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2日

  真的 我不敢去看离考研还有多少天 应该是50多天吧 权且当作50天吧 我还有多少书没有读啊 还有多少试卷没有看啊 我昔日的同学已经保送读博了 而我还在老地方拼命的回想怎么帮这些小孩子解我多年前学过的应用题 我突然很想我的大学生活 很多事情都在昨天 清晰可见 而我 却在自己中学的母校荒废着自己的青春 每天唯一的快乐 就是学生望着我纯真而充满渴望和灵气的眼神 我真害怕我自己会真的爱上这个工作 因为我不想呆在这个地方 我在工作上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我的学生 因为我发自心里的珍惜他们的纯真与可爱 我要用把自己最好的东西教给他们 可是他们的班主任真是个畜生 太令人作呕 才来工作就是那样的张扬跋扈 竟然敢来指责我 真她妈是个臭婊子 成人世界就是这么的恶心 肮脏 只有学生时代才是最干净而纯真的 前几天下载了很多在大学时代听过的歌曲 那些情绪一点点的弥散在我的心中 让我的灵魂感到一种湿润而深沉的疼痛 我不应该再浪费时间 抓住最后的50天 奋死一博 重温我的大学梦 也可以给我的学生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 成为他们在学习上的动力和榜样 加油!!!

2005年11月14日

  今天天气突然转凉 我生病了 

  记得2004年的六月 当兰说出最坚决 最伤我心的话时 我也生病了 那次真的很严重 发好高的烧 我晕忽忽的自己打车去药店买的药吃 那是第一次我生病了身边没有一个照顾问候我的人 发烧的感觉是很难受的 再加上心理痛楚的折磨 一种巨大的不适感袭击着我 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那次病好后 我对兰的感情就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 她以前说的很多感动我的话就像碎片一样的脱落 我是个很容易被语言感动的人 我每次都被兰的语言感动 然后用我热腾腾的心去迎接她 可她不高兴了就往上面插一把很凉很锋利的尖刀 然后转身就走 每次和好后我就自己把尖刀拔出来 依然感到火热的鲜血喷洒到自己的脸上

  记得那次病好后 我空虚得无事可做 而自己的酒量又越来越高 怎么样都喝不醉 就跑到外面瞎逛 经过师大舞厅的时候就被那嘈杂的音乐和眩目的灯光吸引进去了 没过多久就遇到几个一年级的新生 中间有一个女生舞跳得特别棒 平时很腼腆的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就直接对那女生说:"和我跳舞吧 虽然我根本不会跳"要在平时 若是被拒绝我会觉得很尴尬 很没有面子 但那天似乎自己就是有意要去丢面子 好象做任何丢面子的事情都无法战胜我的心痛和空虚 

  很出乎意料 那女生竟然答应了我 而且那一个晚上都带着我在舞池中轻盈的旋转 我不想说话 我只想听着这音乐 感受这气氛 大概跳了2个小时我们就讲了几句话 她说她是日语系 我说我是国语系 我说了几句日语 她笑着赞扬我发音不错 于是我也笑着赞扬她国语发音也不错 客观的说 她挺漂亮 身高正好到我的眉毛 是我一直希望的完美身高差 望着她的眼睛 牵着她的手 搂着她的腰 跟着她的脚步 我突然觉得我需要的不是能感动我的语言 更不是无休止的争吵和撕裂 我需要的是一种默契 哪怕就是现在这样无言的默契 只是淡淡的望着她的眼睛 这使我的心感到宁静而温暖

  舞会结束了 没有留地址 没有留电话号码 没有留QQ号码 甚至都没有问名字 我到现在也没有再见过这个女孩 或许这也是一种默契吧

  舞会散场时 我的手机不停的振动 是兰很焦急的打电话找我 问我在哪里 我第一次对她撒了谎 第一次对她产生了厌恶的感觉 

  今天 温度突然降了很多 兰却没有再打电话给我 因为她昨天又说"我已经决定跟你分手了" 虽然 现在的我 早已对这句话产生了抗体 不会像几年前那样狂乱的心碎了 但这句话仍然会刺伤我的心 我也知道自己确实是有很多不近人意的地方 我并没有资格再去要求她做些什么 我一直赞扬她要优于75%的女生 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如此 作为一个男人 我应该为我没有带给她所期望的东西而羞愧 我确实没有资格再要求她继续对我付出 奉献了 但 我也不能再忍受这种反反复复的折磨和无休止的撕裂了 我们都很辛苦 我真想休息一下

  寒冷的气流很快摧毁了我脆弱的防线 我的头很晕 喉咙很痛 但我现在需要的仅仅是几颗感冒药和几杯白开水 就像我的心一样 只是需要一个让我的灵魂宁静而温暖的眼神 可是她又在何方呢

2005年11月02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 从今天开始 我就真24岁了 家里专门为我做了菜 

  一天都在上班 不能像大学的时候的生日过得那么疯狂了 取而代之的是繁杂的工作 今天正好发为我们订做的西服 尽管我不相信真要1600一套 但我穿着的确特别好看 算是一份生日礼物吧

  可是 除了兰和我妈 今天甚至没有人来对我说句生日快乐 记得去年我还是和我妹妹一起过的 曾经最好的朋友在晚上的时候冷冷的发过来一条短信 唯一一个女性的朋友我一直以为她是把电话保留到今天打给我 结果依然没有 还有我以为或是希望会送我祝福的人……那个妹妹自己生日的时候打电话过来责怪我为什么不记得 可哥哥的生日……哎 小孩子……兰的朋友在今天快结束的时候 给我发来一句很简单的生日快乐 当然是兰要她发的 

  兰知道我的悲伤 说因为我不是别人的唯一啊 但我是她的唯一 我的心又润湿了 我真有一种想说:"兰 我们结婚吧"的冲动 在如此特别的一天 我发现我的身边只有兰 可为什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总是不开心呢 一次次的感动 之后又是一次次的撕裂 于是我试着告诉自己不再感动 可今天兰又感动了我 因为除了她和我的家人 再没有人诚心的给我祝福和爱

  我自认为把感情看得很重 所以自己在乎的人也会同样的在乎我 可是 没有 

  只有兰爱我 在乎我 可每次靠近久了之后又会彼此撕裂着对方的心 我从来没有得到过想象中的快乐 一个人的悲伤只有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才显得格外的突出 

  写着 时间已经走到了11月2号 窗外沁入的凉意抚摸着我的脸 似乎在傻傻地为我祝福呢 

  呵呵 但我觉得 这个冬季来得早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