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27日

低入尘土,开出棉花 – 赵琳 – 新浪BLOG #

真正的勇敢也许并不是去抗争,而是在历经磨难后,依然可以像婴儿般柔软的把自己交给命运。
 

因此,不管妳是否选择让左手套上戒指,都请记得,戴在右手上的戒指,目的是让自己更幸福快乐,而不是成为美丽人生的盲点和障碍。
 

人是自由的,人是无辜的.生命是无常的,原本是苦难的.我们都在寻找快乐,与其说是快乐,不如说是灵魂上的解放,或者说是一种自己可以掌控的自由. 如何能找到?会有吗? 问问自己,问问朋友:你是否有一个信仰.
 

岁末新浪网为我开设博客,拉我下水。等于让我等名人免费为其增加点击率。一切剥削者,终吃土馒头。我且任其剥削,先考虑读者,再考虑革命吧。
 

汉语的雪,你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吧。
 

全篇
 

想想看,当你每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住在一本产品目录里,你从第48页的床上起来,叠好第63页的被子,在第47页的马桶上小便,用第81页的刀叉,然后在第106页的厨房吃早饭……你的生活完全可以用一串数字来表示:48631581106。这就是你的代码,等你死了,就可以把这串数字刻在你的墓碑上,数字越多越厉害。 这是多么的无趣阿!如果你愿意,你完全可以享有另外一种生活:你从自己发明的SM床上起来,把盖在身上的充气娃娃踹到一边去,在花盆里撒尿,用菜刀把你养的日本人剁了,然后绞成罐头当早餐。这种生活怎么样?起码比隔壁的48631581106有想象力吧。
 

我望着大上海这白花花的太阳,幸福而又伤感。其实,对于一个思念成都,又难舍上海的人而言,想到的又何止是“东光西调”这个小小的工程呢?钢笔老师,还有所有从上海回到重庆的朋友们,你们应该能明白我的忧伤吧?
 

我的灵魂已经包月了。
 

Google是真正理解了Web的公司,这就是为什么Google Base这样一个简单的想法,只有Google想到并且实现了。所以,Google Base的大,还是大气的大。
 

但有一条就搞笑了——“我也爱你”——哈哈!这个“我也爱你”算得上是全世界最经典的敷衍回答了。可以推测,这个词条设计师一定是个集万般宠爱于一身的男人,呵呵。
 

以前说文化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现在看,博客是杆枪,什么队伍都能靠它来武装。
 

比如说到思考,其实只是发呆。
比如说起出行,其实只是离开。
 

只有在奔跑的时候 才能真切感受到心脏的脉动 血液的奔流 以及,关节的开合 才能 觉察到我们与大地的关系。
 

所以我們需要,趕快抓著跟他們見面、說話的機會來看穿對方的為人, 找出跟他順利交往的對策才行。 否則,我們很可能遭遇本來沒有必要對付的麻煩事。
 

崎山说,『岛上的时间是循环的,不会像沙粒一样流逝掉。』
 

身為一個路痴–我!沒有地鐵我不能活了=.="
 

Web 2.0的確不是甚麼新科技,而和很多人說過的一樣,是一種態度;只是這種態度並非簡單的開放與合作,而是一種網路上的權力爭奪姿態,一種優雅的、大規模的、上下交相賊而且隱蔽的姿態。
 

4、竟然有6.9%的人能对世上的事情搞“完全信任”,我真为他(她)们的身心健康和财色安全表示担忧。
 

所以真相是,我是你的智能代理,你是我的智能代理。磨合一个好的团队,就是江湖中的英雄。
 

“当我们谈论weblog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一种组织信息的方法,与blog的主题无关。我们是否为博客并不在于我们写了些什么,而在于我们如何写。。。。。。”

PostShow

2005年11月13日



  • 接过博客这杆枪 #
  • 以前说文化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现在看,博客是杆枪,什么队伍都能靠它来武装。

  • 2.比如说到思考,其实只是发呆。
    比如说起出行,其实只是离开。

     

