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1日

   本打算"休客"一段时间 但今天上Chinaren看到的有关王婷婷的一系列报道以及后来在同事的指导下安装了Google Earth 却不得不"苏醒"一下

  关于王的报道 只要在百度输入这几个字就可以收到无数条信息 所以我不再复述了 我想说的是 人家拍性爱录象 照片又怎么了呢 为什么就是道德败坏呢 "道德"本身难道就不道德败坏了吗 很多人在享受了图片和影片带来的快感后 再摆出一副有道德者的模样 辱骂当代大学生什么道德败坏啊 沦丧啊 那才是最令人恶心的 

  性 原本和吃饭一样 都是人类自诞生之日起就具备的基本需求 本来是件很自然的事情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 性就被描述成了一件可耻可怕的事情 其实真的很好笑 人们明明有需要 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那些指责别人的"有道德者" 要不就是虚伪透顶之辈 自己干的事如果能用他们自己所谓的"道德"来衡量 不知道比别人无耻龌鹾多少倍 要不就是性无能者或是性欲得不到满足者 所谓"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说的就是这种人

  不过还好 幸亏老祖先们是把性而不是把吃饭定义为肮脏无耻的事 要不 现在的餐厅 食堂可是没办法开下去的啊 人人都只敢在家里偷偷的吃饭 而且和恋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把灯关了 把窗帘拉好 而且最好不要发出声音 因为 要是不小心被对面楼上一些好事者拍到 又放到网上的话 恐怕心灵脆弱的人就不得不像上大的那个女生一样跳楼自杀了 那多可怜啊 而且 吃饭就好好吃饭 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绝对不能调皮 更不可以有突发奇想 而且最重要的 需要切记的是 千万别把你吃饭的时候各种各样不同的姿势拍下来或者是照下来啊 因为要是你的男朋友或者是女朋友跟你分手了心态又不好的话 把你们吃饭时的各种照片 录象往网上这么一挂 那你就是另一个王婷婷了 骂声不绝啊 我真是不得不佩服制定"道德"的那些老祖先们的智慧了 因为性毕竟不如吃饭 人们吃饭的频率还是远远高于对性的要求的 所以 光是为此 我就得向那些制定道德的老祖先们深深鞠一躬 说声"谢谢你们啊 你们还真是很体贴我们这些后辈人类的呢 要不然我们每天要战战兢兢的 偷偷摸摸的做3次有愧于良心的事 即使不累死 也会被心里的负罪感折磨死的 要是哪个人命不好 吃饭的样子被大家都看到了(尽管每一个能吃饭的看客在看别人吃饭的时候自己也在偷偷摸摸的吃饭) 那个人只有马上去自杀了"

  真的感谢上帝 感谢老祖先 感谢道德 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加恐怖 对了 还有一件事要感恩的 那就是幸亏老祖先们把遮羞布制作出来的那一天遮住的是其他的地方 而不是脸 要不然 唱歌被人听见那就是淫声 说话被人听见那就是浪语 要是揭开面纱吃饭的时候万一被没有道德的人拍到 网站上便又多了一张新图供人意淫 辱骂 搞不好还要连累到自己的家人 学校 搞得领导们还要出来避谣 说"我们学校的某某某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绝对不会做吃饭这么道德败坏的事 而且如此放纵的吃饭 绝对不可能!"中国的领导们多辛苦啊 何必给人家添麻烦呢 幸好 中国不是这样的 因为吃饭不是可耻的 性才是可耻的 吃饭是有道德的 性才是不道德的 吃饭的样子可能是赏心悦目的 做爱的样子一定是不堪入目的 拍摄自己吃饭的样子或许是可爱的 拍摄自己做爱的样子绝对是可耻的 吃饭被看到是不会被意淫和辱骂的 做爱被看到一定会被意淫和辱骂的 别人知道你怎么吃饭 你还是可以活的 别人知道你怎么做爱 你恐怕就得死了 真是万幸啊 我们的天空还是很明亮的 因为我们还是可以好好的吃饭 自然的吃饭 疯狂的吃饭 放心大胆的吃饭 变化花样的吃饭 还可以把吃饭的样子拍下来慢慢欣赏 就算哪天被变态的男朋友传到网上也无所谓 呵呵 中国人幸甚!人类幸甚啊!

