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6月, 2007

琐碎

终于回长沙了,如果我不曾离开,是不会发现对这座城市如此地喜爱和依赖。
回来第一顿和锅子一起,每次和他聚餐都是在咖啡之翼,莫非他和带翅膀的都有缘分。不过吃到一半,他因为要拉肚子急急忙忙跑回社里去了,真有损他的玉树临风的形象。
第一站先收拾我头上的杂毛乱草。和晶晶从漂亮宝贝走出来,继续一路逛逛吃吃。看到美丽动人却又贵得离谱的衣裙,我们唧唧啧啧地边抱怨边留连。跑到满记去吃甜品,榴莲班戢让她腻到了。八+八去挑女生的小玩意,吃文庙坪的毛驼子夜宵,发现那里的东西越来越贵,和它的环境实在不映衬。哦,还有我还闪电去黄兴路上打了个耳洞,边走边发信息给深圳的姐妹,哈哈,她们说长沙的生活怎么这么火暴~!
原本低潮的心情显得

星期日, 06月 24th, 2007

寂寞不再是暧昧的癫狂

坐在漆黑的屋子里,看着窗外。这场雨,感觉要下一个世纪。
雨点敲击着玻璃,耳边响起琳琅舒缓的钢琴声,又是我熟悉的歌:
喜欢一个人孤独的时刻,但不能喜欢太多……
究竟是喜欢,还是习惯?
我开始怀疑,这种怀疑在慢慢推翻过去。令人害怕得落泪,转而又只能软弱地
劝自己相信。
这样绝对的矛盾着。

星期五, 06月 15th, 2007

天上有只贵宾犬

黄昏的街头 发现一只贵宾犬。 虽然它在天上,但觉得离我也很近 因为它 很大很大 我想起有人说: 你看我时 很远 你看云时 很近 后来这人成了诗人,他说的话也成了诗。 依稀想起学生时代的一本诗集 可能是自己买的,或者是友人送的 偶尔翻阅,然后便遗忘在书柜的角落。 诗句大多都忘了,只记得封面上有张黑白照, 面容苍白的青年,身着雪白的衣裳,似乎还带着雪白的帽子 这样的灰白

星期二, 06月 5th,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