  • 只有在奔跑的时候 才能真切感受到心脏的脉动 血液的奔流 以及,关节的开合 才能 觉察到我们与大地的关系

     

  • 所以我們需要,趕快抓著跟他們見面、說話的機會來看穿對方的為人,找出跟他順利交往的對策才行。 否則,我們很可能遭遇本來沒有必要對付的麻煩事。

     

  • 崎山说,『岛上的时间是循环的,不会像沙粒一样流逝掉。』

     

  • 身為一個路痴–我!沒有地鐵我不能活了=.="

     

  • Web 2.0的確不是甚麼新科技,而和很多人說過的一樣,是一種態度;只是這種態度並非簡單的開放與合作,而是一種網路上的權力爭奪姿態,一種優雅的、大規模的、上下交相賊而且隱蔽的姿態。

     

  • 4、竟然有6.9%的人能对世上的事情搞“完全信任”,我真为他(她)们的身心健康和财色安全表示担忧。

     

  • 所以真相是,我是你的智能代理,你是我的智能代理。磨合一个好的团队,就是江湖中的英雄。

     

  • “当我们谈论weblog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一种组织信息的方法,与blog的主题无关。我们是否为博客并不在于我们写了些什么,而在于我们如何写。。。。。。”

     

  • 失望是有经验的,譬如去周庄,譬如去云南。汹涌的人潮和大量的伪民俗给人带来的厌烦感直接震动着关于旅游的最保守的原则:图个乐。可就是乐不起来,你所看到的要么是假的,要么是不应该的。在周庄,看不到本该宁静的小镇生活,在大理,看到的更多的是酒吧,在宁蒗,你还没有进寨子,村长就已经开始用高音喇叭召集男女老少去湖边洗澡了,道德总会在这个时候去责问,我们会什么要去看别人洗澡,难道他们需要我们观看吗?而那所谓的纳西古乐除了演奏者自己外又有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纳西古乐呢?

    关于云南,我想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去旅行的或者在那里提供旅行的,都是应该反思和惭愧的。旅游大省的建立,让几千万云南人除了一部分在忙着制造香烟外,剩下的就是在忙着接待各地来的游客,我发现他们已经渐渐地没有了自己的生活,整个云南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照相馆。我问一个云南的文化人,当全国各地的诗人画家摄影家们,以寻找灵感和创作的源泉为名纷纷而来,这个时候,云南本地的诗人画家都在干吗呢?他说都在忙着招待那些外地来的诗人和画家,陪他们喝酒陪他们介绍花姑娘。

    这样的本地诗人我们可以没有,这样的画家我们可以不要,却不能没有自己的传统。游人终究是要走的,但我们却不能让他们把我们自己也全部带走。抗着照相机揣着画笔的人来了,没有几个不是为了猎奇而来的,冲着那些布满皱纹的脸庞,那些用树皮紧裹的身体,那些用于宗教的舞蹈,他们象一群偷窥者猎食者,呼啸而来,呼啸而去。云南有美好的景色,有多样的美食,我们可以拿出来,但我们有没有必要为了他们拿出我们本应该祭祀祖先用的那些东西呢?当仅存的那些神秘也没有了,灵魂在哪里,尊严在哪里?神圣,在那些手拉手的舞蹈游戏里,在金钱的闪光灯下,在城里人高高在上的笑声和赞美声中,荡然而去。历史和传统,直接兑换成了人民币和美元。

     

  • 而立足自己的现实来谈谈自己的思想和经验,尤其是那些个人通过努力获得的思想和经验,哪怕很少,也充满魅力和价值。

     

  • 也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还是自己发明的,桃子传授了我一套颈部运动操。 简单地讲,就是每天早上起床后,用脑袋写大字,借此活动颈部。 写什么好呢?桃子说,你写我的名字,我写你的名字。 于是,这两天早上起来,两个人就面对面,扭动脖子,摇头晃脑,想象着脑门上顶着一支巨毫,在空气中书写着对方的名字。 桃子的名字简体一共是19划,我的名字简体也是19划,真公平。一套操一共19个动作,感觉还不错。 只是汉字的比画大多从左到右行笔,脖子老是一个走向久了就有点别扭,于是尝试更灵活的写法。桃子不干了:你别打马虎,不许写草书!跟我认真写,一笔一划,正楷。再偷懒,罚你写兰亭序集一百遍!