  但是 今天同事帮我从校园网上下载的Google Earth却让我大吃一惊 那玩意竟然能看到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的样子 只要轻轻拖动鼠标 地球上每一座城市 每一个角落的河流 山川 房屋都可以非常清楚的展现在眼前 几秒钟之类就可以从东方明珠到白宫 从橘子洲头到莫斯科红场 从香港会展中心到故宫博物院 画面清晰得令人难以置信 而且还可以变换角度 鸟瞰 俯览 平视……无所不能 令人叹为观止 人类的智慧真是太伟大了 同事说这个网上下载的还不够精确 真正最精确的 每一个人身上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只不过现在还不会被挂出来让你下载而已

  我想 那完了 要是那玩意被"有识之士"利用了 那人人不都成了王婷婷了吗 哎 人类的那点秘密啊 在现代科技面前显得是多么的脆弱而可笑 当然 人类在自己的面前更是显得可笑 不过也许那时的人们早已产生了审美疲劳 就像我们现在看别人吃饭 看到别人的脸一样 已经产生不了任何的争议和轰动了

  看来 我真的是杞人忧天了

2006年03月29日

 

    《神雕》终于上映了 刚看了几集我就被菲菲清新脱俗的演出吸引住了  片头 她忧郁的表情看一眼都让人心碎 那漂亮的服装 优美的舞姿 飘逸的动作 脱俗的气质 更是宛若仙女下凡 配上靓影完美演绎的天籁之音 给人以纯美空灵的艺术享受 2005年我真是我没白支持靓影一场啊 纯粹的音乐配上纯粹的画面 是令人震撼的美……还没看剧情的我就被征服了 这是第一次

  其实 我觉得曲子的第一句有抄袭王菲的《再见萤火虫》之嫌  目前我所能看见的缺憾还有: 李莫愁还不够狠毒 小杨过的师兄给人的感觉是一直在开玩笑 根本没有表现出令人憎恶的一面 那个演员缺乏一种严肃的艺术态度 他在《至尊红颜》中就是那个样子 到了《神雕》却还是那个样子 他只是在表现自己 根本不是在出演剧中人物 黄晓明帅且有男人味 就是显得老了些 感觉杨过仿佛一夜之间就从喊小龙女姑姑的小孩子变成了可以做她叔叔的人物 相比而言 我还是更喜欢古仔演的过儿一些 黄和前几部大陆拍的金庸剧中的李亚鹏 胡军们一样 都显得有些做作矫情 不知道这是不是大陆男演员们的通病 缺乏港版金庸剧中男演员表演时的真诚与率性 菲菲呢 要是脸蛋再小一点点就更加完美了 但她绝对是以前所有版本中的小龙女所望尘莫及的 无论是潘迎紫 陈玉莲 还是范文芳 吴倩莲 李若彤 都无法做到像菲菲一样的高洁典雅 清丽脱俗

  但是 我却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个无耻至极的调查 主题是“如果刘亦菲是小龙女 你是愿意做杨过还是愿意做尹志平”出这题的人就他妈的是个混蛋 而绝大多数的人居然都是选的尹志平 有人还把这三个字复制很多次并不断刷屏 中国男人的卑劣与丑陋真是暴露无遗了 说到底 他们就是被流毒几千年狭隘落后的封建思想和被封建思想毒害至深的可怜的中国女性们惯坏了

      西方基督教的思想其实和中国的儒家思想一样 都要求女性讲贞操 可是近两个世纪以来 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 人家早已抛弃了这种狭隘落后的思想 而中国人虽然从表面上似乎开通了  其实 扪心自问 绝大多数人从骨子里还是有着处女情结的 很多中国男人更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思想(从那个网上调查便可以窥其一斑) 那就是 千方百计的想占有别人的女人的处女之身 而自己的女人却要求她们和自己在一起之前必须是处女 而女人数量毕竟有限 男人的这种努力害得很多可怜的被欺骗感情的女性又不得不再次可怜的交钱去做极具中国特色的处女膜修复手术 承受着身理和心理的双重痛苦 因为她必须对丈夫永远保守这个秘密 否则 所有的痛苦还要加倍 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 试问 如果中国女性真的和西方女性一样 没有一个是处女 又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欺骗自己和别人  那中国男人的处女情结还会有存在的土壤吗 极具中国特色的处女膜修复手术还会有市场吗  

      所以说 中国妇女解放的关键还在自己啊 到那天 她们才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中国男人 你有处女情结 可以啊 去找男人结婚吧 因为这世上已经没有一个女人是处女了"当然 这一天是迟早要来的 因为历史的潮流是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逆转的 愚昧和无知终究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箱 只是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罢了 因为中华民族永远是喜欢欺骗自己的民族 很多人宁愿去相信假象 也不肯接受现实的 从这一点上说 过儿可以说是未来理想中国男人的代表 这也是金庸先生的《神雕》的进步 高明之处 而在这一点上 我觉得这部《神雕》就比港版的处理得更好
    

    

     最后 说点题外话吧 已经决定“休客”一段时间 因为最近虽然写得多 而思想和文笔却反而有些流于浅薄了 而且还有很多该干好的事儿没干呢 有的时候确实该刻意的与博客保持一些距离 好阅读一些或是思考一些更深刻的东西 而不要总是拘泥于一些日常琐碎之事 
     当然 《神雕》和菲菲对我的吸引是不可抗拒的 等我全部看完后或许会有一些比今天更深刻的见解

