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15日

   头很昏 实在想再写一集<<那些花儿>> 可疲惫的我没有灵感 便不愿意去拼字凑字 

  极力活在自己的世界 却依然摆脱不了 无聊的谈论 无聊的人

  想删掉一些我不喜欢的人 又告诉自己有一颗宽容的心会比较好 

  总有值得高兴的事

  就是看着我们的房子竹笋一样的一点点长高

  还有两个我欣赏的学生 

  真是傻得可爱

  

  

2007年05月07日

   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我们正式签合同买房了 三室两厅 141个平方 位于株洲市最好的地段

  首付13万多 贷款20万 我们正式加入房奴大军 不过 挺高兴的

  在株洲买房仅仅为了结婚和保值 我们的目标是去苏州买房 

  努力!加油!为了房子而奋斗!我们的! 

 

2007年05月02日

  上海过于华丽 南京过于沉重 无锡过于简朴 杭州过于柔媚 惟有身处她们中间的苏州 雍容中不失柔美 精巧中不失厚重

  苏州 那精致的小城 那流淌着千年古蕴的小河 那见证着千年沧桑的小桥 那婉转了千年的吴侬软语 那闹世中的一份宁静 那现代中的一份古朴 那姑苏城外寒山寺不灭的钟声 那玲珑了千年的柔美身段……

  打个比方的说 上海是现代时尚女子 阳光下裸露着诱人的修长大腿 杭州是当代知识女性 不露大腿也同样性感 妩媚 无锡像刚进城的小姑娘 还不知道如何打扮自己 南京却是苍老的婆婆 她脸上的每一道皱纹仿佛都在诉说着一段催人泪下的沉重往事 

  惟有苏州 雍容 大方 精致 典雅 成熟而不老气 娇媚却不轻薄 那是幸福的少妇 一手挽着家的温暖 一手拿着诗的丰华

2007年04月18日

  初中时 我就曾迷上梁晓声的<<年轮>> 他用厚实的笔记录了一批知青的生活 成长史 里面蕴藏着一代人的心酸与幸福 苦涩与甜蜜 挣扎与追求 至今 每当我想起韩磊在演唱<<北大荒>>时那充满沧桑的浑厚声音 眼前都会浮现出刘振兴 张萌 王小嵩 郝梅他们鲜活的身影

  其实 那段生活是属于我父母一代人的记忆 可不知道为什么 一直以来 我对那段历史都有着特别强烈的兴趣 也许 是因为我的血脉中还淌着上一代人留下的记忆 也许 是为那时人们的单纯信仰和人与人之间的真挚感情所感动 也许 是被那时人们在贫瘠生活中的坚韧与斗争精神所震撼  

  尚且不论那信仰的意义 能够有着单纯执著的信仰 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吧 难怪石钟山要把他的小说定名为《幸福像花样灿烂》呢 所以尽管其中的一些让人心酸的场面 像杜娟与林彬分手后的重逢 可这心酸的背后的真挚与执著却是令人感到温暖的 在整部小说中 幸福的感觉都在悄悄蔓延着

  感谢这些作家们 是他们用真诚 认真的笔为再现了那个令无数中国人难忘的年代 展现出那段尘封的真实的痛与幸福 纨绔子弟白杨尽管有一些缺点但也是个可爱善良的人 林彬的退让也决不能归结为自卑 这一切都要留给读者去品位 作家在真实的展现那个年代 尽量把自己的感情倾向压抑到零 这无疑是一种更高的创作境界  

  现代社会 尽管充满着浮躁 欲望 迷茫……或许正因为此 才更加反衬出那个时代珍贵的清纯 但我依然要感谢这个时代 正是因为时代的进步 才使得文学逐渐能够避免成为政治的传声筒 政党的喉舌 文学家们也才能在自由的状态下真正发出个人独特的声音 不然 我们至今也无法看到一个真实的昨天并为之感动了

  其实 每个时代都有它的痛与幸福 既不应该厚古薄今 也不应该厚今薄古 缅怀过去的痛与幸福是为了珍惜今天的痛与幸福

2007年04月16日

   刚毕业那年  22岁 我的心理年龄--18岁

 工作了一年 23岁 我的心理年龄--22岁 

 工作了两年 24岁 我的心理年龄--24岁 

 工作了三年 25岁 我的心理年龄--34岁

   

 

 

 

  当对原本笃定的事情产生怀疑的时候 那感觉如玻璃渣划过心口 

  痛过后顿觉可笑 

  笑过后顿觉恶心 

  恶过后便不再痛

  能相信谁

  能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心

2007年04月04日
   上周末 终于在长沙植物园见到了倾慕已久的樱花 
     
      第一眼见到她 感到的是一种妖冶的美 像穿着和服舞着的日本少女 枝干像他们舞着的身躯 花朵像他们秀美的脸庞 以前总觉得日本舞蹈很怪异 透着一股妖气 现在看到真正的樱花 我才觉得那舞蹈也许就是从樱花的色彩姿态中悟出的吧
    
      风儿吹过 落英缤纷 一片片樱花瓣随风飘逝 以往我不过在日本卡通中看到过这样的情景 今天竟能亲身体验 只可惜游客太多 影响了我安静体悟的心境 更有学生妹为了拍出樱花雨的照片 令其友人奋力不断的摇动枝条 可怜那瞬间飘落的白色只能无奈的留在了她一人的相机里 永远陪伴一具肥胖的身体和一张笑起来反而更丑的脸
  
