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sons In the Sun

A LOT OF FUN
entertainment
GOOD TIME
joy,pleasure
Happiness………
IT DOESN’T MATTER
How you call it
JUST HAVE IT!!
 
这就是背心上的字母,
也是我的宣言
yes,I wanna have them all.

    昨天碰到老罗,寒暄问近来可好。说起心情低落一事,竟被狠狠鄙视了,说那都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这也让我错愕,原本我以为是真关心,便如实回答。啊~我想尖叫,为自己的愚蠢。何时才能学会不必所有问题都实事求是地去问答?  是我真的错了,还是从未走出过学校的他根本无法真切体会到生活的压力与无奈?——就像我认识的那些little doctor,为什么他们都有“少年心”,但却如此无情呢?噢~又是“为什么”。anyway,事不关己。

    SW在msn上对我说:girl,you’re full of questiongs,life will be much simpler without so many questions.呵呵,这个单单纯纯的大男孩经历了独自成长的日子,生活竟然把他磨砺成了个小哲学家。 湛姐姐说:看到你在blog上的文字,就感叹为什么这么小的小孩也要经历这么多折磨呢?在她眼里我是永远的孩子,尽管我总自以为自己已经BIG enough。还有我的“杭州朋友”,偶尔寒暄,却是遥远又真切的牵挂。不知道我的情绪会让关心我的人皱眉,那么,我是不是该爽朗地笑一笑,来扫去你、还有我心中的阴云呢?呵呵,看,我可以的。

    我现在大多只爱听女人和小孩说话,他们柔弱,但善良。哪怕这些也只是无能为力的旁观,但那注视的目光,像一副温暖安详的油画,也能给我力量。 也从心底里谢过疼爱我的人们,也许我会被宠坏,可有些任性的花,只会在温柔中怒放,拒绝残酷。“我的花让我开,我的花你让我自己开,你有你的,我拥有我的——姿态。”     感激与愤恨相随,内心也对其他人有了深深的抵触。因为某些事,我可以很明确地感觉到心里的那道铜墙铁壁再次高高筑起!我不想再对冷漠与伤害低头。人尽皆知的伤只是在外壁上留下斑驳的划痕,虽然愚蠢丑陋,可我泰然接受了。这是我仅有的胸怀。我的青铜时代,还有所剩无几的青春,不能再恣意挥霍,要好好守护,要倔强地好好过。

换了首背景音乐,想让自己cheer up!
we have JOY,we have FUN,we have SEASONS IN THE SUN..
歌里充满了阳光,westlife把这歌唱红了,却唱错了。
看看歌词就知道,歌手要和所有的人goodbye
在最后的时分,他的眼里看到了几缕阳光,从遥远的时空,穿越所有的迷雾,
隐隐透射,所有往昔的温情扑面而来,一同投射到他绝望的黑色瞳孔中……

我也正迎接一束耀眼的阳光,来吧,伸出猫爪,拥抱它,将它紧紧抓牢,

让它照亮我的身体,我的世界。

07月 16th, 2007 by marsangel | 9 Comments »

睡吧

回来这么久,仍然怀念着在长沙的生活,还有那短暂的假期。      
最近老做梦,梦到回家。哈~好幸福                                                 
不过,暑假我 不打算回了,                                                             
有时候 相见不如怀念,                                                                       
匆匆地短暂相聚                                                                                     
不如痴痴地长久守望                                                                             

生活有了改变。                                                                                     
从现实处境到内心深处,都悄然改变了。                                         
我的世界没有焕然一新,却在斗转星移。                                         
虽然已是决定要独身,但也不敢大胆地宣布自己的主义                 
因为,我不想大动干戈。                                                                     
我只是有点累,只是有点想睡。 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也没任何坏心眼,也别怀疑我想报复,                                         
我只是想休息,感情的事 寄托太多就会不堪重负。                       
况且                                                                                                         
除了我自己,我谁都对得起。                                                              

最近总是渴睡,醒不来,总迟到。                                                     
可竟然也不惭愧,                                                                                 
感谢生活,                                                                                             
在这乱七八糟什么都靠不住的世界里                                                 
至少还能拥有踏实的睡眠。                                                                 
“啊,在
梦里~”   

 一切都只在梦里,

美好的,可怕的, 终虚化。。。 

 

07月 9th, 2007 by marsangel | 1 Comment »

琐碎

终于回长沙了,如果我不曾离开,是不会发现对这座城市如此地喜爱和依赖。

回来第一顿和锅子一起,每次和他聚餐都是在咖啡之翼,莫非他和带翅膀的都有缘分。不过吃到一半,他因为要拉肚子急急忙忙跑回社里去了,真有损他的玉树临风的形象。

第一站先收拾我头上的杂毛乱草。和晶晶从漂亮宝贝走出来,继续一路逛逛吃吃。看到美丽动人却又贵得离谱的衣裙,我们唧唧啧啧地边抱怨边留连。跑到满记去吃甜品,榴莲班戢让她腻到了。八+八去挑女生的小玩意,吃文庙坪的毛驼子夜宵,发现那里的东西越来越贵,和它的环境实在不映衬。哦,还有我还闪电去黄兴路上打了个耳洞,边走边发信息给深圳的姐妹,哈哈,她们说长沙的生活怎么这么火暴~!

