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29日

本人KTV次数不多,但是在寥寥数次的K歌行动中,本人皆表现出了良好的演唱水平和不high死不罢休的精神。现将其要点做一简短之归纳,以鉴众生。


 


1.  准备要充足


 


在嗓子的保养方面,KTV的前一两天最好不要大量讲话、大喊,以争取获得最好的嗓音表现。睡觉是最养嗓子的。另外,金嗓子喉片是必不可少的。西瓜霜药劲不足,可排除。还有,要穿着宽松、休闲、适于做蹦床运动服装,以免出现扯裆等意外事件。


 


2.  点歌要迅速


点歌的要诀是,进入包间后,先不要急于点歌。先让某个小羊羔点一首,这时候他必须开始唱,不能继续点了。在他唱的三五分钟的时间里,疯狂的点歌,点出个十几首二十几首是没有问题的,这时候就可以称霸天下了。剩下的一个小时嘿嘿


 


3.  鞋子要脱掉


 


脚上的穴位成千上万,每一个都掌管着人的身体部位。如果脚得不到最大程度的放松,那么无论是嗓子的状态还是身体的灵活程度都不能发挥到让人满意的程度。因此,脱鞋是十分必要的,至于脚的码放位置可以考虑茶几,或者直接站在沙发上。


 


4.  选歌要慎重


 


歌曲的选择关系到整个k歌行动的质量。在搭配上要错落有致、相映成趣。既要有抒情慢歌也要有劲爆舞曲和激情摇滚。当然,最in的还是老歌、晚会歌曲和对唱歌曲。严重推荐的歌曲有:《千年等一回(新白娘子传奇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西游记主题曲)》《难忘今宵》《one night in beijing》《智斗(京剧沙家浜选段)》《好汉歌》《滚滚长江东逝水》《历史的天空》《千万次的问(北京人在纽约的主题曲)》《爱的奉献》《种太阳》《国际歌》《万水千山总是情》《敖包相会》《涛声依旧》《康定情歌》《十五的月亮》。另外还有一首林依轮的《爱情鸟》是傻歌的典范,可以考虑。以上歌曲中《千年等一回》以其简单明快的旋律和劲爆的MV荣登榜首。在演唱这些歌曲时,一定要全民动员,大家一起唱,才有气势!


 


5.  沙发是蹦床


 


沙发不是坐的,是用来进行踩、蹦、踹等动作的。在唱舞曲的时候,一定要充分活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在沙发上不断运动。当然,值得注意的是melodywaiter会通过玻璃门监视包房内的行动。本人就曾经被melodywaiter喝令从沙发上下来坐好。而party worldwaiter一般会姑息这种行为。所以在high的同时也要眼观六路,防止出现被waiter喝令的尴尬局面。


 


6.  话筒是蛋筒


 


在演唱过程中一定要充分投入,要有吃掉话筒的信念和决心。演唱时有两种姿势最能获得热烈的掌声。一种是对天唱,一种是对地唱。这两种姿势的灵活运用会使你的声音得到最好的发挥。


 


7.  握手要频繁


 


要有明星风范,要有大牌的派头,就要不断的和现场观众握手,增进和歌迷的交流,调节现场气氛。握手的步骤一般是左手持话筒,从沙发的一头慢慢走到另一头,并不断的和沙发上的歌迷握手。在握手时,眼睛不要看观众,而要看观众头顶上方50cm的位置,这样可以显示出良好的气质和风度。不要用整个手掌握手,只用手指尖弯曲成鸡爪子形状,轻轻捏住歌迷的手并用手腕上下晃动即可。另外,要不断的喊“北京的朋友们你们好吗?”“好久不见你们想我了吗?”等等。


 


8.  吃喝要适度


 


俗话说“饱吹饿唱”。吃喝的太多会影响气息。严禁和可乐雪碧等刺激性饮料。


 


以上8条是high之要诀。本人屡试不爽。要真正high,不可拘泥于此,还需要有创造力和想象力,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

美国,对于我这样一名普通的中学生来说,显得那么遥不可及,可是,就在平时的电视、广播、报纸以及互联网上的报道中,美国却分明给我留下了一个如此鲜明而深刻的印象——强大而狂妄,富饶而霸道,发达却又野蛮。
美国的历史要从独立战争说起。是这样一场战争,解放了美国人民,使美国走上了自由与民主的道路。也正是这样一场战争,造就了一个始终与战争保持着极其微妙的关系的国家——它远离战争却又离不开战争。
美国远离战争。在北美大陆上,政治局势简单明了,不像历史源远流长的亚洲某些地区有那么多的历史遗留问题,所以美国不会轻易卷入战争。而对于其他地区的战争,它又总是保持着旁观的态度,因为她深知战争对一个国家的影响。它聪明的保护了自己。
美国离不开战争。正是战争造就了美国的崛起,在二战中,美国大发战争财,以至于在战争结束后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可以说,没有战争就没有美国的崛起,没有战争就没有美国的今天。
美国,你何等聪明!你有效的保护了自己,却又将可怕的战争推向其他国家。你永远不会后院起火,因为你总在其他国家的后院点火,然后又出面灭火。在这“一点一灭”中,你得到了你想得到的,制裁了你想制裁的。现在,无论在世界上那一个政治局势复杂,战争蓄势待发的地区都有你的影子。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在适当的时候点火,再在适当的时候灭火。在近代的中国遭到英法联军侵略的时候,你假装出面调停,却又从中坐收渔翁之利,充当了一次灭火着的角色。你侵略朝鲜,你侵略越南,把你邪恶的手不断伸向曾经美丽富饶的土地。在海湾战争中,你供给伊拉克军火、武器,甚至包含大量用于制造生化武器的物资,而如今,却又以伊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理由对其进行侵略。美国,你用你的智慧向世界宣告了你的阴险与狡诈。
美国,听我说,你不要太自私!你处理当今国际关系的唯一准则就是你的利益。为了你的利益,你可以造就一个萨达姆,也可以推翻一个萨达姆。为了你的利益,你可以建起一个世界,也可以毁掉一个世界!试问天下人,哪一个认为你对伊动武的动机是单纯的为了消灭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维护世界和平?
美国,听我说,你不要太虚伪!为了人权问题,你可以指责中国政府;为了维护亚太地区和平,你的飞机可以进入中国领空;为了打击恐怖主义,你可以进军阿富汗;为了消灭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伊拉克人民的自由,你又可以侵略伊拉克!醉翁之意不在酒,试问天下人,哪一个认为你那冠冕堂皇的借口之后有着对世界和平的一丝一毫的责任?
美国,听我说,你不要太狂妄!你以世界的霸主自居,自以为可以任意控制全球局势。你不把联合国放在眼里,不服从联合国的决议,甚至连从你那巨额财政收入中拨出一小部分缴纳联合国会费都不肯。你想去哪里去那里,想干什么干什么,什么国际法,国际公约,都一边去!可是你忘了中国有一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试问天下人,哪一个不认为在你狂妄的强盛之后存在着巨大的衰落的隐忧?
美国,听我说,你不要太残忍!你说911给你带来多大的不幸,可是你又曾见过在你的轰炸机下苟延残喘的巴格达市民?你可曾见过为了躲避生化武器的袭击而逃至荒郊野外风餐露宿的伊拉克难民?你可曾看到医院里那一张张稚嫩的脸?你可曾听到这样的声音:“晚上,空袭又开始了,爆炸声震醒了孩子们,我们就对他们说:‘那是爆竹声。’可是过了两天,我们又只好说:‘那是汽车声。’我们不能让孩子害怕呀!”你可曾看到这一切?你可曾听到这一切?试问天下人,哪一个不认为你所谓的正义的战争是用无数无辜平民的血液来铺路的?——但永远不会是美国人民的血液。
美国,听我对你说,听听世界人民怎么说!