PostShow

2005年10月03日

一胖到底-有感而发狗东西 #

Sep 27, 2005
我也知道这么写对狗不那么恭敬, 没有尊重当事公司与狗的切身感受,所以我在此向所有被这句话涉及的对象道歉,并保证下次一定在征求双方同意的前提下,再打恰如其分的比方。

Sep 27, 2005
那时候的崔健,抛弃的是《浪子归》这样的不摇滚的歌曲,今天的崔健,抛弃的是《重头再来》这样的摇滚歌曲。

Sep 27, 2005
所以,粗的地方我要去粗取精,细的地方我才大气粗,粗中有细,细中有粗,不然总跟非洲难民一样。

Sep 27, 2005
不过,俺还是比较喜欢斯美塔纳的《我的祖国》,如果郭兰英跟斯美塔纳合作一把会是什么样子呢?

Sep 27, 2005
“国家没有能力评价你的能力”

Sep 23, 2005
我喜欢酱紫不是东西的李敖。

Sep 23, 2005
我在这里阐述的本能就是“对未知的恐惧”,在传统教育中很少会在意这种恐惧的存在。要避免恐惧,就应该既具体又抽象的学习,也就是既微观亦宏观的看待学问。在教育过程中,不仅仅注重对当前知识的接纳吸收,还需要开阔的看待知识整体间的联系与因果。学生只有先深识才能后深思,先熟知才能后熟虑。

Sep 23, 2005
我认为过简单生活一定要有自己的精神基础,如果没有自己内心的宁静,或者说没有丰富而充满活力的精神世界,走到哪里,都不可能找到纯粹的宁静的世界。绝对的简单生活方式有很多不现实的地方,去体验这种生活的人实际上是在压抑自己。

Sep 22, 2005
崔永元是很无奈的,他说了7个小时,无非是痛陈央视的体制问题,但是接下来被媒体简化成“我们台一个主持人”。自然,目标转移了,小崔说的那些话成了多余,焦点成了那个主持人。

Sep 22, 2005
但是感觉上印度人整体对自己民族历史和文化的认同感比中国人强,对有形和无形传统的保护也比我们更有力度。大概与宗教的内聚性有关,也与其历史发展基本平稳不可分。也就是从这一点上,我觉得印度的发展可能会缺乏后进,如果他们依然固执于森严的社会等级,高生育的生育观和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的话。上面这些因素都对发展有重大的挫伤力,在长期中可能会紧紧地拖住这只温和的大象前进的步伐。

Sep 17, 2005
…再回到Podcast。我觉得目前Podcast在中国就是两个方面的看点:尺度和新形态。 …其实中国不缺乏好的Podcaster,但只是没用这个名词而已。例如我们著名的新东方的罗胖子,那下载的几十个上课桥段,哪个不是好Podcast?还有,如果我从今天起,专门收集采访的珍贵录音片断,比如今天朝鲜团长嚣张的发言和翻译,例如事故现场的当事人录音,再例如制作有反讽对比效果政治新闻录音,做的podcast一定会火。再有,听过贺卫方等名人演讲的人,都知道这些人的非凡魅力,把最精彩的段落收集上网,一定有人追捧。当然,如果玉米们做一个春春播客,收集所有的春春的歌曲片断、讲话、采访、哭笑,那也不是没人看。更有甚者,有宗教人士或者政治学者,每天来个围炉夜话,也会有很多固定听众的。 我觉得无论是博客还是podcast,做好的秘诀就是缺乏和依赖:在传统媒体看不到、喜欢上之后会上瘾,每天都几次过来看更新。

PostShow

2005年10月01日



最后的梵高 #
Sep 14, 2005
或者说理想才是艺术的本质。 真正的伟大的艺术,都是作品加上他全部的生命。

Sep 12, 2005
我看我们需要汲取的正是这些失败过的教训,要创建一个真正民主的社会,首先要教育几代具备真正民主思想的青年。

Sep 12, 2005
但把Chief Internet Evangelist翻译成“首席互联网福音传教士”,就容易让人误以为Google成了梵蒂冈的分支机构了。