有人说你是个男人 
有人说你是个40岁的大妈 
事实上  我也一直怀疑那些文字和图片的背后坐着的其实是个顽皮的小男生 露着满脸的坏笑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至少 你玩弄世俗的魅力 藐视世俗的魄力 就比那些道貌岸然的禽兽 走狗们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一些中国人很虚伪 总是用所谓的道德标榜自己 要求别人  实际上 如果真的能用他们的道德标准来衡量他们自己 他们自己就是最无耻最卑鄙的人
一些中国人又很无知 总是在欺骗别人的同时又被另外的人欺骗了 
很多所谓的名人表面上干干净净 光彩照人 看不起人 背地里却干着最肮脏龌鹾的勾当 他们写一点虚伪矫情的东西给自己脸上贴金 却能让很多无知的中国人顶礼膜拜 
而木木既是虚幻的 又是真实的 从政府官员到无业游民 从大学教授到地痞流氓 都在你的BLOG上驻足 有的兴奋 有的欣赏 有的理解 有的谴责 有的漫骂 有的无所谓 人性的美与丑 善与恶 都在这里呈现出来 从这一点来说 你可以说把BLOG的功用发挥到了极致
或许 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真的是最好的了 
许多年后 历史自然会有它客观的评价 
你来自网络 说得真好 
我想和你握一下手 
也许 那是只沧桑的80岁老大爷的手

2006年03月27日

  今天后面那老教师又哀叹学校的伙食差了 到底是语文老师 说起来煽情到我心痛 我又要犯愤事嫉俗的错误了 学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从学生的套餐中赚钱真他妈是良心坏到了极点 这干的是断子决孙的买卖啊 真恨得我心里痒痒 虽然 这利益经过层层盘剥 我们基层的也能分到一些 可我宁愿不要啊 当然 上面会说 你不要 那无所谓啊 你走人都无所谓 反正有人愿意来 你这样的人 就不配要这钱

  天地良心 良心值几个钱 良心上都写着钱 电视台 报纸会帮百姓说话??? 做百姓的时候不知道 直到和他们接触才知道 给钱给他们 就可以定期帮你发新闻 这叫做软广告 他们还负责第一时间把别人的举报告诉你们 压新闻 来个记者 真他妈是爷 又请吃 又送烟 又找年轻女同事陪笑 那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东西被揭露呢 因为 羊皮还是要披的 还是要让人感觉他们是为百姓说话的 那谁来勇敢的牺牲呢 按他们的话说 为百姓说话而抨击到的都是些不懂味又没后台的单位 这样的单位 总有 当然 记者中像我一样愤事嫉俗的也有 结果呢 怕也和我一样 只能在BLOG上发泄一下而已 要写出来 呵呵 肯定早不知道被哪个领导 压下来了  

  去告官 当官的有闲心管这事???我真的连分析的兴趣都没有呢 去看<<沧浪之水>>吧 说得很真很透彻 我那些父母当官的同学很多都在国外吃西餐 就是在中国的 把套餐的钱一交"走 哥们 姐姐请你外边吃去"都无所谓的 他们当然是很可爱的 可那么多没钱 没权的子弟呢 我同事深沉而悲壮的说 没钱的就是猪 啊 原来 没钱的就是猪啊 所以就得吃猪沼 我心里面想 你们都要好好学习 好好锻炼自己的能力啊 你们现在是猪不是你们的错 是爸爸妈妈的错 是学校的错 是社会的错 所以你们要靠自己的努力 把自己变成人 让自己的儿子 女儿做人 解救身边的猪 让他们都能够成为真真正正的人 

  别觉得好笑 中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虚伪 不愿意面对现实 不敢坦率的面对自己 禁播的片子事实上人人都有办法看到 执法者偶尔去抓人的地方也是自己常常光顾的地方 明明在做断子绝孙的事情却能说出很多很多的"高尚而神圣"的理由 明明只是把猪当赚钱赚名誉的工具 却硬要说 一切为了猪 为了一切的猪 为了猪的一切 当然 猪都是很蠢的 所以猪吃着猪沼还把那句话听错了 听成了 一切为了学生 为了一切的学生 为了学生的一切

  真可悲 

  我本来觉得自己也是一只猪 可和猪比 似乎比猪的处境好点 所以我应该算一个普通的看猪人吧 可这些猪都是我的天使猪 宝贝猪 我想让他们知道 靠自己的努力 你们是可以变成人的 毕竟 在这个社会 很多人连做一只猪的权利都没有呢 好好努力吧 我爱你们

nothing belongs to be

there must be one day

i’ll lose everything of mine

actually  

i ‘ve never gotten anything

all the things around me

which i thought were mine

are just  illusion

just my own stupid imagination

when i have to face the reality

i find that

life hurts

everything of my world is not true

but false

include

my life my body my thought and my spirit

my passion my feeling  my desire and my love

as it turns out

that

nothing belongs to me

in the past   

now

in the future

yes

you are right

that is my poetic justice

but

it’s not anyone else bussiness

i’ll go with myself

maybe happy

maybe sad

but it’s not important

because

everything

 is

nothing

originally

i have nothing

at all

2006年03月26日

  今天改周记 看完他们班长的周记本 我才知道他们班上有个很懂事 成绩又好的小女生的父亲被诊断为肺癌晚期 家里已经花完了所有的积蓄 现在只能躺在家里等死了 医生说她父亲顶多还能活3个月 他们的班主任于是就在班上发起了募捐活动

