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7日

转帖在keso的帖子《东拉西扯:工具和暗示》上的留言,稍加修改和加工。

我记得大概一个月前,我见到一位blogger写的文,说web2.0不专业,没法专业。对了,还是从keso的网摘链过去的。而我的看法是,web2.0有技术,很专业。但是它专业的内容不同以往。它专业就专业在用户体验上。其中暗示就是其中重要的内容。

现在对于技术人员的要求,不是你有多深,而是你有多精。所以,虽然涉及的技术,大概会的人很多很多,但是,真正精的人却很少很少。而且有意思的是,很多精通的人,往往不是技术专家,而是对用户体验有深刻理解,并能把它实现出来的人。比如豆瓣的阿北,再比如你管道的两个创始人。

所以,一个web2.0的网站首先比的是什么,比的就是谁能更准确、更强烈、更快速的把建站者的正确主观意图在网站上充分体现出来。这里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网站设计的暗示作用(要是你对网站定个位就能让它的流量上去,那我们现在就该讨论web3.0了。关键是定位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实现)。

一个成功的web2.0网站,其技术(也就是它的专业性)的精度与它积累人气用掉的时间成反比。也就是积累的时间用的越短,就说明它的技术精度越高。你管道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卖了16亿。这个网站的技术精度(专业程度)由此可见一斑。尽管很多人说,它不过是很符合用户体验。但是请所有人注意,在相同的时间里,还有第二个网站聚集起如此巨量的流量和关注吗?豆瓣也是如此。在中国的环境下,达到如此水平,实在说明它的技术水平。所以,阿北是个人才。如果你有钱,一定要把他收入帐下。所谓一将难求。刚听说,马云收购了大众点评网。500万美元。这间接给豆瓣出了价。豆瓣值500万美元到1000万美元之间的一个数字。这是这三个月的价格。没谁会知道下三个月豆瓣值多少钱。陈一舟给一百万人民币收购豆瓣,这有点抢截的意思。不厚道。给我留言

2006年10月02日

本来想就那样老老实实转载原文就算了。最后还是觉得应该说两句。

从道理上说我是特别同意原文中提到的自由软件的理念的。而且我也很喜欢Stallman这家伙。不过对Stallman提出的进一步的纲领,我觉得有过于激烈的方面和做法。很像是一场软件和数码的暴动和革命。我本来就是个特别爱上纲上线的人。极容易被各种激烈的革命理念所鼓舞,从而陷入盲目。所以对这种倾向也格外注意。另外老实说在看这个帖子之前我对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的区别几乎一无所知,我一直以为开源软件就是自由软件。这方面还得好好读几篇帖子,学习一下。

然而不可否认,这个帖子对我是起作用的。我决心一点一点尝试使用自由软件,一点一点获取本属于我的自由。我是个IT外行。而且更要命的是,我不懂英文。我知道获取这份自由对我有多难。

我不能不在这里摘录下面这段文字,因为它所表达的思想简直就是我要表达的。而它远比我能表达的专业、理性和有力。

现行的版权系统赋予权力人和用户的权力是不对称的,这种权力的不对称性正在损害人类社会的利益。像微软这样的专有软件公司正是利用了这种权力的不对称性,建立了以损害公众整体利益为基础的商业模式,在短短的20多年间,聚敛了富可敌国的财富。

对我们这个世界来说,是以自由软件的理念来指导软件的前途呢,还是以商业软件的理念来指导软件的前途?我觉得,或许这两种理念并存才是最佳的模式。商业软件大大加速了软件的产业化和普及程度,而自由软件则能极为有效的限制商业软件为所欲为。给我留言

Richard Stallman和自由软件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