Sep 5, 2005
看国家地理,看到漂亮的玛雅人,跟桃子说,瞧瞧,不仅是中国的少数民族,几乎全世界的少数民族,衣服都好漂亮好鲜艳哦,都比。。。该怎么说呢。。。都比正统民族的好看。 桃子,一位温柔的羌族姑娘,脖子立刻红了。 什么叫正统民族?你说!你们汉族就是正统?我们就是歪统? 我,我找不到合适的词嘛。 哼!还COPYBASE呢,话都不会说,你们应该叫做——多数民族。 哦,对不起,亲爱的桃子,我代表大多数多数民族向你道歉。

Sep 4, 2005
三.有些问题想想也许没有意义,但真要是想到了却叫人觉得害怕。我曾想,如果战争并没有在1945年结束,如果日本人占领了整个中国,如果他们也象清皇朝入关一样把首都从东京迁到了北京,在今天,我们会不会也象他妈的纪晓岚或者小燕子一样,面对狗日的天皇陛下,一口一个奴才呢?并象夸奖成吉思汗的元朝一样,骄傲地说我们的版图东到北海道。

Sep 2, 2005
3. 喜欢作白日梦,譬如骑着自行车走在路上,突然幻想自己骑着乌骓马,提着偃月刀,直朝图书馆杀去,不过上次差点儿被警车撞飞,感叹了一下英雄时代的一去不复返,现在收敛了一些。

 

PostShow

2005年09月01日

王建硕: 生活的感悟 #

Aug 29, 2005
去年南丹路新家刚刚装修好的时候,曾经过过几个礼拜家中无电视、无网络的日子。当家里没有电视和宽带的时候,会发现晚上的时间特别多,人也容易特别早就犯困想睡觉。没有电视和宽带,会发现其实晚上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可以和家人多说说话,可以多看一些报纸杂志和书,可以听听广播,可以多收拾收拾屋子,可以把买了但不听的唱片都听几遍,可以把一直挂在晾衣架上的衣服收拾下来叠好。听广播、收拾房间、叠衣服的时候还可以神游天外,就可以多一些想点事情的时间,可以想想自己最近待人接物的得失,也可以整理整理对一些问题的思路。看电视太多只会让人习惯于不动脑子。

Aug 29, 2005
阿北相信,如果你的服务对用户有价值,你就不用担心将来的赢利模式。


Aug 29, 2005
4、超级、极度、疯狂的痴迷雪碧(冰过的)。最大号包装的雪碧,我曾经在去年冬天连续三周每晚连续喝六瓶。目前最大号的康师傅绿茶(冰过的,山东没有卖的,购自苏州街长远天地的7-11便利店),我曾经创下一晚上喝7瓶的记录。

Aug 28, 2005
4、 喜欢赤脚。羡慕现在允许女士们大庭广众之下,穿那种和拖鞋一样的鞋子。还五颜六色,各种各样。

Aug 26, 2005
4 写内文的时候一定要用宋体5号,否则写不出东西。写标题或广告语时必须用黑体2号。

Aug 26, 2005
速成者,速朽。

Aug 26, 2005
说话出怪调。 很多人投诉这一点。这个癖好可以上诉到小学时代看周星星的电影,被那个超级普通话配音迷倒了。定力不够,就开始学,爸妈发现不及时,现在改不过来了。副作用是有人说我K歌时假声功力深厚,可以和陶喆媲美。最近看Friends发现,其实我更像Chandler,尤其是在开玩笑的时候。

Aug 25, 2005
我也是。报纸一定要按原来的样子叠好,我以为只有我是,没想到你也是。坐的時候要是不能盘腿会不舒服,原来你也是啊。你嚼口香糖时,是不是像我都用牙齿中固定的一边嚼呢?你也会因为讨厌公司里的订书机而辞职吗?你会为了睡觉时手要摆在哪里而常常失眠吗?像在沙漠里终于发现同行的人,我热爱“我也是”。