      樱花很美 却美的很无奈 从开放到凋零不过一周的时间 也许正是这样 她才更显得如此鲜艳与凄美
   
      我一直觉得 凡是生命 皆有灵性 樱花一定是极有灵性的 不然日本人的性格不会受到如此深的影响 生命短暂 所以要让有限的生命焕发她最美丽的颜色 更有走极端者甚至认为 与其老去 不如在青春最靓丽的时刻死去 这样的美学观也是日本自杀率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
   
      说心里话 我也一直欣赏着这样的美学 兰说那是因为我看多了日本文学 我却觉得正是因为自己的骨子里有这样的原罪 才会去寻觅这样的书
     
      当然 相对于”在青春最靓丽的时候死去” 我更愿意也更有勇气去接受“让有限的生命焕发她最美丽的颜色” 就像我在博客中引用泰戈尔的那句“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两者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可我总觉得 在这豁达超脱的语言后面其实是隐藏着一种因无奈而无法摆脱的伤感的 只不过是与其选择痛苦 不如选择超然罢了
 
      是的 与其痛苦的担心 不如豁达的活着 就如那随风飘逝的樱花 生命虽短 却美的如此鲜艳 如此刺眼
 
 
 
2007年03月23日

  今天鼓足了勇气去找校长 递上我的申请 希望能获得更好的平台 谁知道他看完后说出一句:“听说你在代课的班上课上不下去了”

  我们主任病了 大休 于是请我去代课 学校打算让我在这个学期接下这个班 可他们班的老班主任不想换语文老师 不放心年轻教师 就去找校长诉苦

  代第一节课的时候 我没想到自己会接这个班 于是管的不是很严  学生看到新老师也很有新鲜感 所以上课的纪律稍微差了些

  他们班主任就以此为借口 去校长那告状说我在他们班上课上不下去了

  因为校报办的出色 校长刚对我印象好些 在学校宣传工作会上对我说 只要我努力 还是会给我平台 我也终于选到一个好机会去说自己的想法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 出这样的事 最近真是祸不单行

  那老教师工作很认真负责的 就是不会做人 为人很阴 却又阴的不高明 没想到这次竟然害到了我

  我本来还想 多教一个班既能多赚钱 又能展现自己的能力

  我在学校一直很尊重老教师的 可为什么老的总不相信我们年轻的呢 还要在背后这样去搞呢 搞得我有苦难言

  苦哉 却也只能忍耐 忍耐……

2007年03月16日

  天下不有不散的筵席  一切全都 全都会失去

  十四年前 第一次听到郑钧的这首歌 就被感动了 只是当时并不完全懂这歌词的意思 只是喜欢那旋律

  很多事情不可预料 这一刻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曾经 我差点滑下十几米高的峭壁 曾经 几公斤重的铁器就在我身边从四楼坠下 险些砸到我  庆幸的是 那并没有发生

  曾经 我差几分能直接读研 曾经 我有机会多存些钱 曾经 我能对爱我的人 我爱的人 喜欢我的人 我喜欢的人 多些珍惜 少些伤害 不幸的是 那也没有发生

  昨天 我绝没想到身份证会丢……

  今天 我又没想到什么呢 ……

  没错的 一切全都 全都 会失去

  保持心中的信念  珍惜此刻 珍惜身边所拥有的 是我唯一能做的

 

    好久没来写文章了 今天刚想着要来写点什么 谁知道现在竟然在写这个题目

  本应是很高兴的一天 晚上去送了岳父一套西装 他穿着挺好看的 我们都很高兴 

  可回来的时候 我一摸口袋 空空的感觉 才发现钱包没了 回去找 还是没有 找遍了 依然没有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 也许是想终于可以去送岳父一套衣服 太激动了 脑袋晕忽忽的 想把身份证留下来 结果却阴错阳差的把公交卡留了下来 上车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没带公交卡

  于是转车的时候我去拆零钱 兰帮我回忆这以后的细节

  我提着一大带衣服还有衬衣 下车后过马路 去个路边小店买了包槟榔 我应该用右手掏出钱包 此时衣服暂时转到左手 找了两个硬币 

  当时我的脑袋真是晕忽忽的 我不记得自己把钱包放哪里去了 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我还用其中的一个硬币上了车

  也许钱包放店子里了 因为槟榔掉地了 地上湿的 我又换了一包 但我认为我应该不会随便把钱包放着不拿

  也许我先拿出了一个硬币准备坐车 而后把钱包随便放在外口袋了 东西又多 没注意 就这个时候被扒了 这个可能性很大

  也许是上车的时候被扒了

  总之 被扒的可能性最高

  钱没多少 61元 银行卡也不要紧 可以挂失 游戏储值卡就损失50元的样子 关键是身份证丢了麻烦

  幸好正好要办新证了 但不知道没有旧证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呢 要不要挂失什么的呢 最近还得拿身份证有用的啊

  我很痛恨那种空空的感觉 和2004年在深圳手机被人家扒了一样 我一直自负自己是个谨慎的人 可真正被扒的时候 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脑袋一直是晕忽忽的 可能和这段时间都没有睡好觉也有关系

  钱包里还有一张纭映的照片 我没想到会是那样的结局 与我的钱包和身份证一起被丢到雨夜某个肮脏的角落 扒手要的只是钱 晚班费 可怜的61元 

  SHIT!

后记:事后经过仔细回想 我确定钱包是丢在店子里了 态度很好的去问那店子里的人有没有看见 那年轻人与其母均态度恶劣 我没证据 也没奈何 第二天想再去 说 钱归你 证件还我 朋友们都说我痴人说梦 没用了 只得作罢 

  仅以此文供自己及读到此文的朋友警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