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7月, 2005

江南乌镇

买了张20¥的车票,只身来到乌镇,远离繁嚣。
 
白墙青瓦烟雨笼
 

 江南小镇诗意浓
 
家尽枕河,楼附舟揖 

 
      
   

星期六, 07月 30th, 2005

金莼玉粒

今天一无所成,只是吃了顿漂亮的晚餐,金莼玉粒呀。

Posted in 写食主义 | 7 Comments »

我为面食狂

 清河坊 仙虾爆善过桥面
 
   快吃吃吃吃吧~~~~
不过赫赫有名的奎元观才是真正的“江南面王”哦
 !
那天越剧散场之后,匆匆赶去,吃了最后一碗打烊面。真是不枉费我千里迢迢呀,片儿川的确名不虚传!所谓片儿川是杭州特有的面种, 盖的是雪菜笋尖和肉块搭配而成的码子。味道鲜美不消说,口感爽滑脆嫩是一绝。奎元馆号称是面王,工夫也就是做在这面上了。和我们家的杨裕兴或甘肠顺的面质比起来又有不同的口感,毕竟它不是碱面了,所以更柔软但却不失韧性,难能可贵。
 三分钟后
哇~ 见底了,生猛啊! 我是一只疯狂的面食主义猫~!^0^
补充一屉:巧燕坊燕皮馄饨
皮薄肉脆,汤汁鲜美。还有里面的紫菜&蛋皮丝也很爽口哦。

星期五, 07月 29th, 2005

听戏*迷痴*

        软语娇嗔,风流佳话 
   从丝绸城出来后不想回家,在街上闲逛,看见一个老太太兴冲冲地搬着藤椅往一小街坊里走,便也就好奇地跟着她。到了一个街坊大院门口,探头往里一看:
哇~竟然是杭州越剧团晚上要来演出!运气就~有这么好,我简直比那老太太还要欢喜!

十八相送
        
 白蛇传
    
这位娘子美得一塌糊涂~ 似蹙非蹙笼烟眉,似喜非喜含情目。江南女子~杀伤力果然不同凡响,我都看痴了……
我爱~我迷!来来来~快让大爷我香一个~
 
      
  哎呀官人请起~

星期五, 07月 29th, 2005

锦 缎 丝 绸

 

   ”"

星期五, 07月 29th, 2005

一点小牢骚

    
      任性地磨蹭了一上午,本来已经整装待发,却听到外面雷声阵阵霎时间暴雨倾盆了。打开窗,凉风鱼贯而入,夹杂着一股从地面蒸腾而起的泥腥味。  刚才还跟晶晶说我要去买绫罗绸缎了,说要给她们带闷骚的睡衣,这下好了被绊住了,真是浪费表情!主要是心疼自己的爱鞋哦,修路挖得那么烂了,一下雨会有多泥泞……
        我的宿命论又来了,早就感觉今天注定就是不能出门的了。因为今天的心情实在是糟糕,有点乱。是莫名的,隐约也知道些端倪。我太乐天了, 让我感到不悦的其实还是那一颗细小的沙粒,渺小的沙。可我已经不想去粉碎它了。今天一直在对自己说温柔温柔温柔,如果我有大海一样温柔的心怀,可以包容一切,那粒渺小的沙也可以化成沧海一粟的珠泪。鹏鹏说不能戾气太重,心态要平和些。美国那个叔叔给他算他的八字时出口便是八个字聪明绝顶慈悲心肠。果然精准。可这些生宅心仁厚我是天生不具备后天也学不会的。那天被人诅咒了,说我这样的性格以后一定会吃亏。我记得这种话那人的朋友很早之前也对我说过。这些潜藏着的对我无名的仇恨还真是不少。因为他们暂时还未见这诅咒应验,难怪那些恨不得我死的人会气急败坏。唉……不应有恨, 旅行怎能没有一种温柔的心情?再这样下去就真要问自己还有必要继续走完吗?
        突然有回深圳的冲动了,我开始想念那个我不爱的城市,想着那里的蓝天碧海窗明几净,还有那个我最爱的人。 我嚷嚷着要去买丝绸的时候他就说咿呀小猫要边成仙猫啦。哈哈……为什么我所有的幻想都逃不过他的法眼呢?还是想起他能让自己的心变得温柔起来。
       雨停了。回来再说。希望战果能累累,让心情亮一下。

星期四, 07月 28th, 2005

赝品生活

      如果有铁人三项让我参加,我一定可以拿到不错的名次,今天所走的路无论是距离上还是时间上都又创历史新高了。谁叫我是一个小有骨气的小女人 喜欢大放厥词又非得说到作到呢。今天争气地实现了昨天的口号:今天早起了,今天学会做公车了,今天按时按量寻寻觅觅吃到各种不同的美食了……但坚持不一定代表者胜利和收获。因为:发现某某人故居全是翻修的,从雕梁画栋亭台水榭到一草一木都是事过境迁无法复原之后找来的替代品;地图上游册里大力推荐的仿古街和美食店不过又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赝品;钱塘大江总是假不的了,但临江而立所谓杭州瑰宝的六合塔就太让人失望。层层关卡的门票对于千里迢迢慕名而来的游人来说俨然一无法抗拒的骗局。而六合塔公园里面的中国古塔博览,几十个小石头塔如“雨后春笋”一般散插在土山包上,简直就是个笑话。也许错在不该期待更不该对这期待认真。
      天黑独自走在整修中破烂的大街上,已经明显感到两腿疲软了,却像和自己赌气一样不愿意停下来招个手……一路挥汗如雨地停停走走,求的只不过是小小美的结局,可现实持之以恒地教训我们:无论你多天真的坚持,千山万水地无怨无悔地跋涉,最后你得到的根本不会是当初所期待的,你像买到假货一样怒发冲冠,但愤懑又能怎样,你也只能苟延残喘地深呼吸,承认坚强坚持不过是冥顽不化的一个美其名曰罢了。喜欢争气的人往往最容易累到一塌糊涂,执拗的人注定要承载附加的重压。敏感的神经又四下蔓延乱窜,想到生活中曾认真对待的一些其他,哪些又都还在坚持呢?那些曾经单纯的现在听起来却像是笑话的什么理想追求什么渴望实现的自我,甚至还有些试图理清却莫可奈何的欲念情感,也早已在熙熙攘攘琐碎生活中被揉搓扭曲, 纷纷在不知不觉中渐次悄然成了面目全非的赝品。全非你所期待。生活全都充斥着赝品。时间自做主张狠心否定了天真。信誓旦旦轰轰烈烈都盖上徒劳的印章。闹剧一场。
       突如其来的沮丧。真不该这样。又想太多了,叫你tm别太当真的#_#

星期四, 07月 28th, 2005

明天明天明天

明天要早起。
明天一定要吃三餐。餐餐不同
明天一定不再吃泡面。
明天要去某某某故居。
明天还要去买绫罗绸缎。
明天洗衣服要记得放洗衣粉。
明天要少吃饼干少吃冰淇淋少吃粽子
明天要早点睡觉
最后,希望明天出去能学会坐公车。
睡咯~~~~~~~咯咯咯

星期三, 07月 27th, 2005

今天*西泠印社*

 
  
西泠翰墨著千秋  东汉文章留片石
      
苔痕上阶绿 草色入帘青
     
     
    
      

星期三, 07月 27th, 2005

王星记*扇

 王星记*扇

 

Posted in 马不停蹄 | 1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