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来,报纸设计没有自己本身的美学理论是个不争的事实,在很多情况下,文字仍占支配地位。由于没有优秀的设计人才与图片编辑,即便最优秀的图片仍被当作报纸补白来处理。好的图片被无情地缩小了,而差的图片则被当作重要版面元素来安排。卡通、漫画虽然俨然已成为视觉设计主流元素,但那更多是在意见评论版。

20世纪70年代见证了报纸设计的第一次重要变革。报纸在媒介市场上表现优秀,更多的发行量吸引了更多的广告投放。一种从“电视恐慌”中恢复自信的媒体让它的出版人、主编为他们的产品投入了更多资金,有能力让各自的报纸采用彩色印刷技术。报纸的头版不再千报一面,而是“丰富多彩”。一些报纸改用小报型的同时增加了版面数量,报社聘用一位设计总监或图片总监便成为必须。到了1970年代后期,美国报纸中设置一个艺术设计部是非常普遍的事情。

19829月《今日美国》的创刊,把注重产品设计、彩印、报纸视觉化的潮流在报纸出版领域推上了高潮。那张报纸不赶紧推出一张彩色的天气预报地图?那个报纸主编不一边激烈地批评《今日美国》的设计样式,一边采用新闻摘要专栏、聘请两位信息图片制作高手让报纸头版增加更多可视化的元素呢?

是的,尊敬的《纽约时报》花了近30年的时间于1997年才在头版出现了第一张彩色图片,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报纸彩印时代的到来。一张日报要从视觉上与别的报纸区隔开来。报纸进入了设计时代。

即便现在看这次设计革命好象都有些遥远了。事实上,如果你留心现在的《今日美国》,你就会发现它也在变得越来越好,颜色不再那么鲜亮,文章篇幅变长了一点点,可读性更长,图片的作用则无可替代。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在个别报纸之外,全球的报纸经过数十年的模仿正在向一种草根设计文化回归。这种回归主要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看出个大概。一是回到传统,设计总监、主编废弃了1930年代以前报纸通常使用的字体,在读者接触报纸任何内容之前,让他首先看到文章标题、副标题,虽然并没有舍弃色彩的运用,但更多地依赖白纸黑字,设计技巧中最具表达能力的留白得到充分运用。报纸上有短得不能再短的小文章,也不乏长篇巨制,两者和谐共存、相安无事,长短与否关键看文章内容,而不是预先设定的设计原则。

另一方面,报纸看起来又象报纸了。在设计过程中,设计者更多时候会考虑到当下的社会文化环境、当地居民的生活阅读习惯,希望通过报纸产品的可视化设计,使报纸成为地方魅力的代表和组成部分。从字体选择到颜色运用,报纸越来越意识到它们所处的地理位置、社区特征与它们所要达到的市场营销目标的独特性之于报纸产品设计的重要性。然后,它们会把这些因素体现在报纸设计中,它们更多地植根于自己的传统,一些报纸也重新运用了视觉元素,报纸看起来比较活泼轻松,但却独一无二、与众不同。

最近一些改版的例子说明,这种趋势仍在继续。《伦敦独立报》(The Independent of London1997年的全新改版让媒体观察人士大跌眼镜。60%的版面都是黑白印刷,版面出现了大量留白,黑白照片大行其道,很多版面出现大幅照片。这种设计非常现代,但源自传统。它的主编好像要用一支手拂开报业设计尘封的历史,而用另一支手去试着抓住报业发展的未来。

现在,我们看看互联网这些未来的因素对报业设计的影响。很多报业设计人士已开始用网络思维进行报纸设计,例如,文章导读、索引的理念便从互联网被移植到了报业版式设计。有些报纸将会变成杂志,更大的但是更少量的图片,设计轮廓非常清晰,更易于读者阅读。报纸未来的悲观论者也不能不承认,报纸在互联网媒体的冲击下,做得越来越好,老树发新芽。世界上很多报纸第一次从传统的黑白印刷改为彩色印刷,很多报社花了重金,引进新的印刷设备,让报纸印刷更加精美,对读者更具吸引力。周末版数量日渐增加。报纸设计与报道、编辑、发行、广告、印刷一样,已成为报纸行业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产品设计已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在重要决策中,越来越多的主编意识到应该让设计总监、图片编辑加入了进来,主编们心知肚明,好的设计对于好的内容而言不可替代,它们彼此促进、相得益彰。(文/刘再兴)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