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心事

开学啦,终于又看到了我可爱的 忠实的拥护者们——豆子军团。他们长好大了,再过不久活蹦乱跳的豆子都要成高高的豆芽了~ 给我带了不少礼物,老家的特产。也写了不少旅行见闻,看得我跟着他们天南地北,神游万里。我让他们各出一张小报,画出假期中最快乐的一天,大家一块分享一下。于是有了上面的作品。

是不是很精彩?图文并茂,浑然一体。文章也挺精致。写东西,就是要有一颗纯洁干净的心。有了这,任何的细节入眼都是美的,有趣的。所以人越是年少,写出来的语句越精彩,越灵动。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我说,抒情也要趁早。等老掉牙再来,多么无趣呢?这个世界哪里需要那么多感慨;我更喜欢小毛孩天才的灵光一闪。像“老大爷满口烂牙中镶的几粒金牙”

 

09月 5th, 2007 by marsangel | 6 Comments »

圆满了

无论世界上有多少不圆满的事
也不能阻止这位大爷的自我圆满。
阔别俩月之久,当我们在花园门口狭路相逢
她夸张地瞪大了眼睛,露出一排闪亮的牙齿,大喝一声:“张老师!你回来啦!”
然后像一小炸药包似的飞奔过来,撞到我怀里。
我接住她,抱起来,发现已经掂量不动了。
长胖啦~ 你看,你看~东晓的脸偷偷地在改变。
昨天早上,又跑到我家楼下大喊:张老师,下来锻炼啊。我说,我起不来啦,要睡觉~。她坚持说来啊来锻炼吧,锻炼可以减肥哟。减肥于我的意义绝对没有于她重要了,不过下去逗逗她,开心一下倒也不赖。犹豫了很久,最后极不敬业地穿着拖鞋短裤慢吞吞地下了楼,去做锻炼的陪衬。在花园的空地里,我边拍着篮球锻炼边抱怨:太阳怎么那么晒啊。她说,是啊,太阳每天都是这么大的呀。边说边随手把自己头上的牛仔帽摘下,扣到了我的头上……5555 温柔呀,别看人家现在越来越粗旷,体型几近剽悍,心里却是很柔软体贴的。就像她爱所有她喜欢的小朋友小动物一样,她很会分享她的爱,就是那种简单的,小小的爱。有时候他们说她就是我的翻版,我还真不想否认。
09月 1st, 2007 by marsangel | 2 Comments »

人间烟火

长沙的太阳似乎总是不太给面子,回来这么些天,还没见它一面。但它还是隐隐散发出闷骚的力量,让我莫名其妙地汗流浃背,无法忘记它的存在。太阳其实就在那,躲在了灰蒙蒙的云雾和灰尘后面了,只是懒得出来见我而已。就像很多人一样。

爸爸妈妈说 我回来时,已经降温了。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在号称热带的地方,坐在房间里都是穿着牛仔裤。那里的太阳虽然灿烂,但有时候却没什么温度。

下了飞机 先去见了亲爱的晶。她竟然斗胆穿了高跟鞋出来见我!亭亭玉立鹤立鸡群的。我感觉我要像个长辈似的,摸着她的头说:哇,都成大姑娘了呀。长沙真是养人,她圆润了不少,但还是漂亮!皮肤水淋,无人匹敌。  她送了我对金灿灿的猫咪发卡,哎呀,我还是无法克制地喜欢着这些闪闪发光的小东西。又是一阵叽叽喳喳的小尖叫。。。

前几天情人节。不甘寂寞的我们也要组队出行。名单是:大哥哥、表妹茵陀、晶晶夫妇,真是一锅大杂烩。虽然有大哥哥给我们拎包和买单,也是很幸福的事情咯,不过我和茵陀都一致认为,大哥不要每次过节都加入我们的单身俱乐部了。喂~~哪个女孩名花没有主的,赶快来我这里报个名咯。能找到我大哥这样的大好人,那就是你的福气辣。

茵陀虽然在武汉上学,但是对长沙的吃喝行情还是了如指掌。所以现在出来都是她带我混,就像我当初带着我姐混一样。

她告诉我:

现在唱K最好的包,不是“金色年华”也不是“钻石钱柜”了, 是温莎(不知道有没有打错,都是道听途说的)。我问她“真正的钱柜”去过没,她说没,丝毫不遗憾的样子。是啊,小孩子和我们这种老人家去的地方可能不一样。而且她们不说唱K,说唱包……我很想统计一下长沙从来都不唱K的人究竟有多少

她还说:八+八的奶茶不好喝了。似乎阿越也说过。也可能是我们喝腻了。另一家貌似比八+八好又多的奶茶也不是她的最爱了,那家旁边的一家卖的“柠檬汁”才是新的经典。 似乎味道的确不错,不然晶晶也不会在吃完毛驼子夜宵以后,又说,我还想再喝一杯。

坡子街的文记四合一又莫名地红起来,但是茵陀说:还没有我们火星镇的四合一好吃。。。。 哪里的东西一旦出名,就必定要走上名不副实的不归路。长沙的小吃,就像娱乐圈的明星,有的红的发紫我最闪亮,有的是昙花一现过眼云烟,也有的不瘟不火长盛不衰。美食要革命,但主旋律“将好吃进行到底”是永远不会变的。

在文庙平逛了一圈出来,全无收获。每次去那里都是想测试一下自己的衰老程度。晶在一旁冷静地说:我早就以旁观者的心态来逛了。一副游历人间,看破红尘的超然姿态。 茵驮也同时表示了鄙视,因为他说文庙平的东西越来越贵了,比武汉夜市上的贵得多~~ 如果什么东西莫名其妙昂贵起来,对长沙妹子就失去了致命吸引力了吧。乐趣与成本成反比,这是火辣小妹妹和时尚贵妇的本质区别。她们用青春的光亮就可以盖过拮据带来一切的尴尬。

