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2月, 2006

小老师日志

    一整晚都耗在电脑前,只动鼠标,没碰键盘。开始还在认真地阅读长篇累牍的文字,看到最后便顺理成章地滑入纯图片欣赏,好没意思又欲罢不能的怪圈。正巧姐姐打电话过来,才打断我无意识的泥足深陷,当被告之她没出息的老妹正在看某某的明星照时,她毫不留情地丢给了我一句不齿的“作好事咯!”以示警醒。 再冤枉也只能认了,纵然我是真的好久没这样堕落过了。不知何时起,我对电脑的抵触情绪已经由厌倦进步到了望而生畏的地步。面对这个索然无味又摄人魂魄消磨人意志的东西,我总下意识地告诫自己还是敬而远之的好。所以我现在上班都可以不大理会它,宁可翻几本闲书或专心于其他与工作方面的事情。(这也是我总是没来更新blog的原因,虽然心里偶尔也记挂着要来写)我想爸妈如果知道了我的生活状态有了如此改观,一定甚为欣慰。
     刚才在网上看了那么多文章,虽然也是挑拣了入眼的看,当时觉着有趣,过后回想下,感觉还是太平泛了。其实那些写字的人都看得出是有一些天赋与文才的,只是可惜都枉费在一些琐碎上了。不过各花入各眼,也不一定是他们写得不好,也可能是我最近看的有意思的书太多,吃刁了嘴的缘故吧。那次去八卦岭给小孩子挑书的时候,自己顺便买了两本——《胡适杂忆》和《流言私语》,加上那天和戴鹏在书城买的俞平伯的《红楼梦心解》和从姐姐那里偷来的张爱玲十年磨一剑的《红楼梦魇》,所以最近总感觉枕边好书不断,夜夜挑灯手不释卷。看红楼研究的时,便回想起同姐姐过年在家 每晚都围炉夜话谈红楼的情景。讲起那些说不尽的妙语玄机,道不完的机关算尽,俩人竟像是失了魂一般地贪恋, 话匣子一开,到天亮都收不住。姐姐因抵抗不了红楼的诱惑故将其称为“妖书~真的是妖书~”。不过比起俞、张二人的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我们还远未算受到“妖书”毒害的人。聪颖有如张爱玲的女人,竟然会花去十年心血,做起这深沉又寂寞的学问,可想而知她对于红是何其走火入魔。正应验了她在早期的散文里写的:“虽然是一种精神上的浪费,我们中国人素来是倾向于美的糜费的。”也总因为那些美的糜费是令人愉悦的,才使得人们心驰神往。而这种愉悦,我仿佛从未在眼前这台机器上获得过。也不知道如今在这生硬键盘中敲出的长篇累牍的价值,会否真能超越往日力透纸背的笔墨书香。
  最近我开始带班里的孩子们背诵《论语》。其实在我去年要求小孩背诵唐诗的最初,家长们是半信半疑的,他们担心的小孩记诵不了。但是孩子都是天才,他们轻而易举地就能背下了百余首诗,路漫漫其修远,区区几首小诗,算得了什么。在浩瀚的典籍中,唐诗也只能算是沧海一粟。现在他们要更上一层楼,开始背《论语》。刚开始就有大人跑来向我诉苦,说孩子们回家问他们背的书讲的是什么意思,他们都不知知何解释,张老师怎么办。我赶紧安慰他们说:“如果什么都要父母教,还要花钱送他上学校作什么呢?有我在呢,我来教然后要他们回去解释给你们听,这样才对嘛。” 话虽挡了回去,但无形中已感觉到阻力。可我已决计将此事进行到底了,即使道阻且长也要逆流而上。         为这,我必须很努力地做功课,每天自己要先把当天他们背的,自己先背一背。最重要的是正音,古今异音的字太多了(非常有查古汉语字典的需要了),千万不要再把“道千乘之国(导千剩之国)”读错。而后,什么是“无友不如己者”,什么是“君子不器”,什么是“贤贤易色”“色难 ”,全都要去查书。边学边懊悔,“苏老泉,二十七,始发奋,犹悔迟”。和他差不多,我也是活到第二个本命年才幡然悔悟,不知该惭愧还是庆幸。        前些天小柯给我电话,约我出去吃饭散心,只是我正在陪几个孩子背书走不开,但我还是很无聊地要一个小孩在电话里为他背诵了一小段,显摆。他听了连连称好,还说“越是家长不懂,才越要让小孩懂”。真是良师益友呀,太感谢他的支持了。 因为在这个时候,我心里其实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 很需要鼓励。有时我还是害怕孩子们难以承受,怕他们觉得枯燥而厌倦,他们究竟能否受益?;也在寻思着自己如此力排众议地干最后是否真有善果?         已经顾不了太多。现在的尴尬局面已真切地摆在眼前:面对蒙童稚子问及老祖宗的文化时,我们竟大多都是瞠目结舌哑口无言!这是何等的悲哀。。。一个民族的根是万万不可以断的。上一辈人的无知已是上一代人的甚至是上好几代人的罪过,如果再继续将错就错下去,是否妥当?应当思量。我不知这些吃麦当劳长大的一代,是否再会静下心去欣赏古老而绵长的风雅;也不知道如今被电脑侵蚀的双手能否再“两句三年得”地去写字;这些以后与网络速食永远脱不开干系的人,会否还能对中国人素来最爱的“美的糜费”有所钟情?也许,也许。可能我这是杞人忧天危言耸听。原谅我的着急,我也没有走火入魔,因为我还醒着 。
         身无分文,心忧天下。有些事情,去做,仅是良心使然。

