆地滥用权力?

其五,其它网站、广大网民(包括blogger)、相关的政府部门、相关的法律法规对它形成了基本的有效的监督。

其六,网民的主动浏览行为有效地过滤了新浪提供的不正当信息。以下是keso
blog上的一段相关留言,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而对于一个新闻首页而言,我只需要从上拉动到下,将所需要的新闻内容点击打开就可以得到我所需要的东西。

……

至于keso一直谈到的广告的问题,我认为,在目前我们使用各种浏览工具屏蔽广告的情况下,广告对新闻浏览的影响已经降低到了最低限度。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新浪提供的正当信息要远多于不正当信息。二,新浪已经滥用和可能滥用的权力是很有限的。

而这两个结论表明,门户网站对网民造成的侵害没有keso以为的那么大,实际上要小很多。这意味着我们其实没必要举起rss这面民主的大旗,去把本来就不怎么反动的新浪打倒。党教育我们多年,能挽救的还是要挽救的嘛。

keso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既然我们已经无需高扬rss这面民主的大旗去打到谁,那么何以keso会犯下如此严重的路线性、方向性错误呢,我们却要好好的分析一下了。

事情可能是这样的。

这一天keso从这个朋友那听到一条新浪作弊的消息。那一天又从那个朋友那听到一条新浪搞猫腻的消息。……这些消息没有一条不是有鼻子有眼的,有时间有地点的,有发生发展的,有加工有渲染的。

这样的消息听多了,一向有理想、有原则、有正义感的好青年(根据多位blogger的反映,以及其身边亲密战友的介绍,还有我亲自的观察)keso会怎么想,他当然会觉得:新浪真黑呀!新浪真反动啊!

突然这一天,keso又了解了rss这项简单、民主的技术,你叫他怎么能不举起rss这面正义的民主的大旗,去义无反顾地颠覆邪恶的反动的新浪呢?

错误也就由此铸成了。

归根结底是keso圈里的朋友太多了,对圈里的“隐私”了解的太多了。他站在了灯底下,而灯底下太黑。

我眼中的rss

我觉得rss在web2.0时代将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但是与新浪这样的web1.0时代的网络事物,不应该有不是我颠覆你就是你颠覆我这么直接的联系。而且在web2.0时代,所谓的去中心化的任务也不是一年两年、五年六年、十年八年就能够完成的。在我看来,把中心转化成多中心(暂定名,以后将有更多说明),是一个比较切实的,近期可以实现的,可操作性很强的,符合趋势和规律的目标。

 标签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5月30日

不会偿到多少好果子

《俄驻华大使:优先供油给中国,小泉“拜鬼”犯大错》。一个一意孤行的不真正检讨历史罪行的甘做美国狗腿子的日本,不会偿到多少好果子。

尊严

《2005:为珠峰重测身高》。挺立于世界之巅带给我们的尊严背后,是极其艰苦的努力和极其巨大(有时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但是努力和代价绝不意味着苦难,恰恰相反,它意味着幸福——那些登山的勇士们的幸福,和他们所代表的人民的幸福。

素质

阿忆舍不得《实话实说》。他却谦让地离开了。制作人士的素质决定了所制作节目的素质。

《科博会热议“循环经济” 科学用能实现节能》。政府部门也罢,研究机构也罢,但愿他们制定的政策扎扎实实,确实有效。空泛的政策即便给出了时间表,即便时间表以秒作单位,也是枉然。

球的魅力

《冠军杯:利物浦追3球演奇迹 点球擒AC米兰夺冠》。这就是足球!

《中國隊獲國際女排精英賽小組第一》。我看了今天下午的比赛直播。较之从前,现在的这支中国女排,队员的身材明显壮了许多。几乎全采用跳发球了。

猫与商人

《中国武器科研生产向社会开放 非公经济许可进入》。邓小平说,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耗子是好猫。而有关中国武器科研生产的这则报道告诉我们,不管是国有商人、私有商人、外国商人,只要能帮着中国造出最列害的武器,就是好商人。哈哈。