原本低潮的心情显得

06月 24th, 2007 by marsangel | 评论关闭

寂寞不再是暧昧的癫狂

坐在漆黑的屋子里,看着窗外。
这场雨,感觉要下一个世纪。

雨点敲击着玻璃,耳边响起琳琅舒缓的钢琴声,又是我熟悉的歌,如细雨飘洒:
喜欢一个人孤独的时刻,但不能喜欢太多……

一个人孤独时刻,究竟是喜欢,还是习惯?
我开始怀疑。
喜欢,为何不能要求太多?为何一定要选择孤独?
孤独不是灰色的,丑陋的,可耻的吗?
这是幸福的满足,还是无奈的妥协?
你还在沾沾自喜拒绝的魅力吗?可我已经对这种自娱自乐的游戏人生
极度厌倦,疲惫不堪。

怀疑,在慢慢地推翻我们的过去,也模糊了曾幻想的将来。
在时空的流里,孑然一身,这是幻觉还是真实?
这一趟华丽的冒险,原来的确没有没真实的你陪我走吗?
有如大梦初醒的茫然失落,坐在床沿的人,怔怔地,悄然
落泪。

转而又只能软弱地 劝自己相信。
之后推翻,又再次相信。
在这样绝对的矛盾里,反反复复,起起伏伏,陷入癫狂的混乱。

我不知道天空是不是破了个洞,雨一直不停地下;
我的心也像破了个洞,在灌风。世界风雨飘摇。

压抑,是暧昧的骚动,寂寞却不能言说。
当寂寞不再是暧昧的癫狂,就成了体内的刺痛,渴望呐喊和毁灭。
我拿着电话,一遍又一遍,说:不要这样过下去,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人生苦短,岁月已晚。

我可以为你天涯海角,

可请你,别再浪费 我的一分一秒。

06月 15th, 2007 by marsangel | 3 Comments »

天上有只贵宾犬

 

黄昏的街头
发现一只贵宾犬。
虽然它在天上,但觉得离我也很近
因为它 很大很大
真的。

我想起有人说:
你看我时 很远
你看云时 很近

后来这人成了诗人,他说的话也成了诗。

那是学生时代的一本诗集
可能是自己买的,或者是友人送的
偶尔翻阅,然后便遗忘在书柜的角落。
诗句大多都忘了,
只记得封面上有张黑白照,
面容苍白的青年,身着雪白的衣裳,似乎还带着雪白的帽子
这样的灰白光影映衬着淡蓝的底色,
就像诗里的蓝天白云。

时间匆匆流去,我已很少去读那些书
却还在看云的时候 又朦朦胧胧想起。

这几天的云很好看。美得让人感到夏天的召唤。
天,映衬着海,格外的蓝。云,映衬着蓝,格外洁白。
看到天上雪白丰腴的云朵,随性舒卷乘风轻移,
我常常会看呆。
想起顾城说的: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很美好。

我又忍不住想拉着旁人一起欣赏
可惜成人总是见多识广,都触变不惊。
看来他们真的不相信天上会有大大的贵宾狗

可当我仰望天空,说:
哇,好大一条猫尾巴
还有好多金黄的烤面包……
身边的小孩会纷纷抬头,而且,他们谁也不会认为我在骗人。

也许只有孩子才会相信 白云深处,真的有人家 
  

   

       

06月 5th, 2007 by marsangel | 2 Comments »

天玉公主

  近日传世中推出了全新的恶魔城任务--营救天玉公主,小D我有幸在7区抢先体验了一回,谁不想尝个鲜呢:)

  营救公主,顾名思义,你的责任就是解救一个名为“天玉”的公主,既然是皇帝的女儿,肯定是锦衣玉食,娇生惯养。但是这个公主虽然从气质上看却不怎么样,还好的就是在有些时候还会在那里喊上几句,什么“英雄快来救我吧”,“我相信你一定会保护我的”,嘿嘿,倒是弄的我有点热血沸腾了…

03月 19th, 2007 by marsangel | 评论关闭

变形计

今天来此,是为我姐姐的节目做个广告。

今晚7:30,湖南卫视,《变形计》。(注:不是变形针。。。)

