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15日
消失
歌手:范晓萱     词曲:袁惟仁
我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没有烟味没有是非
没有肥皂剧里的封白
我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没有guitar 没有依赖
没有约会时的等待
离开我熟悉的城市忘记我自己的名字
说没有结局的故事
你不想听我就消失
离开我熟悉的桌子拔掉我身上的电池
点掉我脸上的黑痣
在地平线上消失
我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没有电话没有灾害
没有那么多的电视台
我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冲了马桶看著水流
我躲在厕所不想出来
不想出来不想出来
呀……
2006年07月06日

                                                                              浣溪沙 ·晏殊

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栏干影入凉波。
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吴处厚《青箱杂记》卷五记载:“晏元献公虽起田里,而文章富贵,出于天然。尝览李庆孙《富贵曲》云:‘轴装曲谱金书字,树记花名玉篆牌’。公曰:‘此乃乞儿相,未尝谙富贵者。’故公每吟咏富贵,不言金玉锦绣,而唯说其气象。若‘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幕中间燕子飞’,‘梨花院落溶溶月,杨柳池塘淡淡风’之类是也。故公自以此句语人曰:‘穷儿家有这景致也无?’”这段话颇能道出晏殊富贵词的独特风格。这首词前五句描写景物重在神情,不求形迹,细节刻画,取其精神密契,不在于锦绣字面的堆砌,而在于色泽与气氛上的渲染,故能把环境写得博大高华,充满富贵气象。词中所表达的思想既不是伤春女子的幽愁,又不是羁旅思乡游子的离愁,更不是感时悯乱的深愁,而是富贵者叹息时光易逝,盛筵不再,美景难留的淡淡闲愁。

  劈头“小阁重帘有燕过”点出环境与时令。此句看似平淡,实乃传神一笔,有破空而来之势。这匆匆一过的穿帘燕子,莫非是远方使者,给帘内入传递了春将归去的消息。像在平静的水面投下一枚小石,立刻泛起层层波澜。一下子打破了小阁周围宁静的空气,起着沟通重帘内外的作用。阁中人目随燕影,看到 “晚花红片落庭莎” 。原来时已暮春,庭院满地落红。“晚”,一指傍晚,朝花夕谢,形容落花的时间,一指晚春,花事凋零,形容落花的节令。春末多雨,更兼庭中少行迹,满庭莎草已是一派浓绿。“红片”与“庭莎”,绿肥红瘦,相映成趣。“曲栏干影入凉波”,庭院中池边的曲曲栏干,倒影于池塘碧波之中。“凉波”的“凉”既是时已入暮,池水生凉的真实写照,又是个中人此时此地心境凄凉的折光反射。

  以上三句写的是帘外景物,从视觉所及落笔。“重帘”、“过燕”、“晚花”、“庭莎”、“曲栏”、 “凉波”诸意象所组成的画面,其色泽或明或暗,或浓或淡,或动或静,使整个庭院呈现出一片凄清冷落。虽然主人公尚未露面,但他的处境、心曲,已跃然纸上了。片两句由帘外转入帘内,从听觉着墨,写阁中人的感受。“一霎”、“几回”乃互文。虽说是 “好风”、“疏雨”,小阁里的人却听得分明,感得真切,可见环境是何等的静,人是多么孤独。上句 “翠”、“生”二字,一为冷色,一为动态,这种化虚为实的描写,把周围的景物写活了,给人以质感。好风入槛,翠幕生寒,孤身独处,情何以堪。下句“圆荷”即荷叶。疏雨滴在嫩绿的荷叶上,声音本是极细极微,但偏偏阁中人却听得清清楚楚。帘外之凄清冷落如彼,帘内之空虚寂静如此,这一切本是足以生愁了,何况又值“酒醒人散”之后。末句以情语作结,总束全词,兴起感情波澜,似神龙掉尾,极有跌宕之致。