–唐京maddog MArs_CaPTain tYreAl sPAce_inVader
版权所有2002.3.23


后记:
看着自己以前的文章,觉得特优质特好销。不过这也正见证着我的步伐。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道别,一方面和同学依依道别,另一方面也是在和自己的青春道别。


8月中旬有一天夜里,李博在河南和我在messenger上聊天。我们说着说着,就聊到我们的分别了。很长时间积攒的感情一下子爆发了,我无法控制自己。三年的高中生活一去不复返了,同学们也都各奔东西了,而我将要踏上一条不知通向何方的道路。当时我感到,通过网路和我聊天的不仅仅是李博一个人,而是我所有的同学们。我对着电脑屏幕,哭得特别伤心……


前几天在清华园里,我们几个人和徐佳道别。在二校门前,徐佳和我们一个一个的亲切拥抱。那样的拥抱,让我觉得特别辛酸。她在清华的路不知会不会好走。而这一别,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


昨天夜里,我和周愉从王府井逛到东单,又从东单走到前门,从前门走到珠市口。一路上我们随时可以打车回家,可是我们还是默默地往前走着。周愉即将奔赴香港,他的前程肯定是光明的。可是奔赴异地,一切却也是未知的。最后,我们互道分别,亲切拥抱。看着出租车走远,我的心里特别难受……


道别,道别。人生的路上为什么充满了分别的痛苦呢?我们伤心,因为我们将要失去一些,将要远离一些。可是事实上,远离了这一些,也就是靠近了那一些。我们并不知道哪边更好。所以伤心是最徒劳的事情,任何事情不会因为伤心而改变,而甚至伤心的原因都是站不住脚的。


昨天和周愉在公共汽车站的时候,看着一辆辆公共汽车进站出站,突然觉得人生就像是乘坐公共汽车一样:我们乘上一辆公共汽车,付出我们的代价,让它带我们走一段路,认识一些同行的乘客。然后我们下车,再换上另一辆,忘掉以前的乘客,认识新的乘客。有些时候我们登上一辆车,猛然间发现车上的乘客曾经和我们在以前同行过,于是我们欢呼雀跃,欣喜若狂。可是那些没有机会和我们再见面的乘客,就成了我们生命中永远的passers-by……


站在这样一个角度看人生,一切的悲与喜变得十分可笑。人们都是乘客,我们都在赶路。所有的相见和分离也就都变得微不足道。相见和分离成了生命中最最平常的事情,就像我们上车下车一样。


高二的时候,我和范忱报了一个新东方的MCSE班。十几天里,老师和同学们都混得很熟。在最后一天道别之后,我们看着我们的老师穿过宽宽的马路,走到对面的车站。一辆公共汽车掠过,她已经不见了。生命中就是充满了这样的过路人,他们和我们擦身而过,给我们留下一些淡淡的回忆,然后消失。


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吧。他们又能陪你走多远呢?


王宇曾经跟我说过,每一份感情都是脆弱的,都经不起时间和空间的考验。我觉得她是对的。我们曾经的挚爱曾经的友谊,当我们回首的时候,变得多么的遥远。我们的感情并没有因为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变得更浓,反而逐渐淡去了。“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人忍心责怪。”我们不能指责谁喜新厌旧,忘恩负义。因为感情本来就是靠不住的东西。那么什么靠得住呢?金钱吗?钱来得快也去得快。名誉吗?名誉还不如金钱靠得住。亲人吗?有多少骨肉相叛的悲惨故事。真理吗?可是真理是什么?正义吗?正义有标准么?如果你信佛,你还可以说佛;如果你信上帝,你还可以说上帝。可是他们终究不能在出现生活中。那么如此说来,我们的生命就是什么也靠不住,什么也不能仰仗。“万物皆虚无。”可怕么?然而,也许这就是我们的人生。也许没有永远靠得住的,也就有了前进的方向。


所以,和我已经道别和将要道别的朋友们。如果你们忘了我,我不会怪罪你们;如果我忘了你们,也请不要怪罪我。因为人生就是这样。也挺残酷,也挺美好。


 