 标签
, , , , ,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8月16日

海豚微笑的背后 » 生活在一个打满补丁的世界 #

Aug 13, 2005
为什么会有冰河时期出现呢?我想当时“世界”这个东西一定出了上帝预料之外而且他还搞不定的错误,所以上帝决定格式化整个世界。

诺亚是第二次格式化。相比“冰河”这次格式化诺亚多了收集所有动物各一对这个步骤,显然是因为第一次格式化后花了太多的时间恢复到原有规模,于是上帝学会了做备份。

那为什么诺亚以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格式化时间呢?是上帝不再犯错了吗?肯定不是!而是上帝学会了打补丁。

Aug 13, 2005
这年头,流氓是一个有前途的职业。

Aug 12, 2005
复兴国学,是一个大问题。国学学什么?如何学?是一个大大的问题。

Aug 11, 2005
租房信息: 有朋友在小西天住房一间,为两居中的一居,另外一居是一位闭月羞花的小妹妹,租金不高交通方便,离地铁三轮车五块钱,离公车站三轮车三块钱,200米之内有大型超市两个,可口的饭店若干,潜水俱乐部一个,美术馆一个,电影资料馆一个,报亭三个,冰淇淋店一个,理发店五个,松骨按摩店三个,咖啡厅七八个,药店一个已破产,网吧两个,台球厅两个,还有机会在路上碰到我跟莫妮卡鱼,机不可失房不再来。有意者加coreynk@hotmail.com(英俊男博士)或者nk_shen@hotmail.com(英俊男博客)详谈。

Aug 11, 2005
…红墙圈起来的地方,时间凝固成一块日冕,指针的影子直指正午,离下一场调研还有四十分钟,懒得直视,最好的风景,在时间的侧面。

Aug 11, 2005
两个人,一把伞,没想到刚一出门就赶上当天最后也是最猛的一场压轴大雨。狂风左冲右突,雨伞难以招架,走出三百米,两人就各湿了半边身子。既然湿了,就继续走吧,和桃子抱在一起,各踩两条小船,趟着水,蹦着跳着,跨过一棵棵连根拔起的大树,大呼小叫地从小区一直走到亚新,开心得像两孩子,在放学路上遭到大雨幸福的突袭。

Aug 11, 2005
…但当时小心脏还真是扑通了那么几下。

Aug 7, 2005
我曾经在《美丽人生的十大守则》这本书, 读到深有同感的一段话:「你对他人的认知, 其实就是自我反省的测量器。 你对别人的感觉,真正反应出的是你对自己的感觉, 跟那个人本身的关系其实并不大。 你不可能真正爱一个人或恨一个人,除非那个人的行为, 正好反射出你对自己的爱与恨。」

Aug 7, 2005
(评论:说出了我的心声——关于为什么写网志。)
记得是一九九八年,我第一次制作自己的网页,那个时候,不论是借助Frantpage还是写些简单的DHTML,能自己设计和制作一个自己的个人主页也是一件可以令人自豪和自我满足的事情,记得那年不论是在电台还是电视台谈论自己对网页制作的理解,都少不了“技术、美术、文学”,甚至包括“怎样吸引和留住访客的心理学技巧”等等理念。而如今我能感受到,其实那时最吸引人的莫过于自己可以随意的发布自己想说的观念,可以毫无约束的按照自己的理念来进行设计,而且随着计数器的变化,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真正无拘无束的传播开来,这种自由是长久以来令人向往但又一直难以实现的。

Aug 5, 2005
股份有限公司
小时候听这个名词的上海话 总是听成
股份友爱公司
以为是依靠友爱存在的公司
现在怎么听都象
股份有害公司

Aug 4, 2005
我俩的缘分是相处出来的,就跟开车一样,有个磨合期,磨着磨着对角都没了,互相犬牙交错,像齿轮那样推着日子往前走。

 标签
, , , , , ,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8月09日

流川枫的生活记录 #

Aug 3, 2005
(一个小女人,或者说一个小资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点开链接吧。 就“界面“而言我如果糊涂一点的话,我甚至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不过如果她的“界面”没有足够隐藏力的话,我就要十分肯定的告诉你了,我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同事的恭维就象香水,可以闻,但不要喝。

