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25日


回复keso的《东拉西扯:再说天才》

首先,我得说,提到李白,或者读他的诗歌,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天才”这两个字。一般的情况下我也会说李白是个天才。他也确实天才。但是从去年或者前年开始,我确实开始怀疑李白是不是我们所想的那种天才。在我们心目中,李白写诗总能顺手拈来、举重若轻、一气呵成、出口成章。但我越琢磨(随着我对文学的那点认识有所加深)越怀疑这种天才。我想也许有一些诗歌可能是即兴之作,而又非常的完整。但这样的作品不应该太多。而另一些作品,可能初稿出来的很快,总体上已经很完整,但很显然,还是需要修改,而且有些地方甚至还需要反复地斟酌和推敲。我想李白要是真的那么天才,这部分作品应该占很大比重。当然,最后一些诗作应该是经过反复修改最后完成的。

其次我要说,我们是通过诗歌来认识诗人的。这很容易让我们产生这样的错觉:诗歌是完美的,所以李白就是完美的。完美正面的意思就是李白是天才,反面的意思就是李白从来不办不天才的事。

然而事实上是这样吗?我觉得至少李白曾经动用他汹涌的文思,狠夸了一把那位需要瘦身的贵妃杨玉环。为的是什么呢?无非是在唐明皇那谋得一官半职,借此施展自己世俗的济世及人的抱负。可惜呀,唐明皇和杨国忠不给他施展世俗抱负的机会,所以李白只好“幸运的”在那个“崇尚诗的时代”挥洒自己的诗歌天才了。事实上从李白个人的抱负和遭遇来看待他的诗歌,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他的诗作越洒放,越肆意,就越反映出他整个人生的郁郁和不得志。

回想当年,如果唐明皇十分赏识李白,将其封相入阁。李白必定勤勉,整日忙于政务。既不会喝酒,也不会写诗。我中华历史肯定就此痛失这位旷世大诗人,他足以以一当千,足以以一人之力坐稳我中华文化。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得狠狠感激一番那昏庸的皇上和奸佞的杨国舅。

从文化的角度就让我们忘了李白的海棠诗吧。不过从个人的遭遇的角度,我们却不得不提起这些李白的不天才来。

三,且把google比作李白吧(我怎么觉得有点儿别扭?)。在keso看来,google做了许多天才的事。于是他据此推断,干了天才事的google是完美的。而完美的google就不该干不完美的事。如果它干了,它就不再完美了。于是它也就不会那么成功,它也就毁了。问题就在于,干了不完美事的google不再完美,而不再完美的google却依然还是那个天才。而导致google成功的不是它的完美,而是它的天才。这就像当了官儿的李白还是那个天才一样。只不过这个天才不再写完美的诗。

keso说:后世诗人多师法杜甫,鲜有学李白者,便是明证。我要说,后世诗人多师法杜甫,但师法得像那么回事儿的,你能给我指出一个来吗?这只能说明后世的诗人们有两种笨法儿。一种是不知道怎么学李白。一种是以为能学会杜甫。我倒是能指出一个不知道学没学过李白,却很象李白的诗人。他是谁呀?毛泽东。

PostShow

2006年01月24日


回复keso的《东拉西扯:天才和勤奋》。

这里不妨用keso的方式继续说话。我不禁要问keso一句,你认为李白是天才型诗人,但李白这么认为吗?老实说李白本人未必认同这个说法或者评价。而我这个只会读诗不会写诗的家伙则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你,我不认为李白是个天才诗人。

谁都不能否认,李白的诗作里所表现出来的纵横肆意的才情总是有几分“天生”的成份的。但在铁杵磨针之前,据说李白是顽劣不学的。显然这时他是写不出好诗的。因为我想他那时连大字还不识几个。在铁杵磨针之后,据说李白才开始发奋用功。而且他的所有诗作肯定都是在识了成千上万的字之后才写就的。由此可见,既便李白天资过人,也只有在后天勤奋努力的前提下,天资才能得以充分发挥。其实这是再普通不过的道理了。打小儿我们就学过。之所以把它唠唠叨叨重复一遍写在这里,是想说,其实李白也象杜甫一样勤奋,而且也只有在象杜甫一样勤奋的前提下,李白才会成就那个天才的诗人。

另外我十分怀疑这样的说法,什么“斗酒诗百篇”,有何证据?事实上,李白是如何进行诗歌创作的,是一气呵成,还是反复修改,或者先写了初稿再行修改,好像没有什么可信的正面的史料记载。而根据一般艺术创作的规律,李白如此好诗,真要一气呵成,恐怕难而又难,几乎不大可能。