带着这样一种心态,我就要去北工大报到了。我明天就要登上另一辆公共汽车,认识另一群人,走另一条路。这辆车会把我带到哪里,会不会出车祸,我都不知道。未来渺茫。而我们总是在期望成功。面对未来,似乎只有努力一条路可走。可是努力这条路能不能把我们带向成功,没有人知道。生命中有太多的变数,太多的可能。我们总是期望找个榜样,找个典范,然后去学习,去模仿,从而获得一样的成功。可是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不同的,我们一切的学习与模仿,都永远只能停留在表面的层次上。我们永远找不到能够为我们自己的生命道路指出方向的人来。而这个工作,只能由我们自己来做。


我现在的心态其实和前几天的不安比起来,倒多了几分平静,多了几分恬淡。安然的躺着,总免不了想想未来。然而想了半天,却得不出任何结论。我想,就算是想想也是好的,因为这起码证明我还有希望。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希望前行。

2004年11月28日

是夜吗 是远方 是那阵忧愁我的晚风
在那往事翻动的夜 在儿时没能数清的星斗下
我知道她来了 像风一样
那些旧时光 那些爱情 那些渐渐老去的朋友
在远方 寻找我
可我已不能回去 抵达那些往事
生命就这样的丢失 在那条苍茫的林荫来路
我真的想回来 在我死的那刻
它们召唤我 我为它们活
艰难而感动 幸福并且疼痛

是夜吗 是远方 是那片孤独中的灯火
在那些烦乱的夜晚 在这片欲望丛生的城市里
我知道她来了 像风一样
那些旧时光 那些爱情 那些渐渐老去的朋友
在远方 指引我
我想念它们 可我必须忍耐这艰难繁琐

这平淡的生活 这不快乐的生活
可我仍然想回来 在我死的那刻
它们召唤我 我为它们活
我真的想回来 在我死的那刻
它们召唤我 我为它们而生活
艰难而感动 幸福并且疼痛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词,朴树的《召唤》。


 


想起这首歌,是在开学的第三天晚上。上完大思修,已经是735了。黑夜降临了。刚刚下课的大学生们涌出教学楼,奔向宿舍。柏油马路,昏黄的灯光,路边摇曳的槐树,还有涌动的人群。我猛然间回想起了我小时候和邻居的孩子们在晚上玩游戏的情景。三个字,红灯绿灯小白灯,狼来了,跳房子……多么熟悉的游戏啊!儿时的笑声,又回荡在我的脑海之中。同样的平坦的道路,同样的昏黄灯光,同样的摇曳着的槐树,如此相同的场景。然而,那昨日无忧无虑奔跑玩耍的孩子已经变成了今日为学业而奔忙的大学生。物非人也非,唯有那夜不变。生命是单行道。我们不能回到那些过去。可往日似乎在召唤我的灵魂。于是,那洒落在柏油马路上的泪滴,就成了对往昔时光的祭奠。


 


–04.09.01

我最近发现很多巧事。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特别小,好像这个转动的地球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小学同学(杨宇)和我的初中同学(王宇)是高中同学


我的小学同学(牛晓达)和我的高中同学(关浥尘)是大学同学


我大学同学(付林林)的初中同学(盛志禹)是我的小学同学


我大学同学(付林林)的小学同学(王宇)是我的初中同学


我大学同学(付林林)和我的初中同学(王宇)和我的小学同学(杨宇)小时候住在一起,经常一起玩


我一个大学同学(马然)的高中同学(赵琳)是我的小学同学


我一个大学同学的小学同学(孙维肖)是我的高中同学


我的一个小学同学(赵琳)的初中同学(徐佳、赵伯君)是我的高中同学
我大学室友(董沛然)的同学(张书扬)是我同学(徐佳)的大学室友


我姥姥家和我高中同学(赵伯君)的姥姥家在若干年前是邻居,我姥姥和他姥姥很熟


我姥爷生前给我高中同学他妈照过像


 

这个世界真是太可爱了。我难以自拔了。

 




回想自己在这半个月中的生活,还真是有不少话要说。积习难改,就忍不住写下来。其实我在军训的倒数第三天写了一个自我鉴定,对这次军训以及我在这次军训中的表现进行了深入而细致的分析。然而那其中无非就是些“这是一次团结的军训,胜利的军训”云云,自己写起来都觉得对不起纸张和笔油。此次军训,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体验军人的生活。做此小记,为记录此次经历,也为抒发自己杂感。而这篇“小记”之称为小记,其实也不甚准确,但如果称之为“杂感”、“外传”乃至“野史”,虽或许更为贴切,却也多少有言过其实之嫌。请各位看官包涵。


 


作息时间表


 


600起床


610集合完毕,开始早操


640收早操


710吃早饭


800开始上午训练


1140收操,开始吃午饭


1230午休


130起床


200下午训练


520收操,开始吃晚饭


700开始晚上训练


900收操


1000熄灯


 


军训基地


 


六点集合,七点出发,九点到达。怀柔军训基地也无非是这样。有宿舍,有食堂,也有土地的坑坑洼洼的操场。进了宿舍,条件还可以,上铺下铺的,每个宿舍睡16个。一进屋最让人惊讶的是,屋子里竟然还有饮水机!


 


这个军训基地处在郊区,四周人烟稀少,只有一北京啤酒和asahi朝日啤酒合办的工厂比较引人注目。然就我目力所及,能看到的最高的建筑物,也就是军训基地边上的一个大烟囱。此等与世隔绝之处,实属军训之绝佳场所。然而,郊区自有郊区的好处。排除晚上训练时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一股异味之外,这里的空气质量还是很不错的。第一天晚上看到满天星斗时,我还真着实激动了一回。而且这个军训基地离机场比较近。训练间隙经常可以看到飞机划过天空,留下一道道白色的轨迹,久久不散。而晚上训练时,更可看到飞机的侧灯和尾灯闪烁而过,如流星划过天际。此等景象,可谓训练之余的慰藉。


 


训练


 


可能是因为我是过来人了,现在回想军训时的训练,真的觉得那称不上有多苦。如果非要说苦,也只是开头的那几天和踢正步的那几天罢了。刚开始,同学们每天都严格按照作息时间进行训练,每个同学的外罩上系武装带的地方都有两道白色的汗碱,我的鞋垫也是在刚开始的几天就完全被汗渍染黄了。


可能是因为训练任务的确减轻了,也可能是因为同学们逐渐适应了,接着几天的训练都比较轻松。比较搞笑的是,我们下午的起床时间总是一拖再拖。本来是130起床,后来从某一天开始,每天参谋长都要大力表扬我们的训练成果,让我们都觉得不好意思了,然后宣布当日的午休时间延长半个小时。后来我们曾经一度300起床,330开始训练。这次地,怎一个爽字了得!