Aug 3, 2005
今天的晚饭是在伟哥蟹楼吃的龙虾。开始的时候桌边的一位老兄好心的指导我应该用手而不是筷子掰虾壳,我没理他;半小时后,我风卷残云吃完发现,那位兄台眼睛都直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分明在说:阁下筷子用得是出神入化,佩服啊佩服。我懒得正眼瞧他:哼,这还用说,俺是中国人嘛!

Aug 3, 2005
(参与也许是一种时尚。看到这个标题我就喜欢。 不过个人认为,除了给线下的大小饭馆提供了新的商机之外,blogger们线下的交往应该更注重内涵。交际和功利气氛太浓我不喜欢。)
正如Blog带动的个人书写加剧了网页数量的狂速飞涨,由Blog带动的一些商业及文化浪潮也在加热这个炎热的夏季。我们看到一些初创企业的 Blogger们在如鱼得水地运用Blog聚焦声响,乐此不疲地推广着各自的概念或服务;我们也看到一大堆有想法有志趣的Blogger们聚集在一起做了许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Postshow;更有意思的是,在Blog及相关的SS应用下,一种参与的文化也正在流行,不仅仅是用户更加深入地参与到网站服务的各种内容创造,还有着更多的用户借助这些服务完全地激发了自己,依靠网络的力量来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Zola在Fotolog上的“壮举”说明,新兴的网络服务商如Flickr或Fotolog或Zazzle等,正在召唤一股被重新发现的“消费热情”(consumer participation)。这似乎暗示着一些新的商业契机,或者一些新的自由网络文化。

叶子也似乎嗅到了这股新气息,呵呵,她说她正在筹划在杭州开一家客栈,名字叫“她香”(他乡?),欢迎全国各地去那旅游的Blogger同学们入住,报上名号及Blog地址即刻优惠,我想肯定有不少朋友大力前赴捧场的,至少我就是一个:)

这些新的玩法越来越有意思了,在丰富着诸多家伙生活的同时,可能也为他们带来潜在的人生财富与乐趣。 如果网络今年要评选什么时尚,我认为参与本身就是一种时尚。

Aug 2, 2005
“没有陌生人的世界”。

Aug 2, 2005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前女友大约在今年三月份左右生小孩了,恭喜啊恭喜!我现在迫切的想要个自己的小孩——玩玩,哼哼

Aug 2, 2005
比如说MUD里面灵台方寸的千钧棒还有“霹雳三打”、“乾坤一棒”这么些performs,但是国产动画片《西游记》里面孙悟空的招数比程咬金还要少呢,就那么自上而下的一下,好酷。而且国产剧里面黄阿马太多是一大特色,更特色的是死都不好好死。比如有位英雄快挂了,抒情诗要说上20分钟;我换台两三圈估摸着也该死了,他突然丢一句:我还有责任,我还不能死–于是立马生龙活虎起来。他妈的,该死的还是早点死吧。

Aug 1, 2005
一个人带你到一砣盆景面前,这砣盆景古怪嶙峋,上面还长了点青苔和一砣被扭曲了的松树,看上去就像龚自珍在《病梅馆记》里面描述梅花那样……然后他根据眼前的这砣盆景,就会写出一篇《黄山颂》;同样,这个人把你带到游泳池边,看着游泳池里波光粼粼的水面,回头就能写出一篇《大海赞》。这就是《新周刊》的风格。 看这段话的时候,电脑桌上没空地儿了,我就特地到厨房拍了一下案板。

 标签
, , , ,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8月07日

悠长假期的终结 – Place de Cliché #

Jul 31, 2005
(这才知道,优美的文笔来自严格的家教(求你们,不要太直接地理解这句话)。 想体验毕业与工作之间惶惶的心情吗?看这里。)
我却不得不恐怕,这样的日子即将消失了,就像匍匐在我额上的蚊子一样飞去,仅仅留下难搔之痒以及一些疤痕。