    此词表现了作者优越闲适的生活,却又流露出索寞怅惘的心绪。结句抒发的亦是富贵闲愁。前人评晏殊词圆融平静,多富贵气象。晏殊自云:“余每吟咏富贵,不言金玉锦绣,而悦其气象。”此词可见一斑。

浣溪沙 ·晏殊

 

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晚来妆面胜荷花。
鬓亸欲迎眉际月,酒红初上脸边霞。一场春梦日西斜。

     此词写夏日黄昏丽人昼梦方醒、晚妆初罢、酒脸微醺的情状。全词婉转有致,犹如一幅别具韵味、浓墨重彩的油画。

  首句写室内特定的景物—— 玉碗中盛着莹洁的寒冰,碗边凝聚的水珠若露华欲滴。古时富贵人家,严冬时把冰块收藏在地窖中,夏天取用,以消暑气。一 “寒”字正反衬出室中的热。接着,作者笔触写到室中人的身上:她粉汗微融,透过轻薄的纱衣,呈露出芬芳洁白的肌体;晚来浓妆的娇面,更胜似丰艳的荷花。二、三句设喻。用意用语均似“花间”。“粉融”,谓脂粉与汗水融和。不点出“汗”字,正是作者高明之处。“香雪”借喻女子肌肤的芳洁,虽亦古诗词中常用之语,但在本词中却有特殊的意义,它跟 “冰寒”句配合,在盛夏中得清凉之意。以“玉”、 “冰”、“粉”、“雪”之白,衬托“妆面”之红,写夏日黄昏女子妆罢的情景,真如一幅优美的彩照。过片写她那下垂的鬓发,已靠近眉间额上的月形妆饰;微红的酒晕,又如红霞飞上脸边。两句写女子微醉的情态,艳而不俗,细而不纤。古时女子的面饰,有以黄粉涂额成圆形为月,因位置在两眉之间,故词称“眉际月”。李商隐《蝶》诗之三“八字宫眉捧额黄”,似即指此。“欲迎”、“初上”,形容绝妙。不独刻画之工,且见词人欣赏之情。“月”与 “霞”,语意双关,既是隐喻女子的眉和脸,也是黄昏时的实景。可以想象这位美艳的姑娘,晚妆初过,穿着件单薄的纱衣,盈盈伫立,独倚暮霞,悄迎新月。

  “一场春梦日西斜”,方始点明,原来上边五句所写的,都是昼眠梦醒后的情景。女子睡起,粉融香汗,重理明妆。“春梦”,谓刚才好梦的短暂。慵困无聊,闲愁闲恨,全词之意,至此全出。末句倒装, “日西斜”三字,与上片“晚来”接应。

浣溪沙 ·晏殊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此词慨叹人生有限,抒写离情别绪,所表现的是及时行乐的思想。全词在章法结构上下关合:下片 “满目”句照应上片次句,因离别而念远;“落花”句照应上片首句,因慨叹人生短暂而伤春。结句借用《会真记》中的诗句,即转即收。

  “ 一向年光有限身”,劈空而来,语甚警炼。 “一向”,即一晌,一会儿。片刻的时光啊,有限的生命!词人的哀怨是永恒的,那是无法抗拒的自然规律,谁不希望美好的年华能延续下去呢?惜春光之易逝,感盛年之不再,这虽是《珠玉词》中常有的慨叹,而本词中强烈地直接呼喊出来,便有撼人心魄的效果。紧接“等闲”句,加厚一笔。词中所写的,不是生离,更不是死别,而只不过是寻常的离别而已! “等闲”二字,殊不等闲,具见词人之深于情。在短暂的人生中,别离是不只一次会遇到的,而每一回离别,都占去有限年光的一部分,词人唯有强自宽解: “ 酒筵歌席莫辞频”。痛苦是无益的,不如对酒当歌, 自遣情怀吧。“频”,谓宴会的频繁。叶梦得《避暑录话》载,晏殊“惟喜宾客,未尝一日不宴饮,每有嘉客必留,留亦必以歌乐相佐”,“日以饮酒赋诗为乐,佳时胜日,未尝辄废”。“酒筵歌席”,即指这些日常的宴饮。这句写及时行乐,聊慰此有限之身。过片二语,气象宏阔,意境莽苍,以健笔写闲情,兼有刚柔之美,是《珠玉词》中不可多得的佳句。两句是设想之辞。若是登临之际,放眼辽阔的河山,徒然地怀思远别的亲友;就算是独处家中,看到风雨摧落了繁花,更令人感伤春光易逝。语本李峤《汾阴行》:“山川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几时?”作者不欲刻意去伤春伤别,故要想办法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吴梅《词学通论》特标举此二语,认为较大晏的名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胜过十倍而人未知之。吴氏之语虽稍偏颇,而确是能独具慧眼。此处“满目山河”二语,“重、拙、大”兼而有之,《晏殊》中仅此而已。