可是过了那段日子,就开始踢正步了。正步的训练苦,而且是开头最苦。一步两动,要你抬腿,砸地,非常折磨人。在那几天里,每天的脚都疼得要命。教官总是强调脚要在地上砸实。脚掌拍在地上的那一刹那,你真的能感到钻心的疼痛。


匍匐前进的那天,风极大。我们的教官在给我们示范了一次匍匐前进之后,肘部的血都渗出了外套。同学们在匍匐了几次之后,膝盖和肘部也大都渗血了,还有的都破了。然而在和四班的比赛中,我们二班大获全胜。挺过了那段,真是觉得自己很伟大。


 


紧急集合


 


经典场面:同学们抱着自己的被子如逃荒般的奔向集合地。


 


拉练&打靶


 


8公里到靶场,8公里回来。拉练是军训中比较轻松的一天。拿到真枪的感觉,既激动,又有一丝失望。激动是不言而喻的。儿时拿着玩具枪和伙伴们打打杀杀的场面再次浮现。在抠动扳机时,我甚至有几秒钟的失神。我不知道我是在靶场端着真枪,还是回到了小时候端着玩具枪,亦或是我已经像小时候憧憬的一样到了战场上在和敌人荷枪实弹的较量。我现在分析,那迷迷糊糊的感觉其实是金属的质感,扣动扳机的刺激,枪托顶着肩窝的后坐力,还有枪油味和火药味夹杂而成的气味所共同产生的一种幻觉。在那种幻觉中,我完全flow了,以至于忘了身处何时何地。然而那一刻过后,失望笼罩了我。没有儿时梦中的战场上的较量,只有靶场里趴在棉被上的普通的我。枪,不过如是;我,亦不过如是。我猜,梦想实现过后大概都会有这样的失望吧。


 


吃饭


 


随着时间的推移,食堂逐渐成了军训基地里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而鸡蛋西红柿和鸡蛋西红柿汤则是永恒的主题。虽然说,战友情深意重亲密无间,可我猜那都是在战场上讲的。到了饭桌上,大家手里拿着刀叉筷子勺子,就是兵戎相见的仇敌。在开始的那几天里,大家似乎还保持着一点点理智。可是到了后来,随着训练强度的加大,饭桌真的成了战场。每天开饭听到的不是呼噜呼噜的吃饭声音,而是勺子叉子筷子碰撞的声音。当这声音逐渐淡去,盘子已经空空如也。而在这场melee中大家关注的焦点永远是鸡蛋西红柿。


自从抢夺之势确立,聪明的我一向采取先争第二位popular菜的战略。在大家都争抢鸡蛋西红柿之时,我却退居二线,主攻剩下的三个菜里最好吃的一个,等大家抢完鸡蛋西红柿(其实每个人只抢到了一点),才发现剩下的好菜已经没有了。好像田忌赛马一般,虽然我没吃到最好吃的鸡蛋西红柿,但是每次我都能吃得不错,起码比只吃了鸡蛋西红柿的人要强。


然而,狭路相逢勇者胜。虽然我如此这般精打细算处心积虑苦心孤诣殚精竭虑,毕竟人算不如天算。突然有一天,大家突然对“某菜”产生兴趣。结果我还没下手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两个空盘子。我知道其中一个是鸡蛋西红柿,而另一个,却不得而知。我只能遗憾的对别人说:“今天的四个菜我只看到了三个。”于是,我的这次经历可能也创下了军训中的一个纪录:最快的抢菜速度超过了光从菜传到眼睛的速度。


而鸡蛋西红柿汤比鸡蛋西红柿出现的频率还要高几乎是每天两次。虽然厨师只会做这么一种汤(第二种汤还没有学会),但是我们还是能看出厨师是在力求变化的。今天西红柿少一点,明天鸡蛋少一点,后天西红柿和鸡蛋都少一点。的确给我们带来许多新鲜感。而最新鲜的是某天我去盛汤的时候,盛汤大妈的勺子里竟然出现了一块碗口大的西红柿。正当我欣喜若狂面若桃花之时,却发现那是一块红色的抹布。此等惨烈状况不胜枚举云云。


 


拉歌


 


拉歌是很好玩的事情,和女生连拉歌是极为好玩的一件事情。此处列举拉歌词若干:


12345,我们等的好辛苦;1234567,我们等的好着急;123456789,你们到底有没有?


三连住在黄土高坡,一辈子没唱过歌。不管是好听的还是难听的,凑合来一个来一个!


三连姑娘,漂亮漂亮,唱起歌来,真不咋样!


我宁愿你冷酷到底,也要为我唱支歌曲,我宁愿你绝情到底,。。?


叫我唱,我不唱,看你把我怎么样?


叫你唱,你不唱,唱起歌来不像样,像什么?花姑娘!