《三个瞬间展示“真由美”美丽本色》。“杜秋”正跟着张艺谋钻山沟(是不是呀,哈哈)。“真由美”则在我的家乡长春和我们同唱一首歌。哈哈,比“杜秋”舒服多了。

 标签
, ,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5月29日
来自slashdotcn的报道

Email成瘾        
cathayan 发表于 2005年05月27日 22时28分

综 合AOL公司在美国20个城市对4000人做了个调查,结果发现,77%的人拥有不止一个Email;41%的早上做的第一件事是查Email;60%的人即使去渡假也要查看Email;47%的人在工作时也查个人的Email;同新认识的朋友交换Email地址同交换电话或手机号码基本一样重要;有1/4的人说他们同别人共享Email地址。还有,大多数人一天查看Email 5次。目前,全球共有6.83亿电子邮件用户,共有12亿活动账号;每天会发出1300亿封Email,但其中2/3是垃圾邮件。


电子邮件不仅仅是一种牺牲了即时性的联系工具,它自主、详尽的特性更决定了它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沟通工具。它的人际粘性和表现力度(表现技巧丰富,效果可极富感染力)都非常强。

google根据自己的技术、市场特性开发了一种可能非常有前景的电子邮件应用。但是我感觉围绕着电子邮件还有许多应用可以开发。它极可能是座大金矿。

 标签
, , , ,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5月28日

这是我在keso今天的blog《东拉西扯:人和事》上的留言。觉得有些意思。也懒的写别的了,添加了一些内容,发表在这里。

王建硕说过,互联网是互相吹捧出来的。我虽然不在这个圈子里,但是我觉得这话很对。也许,注意我说的只是也许,互相吹捧会制造许多假大空的泡沫,而且总会让一些人十分无辜的十分莫名其妙的沦为被利用或被引诱的傻瓜。但是不管怎么说,互相吹捧是有建设意义的。对新浪tom有好处,对刘韧、王建硕有好处,对blogger们也有好处。反过来呢?如果大家互相拆台,你毫无道理地损他骂他,他没头没脑的污你灭你,以为把别人的台拆了你的台就更大更稳固了吗?恐怕未必吧。往往是适得其反。

当然,互相吹捧不意味着没有批评。大家完全可以一边互相捧臭脚,一边彼此指指点点批评一通。只要言之有物言之有理就行。当然有的时候也吹捧到了也批评到了,有的时候就没吹捧到,批评却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幸你就是那个被批评的对象。批对了,你就应该接受、改进。批的不一定对,你就提出来,大家互相讨论。批的压根就不对,那你更可以理直气壮地站出来替自己辩白。但是不管那些批评的言论最终可能会导致什么后果,哪怕是破产、失业、妻离子散(真不知道哪有这么大威力的言论),只要它说的有道理,你就不该对发表这些言论的人有丝毫不满。怎么说,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这才是对事不对人的态度。

但是如果有人对你提出批评,你并不管批评的是什么,批评的对不对,就是觉得批评你的人处心积虑、不怀好意,纯粹出于私心。那只能说明你自己心理阴暗,还有什么别的好说的呢?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社会有多复杂”之类的屁话,社会之所以这么复杂,全是因为你他妈的不能光明磊落的理解别人。

 标签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5月27日

几天以前看到双流在自己的blog上讨论该如何翻译Podcast,Podcaster,Podcasting。

在这篇blog里,他认为翻译成这样比较合适:

我的意见是,podcaster即制作Podcast的人,翻译为“播客”;而podcast则翻译为“网播”,取网络播音的缩写。update:因podcast的内容不仅仅是audio文件,还可能是video或其他,因此homesome建议网播应是“网络演播”的缩写。podcasting则是“网播制作或制作网播”。


我为了感谢他为我翻译了一篇关于blog的英文文章(5000字),就在他的blog上留言,讲了讲我对怎么翻译这三个词的看法。当时十分仓促,有凑热闹之嫌。留言很烂:

1,Podcast等英文词的读音是什么?大概用中文标一下。

2,分别叫“窄播”、“播客”、“作窄播”如何?

3,我觉得“窄”的意思是好的,但读音不好,要是能换一个同意字可能更好。

4,叫“点波”如何?

5,叫“点播”如何?


