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6月, 2006

23

今天下午,三点左右,坐在这里

突然心里无端感到一阵绞痛.十分难受..

三五分钟后,又好了。

我很多心,疑心自己是不是又有什么病

下午一个家长来我,双手捧着她的手机和一些证件. 原来是他小孩要转学.. 。听了这个消息,有如晴天霹雳…难过得快哭出来当然不能在人前流露出来,只好用最快的速度点头,没敢与他妈妈多话了。

晚上想着想着,越想越难过,竟失声大哭起来… 鹏鹏却在一边笑,他都不能理解我的难过,还有谁能理解?

星期五, 06月 23rd, 2006

夏至狂想

发现今天是夏至。又是一年了……

星期四, 06月 22nd, 2006

我在你眼中

 这个pose很华丽吧,告诉大家这是我7岁的徒儿——东晓傻姑的摄影作品哦,哈哈        话说上次竞选,李东晓凭着自己粗矿和幽默的演讲赢得了选举,终于当上那了这个了不起的生物管理员。上任以后,这位大爷勤勤恳恳,每天都去园子里l溜达几回。只是别班的植物都已经开出花了,我们班的还是块不毛之地!我说大爷你每天去溜达,怎么我们班的地也没见起色,当不好下学期同学就不选你了哦。她听了似有

星期三, 06月 21st, 2006

猫与书

          周末,在这的生活很简单。早晨睡到自然醒,少不得要赖会床,和我的傻猫一起趴着看窗外发呆。再懒也不忘拿出相机卡擦卡擦,把良辰美景都映为己有。醒来自己煮些粗粮吃了,润脾润肺,不会上火。吃完收拾收拾,决定带猫咪下楼去草地上玩耍。MIUMIU已经三个月大了,可除了认识我和鹏鹏,还有家里的几只小强,它是不晓得世界上还有其他生物的,我们觉得它该出去见识见识了,至少能像别的猫咪一样,扑扑蝴蝶,爬爬树。谁想到小猫太胆小了,到了外面连地都不敢下,只会扒着裤腿往我们身上赖。好容易把它放到了草地上,竟连滚带爬地挣扎着爬了出来,回到水泥地上才安心。这傻猫可能从来没踩过扎人的草地吧,吓得脚都伸不直,在草里走起路来摇摆不定,姿势像在划皮划艇似的,哪里还有半点猫的矫健。让我夫妇顿时觉得颜面无光,怎么养了这么个没出息的小傻瓜,好气又好笑。

星期一, 06月 19th, 2006

我的田园

        躺在这儿的高床上,每天睁开眼,便都能望见远处沐浴在晨光之中的绵延山丘,温柔敦厚的线条使人安静祥和。我眯着眼睛出神,渐渐发现,窗外的风光却是一幅镶了框的美妙自然图景:除却静默的远山如黛,还有条小河缓缓流淌而过,虽不算清澈见底,光照之下也能波光粼粼。晴朗时,会上演天光光云影共徘徊的好戏,烂漫活泼。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仁者静,智者动,仁者寿,智者乐”这是聪明的古人在山水中领略到的哲学,而今想来感觉这话说得太贴切不过。丰腴洁白的云是这里独有的风物,蔚蓝与纯白的色泽,让人明朗快意。我常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山川青云出神,心情跟着风卷云舒自然伸展,就像早晨赖在干净的床单上,尽情地伸了个最缠绵的懒腰一般舒坦。       这简直让人忘记自己还生活在城市之中,还可以想到陶渊明的诗:晨曦看山川,事事悉如昔。一切仿佛回

星期一, 06月 19th, 2006

狗尾续貂-童言无忌版

我一直不知道他们上课发呆的时候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现在总算有些眉目了

星期四, 06月 15th, 2006

虚实悲喜

刚才晶晶发消息来,给我看个帖子:四年前和你看世界杯的人,现在还在一起吗? 天,我头脑里竟然一片空白

星期三, 06月 14th, 2006

第一次想这事~ officially

我有一种病,就是只要给一分钟时间发呆,就会完全沉沦到自己想像编织的悲剧中去

星期二, 06月 13th, 2006

夜来风雨声

早晨出门的路上,皮鞋响亮地踩在地上一汪清澈的积水中,思绪倏地恍恍然,回想怎么会无端梦到这般鸟语花香的幻境,莫非为了吻合“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星期二, 06月 13th, 2006

六月清和雨乍晴

 六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更无愁绪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

星期三, 06月 7th,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