……


花絮:月黑风高,当我们九连行进到三连女兵旁边时,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不知是男是女。这时候,周尧说:“A,前面是三连的吗?先派个人去验验货!”我立仆。


 


残疾人慰问


 


如果我说,我被残疾人慰问了,你可能会觉得好笑。然而事实就是如此。我不仅被残疾人慰问了,而且还是被我曾经慰问过的残疾人慰问了。


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组织集体看残疾人的演出,并且为残疾人募捐,我记得我当时好像十分慷慨的拿出了自己的零用钱10元。在军训过程中,当我得知将有残疾人艺术团来我们军训基地慰问表演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预感到我可能会和那个艺术团再次会面。而当那个肥硕的女主持人出现在舞台上时,我完全慌了。我知道,我的确被上天垂青了。


整场演出和我曾经看过的区别不大。主要是又加了一个少只胳膊的男主持人,他的歌声还可以。还有原本是一个缺左腿一个缺右腿的两个男人表演的拐杖舞变成了由一男一女表演,而且还都缺右腿。另外还新出现了S.H.E组合,唱了一首《super star》。这个组合中,最右边的一个人缺一条腿,中间的是个盲人,可是最左边的人拿着话筒唱啊唱啊的就怎么也看不出毛病来。经过我们的热烈讨论,得出一致结论,她是个哑巴。


花絮:正当台上歌声四起的时候,唱歌跑调的周尧突然问我:“五音不全算残疾么?”。我立仆。


这场演出给同学们的军训生活带来很多欢乐,也勾引出了同学们些许爱心。这次演出,很好。


 


教官


 


在此特地用文字为我们九连二班的教官画一张速写。身材不高。圆圆的脸盘,脸上老是挂着憨厚的笑。怎么看怎么像葫芦娃。在训练的时候,老是左顾右盼,看看别的班在训什么,再看看连长来没来。我想,他可能是教官里最爱偷懒的一个了吧。


我们班的方队长杨超的脚起泡了,他把自己的软的胶鞋借给了杨超穿。于是,军训中,别的教官都穿漂亮舒服的软胶鞋,而他只穿着和同学们一样的解放鞋。


有一次团里搞打背包比赛,他代表我们连的教官出战,结果只用了20多秒,力拔头筹,成了团里的打背包冠军。


军训时间太短,总感觉一切都来不及。在我们离去之时,还来不及和我们的教官——也是我们的同龄人——好好的聊聊,也来不及向他表示我们最真挚的谢意。遗憾。也就只好把这份心意埋在心里罢。


 


宿舍娱乐活动


 


打牌在最后的几天成为了同学们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甚至大有超过半夜扯淡的趋势。在此提示:拱猪偷牌乐趣无穷!


 


歌咏比赛&文艺汇演


 


歌咏比赛是成功的。我们九连是男生连第二。难听的《疆雪》也被我们改造的可以入耳了。《当兵的人》更是气势夺人。另外,值得骄傲的是我们班在全团文艺汇演中出了一个节目,那就是男生小合唱《游击队之歌》。我在其中唱的声部是“二高”,呵呵。难忘啊~难忘~我们在宿舍楼的楼顶上排练的情景。我们唱的多好啊!


 


汇报表演(马戏团)


 


汇报表演的的确确是场马戏团表演!尤其是钻火圈,真是令人不寒而栗。不过看着表演特技的那些连,匍匐前进、操枪、钻火圈什么的,还真是挺羡慕的。虽然吃苦,但上场表演的那一刻是多么的风光啊。我们连打的是军体拳第二套,教官说是侦察兵专用。在场上我们正对主席台,打得虎虎生风,令在场观众拍案叫绝,也令主席台上的领导们面如土色。


 


离别


 


其实离别的时候伤感之余还有一点尴尬。因为教官们好像没有像我们这样留恋我们一起度过的这些日子。细细想来,也是,教官们一个夏天一直训学生,训到我们是最后一拨。也许这么多拨学生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吧,都是来了又走,走了又回来的一群。这让我想起范忱对我讲的一个实验的校友回到母校见到老师热情的打招呼的时候,老师的回应竟然是,你是谁?就是这样的,人们看重的都是自己觉得难忘的事情。我们只有一个教官,而教官却带过几十甚至几百个学生。这样的结局让我难受,可是我们又能责怪谁呢?不管怎么说,这离别是难忘的。


 


后记


 


其实本来我对北工大是颇有些腹诽的。按照一般大学的惯例,军训一般安排在新生入学之前或者是大一结束后的那个暑假。然而北工大却在一个月的课程之后,把刚刚适应一点校园生活的我们拉去军训。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可是如今回想这样的安排也倒觉得还算公道。其一,避开了一年中最酷热难耐的那一段日子;其二,一个月下来,大家多少都比较熟悉了,军训的过程中也可以互相照应一下。现在回想起来,军训真是美好阿。内务评比,拔河比赛,报刊投稿,板报评比,我都来不及写。军训过去快一个月了都,我才把这篇文章整理出来。可是写着写着,还是会禁不住感动。


这次军训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穿上军装,最后一次喊一二三四,最后一次躺在硬板床上想家,最后一次在食堂里抢饭,最后一次在硬土地上匍匐前进,最后一次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最后一次系武装带,最后一次拉歌拉到说不出话……


军训过后,我要面对我的大学了!

事实证明,我是一个朝三暮四的人(在各方面都是如此)。
初二假期的时候弄了自己的第一个个人网站,做的是关于电脑的一些东西。结果假期一过,网站就名存实亡了。后来到了高中又弄了一个疯狗小窝。结果又是有始无终。高三毕业,自己弄了一个新的网站,写了点东西放上去。结果一上大学就又放在了一边。现在阿,又开始在donews弄blog,没人知道这个blog能生存多久。我只能希望这次自己能够有点恒心。
说到我在这里建立这个blog的原因主要有三个。其一是blog确实比网站方便很多,我好好想想自己那些网站灭亡的原因,基本都是因为我的精力不够了。其二是对walterjoechoul同学的喜爱或者说崇拜。其三是donews比较页面简洁而且制作比较方便(blogcn的那些东西弄了半天还是很难看)。
上了大学开始做blog可以说对我还是多少有点特别的意义的。人长大了。感觉心里有更多的事情不能不用文字表达出来。可是在“表达“这个字眼之中似乎又有很自私的成分,比如可能是为了向别人炫耀自己的感情之丰富,文采之飞扬,也可能是为了日后自我陶醉之用。如此这般,blog就变成了一个虚伪的地方。但我想我还是尽量回避这些,让这个blog保持真实。

2004年8月18日 星期三


 


高考已经成为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我也逐渐摆脱了高考失利的阴影。那次泰山之行,领成绩的那一天,都将成为我终生难以忘却的经历。


 