   刚看完所有的周记 班长就捧着一个大募捐箱进来了 很不好意思的说“老师 我的周记您看了吗”我于是掏出钱包 还有63块钱 我就拿出60块钱投了进去 也很不好意思的说:”我现在就只有这么多了 可以吗”“没关系的 老师想捐多少就捐多少 不限数额的”我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她就蹦蹦跳跳的捧着募捐箱又到地理老师那边去了  然后是生物老师 我只听见生物老师说:“我现在没带钱包”……班长走后 那地理老师马上过来问:“你捐了多少”“60,你呢”“我只捐10块列,你好有钱啊!”她的语气带着明显的酸味 这时 生物老师又插嘴道“他当然有钱 他爸爸是纪委书记 每年过年不知道有多少贪官进贡 我是不赞成学生的这种做法的 我就是故意不给钱”顿时 我的火就不往一处冒 他妈的 老子很有钱吗?下个礼拜才发奖金 那63块钱还是前几天向我妈借的100块剩下的 我是真的看那女孩子可怜 所以只留了3块钱作过几天去兰家的车费 这本来是件很自然的事 他们却一定要说到你心里不舒服才罢休 什么鬼老师 真他妈是一群人渣  况且 第一 我爸不是纪委书记 他只不过是一小科长而已 要不我也不会在这儿上班了 第二 他要真的有本事 有胆量 有能力贪 那我一定会崇拜他的 可事实并非如此 

   这些教育界的犬儒们啊 自己不想捐本是无所谓的事 我绝对不会讽刺他们的 因为本来这就是自己想捐多少就捐多少的事啊 和别人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却一定要讽刺一下别人 心里才舒服 现在想做一件善事却反而被人认作恶事 真他妈是什么世道啊  那地理老师的男朋友是中科院的博士 怎么也不好好教教自己的女朋友呢 我和她做同事都觉得是耻辱 他竟可以和她过一辈子 国家培养的就是这样的“人才”! 这样的“人才”还在教育界继续培养着“人才”!!

   后来 政治老师进来了 她说 我要他们班长去和学生科 团委把情况说了 准备号召全校师生一起来为她们家捐款

   哎 这样我反而不想捐了

 

2006年03月17日

(一)

冻结了

几万年

它的坚硬

它以为

胜过

钻石

燃烧了

几万年

它的热烈

它以为

胜过

太阳

执著的冰 狂傲的火

它们如果

相遇

会是怎样

会是怎样

(二)

终于有一天

它们相见了

第一次

感到

这世界

竟有这样单纯的温暖

第一次

感到

这世界

竟有这样深沉的寒冷

突然

冰的中央

出现了

一个蓝色的湖

像诗人的眼睛

忧郁

而深邃

湖上不知道何时

飘起很多原木

火想

试试看吧

第一团火落了下去

顿时

冰湖上燃起了星星之火

它们惊呆了

竟忘记了自己的执著

继续深邃的望着火

竟忘记了自己的狂傲

不断勇敢的扑向冰

湖面上

原木一个个被点燃

燃起熊熊大火

轰然作响

电闪雷鸣

那场面

甚为壮观

它们热烈的

疯狂的

拥抱 亲吻 

火光中

忘记了自己的坚硬

它觉得自己变成了狂傲的火

冰湖中

忘记了自己的热烈

它觉得自己变成了执著的冰

(三)

但是

湖上的原木

会越来越少

终将有烧完的一天

熊熊的火光

会越来越暗

终将有熄灭的一天

壮观的场面

都是瞬息

都将过去

它们的错觉

终将清醒

冰就是冰

它不可能是热烈温暖的火

火就是火

它不可能是坚硬寒冷的冰

当最后一块原木燃烧殆尽的时候

冰与火流下了最后一滴泪

那泪

是曾经壮观

唯一的见证

可是

它只会化入湖中

冻结一万年也不会有人发现

或许

在冰与火的心中

还能记得

(四)

它不能冻结住火

但它可以冻结其他

它不能燃烧到冰

但它可以燃烧其他

终于

冰遇到了另外一块冰

两块冰很快的融合在一起

可冰再也不是原来的冰

它竟然怕起冷来

因为它曾被火温暖过

它原本都不知道

冰原来是这么冷的

冷得痛彻心扉

冷得渗出血来

曾经

火一定比现在还痛

它为什么要在遇见另外一快冰的时候才知道

为什么

可是

一切都晚了

冰与冰会融合在一起 

冻结在一起

永远

很简单

因为它们都是冰

终于

火遇到了另外一团火

两团火很快的融合在一起

可火再也不是原来的火

它竟然怕起烫来

因为它曾被冰冷却过

它原本都不知道

火原来是这么烫的

烫得痛彻心扉

烫得渗出血来

曾经

冰一定比现在还痛

它为什么要在遇见另外一团火的时候才知道

为什么

可是

一切都晚了

火与火会融合在一起 

燃烧在一起

永远

很简单

因为它们都是火

(五)

