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1月, 2004

最爱东晓

so 无论如何,即使有不恶心的美女,她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很美,不想听到别人对她喊这两个字,不然她全身的毛都要竖起来 —— 唉……也不知道当初那个男生眼睛时咋长的,我们班美人那么多,怎么就对着这个天天龇牙咧嘴的李东晓喊美女呢?这桩梁子算是结下撩~!

星期一, 11月 29th, 2004

最近

         昨天晚上写思源语录,写到很晚。深夜橙黄的台灯下,听着笔尖在白纸上摩挲的沙沙声,感觉自己的思维渐渐舒展些了,不似先前那般僵硬死寂了。也许顾思源那句奔放的“张老师我——爱——你——!!!”,象一束明艳的阳光投射过来,真真让我这很久都波澜不惊的心,又绽开了花,暖洋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生活的颜色渐渐平淡。我没上大学的时候那样焦躁、那么爱抱怨现在回忆从前,更没那么爱憧憬未来成天做白日梦了。心里没了向往吧,很难找到可以让我激动、兴奋、躁动的任何。生命的时钟规律地走着,缓慢地敲着,滴答滴答越来越慢…… 我压根厌恶这样的老态龙钟,我并非在乞求压力节奏,我现在的生活也自由自在、与世无争,这是我想要的,但不全是我想要。我更渴望明艳的

星期三, 11月 10th,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