从那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最重要的一件,就是我决定了我不复读。


 


复读与不复读,对我来讲,是个很艰难的选择。在一开始,我是倾向于复读的,因为怀着在清华求学的梦,我觉得只有复读才能让我有机会再次实现它。身边的人的立场把我左右摇摆。我叔叔劝我复读,因为他当年就是没有复读,才错过了进入清华的机会。我爷爷反对我复读,因为他觉得北工大没有什么不好。刘佳李洵劝我复读,因为他们觉得我去北工大太亏了。李博反对我复读,因为他自己就没考好,而他不复读。


 


然而,钱老师的奉劝,让我终于坚定了立场,我不复读。其一,复读一年,意味着刚从高三苦海中解脱出来的我,又要埋头于高四的学习。这一年的辛苦,我是没有心理准备的。其二,就钱老师的经验来讲,复读的成功率不高。也就是说付出了一年的心血,并不一定能考上自己理想的学校,很多复读的人成绩甚至还不如第一次考得好。其三,就算真正考上了,又能怎样呢?你怎么能确定你这一年辛辛苦苦换来的清华北大的录取通知书真的就能让你在清华北大获得比其他学校好得多得多的教育呢?这一年的付出就算真的获得回报了,可是,这样的付出值得么?


 


我终于作出了选择,我终于决定了要去北工大。其实世间最难的,就是让一个人承认自己的失败。当一个人失败了,他会为自己找借口,为自己的失败寻求一个理由,或者寻求退路,来证明自己并不是弱者,只是命运不公罢了。而真正的成功者不害怕失败,更不害怕承认失败。当他面对失败的时候,他会昂首挺胸,就像面对成功一样,因为他有信念,有理想,有能力去再次换取成功。可是,我们不妨设想,一个敢于面对失败的成功者不断地被命运戏弄,不断地接受失败的挫折,他的信念和理想不断受到挑战,他所仰仗的自信被一次次的击垮,那么当洗尽铅华,他还能以一种不变的姿态面对一切么?


 


我想起了我的化学老师刘元坤老师在考前对我们说的话:“重要的是过程,不是结果。在面对高考的过程中,同学们都学到了很多东西,不仅仅是知识。”


 


“不以成败论英雄”刘老师这样的一条价值标准,在今天仍然适用么?这个社会激烈的竞争让人们拼命的工作拼命的努力以寻求自己的位置,实现自己的价值,成就自己的理想。“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才是当今社会生存的真理吧。也许只有真正的成功者和真正的失败者,才会说出不以成败论英雄这句话。因为成功者得到了一切,所以他不在乎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而失败者失掉了一切,他唯一的安慰就是这句话。而我呢?只是茫茫人海中再平凡不过的一个。我没有目空一切,只重过程不重结果的勇气,更不愿意甘于自己的失败,自甘堕落。所以,我只能在“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理念中折磨自己。


 


换个角度想,“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这种判断是不是因为结果比过程更容易被人看到呢?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纵然你在十年里如何苦练,可是人们看到的只是你短短的一分钟的光芒。如果这一分钟表演好了,你会扬名立万,威名远播,如果这一分钟演砸了,你就会臭名昭著,遗臭万年。没有人会去关心你十年里的付出,人们关心的只是一分钟的结果。因为结果简单,明了,一目了然。而过程复杂,痛苦,难以分辨。


 


那么在这个社会里,谁有能够透过结果看到过程的慧眼呢?轻视结果,就意味着轻视别人的目光,别人的看法。那么,能做到轻视结果的人,也许就是真正的成功者吧。


 


我想我算是半个成功者,因为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挺过来了。我最终接受了这个事实。在领成绩那天之后的这一段时间里,我上了北工大的论坛,发现真的还不错。我把我的成绩告诉了我的小学老师还有化学家教老师。我要引用我的化学家教老师康健给我发的几条短信:


 


“哦,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过智者以为‘不如意’就是‘如意’,此次‘不如意’就是下次的‘如意’。能者则将‘不如意’加工改善成将来的‘很如意’。”


 


“我对你有信心。就是有一点,要有每个月的目标,要勤奋。大学很容易让人懒惰。只要你不受这个影响,则达矣。”


 


“哈哈!浮云散去水自流,峻岭深处人依旧。只要有想法咱们就聊聊。朋友就是这样。”


 

今天回头看看高考之后我走过的这一段心路历程,突然有了一种感恩的心态。我要谢谢我的父母,我的老师们,还有我的同学们。没有你们,我不能走过这一段路。这一段时间,我思索了不少,我也觉得我真的长大了不少。也许人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中逐渐走向成熟。掐指算算,假期好像就快要结束了。这个假期的结束,将意味着我从一名中学生变成了一名大学生。前一段时间我曾经不断地想,再过两年,别人问我年龄的时候,我就要回答“20”了。从十一二岁到十八岁,我并不觉得什么,可是,由十八岁到二十岁,在我看来,是一个质的飞跃。曾经,我们告别了摇篮,告别了襁褓;曾经,我们告别了汽车模型,告别了布娃娃;而今,我们就要告别我们的童年、少年时光,告别我们儿时的梦。我一直很担忧,当我们逐渐老去,我们还能保持一颗鲜活的跳动的心么?我们还能拥有力量与活力么?我们能抵抗内心的衰老么?这样说着,突然有了一种沧桑感。时间在流动,一切都在远去。然而命运总是让人惊讶。我们只能且行且珍惜……

2004年7月25日 星期日


今天是拿成绩的一天,我们的火车7点多就可以到达北京。


 


火车行进,轮子与铁轨碰撞着,不断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我的心也随着这声音激烈的跳动。昨天上火车之后,我们总结了这次行程,清算了账目。然后又玩起了猜人名的游戏,还讲了好多鬼故事。这一切似乎冲淡了高考之后的不平常的气氛。可是在早上醒来,我意识到火车马上就要到达北京西站,我又回到了北京时,我的心又开始激烈的跳动。


 


