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5日

  最近这个人被炒得比较凶 骂声还是更多一些 

       木木说她至少起到了宣传传统文化的作用

   可我觉得照片上的那个人说是芙蓉姐姐2世虽然是有点言过其实 但如果称是国学辣妹则是大大的言过其实了

   因为 既没有看到她任何可以证明她国学造诣的东西 她那样子离辣妹也还差得远

   曾经的舞女木木倒是挺配得上"国学辣妹"这个称号的 只可惜她/他一直不露脸

   期待真正的国学辣妹出现 

   也许 就在明天

2006年11月13日

  没有想到 学校真的为了那件事情较劲了 我上传到学校FTP的搞笑PPT文件终于还是触碰到了校领导们敏感的神经 本来只是想继续前一个传文件的老师的幽默 却因为文件中的语言和图片更大胆 更有冲击力 使"龙颜震怒" 学校通过查IP把"始作俑者"(他们的话)我揪了出来 今天写了1个多小时的交代 教务科长说学校还将对我做出严肃的处理 

  也不知道是扣钱 处分还是开除 让我感到了自己在政治面前的渺小与无助 我确实只是想幽默一下 博大家一笑 文件中既没有点名也没有说是自己的学校怎么样 怎么样 只是把别人传给我的文件稍稍做了些改动 他们为什么就要对号入座呢 说我是在造谣 扰乱学校老师的军心 讽刺学校的改革 这让我想起了老舍的<<茶馆>>在当年就被指责是攻击社会主义 讽刺公私合营 如果早知道会被上纲上线到这种程度 他又何苦写<<茶馆>>呢 我又何苦吃饱了没事去幽别人一默呢 现在 说什么别人都不信了

  这对我是个教训 自己还是太不成熟 太自以为是了 看不到自己的渺小 政治的强悍 其实挺愚蠢的 不过以后不会这样了 至于这件事 听天由命吧 即使被开除 我这一辈子还没被开除过 也体验体验被开除的滋味 算做成长的代价吧

  对我自己而言 我是真想逃离这里了 经过很多天的犹豫 今天还是报了研究生 我知道现在读书无用 我只是在寻求一种寄托 书中至少有一个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能让我在疲惫的时候休息一下 文学是我喜欢的专业 她就像山间的小溪流一般清澈无暇 载着我蜿蜿蜒蜒却自由自在的往前走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呵呵

2006年11月05日

  这几天电脑坏了 有些感受想法想写也没办法来写 只有现在在网吧里面完成

  其实平时在家的时候也只能在11点之后才能玩 电脑是父的命 没有朋友的他把所有的慰藉都寄托在了电脑上 应该说是QQ游戏上 可以聚精会神的连续奋战10多个小时直至身体"崩溃" 现在电脑坏了就发了狂 乱砸乱按 把中了毒的C盘备了份 最后进去都不可能了 便想把气发到我身上 为了避免战争 我跑了出来

  为什么父会幼稚到如此愚蠢的程度呢

  我人生的最大的悲哀就是他身上没有一点让我佩服的地方 而我问过身边所有的人 只有一个朋友和我是一样的境遇 其他的人的父亲尽管也有一些缺点 但至少都有一点让他们敬佩的地方 我真的是从心底里羡慕他们  我的父 为什么就不能拿出一些男人的睿智与大度 成熟与稳重来呢 只会野兽一样的在家里咆哮实在是让人极度鄙视 我终于可以理解我班上的一个女生写的句子了:"他只能在我和妈妈身上找到那点男人的尊严"一个14岁的小女生尚且有如此深刻的感受 我被辖制25年的痛苦便可想而知了

  为什么我爱憧憬未来  因为当前的黑暗 尽管有的时候感受不到  但它来临的时候真的受不了 明年一定要离开这个瘟神 去到我想去的城市  神啊 救救我吧  一把年纪了还呆在这个鬼地方 真他妈的痛苦得不得了了

  前几天看到某作家因为国家不养他了就上街乞讨作秀 觉得非常恶心  个人非常同意韩寒的评价 可谓一针见血 居然说什么自己进了文学史 不用上班单位也得养着他 一个作家 如果连独立面对生活的残酷 现实的严峻的能力都没有 还算个屁啊 如果是真心诚意的乞讨倒也罢了 写个牌子  说什么自己是专业作家 什么什么单位的 做这种秀 真他妈是垃圾 文学界的败类 强烈建议以后活人不进文学史 谁知道他进了文学史后会不会杀人 会不会放火 会不会从此再也写不出好文章来了 事实上 很多人都是如此 出了名 被国家养了之后 文章中生活的厚度没了 人文关怀没了 艺术创造也没了 进文学史倒成了炫耀的资本了  这个垃圾就是代表 所以只有等他死了后才能对这个人的一生作出客观 公正的评价

  萨达姆终于还是被判了死刑 典型的杀鸡给猴看 几条死罪真是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如果布什输了 他被加的罪肯定更多 哪个统治者的双手没有沾过别人的鲜血呢 政治真他妈的就是婊子加牌坊 明明是赤裸裸的杀戮 血淋淋的弱肉强食 还找出那么多好听的理由 所以政治上的用词是不可信的 但却是必要的

   像什么温暖啊 关怀啊 亲切啊 公平啊 公正啊 自由啊 民主啊 聪明人才会用

  这样看来 那个垃圾作家实在是个蠢货

  可是 反观现在的自己 又何尝不是呢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