今天我又到他的blog去看,看到他给我的留言,如下:

podcast,如果用汉语标记,应该读如:泡德卡斯特 podcasting则如泡德卡斯汀,podcaster读音用汉语标记和“泡德卡斯特”差不多
“窄播”是什么意思啊?有何解释


我就对着他留言里那几个英文词的汉语读音,沉吟半饷,忽然有了主意。掂量来掂量去,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是不是可以把“podcast”译成“泡泡播”。

把“podcaster”译成“播客”。

而把“podcasting”译成“吹泡泡”。

这么译怎么个好法?一,我觉得这么译与英文发音最接近。二,“泡泡”有“一个一个”这样的含义,与podcast个人广播的内涵很吻合。三,这么译有趣新奇,很吸引人,也容易让人记住,很符合商业开发的需要。

我把最后这几段留到双流的blog上去,看他怎么说。

 标签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我有三天没收到365key的网摘订阅邮件了。是365key已经停止这项服务了吗?还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一下。

 标签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5月26日

大概是在几个星期前,我在“土豆”播客网注册了一个ID(普洱茶)。大概是在一个多星期前,我往它上面上传了第一个音频节目。至今大概已经有28个人下载了这期节目。

我的节目是说笑话。作为茶余饭后轻松一下的娱乐品,它还是蛮有意思的。而且我特意把我的节目制作(居然能用上如此专业的词了,哈哈)的特别小,只有2m多一些,下载起来很快。如果你觉得无聊或者想轻松一下,那你就把它摘到你的硬盘上,听一听吧。没准会有意外的收获。特别提醒一下,我今天又上传了一期节目。千万不能错过呦。

在这里我还要补充说明一些细节。

在我新上传的节目里,有一个笑话是关于一个女老师的。原来的版本里,这个老师是在保育院教学的。我把它改成了幼儿园。我觉得这样可能国内的听友能听的更明白。还有一个关于大仲马的笑话。原来的版本里只提到了“拈须微笑”四个字,而我一时兴起,竟给说成了“他捋着自己的络腮胡子”,而实际上大仲马有没有络腮胡子呀,我不知道。可是节目已经录出来了,我实在不想改了。另外,在录制的节目里也忘了提一嘴,我说的笑话均转载自tom.com的笑话频道。还有几处改动,这里就不一一提及。

好吧,闲话少叙,还是到这里下载节目,来听笑话吧。哈哈。

 标签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5月25日
Tag 的重要意义在于为用户提供了较高的自由度,以便对信息的属性进行描述并应用于信息的传播过程中。这种自由度可以为信息的传播提供较高的针对性和推动作用,但是必须遵循一定的潜规则——基于语言习惯、社会常识等多方面的规则。如果这种潜规则的作用一旦淡化,信息传播的有效性和信息自身价值的最大化必然大打折扣,导致信息无序现象的发生!


现在许多人对tag的无序性都提出了批评,认为其对信息的寻找造成了很大的阻碍。但是在我看来,这种阻碍并不存在。

首先让我们明确一下,所谓的tag的无序性具体指的是什么。很显然,它指的是大量存在的,用语偏狭、随意的,只有一篇或几篇收藏的小tag。

这种小tag与数量小、但是用语规范、收藏篇幅众多的大tag相比,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从如flickr美味书签这样的网站的tag地图就能一目了然的看出来。

而且人们发现,在tag地图上,随着tag应用的时间越来越长,大tag的数量(按比例来说)越来越少,字号越来越大;而小tag的数量越来越多,可字号就是不见一丁一点的放大。

人们从以往寻找信息的经验出发,很自然地认为大tag才是他们想要的tag。因为它提供了非常明确的线索,十分有助于快捷、高效的寻找信息。而对于小tag,人们也很自然地对它们摇头叹息。因为它们实在太多,又太过随意,作为寻找信息的线索,实在是有些缥缈、虚弱。

然而我认为问题也就出在这儿:正是因为人们把小tag当作了寻找信息的线索,更准确地说,是当作了人工寻找信息的线索,才觉得它不中用,效率低。但是如果把大量的小tag都当作信息源,而使用搜索引擎寻找它们,效率会如何呢?

首先一个问题。那就是能不能把小tag当作信息源。我的结论是能。

因为每一个小tag下所收藏的信息篇数非常少,这个特点意味着小tag和信息之间对应性非常好。因此我们就可以这么理解:小tag是所收藏信息的缩写。

我们都知道,一篇文章的缩写,就是缩得再少,也是能够代表这篇文章的。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也就可以这么认为,这个缩写就是这篇文章本身。

缩写的这个特性,对于一篇文章是这样。对于其它信息也一样。

由此我们就可以把能够代表原始信息的小tag当作信息源。

而作为信息源的小tag,却天然的小巧,比之原始信息最大时、小巧几百倍,最小时也小巧十几倍。再加上原本就功能强大的搜索引擎,通过小tag寻找信息的效率会如何呢?显然会很高。