这时候,我发现我在泰山做的一切心理准备都是徒劳无功的。这时候,我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昨天张玙璠拼命建议大家在泰山多呆几天。在外地,我们都是在自己的圈子里生活,我们要面对的就是我们六个人,我们可以哭可以笑可以暂时忘却高考成绩。可是回到北京,我们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我们六个。我们要面对老师,要面对家长,要面对同学,要面对熟悉的不熟悉的脸孔。我们昨天的快乐,并不代表着我们真正的挺过了高考这一关,而仅仅是一种假象,是我们在六个人的小集体中自己制造的一种假象。回到北京,回到我们熟悉的地方,就是回到了现实。


 


要雯和丁未萌先后被家长接走,我们四个男生走出西站,也都打上了车。在出租车上,我一直盯着窗外的反光镜。我感到道路在自动的后退,快速的后退,最后我家一定会出现在道路的尽头,我的父母会从家门里冲出来迎接我。我多么希望司机能停下来,哪怕开慢一点也好啊!可是无情的司机驾驶着飞速前行的汽车,要把我拉回现实。


 


站在家门口,我迟迟没有敢进去。我知道我爸爸妈妈都在家里。一切又回到了那个老问题:我该怎么面对他们?我能哭么?我能投在他们的怀里放声大哭么?我不能。我不能让他们看着我哭泣,承担更多的痛苦。我更不愿他们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面对困难这么不堪一击。我突然觉得自己也许真的是一个脆弱的人。我越放纵,就证明我越保守。我越开心,就证明我越痛苦。我越掩饰,就证明我越脆弱。如果我像丁未萌那样坚强,我不会哭,我会告诉我的父母,我没有输。如果我像李博那样坦诚,我会放声大哭,因为我的内心是痛苦的。可是我都不是。我坚强,但是没有坚强到可以坦然的面对失败。我坦诚,可是没有坦诚到可以毫无保留的暴露自己的脆弱。我外强中干,色厉内荏。


 


我找到了一间公共卫生间,哭够了,才又站在自家门前。推门进去,和爸爸妈妈说了两句,立刻说昨天在火车上没睡好,要回屋睡觉。这个时候,我的眼睛又已经是湿润的了。床头放的是去泰山之前买的两本书。我用被子捂住脸。枕头还是渐渐湿了。在黑暗中,我不断的安慰自己,给自己讲道理,我突然发现所有的道理我全都明白:上哪所大学并不能决定人的一生,成败的关键是自己的努力……可是我就是没办法控制住自己激烈的情绪。我自己明白,我所悲痛的,并不是我考了612分,并不是将要去北工大上学,并不是我要和曾经和我约定在清华见面的同学分别,我所悲痛的,是一个梦想的破灭,是我自小的一个梦想的破灭。


 


更加实际的问题,今天领成绩。我寻思着待会要不要去学校拿成绩条,要不要面对老师和同学,慢慢的睡着了。


 


睡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我醒了,发现爸爸妈妈自己做着自己的事情,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我刹那间明白了他们的苦心。他们不安慰我,不触及我的伤口,还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孩子,你瞧,你没考好,我们并没有怎么样。”


 


我决定了。我要去学校拿成绩。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一种决定是不是发自我的内心。我是在靠近坚强,还是在靠近虚伪?我是真的挺过去了,还是只是在向别人表演,或者是通过这种表演我也许能真的挺过去?我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眼睛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肿起来。于是我洗了洗脸,换好衣服,出发了。


 


出租车司机很健谈,于是我也大谈起我的情况。我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没考好的好学生,我轻描淡写的叙述自己的遭遇,并且说在哪里上大学并没有什么关系。我快乐的叙述着,并且在这种叙述中寻找快乐。我对出租车司机说的一切话其实正是我最期望听到的,正是我劝慰自己的话。到了学校,我又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了我碰到的张亦弛。我变成了一个快乐并且坦然的失败者。我好像已经把一切都看开了。我好像一贯如此的坚强。我好像早就明白了所有的道理。


 


我在化学实验室见到了钱老师,她的眼圈是红的,明显哭过。我们班这次有七个人是老师钦定的考清华北大的,可是考好的只有两个,我是失败的五个人之一。我们班整体都没有考好,也难怪她这么伤心。她告诫我不要复读,安慰了我,还鼓励我在北工大好好上。我于是以更加看得开的姿态劝慰她,安慰她,并且告诉她这点挫折真的不算什么。我的表现征服了在场的同学,他们投来安慰的鼓励的佩服的目光。范忱还对我说觉得我真的很坚强。我苦笑。真正坚强的人是不会表现自己的坚强的,看上去坚强的人都只不过是在做给别人看罢了。


 


我和张亦弛还有后来来的赵伯君一起去给李博送成绩和照片,后来我们又去了半亩园、图书大厦、赵伯君家。也许是老师和同学们的关心和安慰鼓舞了我,也许是我自己的态度反过来对我自己产生了影响,反正我是感觉好多了。也许我还会在晚上躺在床上反复思索这件事情,也许我还会不时难过,然而我正在逐渐从高考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我知道,我离胜利不远了。


 


这时候我想,就像sony handycam广告里讲的,人生本身就是一个舞台。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表演的成份。只要虚荣心存在,或者换个说法,就是渴望被别人承认的欲望存在,人们就会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表演。没有真正的隐逸者。没有真正的出世者。人们所作的一切都是在迎合这个社会,迎合身边的人。就算是陶渊明,也是渴望被别人承认的。因为他在写诗,而写诗就是给别人看的。他的诗写的是他的出世,他的隐逸,可是这就好比一个人炫耀自己的谦虚一样。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在哗众取宠。当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有意识的剖析一下自己的心理,你会发现自己做或者不做一件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考虑到的别人会怎么看待你。而今天我在别人面前的表现,也不过是我自己的一种选择,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掩饰,选择了用这种方式面对大家,选择了用这种方式告诉别人我不怕,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换取大家的尊敬。


 