Jul 31, 2005
不上BLOG的,不要来;不喝酒的,不要来;乱喝酒的,不要来;看不起大排挡的,不要来;假正经的,不要来;怕听真话的,不要来。(起步价是男两瓶啤酒,女一瓶。)大家要自觉喝酒,禁止乱灌,先把自己喝晕再一起忽悠,喝出真心,吃出真情!该组织将不定期举行忽悠聚会,欢迎各地爱吃人士自愿提供路线、好吃点。我们期待你的参与,费用AA。

Jul 29, 2005
我们崇拜大师,并不因为他们是上帝,而是因为他们是上帝的布道者;

Jul 29, 2005
我讨厌所有自动播放还关不掉的东西 比如唠叨

Jul 29, 2005
“我名叫做麦兜兜,我阿妈叫麦太太……
我最喜欢吃麻油鸡,
我最喜爱吃鸡屁屁,
一起吃鸡一起来歌唱。”

Jul 29, 2005
“穷尽一切可能”式的成功太沉重了。我无法对此进行简单的价值评判。有时候,我想,这是因为我们还处在初级阶段、各方面的环境还比较艰苦造成的吧。

Jul 29, 2005
不仅如此,老板精力还很好,在车上打盹,到了客户那儿却跟刚电击过一样。 还有一件事,前几天他让我写个合作建议书,写完了他说不性感。要把东西写得性感才会有人看嘛,于是我加工了一下,他看完后说,还是不性感。我怒了,又重写了一遍。他看了后小心的说:太性感了,能不能稍稍朴素一些?

人生经验:嘿咻时别忘了拉窗帘。

Jul 24, 2005
八十年代过去,日子再没从前那么悠闲而宁静,每个人都活得扑爬连天。

Jul 24, 2005
把人体看作一个软件构件的话,特点:接口十分固定(手,眼,口等等),接口可以适应近乎无限的扩展(使用工具等等),内部机制封装得很好(到现在人体还是一个秘),而且对外部信息处理和反馈能力出色。

Jul 24, 2005
Everyone is famous for 15 people (每个人都可以在15个人中大名鼎鼎)

Jul 24, 2005
你会发现,上一篇和这一篇居然都是关联的文儿,一个话题,可能昨天才说了一半,而今天,居然是有人提醒,才知道如何接下去说。(blog就是这么有趣)

Jul 23, 2005
(最佳破题语)上帝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翻白眼……

 标签
, , , , ,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8月04日

墨菲理论? – 寻找巴拉都 #

Jul 22, 2005
品质保证 一种产品保证60天不会故障,等於保证第61天一定就会坏掉。

相对论
一分钟有多长? 这要看你蹲在厕所里面,还是等在厕所外面.

Jul 22, 2005
十几年前,何勇就唱道:“我们生活的地方,就象一个垃圾场,人们就象虫子一样,在这里你争我抢,吃的都是良心,拉的全是思想。”

Jul 21, 2005
——路线:四姑娘山、夹金山、丹巴、新都桥、康定、塔公、八美、泸定。沿途二十岁以下四川籍女性请做好隐蔽工作。

# 南宫决 有言道:
2005-7-14 @ 10:04:54
文章写得很好,另外,四姑娘山我去过,那里的藏族女孩子很黑,不需要隐蔽的

现代人的困惑有一小半儿在这里了。

Jul 21, 2005
也就是说,一百分钟前我还是春熙路上玉树临风的人形生物,一百分钟后便将在宝安机场成为一头温柔的烤乳猪。

…在这个三十六度的夜里,看上去整个深圳都在安静地洗着桑拿。在这个三十六度的夜里,我恐怕只能耷拉着舌头,跟朋友说些烧坏了脑子的蠢话。

…(倾盆大雨)很快就湿透了,头发衣服迅速贴在身上,我珍藏多年的肱二头肌和腹肌和臀大肌,也纷纷不顾一切地曲线毕露。有路过的姑娘不禁多看了几眼,目光是那么的意味深长,叫人委屈极了——难道,难道身材好也是错吗?!

