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7月, 2006

长沙

星期日, 07月 30th, 2006

慢慢走,欣赏啊

慢慢走,欣赏啊。这是朱光潜最老少皆宜的一句话,不记得在哪本册子上看到过,高中的时装模做样地抄在某书扉页上,然后作若有所思状。伪文学青年的不良嗜好啊。
现在走在路上,还是会不自觉地想到这句话。旅途中,沿路真的有很多风光可以欣赏。移步换景,物换心移。可必须得慢慢走,不然来不及欣赏。 本来真的很期待可以拍些好的回来,但这次让我满意的不多。可能和新机器还在磨合期,我俩需要时间培养默契;另一方面就是走得太匆忙,一路上都仓仓皇皇的,有点狼狈。下次再也不干这样集体犯傻的事了,还是一个人慢悠悠地走才舒坦。
想看照片的可以去走走停停的相册,不过那些太粗糙了,有机会再整理一下,反正最近我是闲下来了。我可以慢慢写博客,大家可以慢慢欣赏了。

星期六, 07月 29th, 2006

大雨跟我走

        昨天在通程等姨爹游泳的时候,天顶的遮阳篷突然发出巨大的劈啪声响,外面又下暴雨了。真好啊,轻轻地,我回来了,却带回来一大片棉花糖。
        大雨虽然不讨人喜欢,可在夏天,宁肯清凉些也不愿受到酷热的折磨。今年我的行运比较好,在西南边辗转了一遭,去了N多大城小镇,一路上,走到哪哪下雨,仿佛有片云,一直在跟着我走。
        在云南,开始还担心会晒成黑色小猪模样回来,幸好高原地区气温低,有时候还穿着大棉袄,日照虽强,却终于没让我这个吸血鬼被晒到。那儿的天气很多变:在泸沽湖的小船上,天上掉了两滴雨,于是我最担心的事情由担心掉到湖里变成了害怕相机被淋湿。到了丽江的那天

星期六, 07月 29th, 2006

不再犹豫

 
 

星期三, 07月 12th, 2006

多愁善感的小孩

  郭子轩要转学了。他是一个沉静温柔又出色的小男孩。最后一天考试的时候,我摸了一下他的头,说:“子轩加油哦。”     他很温柔地拉起我的手,轻轻地说:“很爱张老师。”    “…… 我也爱你。”    “以后就再也看不到老师和同学了,还有学校。”说着眼睛都湿了。
  多愁善感的孩子总是比较聪明。他不会像其他要转学的孩子那样傻呵呵地嚷嚷着下次回学校看你,然后就一去不复返。他心里很明白,转学是怎么回事。也是因为真的喜欢,所以才感伤,才会每天放学都那么依依不舍地拉着我的手温柔地看我。他一定不知道我比他更伤心,甚至还哭过好几回。我一想到他求着我,要我别在转学涵上签字的恳

星期二, 07月 4th, 2006

双城生活

  看了锅子写的blog,觉得写得真好,很爱看。因为我爱长沙。那些文字像一扇窗户,透过它我可以看见我爱的地方,闻到我爱的气息。他的文风和姐姐的有些像,可能因为他们都爱写长沙的生活?还是因为他们都爱李商隐和杜甫?但锅子的更有趣,我喜欢幽默的人,也喜欢文学青年。可爱。
      我多么羡慕他,每天都有新的思想,跳跃的,安静的,喜悦的,忧伤的。这些躁动的神经都是华丽的生命的袍子上噬咬着你的小虱子。可是我没有。姐姐说我的生活太苍白,她的话自有她的道理。我在这里和在长沙的感觉太不一样。
     长沙的天很灰,浑浊的空气里有许多不确定的感觉,飘忽的尘埃很容易就触碰到人敏感的神经末梢,将思绪牵扯到回忆和遐想中。那是个有些破旧又灰蒙蒙的城市,可在我的记忆中,在那却可以有诗一般写

星期二, 07月 4th, 2006

失踪 

      仿佛有好久没更新,因为我要忙疯了。都是些杂碎的事,什么都不想干,却绊着我的手脚!当然纷繁芜杂的心情也耽误我更新的速度,这不消多话。回来看看上一篇日志的日期,有些惊讶竟然那么久了哦。。我这人可恨的地方就是忘性大太懒散,万事不上心,万事难坚持。总有一天我会把自己都给丢了的。
   某天中午正在睡梦之中,接到了木子惊心动魄的电话,她在那头大喊:“听说你失踪啦?”“啊。。没有啊,我还在这呀”说这话的时候我惊魂未定地睁眼看了一下天花板。她松了口气:“哦,那就好,杨雯说好久没见你上网,说你不见了,我只是来确认下。”“……”“好咯,不和你说了,拜拜”怎么隐约感觉她还有些失望?我靠~瞧我这帮姐妹。  &nb

星期二, 07月 4th,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