  “不如怜取眼前人!”意谓去参加酒筵歌席,好好爱怜眼前的歌女。作为富贵宰相的晏殊,他不会让痛苦的怀思去折磨自己,也不会沉湎于歌酒之中而不能自拔,他要“怜取眼前人”,也只是为了眼前的欢娱而已,这是作者对待生活的一贯态度。

  本词是《晏殊》的代表作。词中所写的并非一时所感,也非一事,而是反映了作者人生观的一个侧面:悲年光之有限,感世事之无常;慨叹空间和时间的距离难以逾越,慨叹对已逝美好事物的追寻总是徒劳,在山河风雨中寄寓着对人生哲理的探索。词人幡然感悟,认识到要立足现实,牢牢地抓住眼前的一切。

  这首词又是《珠玉词》中的别调。大晏的词作,用语明净,下字修洁,表现出闲雅蕴藉的风格;而在本词中,作者却一变故常,取景甚大,笔力极重,格调遒上。抒写伤春念远的情怀,深刻沉着,高健明快,而又能保持一种温婉的气象,使词意不显得凄厉哀伤,这是本词的一大特色。

浣溪沙 ·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此词虽含伤春惜时之意,却实为感慨抒怀之情。词之上片绾合今昔,叠印时空,重在思昔;下片则巧借眼前景物,着重写今日的感伤。全词语言圆转流利,通俗晓畅,清丽自然,意蕴深沉,启人神智,耐人寻味。词中对宇宙人生的深思,给人以哲理性的启迪和美的艺术享受。

  起句“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写对酒听歌的现境。从复叠错综的句式、轻快流利的语调中可以体味出,词人在面对现境时,开始是怀着轻松喜悦的感情,带着潇洒安闲的意态的。但边听边饮,这现境却又不期然而然地触发对“去年”所历类似境界的追忆:也是和今年一样的暮春天气,面对的也是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清歌美酒。然而,在似乎一切依旧的表象下又分明感觉到有的东西已经起了难以逆转的变化,这便是悠悠流逝的岁月和与此相关的一系列人事。于是词人不由得从心底涌出这样的喟叹:“夕阳西下几时回?”夕阳西下,是眼前景。但词人由此触发的,却是对美好景物情事的流连,对时光流逝的怅惘,以及对美好事物重现的微茫的希望。这是即景兴感,但所感者实际上已不限于眼前的情事,而是扩展到整个人生,其中不仅有感性活动,而且包含着某种哲理性的沉思。夕阳西下,是无法阻止的,只能寄希望于它的东升再现,而时光的流逝、人事的变更,却再也无法重复。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一联工巧而浑成、流利而含蓄,在用虚字构成工整的对仗、唱叹传神方面表现出词人的巧思深情,也是这首词出名的原因。但更值得玩味的倒是这一联所含的意蓄。花的凋落,春的消逝,时光的流逝,都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虽然惋惜流连也无济于事,所以说“无可奈何”,这一句承上“夕阳西下”;然而在这暮春天气中,所感受到的并不只是无可奈何的凋衰消逝,而是还有令人欣慰的重现,那翩翩归来的燕子不就象是去年曾在此处安巢的旧时相识吗?这一句应上“几时回”。花落、燕归虽也是眼前景,但一经与“无可奈何”、“似曾相识”相联系,它们的内涵便变得非常广泛,带有美好事物的象征意味。在惋惜与欣慰的交织中,蕴含着某种生活哲理:一切必然要消逝的美好事物都无法阻止其消逝,但在消逝的同时仍然有美好事物的再现,生活不会因消逝而变得一片虚无。只不过这种重现毕竟不等于美好事物的原封不动地重现,它只是“似曾相识”罢了。