而我们说李白天才,其实只不过是对他诗作的感受罢了。

那么如果把google比作李白,我认为google还没有李白那么天才,至少还没有人说google斗酒编码千万行。所以我觉得它比李白更容易接受世俗。

昨天我还读到梁宁写的一个关于《圈子圈套》的帖子。我要说的是,圈子里世俗、世俗到了一个什么程度我真的是所知甚少。如果我知道多了以后,没准儿也会像keso那样质问:一个现实主义的Google还是Google吗?所以趁着我所知甚少的时候我要对keso说,google只是一家公司,它既不是理想主义的(尽管有时候看起来像)也不是现实主义的,它是赚钱主义的。所以我们不能把理想主义这样沉甸甸的词汇强加给它。进而这样要求它。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也许google现实主义了,对圈子里的现实是一个改变和升级的机会也说不定。google毕竟是google,它再坏也不会太坏。

我有感觉,现实主义了的google还会是google。就像现实主义了的微软还是微软一样。 PostShow

2006年01月23日


书摘
《什么是教育》
卡尔.雅斯贝尔斯
第六章 依靠全体的教育

在我们的时代里,精神命运必然决定教育的内涵。

…教育接受了民众的的历史生活。

教育的统一性是社会统一性所给定的,

真正的教育应先获得自身的本质。教育须有信仰,没有信仰就不成其为教育,而只是教学的技术而已。教育的目的在于让自己清楚当下的教育本质和自己的意志,除此之外,是找不到教育的宗旨的。

教育,不能没有虔诚之心,否则最多只是一种劝学的态度,对终极价值和绝对真理的虔诚是一切教育的本质,缺少对“绝对”的热情,人就不能存在,或者人就获得不像一个人,一切就变得没有意义。

当代教育已出现下列危机征兆:非常努力于教育工作,却缺少统一的观念;每年出版不计其数的文章书籍,教学方法和技巧亦不断花样换新。每一位老师为教育花出的心血是前所未有的多,但因缺乏一个整体,却给人一种乏力之感。此外,就是教育一再出现的特有现象:放弃本质的教育,却去从事没完没了的教学实验、做一些不关痛痒的调查分析,把不可言说之事用不真实的话直接表述出来,并不断地更换内容和方法做种种实验。

现存的历史特殊性消解于功能的消失中;甚至达到极端连年龄也不存在差距。

PostShow

2006年01月22日

MyStickies: 网页上的便签服务
独特、实用和令人兴奋的书签服务。

博客江湖恩愁录–最新版BLOG游戏
众乐乐组员发起的病毒游戏。

独乐乐众乐乐杂志:《玩周刊
都来下载呀!

PostShow

2006年01月21日


播客宝典那知道的秋傲。他博客兼播客里的音频节目我只听了一期。但感觉很好。在这期音频节目里,秋傲话说得很遛,很有感情,也很有想法。通过秋傲我又进一步开始留意他创办的新蜂音乐社区。这个社区是一个纯粹的原创音乐人和乐队的聚集地。所谓纯粹,就是除了那些原创音乐人和乐队,其他闲杂人等休想“入内”。我自然对这个社区里的叫做“独立日记”的博客板块儿更感兴趣。链进去看了看。感觉它里面的栏目(都是关于原创音乐和原创音乐人的)设置的很好。好像新蜂音乐和独立日记刚刚创办不久,浏览量很小。

老实说,我喜欢这样专题性的社区和博客。它很纯洁(这年头儿这个词我都不敢用了,思之再三才把它打下来,因为我觉得就是很合适)。个人感觉,理想中的社区和博客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觉得它会很成功。只要它能坚持下去,并能坚持既定的方向,两到三年。真正喜欢音乐、摇滚乐,真正喜欢原创音乐、摇滚乐的朋友们,链过去看看吧,也给那添点儿人气。

另,我在那注册了一个ID。不过我不太指望通过审核。PostShow

2006年01月20日


通过keso才知道老罗写博客了。马上过去看,并收藏。看到这篇《诡异的恶俗的》。不禁有话要说,可是老罗那里居然断然禁止留言。我只好把这些本该留在他那里的话写在自己的博客里了。话又说回来,其实我觉得我要说的这些话以一篇正式的帖子的形式贴出来,还是说的过去的。

我要说什么呢?老罗在这篇《诡异的恶俗的》里对苹果的ipod shuffle进行了毫不留情地痛快淋漓的“破口大骂”。为了表现大骂的毫不留情,他用了相当数量的文字详细的解释了“恶俗”这个词。