不管怎么样,这一天就是这样的结束了。泰山之行加上领成绩这样一个尾声,也算是圆满了。生命不息,我们还要向前走。我不想说什么“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发现我现在还是在期望一个顺利而幸福之人生。这次高考过后,未来还会有一次又一次的打击等着我,他们会一点一点破灭我曾经的梦想,还会一点一点告诉我世界上并没有什么顺利而幸福之人生。18岁,一个什么样的年龄啊!从这以前,我想到汽车模型,哈利波特,动画片,国家地理杂志,莫尼卡贝鲁奇,伊万麦格雷戈,科学探索,盟军敢死队。而从这以后,我想到北工大,学习,进修,实习,工作,结婚,生子,照顾老人。也许,从18岁开始,我们正开始一点一点接近生命的本质。

2004年7月24日 星期六


泰山6人行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在曲阜的“国道宾舍”做离去的准备。我们要在晚上赶到济南,再从济南坐晚上的火车,于次日早晨回到北京。


 


已经可以在网上查分了,也可以用手机短信查分了,大家都偷偷的给家里打了电话或者偷偷的查了分数。我也发了短信,焦急地等待着。我在高一高二并不努力,还曾经一度在班里垫底。到了高三,我用自己的努力换取了好成绩:一模644二模650。面对我这样迅速的进步,谢老师还开玩笑说,高考等着我放卫星呢。我更是对高考充满了信心,上清华,势在必得。


 


然而,当612分的成绩出现在手机上时,my heart sank.这样的成绩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今年清华北大的提档线起码会在620多分,甚至有人说会到630乃至640,也就是说,我这样的成绩,不可能进入清华大学了。拿着这样的成绩,我怎么面对老师,怎么面对家长,又怎么面对同学?我想起了我的一位化学家教老师,他待我很不错,从他的言谈话语中我看出他一直深深的认为我一定能考上清华。他曾开玩笑说等着我上了清华”回收系”要请他吃饭。我当时满口答应。可是现在,我应该怎么告诉他我的成绩,是故作轻松的说:“没关系,清华北大有什么了不起?”,是深沉且悲痛的请他原谅,还是选择不再和他联系,缄默不语?我选择哪一种方式,似乎代表着我面对失败的态度,我承受挫折的能力。可是事实上无论是哪一种选择,都只是一种表演,都只是在告诉别人”我很痛”,以博取同情,或者”我不怕”,以显示勇气,内心的苦只能自己承受。


 


这时候我才明白,高考的真正意义,并不只在于一个数字,也不只在于这个数字让你进入了哪一所大学,它的真正意义,是一个交待,是对老师的培养的交待、对家长的养育的交待,更是对自己12年苦读的交待。我付出了,所以我要用高考来实现收获。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还债而已。多么的可悲!


 


我想起了高考前和丁未萌的一次对话。她一直是我们班成绩最好最稳定的一个。我问她,你要上不了清华怎么办?她说,那就上不了呗。为什么我非要能上清华呢?我问,可是你成绩一直这么好,你要是上不了,不觉得亏么?她说,没有什么亏不亏的,有很多人比我努力的多,高考有那么多偶然因素,凭什么她们得不到的我就能得到呢?我无语。


 


也许丁未萌说得对,我们没有理由要求上天给我们一条更加平坦的道路,没有理由要求上天垂青于我们。我们必须学着去面对,去接受……可是这样接受的结果是什么呢?我在《读者》上看过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在6岁时梦想成为总统的人,在30岁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提升自己微薄的工资,在40岁的理想是自己的名字不要出现在下岗名单里,在60岁的要求只是得到一笔救济金。我们也许都还是那个六岁的孩子,有着无尽的理想。可是我们最后也都会变成那个60岁的老人么?


 


除了赵伯君,大家都陆陆续续知道了自己的高考成绩。李博611(三好再+10)、丁未萌624、张玙璠601、我612、要雯590多。大家考得都很差,弄不好都上不了自己的第一志愿了。我们6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正在商量下午的安排,可是大家都默默的不做声。我们都回避彼此的眼睛,更绝口不提成绩的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讳莫如深。


 


我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沉默,是妈妈的短信,她说:“上哪个学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好人。”我一下子崩溃了。我拼命忍住眼泪,将这条短信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大家。然后就跑到卫生间对着水龙头哭了起来,泪水汹涌,怎么也止不住。这条短信对我而言,是无尽的抚慰,是深情地劝导,可是妈妈这种无条件的原谅,更让我觉得内疚和惭愧。我真爱我的妈妈,她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给了我最无尽的爱,可是她又怎么知道,她的抚慰竟如同伤口撒盐般使我疼痛?


 


在这样一个时刻,我渴望得到爱,得到安慰,得到鼓励。好让我的心从悲痛中苏醒。温柔的话,亲切的拥抱,让我感到我并没有失败,让我感到我还有希望,让我感到温暖。可是在此时此刻,我又希望所有爱我的人都离我远去。因为他们的目光,他们的动作,他们的话语,都让我觉得难以承受,他们越不责备我,越是安慰我,我的内心就越发加倍的折磨自己。


 


晚上,我们乘车到了济南,吃了晚饭,在一家宾馆休息。外面下起了大雨。要雯和张玙璠在外面淋雨。我、李博、赵伯君、丁未萌在一起谈心。


 


在这三个人里,丁未萌最让我感受到坚强,李博最让我感觉踏实,赵伯君最能理解我。


 


面对困难,面对失败,丁未萌从不言败,从不退缩,虽然她没考好,但是这丝毫不能影响她。她是个女强人,看着她的眼睛,我也有了力量。李博的好脾气表现在做事情上就是他从来都是顺其自然,成绩下来之后,他还在宾馆呼呼睡大觉。摸着他的大肚子,看着他的睡姿,我觉得特踏实。赵伯君最善解人意,他最理解我的痛苦,他对我说过,他看着我不在乎的样子才觉得我心理特别苦。我觉得他们三个在一起,就是在调和房间内的空气,让痛苦的气息一点点淡去,加上一点坚强,加上一点淡然,再加上一点理解。如果说和家长和老师交流,不论他们安慰还是责备都让我觉得痛苦,那么和这样的同学在一起,就是不论安慰还是责备都让我觉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