  此词之所以脍炙人口,广为传诵,其根本的原因在于情中有思。词中似乎于无意间描写司空见惯的现象,却有哲理的意味,启迪人们从更高层次思索宇宙人生问题。词中涉及到时间永恒而人生有限这样深广的意念,却表现得十分含蓄。

 

 

2006年07月05日

    尽管德国队在之前的表现是那么坚毅 那么强悍 那么的令人尊敬 可当这场意大利与德国的半决赛一开始 我的心就倒向了蓝色的意大利一边 那感觉如此自然 神秘而无法控制 就像男人永远无法忘记他的初恋 女人永远无法忘记她的第一个男人一样
 

    记得刚开始看世界杯是在94年 那年的美利坚之夏 优雅的巴乔带给我的是蓝色的完美震撼 尽管最终巴乔和他的意大利队用忧郁的蓝色告别了玫瑰碗 告别了大力神杯 告别了美丽的美利坚 可是他们却带走了我心中那个最柔软的部分 在那上面被涂上了永远都无法抹去的优雅而深邃的蓝色
 

     但是 98年世界杯上 由于受到意甲联赛中“1:0主义”务实足球的影响 意大利竟可以在与比他弱很多的队的比赛中也一直坚持打令人痛恨的防守反击 而正是在那届杯赛上 青春靓丽的英格兰队惊艳登场 竟让我的心由最初的笃定专一变成了风流多情 我爱上了更加年轻漂亮的英格兰 但在内心深处 我仍然也爱着优雅的蓝色意大利 而随着后来巴乔由受冷落到最终淡出国家队 意大利的深蓝在98年世界杯和2000年欧洲杯上两次不敌法国的浅蓝 意大利也让我彻底失去了耐心和信心 我们彻底分道扬镳 此时 白色的英格兰已经完全取代了蓝色意大利在我心中的位置 我的心中拥有的是实实在在的白色甜蜜和遥远而忧伤的蓝色记忆 2002年世界杯上 当蓝色意大利遭受韩国凌辱的时候 我的心 除了微微的感到有些疼痛 竟只写着两个残忍的词语——活该 自作自受
 

    这届世界杯 当我又因为同样的原因 又以同样的方式告别英格兰后 当我正在德国 葡萄牙们中找寻新欢时 我的初恋情人——蓝色意大利竟然奇迹般的回来了 回到了我的身边 也回到了我的心中 在里皮教练的调教下 意大利一改以往的保守作风 大打攻势足球  给了人完全耳目一新的体验和感受  当英扎吉轻巧的晃过捷克守门员时 当卡纳瓦罗卡死了对手的每一次进攻时 当布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时 当托蒂顶住重压罚进制胜点球时 当格罗索在最后时刻获得与澳大利亚的点球今天又在比赛结束前用弧线球一剑封喉时 当皮埃罗在今天最后一分钟巴乔附体般的以一个优雅而精妙绝伦的入球为意大利奠定胜局时 我庆幸道 我不需要再去另觅新欢了 的确 久别胜新欢 带着甜蜜的伤痕 我的蓝色意大利又回来了 我希望这一次 自己真的能永不变心
 

    决赛中 柏林体育场里很有可能会是一场深蓝与浅蓝的对决 但最终举起大力神杯 让柏林体育场成为一片蓝色海洋的 一定会是意大利优雅深邃的深蓝 而绝不再是法国庸俗无聊的浅蓝!