今天在的士上我对老姐说, 一个长沙姑娘,一辈子不走出长沙,那每天要考虑的事情,除了吃喝玩乐,还能有什么呢?我姐姐说:那就是啊~哈哈。本来也是不需要考虑其他的啦。

好象只有在这里,才有真正的人间烟火。而离开长沙,仅仅只是让我知道,世界上原来还有那么多那样枯燥乏味 无聊又无趣 又自以为是的地方!可惜这烟火仿佛已渐渐不再属于我,现在只能偶尔借来吹吹,熏一熏,陶一陶,醉一醉~

总是在想,如果不曾离开过 该有多好 多好 多好……

 

08月 21st, 2007 by marsangel | 4 Comments »

回去!

 
 
 

耳洞堵了又打   头发长了又剪   垃圾堆积起来又清除干净

天亮了又黑    爱收了又给  谁来了又回

一切都变了,周而复始,变得和从前  一模一样。

只是好像过了很久很久,走了很远很远。

生命可否不要如此迂回。

歇斯底里,不能自拔,反复纠结……必须得承认我有些疲惫了,不能老是拿生活当演戏,把悲伤当有趣。

是,我是个倔强的长沙妹子。不可以低头。不可以整死我自己。我怎么可以。

那个人总会出现,不出现我也要找到。

要像我的相机那样,安静的,聪明的,有主见的,一直一直 守着我。

好了。衣锦还乡。

飞回我原来的地方,

修养,

寻找力量

*

I  want to be

Like the waves on the sea

like the clouds in the wind.

but I’m me

Oneday I’ll jump!

out of my skin

I’ll shake the sky!

Like a hundred violin

 

08月 17th, 2007 by marsangel | 6 Comments »

阴雨天

连绵不断的阴雨天,带来了凉意,也带来了病菌。我可没有爱上阴雨天,可它却爱上我了,特别是它带来的病菌。是的,终于被打败了,重感冒了。人生八大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好象现在只差一样了。不过还没到最苦的时候,总可以撑下去。久违了,感冒的感觉:目眩神迷,四肢无力,眼泪鼻涕放肆流,头脑一片空白。仔细回想了下,三年来似乎都没有重感冒过。 我免疫力已经锐减了呀,还总以为自己茁壮如牛咧。

雨又开始下了,屋里闷得慌,开窗吹吹风。 雨点打在手心里,溅起一个小皇冠。摘一个来,带在头上吧。想做公主是吧,幸福的皇冠都是脆弱的,公主也有落难的时候呢。别做梦啦,小疯子! 好好养病吧。

 胜败乃兵家常事,可要重头收拾旧山河,谈何容易。

也罢,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已经不再是我渴望了,因为也无法掌控。人生的恩仇 若能像武侠书里写的那般快意淋漓便好了。

08月 14th, 2007 by marsangel | 3 Comments »

如果可以言说

如果可以,我也想告诉你,白眼望天的时候,究竟在想些什么。

最近有些封闭。在家,不是窗上躺着,就是窗边立着。发呆。

看着天色变化,一天又过去了。飞云流走又散尽,不舍昼夜,来去无牵挂。

总觉得该说的全都说完了。世界突然寂静下来。

不也蛮好。

08月 12th, 2007 by marsangel | 3 Comments »

听戯

你妻不是凡间女,妻本是峨嵋一蛇仙。
只为思凡把山下,与青儿来到西湖边。
风雨湖中识郎面。。。。。。。 

红楼交颈春无限,怎知道良缘是孽缘。
到镇江你离乡远,我助你卖药学前贤。
端阳酒后你命悬一线,我为你仙山盗草受尽了颠连。

纵然是异类我待你的恩情非浅,腹内还有你许门的香烟。
你不该病好良心变,上了法海无底船。
妻盼你回家你不转,哪一夜不等你到五更天。

可怜我枕上泪珠都湿遍, 可怜我鸳鸯梦醒只把愁添。

寻你来到金山寺院,只为夫妻再团圆。
若非青儿她拼死战,我腹中的娇儿难保全。
莫怪青儿她变了脸

[散板] 谁的是  谁的非

你问问心间……

很多女人的被辜负,就是宿命。就像许多罪孽,到最后已找不出缘由。 即使千年道行的蛇妖,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宿命,又何况是只有寻常心智的凡间女子呢。

 戏文都是美丽的,因为唱的都是血泪

她们都是侠肝义胆的女人哪,不过,又有几个被负的女人 不是呢? 这是个自私的世界,“异类”总是要付出尴尬的代价,真性情的人也总是活得格格不入,即使她们如此美丽,惹人怜爱。

08月 9th, 2007 by marsangel | 3 Comments »

落地开花

从尘土中高贵地飞身躺下
无人救我都有沙抓住一把
曾这么英勇地 爱上过他
逃落到泥地里 一样优雅*
裙脚下没有他 只有地壳吗 纵使倒下
用眼泪掷向他 额头撞向他 一样开花
死心塌地太浪费吗  在原地忘掉他
烂泥亦能盛放繁花
满地血汗不损信心向上爬
谁要为了他 在悬崖悬挂
绳不断     我亦要挥剪割下
明明下跌芳心会碎裂  落地开花
曾被撇下 都不可怕
就怕烂泥没开花
谁让他如垃圾手里火化

08月 5th, 2007 by marsangel | 2 Comments »

如果你能懂

08月 4th, 2007 by marsangel | 评论关闭

libr

 

 

07月 20th, 2007 by marsangel |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