尽管

疲倦 后悔 痛苦

会常常折磨着它们

可冰与火

毕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冰就是冰

它永远不会燃烧

火就是火

它永远不会融化

也许

有一天

冰与火会再次相遇

冰的中央

那个湖会再次出现

原木会再次漂浮在上面

再次被一个个的点燃

它们会再次拥抱 接吻

可是

那场面

却不再壮观

因为

在那个湖中

藏着

冰与火

那最后一滴泪

 

 

2006年03月16日

       躺在车里 我晕忽忽的 我问翔去医院干什么 翔说去就知道了 到了人民医院 我们下车 翔带我搭上了另一台的士  他说:“我不说去医院他会马上开车吗”黑暗中我想到很多事 突然眼前这个男生一把将我抱在怀里 说:“云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呀”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我并不排斥他的拥抱 因为在舞蹈中 他也不知道抱过我多少次了 一种我说不出的感觉纠缠着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冒出一句:“哥 别这样 会弄疼我的”翔放开了我 说:“对不起 我真是喝多了 做我妹妹 这很好 我喜欢听你这么叫我”“恩 哥——哥——”我笑了 翔也笑了

 

       那天晚上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我竟然不记得那是真实还是幻觉 星期一准时到了 我毫无目的的来到学校 第一节数学课 熊老师缠着一头纱布走上讲台 我的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上 冷汗直下 他说自己开车太不小心了 叫我们以后在街上一定要注意 我不相信天下会有如此凑巧的事 可想到昏暗中那肥胖的身体 我心里便剧烈的抖动起来 没错的 是他 翔出手砸伤的就是他 顿时 我竟然心情畅快起来 管他知不知道是我 我反正明年走人了——我已决定明年转学了 

     

        8 文艺汇演开始了 可是翔竟然在一次篮球比赛中扭伤了脚 我们苦心排练了一个月的舞蹈就这样泡汤了 童丹以一首摄人心魄的《白桦林》自弹自唱进入了全校总决赛 他幽婉的歌声 忧郁的眼神 优雅的动作 征服了听他歌的每一个女生 为什么 那六根弦为什么竟有那样的魔力 他在拨弄琴弦的时候就仿佛在拨弄我的心弦一般 将我心灵深处蕴藏多年的樱花瓣一片片的颤落出来 我培育了多年的樱花种子 那熟悉的樱花凋落的凄美画面竟在这个男生的琴声中再次出现 他的声音 一个个敲在我的心底的礁石上 激起一阵阵暖暖的浪花 童丹在总决赛中说:“其实 今天我只想把这首歌送给一位美丽的女孩 她的名字——”下面齐声叫道“叫做小薇!”

 

  “不 你们错了 她的名字叫做晓云 林晓云”

 

  要是时间永远凝固在这一刻该多好 我会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普希金真的残酷 把残酷的现实诗化得更加不堪承受“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过去……”第二天 同学们在学校的后山上发现了童丹的尸体 冰凉的他的身上插着一把冰凉的水果刀 他睁大着眼睛 他一定有好多的委屈无处诉说 他一定还有好多的心愿没有实现 他一定还有好多的梦想没有完成 我的泪水滴在他的脸上 我仿佛又看到他轻松的解完一道物理题后轻舒的双眉 我仿佛又看到他投进一个球后淡淡的浅笑 我仿佛又看见那六根弦在他的手中幻化成无数个天使 环绕着他 轻飘入云 我早已瘫软在地 为什么 为什么上帝如此不公平 为什么让他刚刚牵走我的心 就这样飘然而去……张华更是抱着童丹的尸身号哭到晕倒

 

 警察在侦察的时候 小才主动告诉我们 他说他不能容忍别人把我从他身边抢走 特别是童丹 下午放学后 他借口有重要的事把童丹叫到树林 得知童丹也一直喜欢我并打算和他公平竞争后 他就将早准备好的水果刀插进了童丹的胸口 童丹最后的一句话是“这件事 别告诉我爸爸妈妈 好吗 要对晓云好”小才说他答应了 他说等他杀了熊老师后就自己去自首 但没有人再愿意去理会他了  华当即叫来了在外面认识的兄弟 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我恨自己 我恨自己这段时间为什么要对小才这么冷漠 让小才误以为我因为童丹而变心 童丹死得太无辜了 小才什么都不如童丹 所以 他愚蠢的以为只有让童丹消失 他才能留住我 我不能原谅小才 但我更恨我自己

 

一小时后 警察逮捕了小才 他和警察说他爱我 他不能容忍别人也爱我

老师给他的评价是:自私 自卑 孤僻 狭隘 报复心强 平时经常上网看色情片 暴力片  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2006年03月15日