  (注:庸俗无聊不包括齐达内 向法国队的齐达内致敬)

2006年07月03日

   在东大 唯一还能让我感觉到自己是个大学生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了 许婷喜欢看日本侦探小说 因此我经常去帮她借 受她的影响 我也喜欢上了江户川乱步和夏树静子 而由于每次进图书馆都是直奔日本文学的书架 所以我读了很多日本作家的书 像紫式部 川端康成 夏木漱石 渡边淳一 村上春树  我基本读完了他们所有的作品 我深深的被书中那孤独 颓废却鲜活的生命气息所吸引 我产生了要写一本书的想法 来记录我同样孤独 颓废却鲜活的大学生活 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许婷的时候 她只说:“你别像我们系大二的那个自称少年作家的呕男学着那些美女作家用身体写作就行”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那是个极其令人作呕的鸟人 写些恶心的垃圾 竟然恬不知耻的到处宣称自己是少年作家 靠着家里的力量炒作自己  千方百计的想跟这个名人来点比较 又和那个名人来场对骂 最近好象又自称什么国际大导演要把他的小说拍成电影 结果被揭穿是场骗局 真是蠢得死” 

  “对了 我好象也听眼镜兄说起过 好象说是我们中文系的几大呕男之一吧 那种人真是我们学中文的人的耻辱 更是我们东大的耻辱”

 “哎 真是林子大了 什么鸟都有 在我看来 写作不是为了钱 更不是为了出名 而只是一种生活”

 “到底是中文系的才女啊 说起话来头头是道的”

 “那当然 你小子命好啊 现在像我这样真正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美女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许婷的脸上又呈现出了那一贯的得意之色

   从此 谈恋爱 看书和写作 成了我大一生活的全部

   最近从图书馆借了一本朱光潜的《谈美》 他在中间举的一个例子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概是说西方人到了东方 或者是东方人去了西方 都会对当地的自然景色和人文景观产生极大的审美兴趣 而当地人却缺乏这样的感受 比如我们东方人第一次看到哥特式的教堂都会觉得很新奇 很美 而成天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却没有这种美的感受 看到这座教堂 他们只会想到 哪天我要进去做礼拜 或者绕过这座教堂就是他们工作的地方了 《手机》中所谓的“审美疲劳”说的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距离产生美 说的果真没错

    我总是记得8个月前 第一次见到许婷时感受到的她身上那令人眩晕的美 可是当我们穿过所有的神秘面纱真正零距离的结合在一起的时候 那种美竟变得越来越飘渺 越来越让我感觉不到了……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她总是要在我面前炫耀说追她的男生如何如何多 别人都说她如何如何漂亮 她还经常在开玩笑时带着威胁的口气对我说 宇翔 能找到我做你女朋友 你小子真是赚大了 我敢肯定 你以后如果再找一个女朋友 肯定既不会比我漂亮 更不会比我有内涵

    事实上 她的这些话 不但不会让我觉得她更漂亮或者是更有内涵 相反 却让我对她产生了反感 我总觉得越是说这种话的人其实就越浅薄 越没有内涵 你美不美 是我心里自然的感受 你总是强调 反而会让我觉得其实你也并不怎么美 而且 你为什么总是要说这些同样的话呢 是为了要证明你比我强 我配不上你 还是要证明你找我做男朋友其实是吃亏了呢?

    如果连爱情都要放到功利的天平上去衡量一下 那它还具备最纯洁 最基本的意义吗 我竟从心里开始鄙视起许婷来

    每到这个时候 我都会想起记忆深处晓云那温暖单纯的眼神  “哥哥 哥哥”她的声音如此清晰 仿佛在我耳边清脆的回荡 伴随着强烈的节奏 我们挥洒出欢乐的舞步 晓云啊 你现在在哪里呀