被通知到的人都很好奇,问是否今晚按我的要求收看了节目,就能一睹我姐的芳容?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大家,不是所有在电视台工作的人都是主持人。姐是总编导,编导具体做什么的?我也不清楚,是不是相当于拍电影的导演? 她的blog里有写一两篇关于本期节目的内容,有兴趣的可以跳过去看看。看完了,还是不要忘记打开电视机,锁定全国最娱乐最下里巴人的电视台:湖——南——卫——视——

快下班了,所有的朋友、网友,所有的老师校长,所有的孩子他爸他妈,统统都已被我通知到了,说到最后我的嘴皮子已经机械化了,逢人便唠叨:今晚,七点半七点半哦! 有人很客气地说:听说是你姐做的节目,我会去看的。不太了解情况的人说:今天晚上要看你姐姐主持的节目哦! 或:听说你姐姐和一个乡村教师交换了?她是怎么得到这个角色的?…… 还有更甚者说:听说你姐是拍电影的,给我个角色吧,出名后我不会忘记她的!…… 我又没有言语了。

突然想到:我如此兴奋地通知了全世界的人去收看,然而我自己,其实是没有电视的。。。 

03月 12th, 2007 by marsangel | 9 Comments »

富士山下

 

 富士山下(粤)
 
词:林夕

 拦路雨偏似雪花
 饮泣的你冻吗
 这风褛我给你磨到有襟花
 连掉了迹也不怕
 怎么始终牵挂
苦心选中今天想车你回家 
 原谅我不再送花
 伤口应要结疤
 花瓣铺满心里坟场才害怕
 如若你非我不嫁
 彼此终必火化
 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价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
 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试管里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尘硬化像石头
 随缘地抛下便逃走
 我绝不罕有
 往街里绕过一周
 我便化乌有
 
 情人节不要说穿
 只敢抚你发端
 这种姿态可会令你更心酸
 留在汽车里取暖
 应该怎么规劝
 怎么可以将手腕忍痛划损
 人活到几岁算短
 失恋只有更短
 归家需要几里路谁能预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
 樱花开了几转
 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觉
 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试管里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尘硬化像石头
 随缘地抛下便逃走
 我绝不罕有
 往街里绕过一周
 我便化乌有    你还嫌不够
 我把这陈年风褛
 送赠你解咒
01月 5th, 2007 by marsangel | 3 Comments »

我好累

五周年,也搞个校庆。

校庆纯粹就是折磨学生,折磨老师!

受益者是谁,不言而喻。

真是烽火戏诸侯!     

12月 29th, 2006 by marsangel | 评论关闭

全变成了仆酷塔!!!

现实太残酷了,所以人们需要幻想。

我当初在高中实习的时候,去给一帮高一的大孩语文课。下课后他们老师来点评,先说了各种好,完了,最后也很客气地提出了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话不宜对青少年说。我惊慌失措,想难道知道自己的漏嘴在激动之余说了什么少儿不宜的吗?!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对我意味深长地一笑,说:恩~ 就是你对他们说生活太残酷了……

为什么我的口头禅在别人听来就那么可怕呢。我想那些青少年应该也能感同身受的吧,分明一点也不夸张。

最近每天抱着电脑睡觉,日记都不写了,专心看动画片。都说日本动画片残害青少年一代,看来我人到中年也难逃此劫。沉迷与动画片的结果就是,每天走到教室,走上讲台,看见台下40多个小P孩,突然齐刷刷地变成了卡通人,全变成了仆酷塔!!!

正在YY的我,脸上扫过一丝邪恶的笑意;这被下面四十多个傻呵呵痴愣愣看着我的小孩发现,嘿嘿嘿…他们也很配合地笑起来,哈哈哈。。。。大家笑开了,教室里有一股浓烈的怪异气氛,一切尽在不言中。“张老师今天很高兴”,如果我在进教室的时候满面春风且面带傻笑时,他们就会如此评论。他们真聪明。

还没叫上课,一个小孩举手。“什么事?”我问。“ 老师,今天王康辉骂戴楚才!”“恩?大胆!骂什么了?”“他骂戴楚才‘戴署条’”,我憋着一肚子笑准备把目光投向小王,吓吓他,结果,这个每次都只考10几分的傻子异常委曲地喊冤:“老师!是戴楚才先骂我的!他骂我 王——咖——啡~”

教室爆炸了,我也憋不住了,笑得趴到了讲台下。戴署条长得就是署条样,又瘦又小,干巴巴的;王康辉没叫他黑炭就算客气了,叫他咖啡还正合适。俩人都很有创意,佩服佩服。

 

12月 15th, 2006 by marsangel |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