 高中的日子真是非常的无趣 班上强手很多 天天就埋在书山题海里 我再也找不到初中时学习的热情了 我总是一下课就一个人跑到走廊 忧郁的望着教学楼后小山上的一棵梧桐 树叶一片片的凋零 就如同我的生命 毫无生机的凋零着……小才 童丹和莹儿都是是很用功的

一天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 正好碰见 熊老师下班 他问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我看你最近好象老是心神不宁的”“没有啊”“这样不行的 现在是高中 和初中不一样”“我知道的”“而且你还是 班长”他边说边用手帮我理了一下鬓角上被风吹乱的头发“要用积极的心态面对新的学习生活 知道吗”“恩 知道的”这时 我听见后面有人叫“晓云” 转头一看 原来是小才 我于是对 熊老师说:“我先走了”他点点头 望了望小才 就骑上车走了

 “他妈的 这个老杂种 我操他妈”我还是第一次听小才骂这么难听的脏话 “怎么了”我问“他凭什么碰你”“哪有啊”我有点吃惊 想起了熊老师刚才那个动作“没那么严重吧 你不要那么多心嘛 他可是老师啊”“我呸!还老师呢!我看叫老禽兽还差不多!!!”我有点生气“你不要这样说老师好不好?”“你是不知道啊 我注意他好久了 上次放学后 他在电脑上告诉周诗然做题的时候 故意把手放在周诗然的身后 我当时正在自己的课桌上写作业 他以为我是傻子呢  还有几次 他帮女同学讲题目的时候 故意用手肘去碰她们的胸部 我都注意他好几回了 那个老杂种 占别人便宜就算了 这次竟然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 他不得好死 最好马上被车撞死”我突然觉得脸上一阵阵的发烫 就像平时看到别人的呕吐物一样 我的胃里强烈的抽搐 “哇”的一声 我真的吐了出来 “你不要再说了!!!”我的声音颤抖着 我丢下他 飞快的跑回家 我一进家门就冲进浴室 赶紧洗澡 我把头发洗了三遍 鬓角洗了七遍 可还是觉得没洗干净

从浴室出来 我顾不上穿好衣服就给莹儿打电话 莹儿开始也不信后来从我的语气和描述中她似乎信了 但她还是说:“这个要我们自己注意观察才好断定 现在就凭小才的一句话我看很难就给熊老师下定论的 而且就算他真的是个禽兽 你就当走在街上不小心被狗咬了一口吧 以后注意不就行啦 再说被狗咬可不这严重多了是不是?”在她的安慰下 我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我不知道第二天是怎么面对数学课的 他照例只叫成绩好的几个同学和长得好的几个女同学上台做题 这些我平时其实并没留意 可今天却能十分清晰的记得 所有的数学题没有一道进入我的大脑 小才一直低着头在用手划着什么 熊老师好象发现他没在听课 就叫他上去做题 小才飞快的把题做完 理都不理他的走了下来 看见熊老师脸上尴尬的神情 我突然想笑 可他迅速的又把眼光投到我身上 我赶紧收束的笑意我想多少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一些

我和莹儿同时发现了熊老师在给女生讲题目时的“兽行” 于是我们决定一起去递交班干部辞呈 在办公室中 他说话的语气温和 谦逊 甚至可以说是循循善诱 在问清我们原因后(我们当然是以学习压力大为借口) 表示在尊重我们意见的同时保留自己的意见 并恳切希望我们能够坚持完这个学期

  我们没有办法 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只得答应坚持完这个学期 可我对工作从来不积极主动 在学校 除了上课 我不敢一个人呆在任何地方 平时一下课就和小才呆在一起 有公事都是和莹儿一起去 放学了不是和小才一起走 就是和莹儿一起走 因此 班上的工作 基本上都是童丹在负责 其实 熊老师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 以后我们也很少看见他的“兽行”了

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 高中阶段的第一次期末考试 我和莹儿都跌到了20名以外 前三名分别是 童丹 周诗然 小才 可最后评三好学生的时候 童丹 周诗然 甚至一个30名以后的男生都有份 小才依然是一无所获 后来童丹告诉我和莹儿 那个30名以后的男生的妈妈和他爸爸是在一栋楼里上班的 我们才恍然大悟

第二个学期 我和莹儿如愿以偿的退职 周诗然代替我当了班长 放学后 熊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 说希望我当数学课代表 但我拒绝了 我说我除了学习还要练舞 实在是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些事情 这个时候办公室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又和我说了很多深奥的道理 当他说完“我真的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一下”后 就想来抚一下我的头 我迅速的躲开了 我觉得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难看的一个动作了 “我先走了”我迅速的跑出了办公室 我没有看到熊老师当时的表情 但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到

    我又回到了上个学期的生活状态 但除了经常和小才 莹儿呆在一起 我发现其实和童丹也挺聊得来的 我改变了初中时对他“书呆子”的看法 我发现其实他也是个很有思想 很有梦想的男生 而且我还听说他能弹一手很漂亮的吉它