著名作家保罗.福塞尔(Paul Fussell)在他的《恶俗》中说:“糟糕(bad)与恶俗(BAD)之间有什么区别呢?糟糕就像人行道上的一滩狗屎,一次留级,或一例猩红热病,总而言之,某种没有人会说好的东西。恶俗可就不一样了。恶俗是指某种虚假、粗陋、毫无智慧、没有才气、空洞而令人厌恶的东西,但是不少美国人竟会相信它们是纯正、高雅、明智或迷人的东西……要想一样东西是真正恶俗的,它必须能显示出刻意虚饰、矫揉造作或欺骗性的要素。割破你手指的浴室笼头是糟糕的,可如果把它们镀上金,就是恶俗的了。不新鲜的食物是糟糕的,若要在餐馆里刻意奉上不新鲜的食物,还要赋之以“美食”之名,那就是恶俗了。

且不管他表达了多么强烈的感情,其实惹他不高兴的就是ipod shuffle居然不能选歌。然而在我看来,这的确是ipod shuffle的牛逼(面对老罗这样的真人我们就不说假话了)之处。

我们不妨把其中的道理先放一放,先从表面现象来看看这个问题。老罗也说了,世界上除了ipod shuffle,其它所有播放器都具备这个起码的选歌功能。按照老罗的逻辑,这个现象就该解释为,除了这个恶俗的超笨的苹果,其他的厂家都是不那么俗气的还算聪明的。可是这如果真他妈是事实,就不该是这么个结果,那就是世界上其它厂商买的播放器加起来也敌不过苹果。就更不该有这样的后果,苹果的ipod shuffle抢占了全世界70%(不太确定,好像是这么个统计数据)的PM3下在市场。

按照老罗的逻辑,他肯定会反驳说,这只能说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有多么恶俗。

但是我要告诉他的是,也许这个世界就是他妈那么俗。但是苹果的这个“把基本功能去掉”绝对的不俗,绝对的超凡脱俗。

我敢通过老罗对ipod shuffle的评价断言,他平时不怎么听音乐,或者至少不怎么通过电脑或MP3听音乐。所以他很难理解苹果这种去掉基本功能的设计。

事实上,那些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带上耳机听音乐的弟弟妹妹们会告诉老罗:在电脑硬盘上几百首自己都非常喜欢的歌里寻找自己马上要听的歌,对他们来说有多么恼人。如果忘了重新下载,翻来覆去按照一个顺序收听MP3里那二十几首歌,有多烦人。

恐怕正是基于真正的MP3消费者这种收听音乐的实际情况,苹果才设计了这样的去掉了基本功能的大容量的播放器。应该说他们在设计这款播放器的过程中,极耐心的细致的准确的了解了消费者的行为和需求。而且他们就有这个胆量,基于他们的了解,设计了这种恶俗的有缺陷的产品。可以这样说,在这款产品的设计上,苹果扮演的是潮流的引领者。而在这个引领潮流的整个过程中,苹果的精明和勇敢正如他们在这款产品上的业绩一样,无人望其项背。而事实上,只有苹果这样的精明和勇敢才书写的下这样无人望其项背的业绩。

老罗能从他的哲学文学和历史里找出无数被世俗误解、曲解、嘲笑的先哲、作家及他们遭嘲弄的例子。那些我们全然陌生的家伙的凹口的名字在他嘴里就像嘣豆儿一样滚来滚去。不好意思,在这里我要给他添一个有点俗气的例子了。我对老罗没有丝毫的恶意。我反倒觉得,不俗的老罗在他不熟悉的俗气的领域里犯下其他俗人经常会犯的错误,其实也很平常,没什么稀奇。我只是特别想为苹果说两句话。仅此而已。

不过话说到这儿,我不禁来气。我他妈连一款真正的ipod shuffle看都没看到过,凭什么在这儿这么信誓旦旦、言之凿凿。更可恨的是,苹果公司从来没有因为我这么呕心沥血的替他们宣传给过我一个大子儿。这他妈真让我不平。

有机会一定认识认识老罗。他可是我的老乡。他是这么个家伙。你可以在他面前毫无顾忌地说他妈的。 PostShow

2006年01月19日


完全的虚拟ID,确实让互联网产生了大量的垃圾和欺骗信息。但是,完全的实名制又让许多网友痛感自由的丧失。我想有没有哪个公司提供一种身份验证的网络服务。

具体是这样:一个网友在互联网上照常使用他的虚拟身份,但是一旦某个网站需要验证他的真实身份了,他就可以通过这个身份验证中心,来证实他的真实身份和虚拟身份的确定的符合要求的关联性。对于某网站来说,它通过这个身份验证中心证实了网友身份的确实性。对于网友来说,他的真实身份信息仍然是保密的,不会被某网站所利用。