    看到我并不理睬她 而是在自己想着什么 许婷的脾气就上来了 到底是中文系的女生 用的全是极度感性而具有强烈杀伤力的语言 而且总是能攻击到我最痛的地方 我并不是个慢性子 其实 和许婷一样 我也是个脾气很急噪的人 可能开始和她谈恋爱的时候我表现得太温柔了 她以为我是个脾气很好 很温顺的人 所以竟然一刻也不停止对我的猛烈攻击  而我 则从开始的强行忍住那直往上冒的火心 到终于忍无可忍 我将他的手反到身后   大声叫道“停” 她停止了语言 可是当我的手一松开  她居然就是一个很重的耳光扇到了我的脸上 这个火辣辣的耳光让我感到自己的自尊遭到了践踏 连我妈都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这样践踏我的自尊  你许婷凭什么啊  我终于被点燃了 我反手就给了她一个更重的耳光 这个耳光便导致了我们之间的战争不断升级 这个平时看上去文静秀气的女生此时此刻竟俨然成了一个个歇斯底里的疯子  用她最大的力气 用最狠的 甚至带有侮辱性的方式对我攻击   我只是告诉自己 这个时候 我绝不能放让 她怎么对我 我就怎么对他 可我也知道 盛怒之下的我在当时很难把握自己的用力 每次 从她最后摔门而出的样子 我都能感觉到她的痛苦和悲愤 她那样的表情让我迅速的冷静下来……

    天啊 我陈宇翔怎么堕落成了对自己女朋友动手的猪狗不如的禽兽了??这是为什么??? 我的灵魂在不停的拷问自己  我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从前的我 绝不会想到现在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我竟然动手伤害了自己的爱人  更不会想到自己居然就是一直以来我最鄙视最痛恨的对老婆动手的禽兽不如的畜生!!!

    有一次 愤怒的许婷叫来了高勇和黄凰 高勇二话不说 操起铁棍就上来扑我 可就当那铁棍将要落在我身上的时候 许婷的身体挡在了我的身前 “算了”她说

  “我紧告你 如果你再敢动她一次 老子就废了你”高勇的口气还是那样的不容辩驳 那铁棍重重的砸在出租屋的墙上 打下好大一片白灰

  “要好好珍惜她 知道不 小子”黄凰离开时只说了这一句话

    晚上 当我抱着绵软无力的许婷的时候 我看到她的眼泪从脸颊滑落 我的心就像沾满了玻璃碎片一样 割出尖锐而凌乱的痛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为什么 为什么你当时不是这样呢 要是这样 我被你打死都不会还手的”许婷并不回答 这更让我知道了她心中的难过有多么的深刻

    这个时候的许婷与白天那个恐怖的她判若两人 她又变回成了美丽的天使 不 是受伤的天使 勾起我心中无限的怜惜和心疼 我竟再次感到了初次见她时 她身上那让我眩晕的美 不 是远胜十倍的美 那弯弯的眉毛 弯弯的眼睛 弯弯的嘴巴此时充满了忧郁却是更加令人心疼的美丽  我认真的亲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那逐渐燃烧起来的温度终于慢慢蒸发掉了白天发生的所有的噩梦 所有的痛苦和所有的忧郁……许婷用她的吻原谅了我 这天晚上 我们的兴趣竟然超过了第一次 也超过了以前的任何一次 15次 我的室友的所谓记录将永远作古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许婷迷离的脸上  我认真的看着她 心里想 如此美丽的面容 如此美丽的肌肤 如此美丽的身体 为什么我竟不去珍惜却反而还要去伤害她呢 是我疯了 还是我们都疯了??? 她挣开了双眼 我抚了抚她的头发 说:“你要永远都是这样温柔乖巧的躺在我身边该多好啊”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她可爱的打了个小哈欠 靠在我的肩头 我吻了吻她的脸

    当时我真的相信 我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和谐 越来越幸福 越来越美好

    可是 在3个月内 许婷第9次摔门而出

    而这一次 她再也没有回来

   