  上半年学校的活动还是满多的 首先登场的就是很多男生翘首以盼的高中生篮球联赛 童丹和小才都是班上的主力 童丹是前锋 小才是后卫 体育委员张华是中锋 他们号称班上篮球队的铁三角 我和莹儿还有很多班上的女生每天都在篮球馆里喊破了喉咙 男生们每一场比赛都是竭尽全力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为我灰暗的高中生活着实增添了不少的亮色

    我们班一路过关斩将 竟然杀入了最后四强 成为了四强中唯一的一支高一球队 事情就是那么巧合 我们班半决赛对阵的班竟然是高三6班——翔所在的班 这下最激动的要数莹儿了 她不断的问我:“你是希望你老情人的班赢呢 还是希望你老朋友的班赢呢?”“晕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呢 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我立刻“反唇相讥” 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真可爱

  星期四的下午 我们在心中酝酿了很久 男生们研究了很久的比赛终于开始了 体育馆可以说是爆满 全校的同学都想来看看我们班——这支首次参加高中联赛就杀入四强的球队的风采 比赛开始前 我和莹儿照例准备了水 毛巾和药品

    队员入场的时候 翔又朝着我坏笑 我则朝他做了个鬼脸 我们这边的“铁三角”们个个表情严肃 只有童丹显得稍微轻松一点 小才的眼睛里似乎闪着奇异的光 有点像我上星期和爸爸去动物园时所看见的狼眼睛里的那种光

  哨声响起  跳球开始 一八二的翔和一八四的张华同时起跳 可翔似乎跳得比张华还高过一个头 球落在高三的后卫手中 他晃过逼上去的童丹 迅速把球又传到早已前插到我方罚球线上的翔手中 只有一六三的小才在翔面前实在是显得太小了 翔带球往前冲了两步后 突然将球拖起 腾空 高高的跃过篮筐 灌篮!!!球进了!20 我身边的莹儿早就失去了平时的成熟稳重 她的眼神中只透露着四个字——不可思议!!!整个体育馆完全沸腾起来了 因为这是本次比赛第一次的灌篮成功 我不知道为什么翔要把绝招留到这个时候才使出来 但我知道 我们班和他们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这时翔跑到我身边 笑着说“云云 怎么样 我厉害吧”我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 我就大喊一声“高一4 加油!!!”不知道是受了我的带动 还是因为同情弱者 这时全场都响起了为我们班加油的声音 虽然“铁三角”被高三的冲得不再铁 可他们却不惜体力的一直打全场人盯人紧逼 童丹每投中一个球就会引起场上雷鸣班的掌声 而翔仿佛有意和小才过不去似的 就单挑着小才过人 再上篮 凡是小才带球到前场 翔就从大前锋变成了后卫 硬是出手的机会都不给他  小才疯狂的冲刺 抢球 可每次都被翔抢先一步封杀 我突然讨厌起这场比赛来 而莹儿却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 我找她说话都不理

   上半场结束 我们班以1841落后23 莹儿为队员们递上水 我就去帮小才擦汗 小才一言不发 眼神中除了刚才的神色似乎又增添了一种我无法形容的复杂的神色 我只能对他说:“加油 现在胜负不重要了 我们班能打到今天 我觉得我们已经是冠军了”这时我看见一个胖子的眼神朝这边望过来 “啊 熊老师也来了”我本就烦躁的心变得更加阴郁起来

 

 

 

 

 

 

 

2006年03月13日

   篮球赛后 小才的情绪变得很低落 因为“铁三角”中就只有他没被选进校队 对于他的“闷”我也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我觉得 一个男生 应该多一些积极乐观的态度 老是这样 实在让我觉得很烦 

   

    熊老师最近好象都没有来这边办公室了 除了上课 平时可以少看到那张嘴脸 对我也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直到有天他上完课在走廊上和我们英语老师MISS TANG相遇的时候 我听见MISS TANG用很甜腻的声音喊了声:“熊校”我才知道 原来 他升官了

 

  星期三下午的班会课 首先 他宣布了他当上分管教学的副校长的消息 要童丹和周诗然在他不在的时候 负责好班上的常规管理  接着 他拿出一张信纸 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 他的声音颤抖中带着愤怒:“班上某位同学 自己思想阴暗 道德败坏 在班上和女同学谈恋爱 老师对他进行教育 他不但不听 不但不知道感恩 反而恶人先告状 倒打一耙 到邱校长那里去告老师的状 给老师罗织罪名 添油加醋 语言极其恶毒 用心极其险恶 听说他初中的时候就用同样的方法诬告过没让他当班干部的年轻班主任 致使学校错误的没有跟那个年轻教师续聘 我是一个从教二十多年的老教师 学校对我是充分信任的 所以才让我来教你们这个班 经过大量认真细致的调查 学校认定我是清白的 对学生是认真负责的 也是深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 这个同学所说的全是子虚乌有 颠倒黑白 现在学校已经查明这名同学是谁 政教处将对他做出严肃处理  我今天就不指明了 但是希望你能好好反省 戒除这种自私狭隘的心理 不然 你未来的人生将会是非常可怕的 还有那位女同学 更要自重!不要让欲望冲昏了头脑 要是出了什么事 你的家人 我们这个班 我们这个学校 都不好看!”