想一想,这样的身份验证中心,技术含量一定低不了。要保证用户资料的完整性、私密性,不被破坏、窃取;同时还要真正获得用户对它提供服务的高度信心(最明智的办法自然还是通过技术手段实现,比如连这个验证中心也无法获取具体用户的身份信息);还要应付用户种种疏忽、慵懒的行为;技术一般般就不要尝试了。

这样的身份验证服务一旦确立发展起来,很可能会延伸出一种社会机制。比如,一个人要在网上建立一个虚拟身份,他必须把它和一个真实身份联系起来。一个这样的机制对怨声载道的网游问题的解决或许会有很大的帮助。另外这种服务很可能会得到国家和政府的大力扶植,并围绕这种服务建立起一套很完整的网络身份管理办法。

当然我这又是一个乌托邦式的设想。 PostShow

2006年01月18日

 

老白在自己的博客里说:星期五,我和刘韧比赛,用《毛主席语录》进行SEO。比赛的目标是一周后,用Google查询毛主席语录,看谁的Blog排名比较靠前。

 

理论上,参加这个比赛,我的胜率不高。但我的小算盘是尽管比赛结果可能不利,但本身和刘韧比赛,就可以吸引不少眼球,毕竟刘韧Blog的订阅和访问量都远大于我。很多只认识刘韧的人,会通过这个比赛发现laobai。

 

当我们开始这个游戏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毛主席语录》根本上传不了!看因由到这里。看语录到这里这里

 

PS:也不知道对老白有没有帮助了。我今天才看到他来的信。先说声对不起了。

 

PS:更多好玩的请进独乐乐众乐乐
PostShow
Tags:

2006年01月17日


1,我说的“相信信息背后的人”,应该理解为是一种算法,或者相当于算法一样的东西。

2,感觉处理人际属性信息,可以很好的解决网络作弊的问题。因为它是结构化的数据,很难欺骗。

3,发觉RSS技术还可以做很多应用,比如做招聘。再比如做婚介。至少在技术上不成问题,另一个关键是要找到一个相适应的商业模式。

4,感觉我这个设想有些超前。另外,真要做出我所设想的这种RSS技术恐怕还需要用户充分的参与,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5,我们只能指望美国人在RSS技术上给我们做样了,然后我们再跟进。我觉得国内要想有超前的独特的创新,无论是在技术上,资金上,还是在市场环境上都欠缺,难!

6,前几天看见一个网友的博客。里边说,不能相信信息背后的人,最近keso的帖子质量就有所下降。大意如此。我觉得这就是博客发展初期的一个现象。在这个时期,大多数人介入博客都是被动的。尤其是可以称得上是各行各业专家的人们,就更是如此。我几乎见不到他们的介入。当然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但是明显感觉还是不够。另外所谓被动介入,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没有把博客当作一个生计、一个可以带来收益的东西。但是随着人们介入博客越来越深入,终有一天人们会采取一种主动的姿态介入博客。因为小说家通过博客发表的小说带来的收益甚至比出书还多。评论家通过博客发表的议论影响力超过他在报纸杂志上发表议论,自然收益也会很丰厚了。这个时候,各行各业的专家都会涌向博客,通过它来与整个世界发生联系。博客不再是闲情逸致,而是工作。这样的时候,KESO是不敢太偷懒的。因为那样的话他很快就会被别人取代,君不见,一大帮人挤在他后头欲取而代之呢!这时,我劝这位网友就相信信息背后的人吧。不会错的。

7,还有一位网友说,我哪有那么多功夫认识那么多信息背后的人去。我要对他说的是,所以我们才要搞自动化嘛,让机器替我们把人选出来。这正是技术存在的意义和RSS技术公司存在的价值所在嘛。当然不能瞎选。其实也不用担心,机器瞎选了,用户会干吗?用户不干了,RSS技术公司就要倒霉了。

8,我觉得RSS技术公司最终能提供给自己和用户一个有非常详尽数据的选项的,我把它称之为读者简历、作者简历、作者读者互动简历的东西。有了这个东西,你能轻松地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任何信息。当然这里所说的任何信息,应该是绝对高匹配的。它很少很少,但它就是你想要的。你想想孙悟空拔根汗毛一吹气,就变出了他想要的东西。到未来的某个时候,RSS技术能为你做的事,给你的就是这个感觉。

全文完。还有补充的话我写到留言里。 PostShow

Tags:
2006年01月16日

2006-1-16

Post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