2006年07月02日

  尽管已经不再爱英格兰了 可毕竟在足彩4强竞猜中买了英格兰队 在我买的48注中只剩下最后的4注还有希望了 英格兰如果失利 就意味着我的彩票全部泡汤

  怀着复杂的心情在看这场比赛 那感觉 就如同不得不去吻一个已经不喜欢的女孩子一样 尴尬而痛苦

  已经不想再去批评顽固保守的埃里克森 老迈的老贝 鲁莽的鲁尼 笨拙的克劳齐了 因为在这场比赛中 真正征服了我的 是葡萄牙队 尽管他们也让我损失了96元 

  最令我钦佩和感动的场面出现在加时赛行将结束时 英队的后卫受伤倒地(我无法确认他们是不是又在故计重施的拖延时间) 英队守门员将球踢出界外 轮到葡萄牙掷界外球 因为是在英队的半场 加时赛又没有多久就要结束了 在这个时候 无论哪个队能攻进一个球对对方都将是致命的一击 我满以为葡萄牙会迅速发动一次进攻 可是 他们竟然令人敬畏的 友好的将球掷还给了英格兰队 给了英队一次进攻的机会 其实在加时赛的上半场 在英格兰队进攻时 葡萄牙队也曾有过一名队员受伤倒地  英格兰队当时是没有停止进攻的 而此刻 葡萄牙的举动令人肃然起敬

  终于进入到了最残酷的点球大战 我喜欢观察点球大战中队员们的眼神和表情 因为 他们当时的内心世界全体现在了那上面

  昨天德国与阿根廷的那场点球大战让我深深的认识到 点球 比的绝不是运气 当时 从德国队员的脸上和眼睛里 我看到的是德国人那特有的自信 坚毅和刚强 其实 主场作战的他们承受的压力比阿根廷要大(英格兰就是在96年欧洲杯上主场点球败给了德国) 而流着拉丁人强悍血液的阿根廷人也绝不是随便就能够被战胜的软柿子(之前阿根廷人也从未在各类大赛的点球大战中失败过) 这是一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 这是一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碰撞 这是一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战斗 更坚毅 更强悍 更勇敢的那个人将获得最终的胜利 德国人做到了 罚点球时 他们的每一个眼神都显得那样的坚强而自信 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做的那样的简练而标准 他们的每一脚罚球都踢得那样的厚重而有力 他们击溃了阿根廷  他们成为了更坚毅 更强悍 更勇敢的那个人 他们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虽然 现在我还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真的和一个民族的性格有关(也许以后我能就这个问题写一篇专门的研究论文)但是 我却能够很肯定的说 在足球场上 德国人绝对比英国人要强悍得多 就好比 如果中国队有机会能和韩国队点球大战一样 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中国队十有八九会输 因为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没有韩国人那么强悍 罚球的时候腿是一定会发软的 就像今天的杰拉德 兰帕德和最后换上来的那个后卫一样 看他们罚球前无比紧张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肯定会腿软 而那个后卫的眼睛里在罚球前就噙满了惹人怜惜的泪水 果不其然 他们罚的球 绵软无力 被葡萄牙的守门员很轻松的扑了出来  而葡萄牙的球员尽管踢飞了两个点球  却是个个都强劲有力 今晚 胜利应该属于葡萄牙 属于小小罗  属于斯克拉里 属于那些更强的男人们

  不用为英国人担心 不用为哭泣的老贝心碎 他们回家后 会有他们美丽的妻子为他们抹去脸上的泪水 为他们抚平心中的伤口 不久的下次征战 她们依然会陪伴在他们的身旁 成为球场上那道靓丽的风景 她们的每一次购物 每一次奢华 每一次微笑 依然会成为狗仔们疯狂捕捉的对象……

  的确 足球是大家共同分享的艺术 但它却是男人间的战斗 当中国人仍然依靠着女足女篮女排女网女曲女跆女柔女举在世界上争名夺利却被国人看作是理所当然时 作为中国男人 难道我们不应该为此而羞愧到无地自容吗  中国男人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像德国男人 像葡萄牙男人一样  去获取一场真正男人的胜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