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有可能退出中国的消息传出,引起轩然大波,网上有不少文章言之凿凿:“在中国就要遵守中国的法律”,看后觉得很不爽,想到这句话。

“非法之法不是法”,乍听起来有些拗口,不过也不难理解。在我看来,第一个“法”,指的是“元法律规则”(meta-legal principles),第二个“法”,指的是“法条”(code),第三个“法”,指的应当是“法律”(law);换句话说,“非法之法不是法”的意思,就是“不符合元法律规则的法条,不能成为真正的法律”。

所谓“元法律规则”,指的是用于指导立法的价值、规范和理念,比如一般性(Generality)、平等性(Equality)、确定性(Certainty),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不处罚(nullum crimen,nulla poena sine lege)等等。成文的法条(Code),可以被视作这些原则应用于具体情况的结果。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非法之法不是法”,应当也可以视作“元法律规则”的一种,因为它规定了,怎样的法条能够成为“法律”——那些违背元法律规则的规定,本身就是不应当立法的,即使立法通过,充其量,也不过是“法条”(code),而不能成为“法律”(law)。

code与law的这种区分,还反映在其它的方面:
按照“法条”(code)施行的统治,叫做“法制”(rule by law,这样的国家,叫做”法治国“Rechtsstaat),在这里,所谓“法律”,不过是统治的工具,是统治者(ruler)的手段,统治者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因此”合法性“(legality)与”正当性“(legitimacy)有可能是分离甚至完全相悖的——希特勒治下的德国就是绝好的例子,对犹太人的迫害,完全是”合法“(legal)的,因为这些行为全都”有法可依“;
而按照真正的“法律”(law)施行的统治,叫做”法治“(rule of law),此时,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都要受到法律的约束,不容许有人凌驾于法治之上,在这种情况下,”合法“基本就意味着”正当“,”不正当“基本就意味着”不合法“。

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不妨问问那些”引政治教科书之经,据政治教科书之典“,口口声声”在中国就要遵守中国的法律“的人:你们真的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鲁迅先生的话:历史上的中国人只有两种生存状态,即做稳了奴隶或求做奴隶而不可得。


8条评论

  1. "叫做“法制”(rule by law,"

    这里是否把code误打成law?

  2. 没打错,“法制”是rule by law,“法治”是rule of law,呵呵,鬼知道谁这么翻译的,我看是有意混淆视听:)

  3. 从 keso 连过来的, it 界的右右们真是连成片了, 呵呵.

    为了 google 被过滤的那点玩意, 把中国的法律体系都否了, 你们不会算利弊得失, google还是会的.

    把道理讲明白不难, 但是故弄玄虚就会把自己也绕进去, 这文的三, 四段就是明显的例证.

  4. 因为“google被过滤”而否定“中国法律体系”

    反对某些人以“在中国就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而没有也不能言明究竟是哪一条哪一款)为论据来支撑对Google的过滤。

    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不能混为一谈。

    更何况所谓“否定中国的法律体系”云云,如果不是yy,就是痴人说梦了。

    “网络不阅读综合症”,“激情含量不小而信息含量为零”。上面的留言就是明显的例证。

  5. 法律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或许并没有定论。

    政治教科书的定义,不过是一种解释——“法律工具主义”(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异常粗鄙的理论)——的表现。

    两千多年前,希腊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写过《安提戈涅》,启发人类开始思考“法律与正义”的关系;可惜,在我们身边大行其道的,仍然是粗鄙的法律工具主义思维——何况持这种论调的很多人本身就是法律工具主义的受害者。

  6. 法律就是统治阶级维护统治的……

  7. GFW 显然违反了宪法。

    一个连自己制定的法律都随意篡改的政体,还有什么法律可言?

  8. 不可能是某些人,它们势力十分庞大,而且有次权力的家伙在支撑。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