当然,把小tag当作信息源来进行搜索,由于tag有时过渡随意,也并不能“百发百中”。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写到这我忽然发觉,tag其实就是一种借助网络、手工为信息添加属性的行为和机制。而信息的属性这种东西,天然就是为搜索引擎准备的。看来,tag也许真的就更适合搜索引擎。尤其是在小tag越来越多之后。

注:写完之后觉得太抽象,有点儿瞎闹。您就当瞅个热闹。





近期与推荐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5月24日

定义与比对

keso在这篇《东拉西扯:tag的时效性》里说:尽管tag具有某种分类的功能,但它并不是分类。

我想了一下,觉得tag是分类,只不过它是一种特殊的分类。

狭义的讲,“分类”这个词可以解释为,以严谨的学术逻辑为线索,以学术信息的汇集、梳理和查询为目的,以学术为轴心。

而“tag”这个词则可以解释为,以个人的感性逻辑(一个人的知识、情感、意志、记忆、素养等等的综合反映)为线索,以个人所需信息的汇集、梳理和查询为目的,以个人的经验为基础,以个人为轴心。

由上面这两个名词解释就可以看出来,无论是tag还是分类(狭义上的),目的都是为了汇集、梳理、查询信息。只不过轴心和线索各不相同罢了。由此可见,tag是一种分类,而分类(狭义上的)也是一种分类(广义上的)。

精确与模糊

现在我把tag叫做我分类,或者me分类(我仅有的一点英文知识都用上了,爽!)。我觉得这能很好的反映tag的本质。

那么tag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正如keso所说的那样,正如“我”这个字所表现的那样,tag的本质就是人性

说到人性就不得不说到tag的模糊性。许多人在接触和应用了一段儿这种我分类之后,都会说,虽然tag很方便我们找回我们自己的信息,但是在分享tag的时候,你也不得不承认,它也是有弊病的,它太随意、模糊、不精确。但是我要说的是,指出tag随意、模糊、不精确的人,是以什么为标准的呢?他们是以分类(狭义的)的理性逻辑作为判断的标准的。可tag并不是为了学术而生,用学术的标准来衡量,显然有点儿用篮球运动员的标准来衡量足球运动员的意思,肯定是张冠李戴了。而既然tag是为个人而生,用个人的感性逻辑来衡量,tag是不是异常精准呢。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回头想一想tag出来的那些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带给我们的一次次欢欣、一次次鼓舞,对于人性的我们,tag的精准不是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了吗?

当然,所谓的tag的精准,也许就是我玩的一个文字游戏。但是,也许所谓的tag的精准,就是一个有待我们进一步认识的很有意义的概念。

tag数据

这一阵子许多人都在讨论tag数据的各种应用。最活跃的一个要属“只说”。这家伙最近都快成tag专家了。不过我觉得,在谈及tag数据的各种应用之前,我们首先应该弄清楚tag究竟是什么,tag数据的主要应用在哪里。否则总给人海市蜃楼的感觉,不确实。事实上在我看来,tag应该有一个(或两个)主要的基本的应用。它不是万能的。

近期与推荐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5月23日

kDolphin在他的《贵在坚持,屁话》blog里谈到了对于自己学弹吉它这件事感到有些犹豫。我就把我的一些感想留言给他。觉得这些留言其实挺有意思,也许还适用于别人。就把它拷贝下来,正式作为一篇blog发表。略作了一些修饰和增改。如下。

我有个经验,就是有些事情你对它的热情往往是一时的。一时过后热情也就消散了。但是再过一段时日,你就又会对它热情一次。比如学琴就是这样。我赞成你买一把吉它,开始学习弹吉它。学一阵子没兴趣了,你就放下。再过一阵子指不定哪天你就又对它有兴趣了。你就再捡起来重学……也许这样周而复始五次六次下来,你对弹吉它的兴趣会大增。为什么,因为前面五六次周而复始的学习,已经使你学会了许多弹吉它的技巧。当你第七次又开始学,上手就容易多了。你的兴趣当然会一下子增加许多。再学也肯定更容易。一容易你的兴趣又会增加许多。你的学习就会越发努力和投入,学习也就进一步变的容易……这样不断的循环的良性刺激下来,没准你就学会弹吉它了,而且还能弹得很好。有些事之所以坚持不下去,不是因为没毅力,而是因为太容易丧失兴趣。

近期与推荐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