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2007

人间烟火

风属于谁的,我借来吹吹,却吹起人间烟火

星期二, 08月 21st, 2007

回去!

耳洞堵了又打   头发长了又剪   垃圾堆积起来又清除干净
天亮了又黑    爱收了又给  谁来了又回
一切都变了,周而复始,变得和从前  一模一样。
只是好像过了很久很久,走了很远很远。
<

星期五, 08月 17th, 2007

阴雨天

连绵不断的阴雨天,带来了凉意,也带来了病菌。我可没有爱上阴雨天,可它却爱上我了

星期二, 08月 14th, 2007

如果可以言说

如果可以,我也想告诉你,白眼望天的时候,究竟在想些什么。

最近有些封闭。在家,不是窗上躺着,就是窗边立着。发呆。

看着天色变化,一天又过去了。飞云流走又散尽,不舍昼夜,来去无牵挂。

总觉得该说的全都说完了。世界突然寂静下来。

不也蛮好。

星期日, 08月 12th, 2007

听戯

你妻不是凡间女,妻本是峨嵋一 蛇仙。 只为思凡把山下,与青儿来到西湖边。 风雨湖中识郎面。。。。。。。 
红楼交颈春无限,怎知道良缘是孽缘。 到镇江你离乡远,我助

星期四, 08月 9th, 2007

落地开花

从尘土中高贵地飞身躺下无人救我都有沙抓住一把曾这么英勇地 爱上过他逃落到泥地里 一样优雅*裙脚下没有他 只有地壳吗 纵使倒下用眼泪掷向他 额头撞向他 一样开花死心塌地太浪费吗  在原地忘掉他烂泥亦能盛放繁花满地血汗不损信心向上爬 谁要为了他 在悬崖悬挂绳不断     我亦要挥剪割下明明下跌芳心会碎裂  落地开花曾被撇下 都不可怕就怕烂泥没开花谁让他如垃圾手里火化

星期日, 08月 5th, 2007

如果你能懂

星期六, 08月 4th,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