…几个忘了带伞的打工妹迎面跑来,我们走在水洼里,高举了手,大声向她们问好。那些姑娘看起来开心极了。

…我像一个水鬼一样,若无其事地站在报摊前问满脸错愕的老板要一份报纸。

…其实我们不用总是与众不同,有时候,只是出去淋淋雨,散散步,回到家,像条狗一样抖掉身上的雨水,然后重新庸俗起来,就很叫我满足了。

1. 旧烟斗 有言道:
2005-7-21 @ 09:22:00
我要去找你,专在这36度的大夏天。然后我就霸占你的家,专等着大雨的到来。哈哈。等大雨来了,我就和你也来一次雨中漫步。最帅的就是还能遇到一些年轻的MM,我们照样要对她们打招呼呦。瓦,向往!

Jul 20, 2005
● 喜欢思想的人发现了Blog,不喜欢别人思想的人,或者只想让别人随自己思想的人敌视Blog。

● 别总以为自己的一定是杰出的,创造中的人往往不善于发现自己的弱点。您的Blog的外交政策应该是低调、哀兵、自嘲的。但绝不是自闭、宿命、自卑。

Jul 18, 2005
新闻对普通人来说,其意义只能持续15分钟,

Jul 17, 2005
…但市场终究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所以那些标签很快就雨打风吹去,尘归尘,土归土,蒙事儿的终归是蒙事儿的,蒙得了一时,蒙不了一世。 …我认为,Web 2.0的实质,是互联网对用户的重新发现,或者说是用户对互联网的重新发现,其背后是用户自主意识的觉醒。这是一股涌动的潮流,在形成巨浪之前,你很难估计它的毁灭性力量。互联网公司要走好自己的下一步,就必须放低身段倾听来自用户的低沉的声音。

(web 2.0的热辣机会来自于web 2.0这个词所蕴含的实质。而不是这个简单词汇的美丽线条。 keso从理论高度进行的评论,是很有些震撼力的。

不过翻过来我也觉得,没有谁成心就愿意玩儿概念、走形式。keso既要形而上也要形而下呦。多讲一点究竟怎么操作。大家会更感谢你。更喜欢你。讲话了,要财神爷干嘛,keso就行了。哈哈。)

 标签, , , ,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

2005年07月26日

一胖到底-初中教育思考(八):我为什么不屑教学比武 #

Jul 16, 2005
黑猫白猫,逮着老鼠才是好猫嘛。

Jul 12, 2005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了想法就要做,在实践中才能学到新东西。

Jul 12, 2005
我欣赏战地摄影师卡帕的名言:“如果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

Jul 12, 2005
或许历史要在我们这一代地球人身上大作文章,

Jul 11, 2005
周一 太让人绝望了 看到外面这么大的太阳…
简直希望明天就是"后天"
劈腿字 嬲 niao

Jul 11, 2005
柯达网站的自由撰稿人麦克纳利把摄影称为“一生中的一次”,每一次快门运动都是独一无二。

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

Jul 11, 2005

这个绘本是为小煤球或者小桃子编写的。实际上是本教材,四川话教材,我先写重庆话部分,成都话交给桃子整理。因为我担心,如果有一天,我们就此定居在了上海,如果有一天,我们有了小煤球或者小桃子,那这孩子所生活的语言环境就非常可怕。 普通话是肯定要学的,但我从来都鄙视普通话,书面官话,无盐无味,完全比不上方言俚语的生命力与地方个性。 上海话不用我们教,他(她)去幼儿园混半年自己就会说了。

但母语怎么办?身边的四川人,估计就我和桃子两个,完全没有大环境的熏陶,连单词量的积累都成问题,还要把四川话用到融会贯通,估计就更没希望了。

Jul 11, 2005
忙得屁股都不认识凳子了吧。

人生经验:女人的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服。

Jul 11, 2005
喜欢沉思的人竟然喜欢到了想让别人也对事情作出深深的思考程度。

 标签, , , , , , , , ,
 转载文章请先阅读《我的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