星期四, 02月 23rd, 2006

让我感谢你 赠我空欢喜

花事了
趁笑容在面上 就让余情悬心上世界大生命长 不只与你分享让我感谢你 赠我空欢喜 记得要忘记和你暂别又何妨 音乐正欢乐你叫我寂寞 怎么衬 这音乐是我想睡了 受不起打扰 时间比你重要是我安定了 幸福的骚扰 我都厌倦了是我懂事了 什么都不晓 连你都错认了若说花事了 幸福知多少 你可领悟了Yes I’m going home I must hurry home Where your life goes on So I’m going home Going home alone And your life goes on
时间无涯的荒野                                    遇上盛放的甜美                                    一花一世界。                                                                                                        一声叹息 花凋谢                                  万念俱熄 世界灭                                                                                                  她又一次在自己                                    编织的梦境中                                            升腾   陨灭                                             ……                                                        花事了                                                    [...]

星期三, 02月 15th, 2006

似是故人来

似是故人来  词/林夕 曲/罗大佑 

    写在临走前。突然想到这首歌,哀艳凄美的歌。词曲作者都是我极欣赏的,故贴出来,歌和词都与下文无关。
  又要离开长沙了,心情不似以往那般简单。总感觉眼前的长沙和我记忆中的长沙已是相去甚远,这里的朋友,这里的味道,这里的生活,已在我身上渐渐淡去了。仿佛除了家人,这儿已没了令我牵连的任何。在外头的日子,总会有忍不住地憧憬长沙市井喧闹的气氛,渴望回到那闹哄哄的怀抱中去,然而回来后却觉得生疏,仿佛这里不认得也不记得我了。
  今天下起了小雨,这是这个城市在冬日里最常见的天气.阴冷潮湿。下午一个人出去闲逛了下,坐在公车上一路漫无目的地游荡,看着繁华高楼与破败的篷屋交相掩映,大街小巷笼罩在一片烟雨氤氲之中,心中竟又莫名地生出留恋不舍。无论如何,我还是很爱这里的,也许不记得我的只是一些朋友,一些注定要疏远生散的故人,而我心中的不悦只是因为错将这块曾经生活过的土地与记忆中的朋友、生活等同起来了罢了。其实,我大可不必如此……
      
 

星期三, 02月 8th,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