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6月, 2005

胃痛

凌晨,睡意敌不过腹部剧痛,挣扎着起了床。这该死的胃!
外面还不见破晓的阳光,灰云压顶。几点了 该起床了吗
手机没电,手表不见,只好打开电脑看时间。没想到对它的依赖已经到这等田地了,不知不觉的。
原来才5点。
死性不改地坚持熬夜,以为浓睡可以消疲倦。
但清晨腹部的阵痛还是会毫不留情地绞醒我。自我摧残中。
回笼觉也睡不成了,实在难忍,只好顺手从书架操本书来翻翻。
摸到的居然是《清醒纪》

我想去翻从前到看过的某句话,未果。
却看到了另一篇 爱情
回头再说。

今天豆子们考试。我的豆子,我的大豆子和小豆子都要考。
大豆子要我为他祈祷,这是他最后一门了。一定不能挂。
记住,9点到11点。发挥时间!胜利在望哦~ 老公加油

星期四, 06月 30th, 2005

明媚

da da la  da 我好想放假 脱了鞋 晒太阳 
和你在大街上接吻
跟着感觉就会勇敢   爱上没有那么难
快乐比想象中简单
我们都平凡 别跟自己为难
da

星期三, 06月 29th, 2005

.·°♡

.·°♡
 

 

云淡风清的日子,悄悄放飞思绪,任由它飞遍每个角落 和着轻风,奏着轻柔的音乐,在绿色中寻找三叶草的幸福 漫天飞舞的雪花见证着宁静的守望 飞越大海……          

 

 

 

 

 

  

 

 

 

星期二, 06月 28th, 2005

儿女情长

我怕他将来会后悔错过了如此好的机会,他却说:错过了你才真的会后悔……  

星期二, 06月 28th, 2005

小魔怪的爱

 
  “老师 我跟你说个悄悄话”班上一胆小女生拉拉我的手示意我低下头去与她耳语,神色紧张地说 “张老师~我告诉你哦 李东晓是在天上出生的”我故作惊奇状说:“哇 真的啊”我仿佛听见了李东晓得意的奸笑,暗想:死丫头 又来妖言惑众! +_+
          前些天就听有些同学告诉说:“李东晓说她原来不叫李东晓的,她有好几个名字,要我们都别叫他东晓,换其他的叫。”其中一个叫什么外星甜筒,她自己暗自在同学中散布说她本不是地球上的,而是从外太空来的,还是外星人的冰淇淋变的,居然也有不少人半信半疑,于是更助长了她的妖气。真没想到这个一向走疯魔路线的小怪物,竟然转型走科幻甜美路线了。这样的名字也只有她才想得出。
          前几天她一看见我就追着我说:张老师张老师跟你说个事情,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被她那双目圆睁的认真表情吓倒了,要她快快说来。“很重要的!——就是我那个小队长的牌,被奶奶扔掉了”“就这事啊?那没办法 老师这里也没有了”“啊!!我的妈呀完蛋了,奶奶说臭了 就丢了!那我还能当小队长吗?再给我一个吧,我还想当带读小队长呀……张老师·#¥·% ” 还没说完,我就赶紧躲进办公室了。哈哈 其实我还有好多,因为咱们班官僚主义不盛行,那些队干部的牌牌到现在还只发了三个–其中两个给了 形同虚设的班长、任劳任怨的卫生长,还一个就是给了东晓强烈要求要当的“带读小队长”了(注:她誓死不要当中队长,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只对那块小队长的牌牌情有独钟)..。哈哈,让这小魔王着着急~所谓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嘛~ 这小家伙对荣誉的的向往可真奇怪,说她清高到红颜弃轩冕的程度吧,可是她又老是要当个小猪倌之类的;说他积极入世吧,她又对升官作大官不敢兴趣。今天全班在评什么一个学期末的奖项,人人都想当小状元小明星,什么学习之星纪律之星,李东晓居然站起来问:张老师,为什么没有搞笑之星呀,我会说相声呀!”
   
          今天我看她心情不错,老是在我面前晃悠又不说话,就在那里自己偷笑。我说你乐啥~ 她抡着胳膊在我面前挥舞了两下,亮出一块崭新的一条杠的牌说:“看!新的! 奶奶给我在对面小店里买的”原来如此,真是好事藏不住的人,和我一样啊。 
  一星期不见,周一的早晨就来拍马屁:啊~张老师啊,要是全世界都是张老师就好啦!为什么呢?她说:我也不知道,就是这样希望,到处都看见你就最好了,因为你是美女!你是我的爱~~这是她最常用的攻击武器 每次说这话时都无限深情,还边配上她的经典动作:双手做成爱心状,再白眼一翻,  对着她小手拱成的红桃心猛吹一口气 ,电得我花枝乱颤狂笑不止^o^ 。
  难怪这小魔怪经常让其他老师抓狂,因为她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说也怪,她对别的老师的态度超酷,唯独对我……(我在骄傲吗?晕) 每天送他们无午休的时候,她都要求要陪她睡觉,理由嘛:和美女睡觉就是最幸福的事~哈哈。如果我拒绝的话,她就会死拖着我的腿不让走,于是我哄她说太热了,赶快脱了衣服睡下,接着趁她不注意溜之大吉,结果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疯狂地穿着个裤衩就光着身子冲出了午休室,一路赤脚大步流星地狂追我,抓到我后抱着狂喊:“爱人~不要走~~!”逗得其他老师在一旁哄笑 说 小玉名师出高徒哦,教出来的学生都和她一样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最后只好陪她睡吧,而且往往我比她还先睡着,不过醒来时她已经趴在我身上打着小猪鼾了(-。-)
  东晓喜欢把我称做“爱人!”“我的爱”之类的。我问她什么是爱人,她眼睛一瞪迟疑了一会说:啊 我不知道。第二天一大早就兴冲冲地对我说:“张老师 我知道什么是爱人了:爱——人——~ 就是你——最——爱——的——人——!”“谁告诉你的”“我老妈!”
  哦~爱人就是你最爱的人,原来这么简单,醍醐灌顶。没有理由的疯狂喜欢,没有条件的简单爱,才真可爱哦。
    

星期一, 06月 27th,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