 

  我突然觉得他说话的样子就像一只野猪 真是好笑啊 我真佩服他竟然说得出这样的话 莹儿也笑了 而小才 则是低着头 用力的在纸上写着什么 下课铃响了 他又一个人跑出了教室 但这次我没有再去安慰他 因为我很难接受他曾经写信告袁老师那件事

   

   从此 小才变得更加沉默了 他再也不敢主动来找我 莹儿和童丹说话了 有的时候 我虽然想去找他 可总是在要上前去的一刹那 被一种类似于对熊老师的厌恶感所阻止 当然 熊老师当副校长后 对他的“兽行”收敛了 但这所学校依然给我令人窒息的恶心感

  

   其实 我早和父母提到过转学 可每次父母问我是不是真的想清楚了的时候 我又总觉得割舍不下很多东西 我说不清到底是什么 但能肯定的是 绝对不是小才 我最受不了阴暗的男生了 虽然 我们现在不说话 但我一直想找一个把事情说清楚的机会 每次问莹儿 她总是说:“还说什么 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啊 他自己心里难道还不明白吗?”我不知道这段时间是怎么过去的 现在的数学课 比初中时的化学课还要令人厌恶千倍 只是在星期六晚上和翔一起去老师家排练的时候 我才能体会到那舞曲给我带来的放松和快乐 每次排练我都全情投入 我想用音乐和舞蹈把自己所有的烦恼和郁闷用汗水发泄出来 而翔似乎还没找到状态 我想多少还是受到了高考的影响吧

 

一天晚上排练结束后 我对翔说:“陪我去‘重庆森林’吧?”“你会喝酒???”翔似乎很惊讶“恩 你不会吗”“……会”“那就走吧”……

 

我拉着翔的手走了进去 酒吧里烟雾缭绕 多是些和爸爸年纪差不多的男人 还有就是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女人 狂野的音乐中带着薰香 还没喝酒就让人有点眩晕了 我挽紧了些翔的臂膀 这让我增添了一些安全感 这是我第一次来酒吧呢 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 那长得不怎么样的服务生腰间围着一蓝布斜式围裙 他拿着一张酒水单 贴得很近的问我:“美女 喝什么酒”翔一把把酒水单拿了过去“金汤尼吧”“那有什么意思,我要喝爸爸在家常喝的伏特加”“不行”翔的表情很严肃 那人走后 我说:“那个服务生口臭” 翔便笑了

 

酒吧里嘈杂的音乐让我们很难交流 翔点的酒 清爽却不够浓烈 五杯下去还没有一点感觉 我愤愤的自言自语说:“酒不醉人啊”翔什么也没说 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这时几个面容娇好 身材性感的女生 和一些看上去就想往他脸上打一拳的中年男子在狂躁的音乐中狂乱的扭动着身体 晃动着脑袋 尽管很难用艺术的眼光去鉴赏她们的舞姿 但却能激发起我身体里不安的因子 于是我对翔说“你说 我们会不会比他们跳得更好看”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翔听完后 拉上我就要上去跳 我赶紧说“慢点 等我脱掉外套 我可不想在这儿被人认出是学生 你也脱掉”

 

突然 我感到很多束眼光穿过酒吧里忽明忽暗的烟雾 聚在我的身上 我于是低头看看自己 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竟然发育得这么好了 高挑的身材 高耸的胸 纤细的腰 光泽的皮肤 让我在迷乱的灯光下显得妩媚 性感 诱人 开始的时候 翔还有些放不开 后来 跟着音乐 我们舞着的频率越来越快 幅度越来越大 动作也越来越放肆 那反戴帽子的DJ一定也注意到了我们放的音乐越来越有力度 越来越疯狂 疯狂中带着暧昧 我学着大人们做着各种暧昧的动作 翔却老是重复那几个动作 汗水早就浸透了我的衣服 但我们迅速成为了全场焦点 这更刺激了我 让我跳得更加的兴奋忘我 忽然 一个摇头摆脑的中年人有意的朝我这边靠近 我只顾低着头和翔一块舞着 那中年人在我身边摇晃的时候嘴里对我都哝着什么  我正在兴奋的状态 灰暗的灯光中看不清他的长相 音乐又太吵 我就大声问:“你说什么!”他更前了一步 仿佛想来抱我 我本能的往翔身边挪了一步“我靠你妈”翔突然一把将那个有点胖的身体从我的反方向拽了过去 随手抄起吧台上一支啤酒瓶就朝那个家伙的头上砸了下去 那中年人立即倒地 鲜血迅速从他捂着头的手中留了出来 翔一手牵着我 一手飞速拿上两个人的外套 大声对我说:“跑” 翔撞开两个保安 搂着我飞快的跑了出来

 

外面正好有的士 翔把我抱了进去 自己再上车 说了声:“快! 去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