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30日

决定十一回老家,好期待啊,看看久违的亲人、朋友,尝尝家乡的饭菜,现在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2005年08月24日

 

    崇祯年间的宦官李铭志是个普通的宦官,拥有一定的权力,但是在历史上并不出名,但是他和王承恩有段时间私下里交好,后来又得罪了他。文中记载了李铭志的日记里喜欢随意写一些心中的感触,诗文虽然不好,但是也记录了作宦官的心路历程。其中,下面这首诗因为文中有对皇上的不恭差点遭来杀身之祸,幸好王承恩包庇了他。他是在很小的时候被人送到宫里面当太监的,非常的郁闷,当太监之后也想依靠宦官的力量升一定的官位,可是一直不得志。在他的一首长诗里有如下:

 

(靓)  凉风不醉人自醉

(颖)  影中无人人自疑

(是)  是梦是醒尚未知

(一)  一笑一叹已百年

 

(宇)  雨敲梦碎蹉跎叹

(春)  春来花开花又落

(第)  帝王不怒人自畏

(二)  尔等何须卑奴颜?

          

(笔)  毕生皆为国事累,

(畅)  畅饮消得身心碎

(应)  应是良辰好景时,

(三)  三问苍天归不归?

 

2005年08月18日

下午三点左右,我拎着那根军用皮带晃到了南山脚下,南山有个烈士陵园,小学时每逢清明节我们就被组织集体去祭奠烈士,我当时还愚蠢地拿个小棍去撬烈士墓上的裂纹,想撬开看看烈士到底长什么样,嘿嘿,够变态把。此时阳光正烈,但进了山脚下却感到一片阴凉,林区的大树都是上百年的松树,枝叶繁茂,所以尽管是白天山上还是有些阴风阵阵,我看看手中的皮带,骂了一声,低下头在墓碑附近找到了两块砖头,在手里掂了掂,拿着进了山门。

 

在会合处我看见了F,周围叫叫嚣嚣的有十几人,手里大都拎着刀枪棍棒之类,一看这么多人,我心里有了底儿。人差不多到齐了,我们气势汹汹的往山上走。十里坡离山脚下有三四百米远,是一个大缓坡,周围都是树林。我们到了以后还没到四点,我以为来早了,F就安排他们怎么怎么站,到时候怎么怎么打。这时从山下上来了两个小伙子,我们刀枪棍棒一起顶住了他俩,喝问是哪里的,他们还挺有经验,说是上山玩的(后来我才明白他们是另一伙故意安排的探子)。那个高个的扫了我们两眼,说:“你们打架啊,我刚才看山下有一伙人正往上走呢”。听他这么说,我们就放他们上去了,全神贯注盯着山下。

 

那两个人刚上去没多久,一阵喊杀声从山上传了下来,在寂静的山林里显得特别响亮。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向上一瞅,妈呀,二三十人拎着明晃晃的刀就冲了下来,嘴里还喊着“杀! 别让他们跑了!”,我以闪电般的速度扔下手里的砖头,倒拎着皮带就往山下逃去,旁边的弟兄们大部分也是和我一样的逃命。在跑的一瞬间我扫了F一眼,靠,他和几个比较有名的混混一动不动在哪儿迎战,是NB啊,佩服,佩服!别的不想,逃命要紧,我飞也似的往山下逃去,紧张的心都快跳了出来,就怕被追上捅上几刀,多不值啊。正飞奔的时候就看我旁边F拎着他那大刀也跑了上来。奔了好久好久,我们停了下来大口喘气,敌人没追上来。F还大言不惭地解释,我跑是怕借来的大刀被他们抢了。靠,真没骨气,白崇拜你了。就这样,我的第一次血拼在彻底的逃命中失败。直到很晚我才晃晃悠悠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家了。

2005年08月17日

 

初一的时候,因为家里管得不是很严,就和社会上一些混混玩在了一起。原因很简单,很羡慕他们叼着烟卷装成很吊的样子靠在我们学校门口,看谁不顺眼就揍他,很威风,还可以泡漂亮女生。同学们提起学校附近的谁谁谁都很害怕的样子,说那人特有名。十几岁的孩子对这种生活是很向往的了,尤其是男生。

 

我在小学的时候其实是很窝囊的,虽然个头很高,但性格比较内向,总被同学欺负,于是潜意识里也想有一天能“出人头第”,欺负欺负别人,出出这口恶气。当时我刚升初中,我们那里中学很乱,总有社会的小混混在学校附近寻衅,学校里的学生也和这些人勾搭在一起欺负同学。我开始也是老老实实的上学,终于有一天,在学校门口碰到了小学的一个同学F,以前和我还是同桌。F在小学就开始混,打架斗殴,老师也怕他。他认出了我,因为当时我家开饭店,家里比一般人家富裕点,他也知道,于是把我叫过去,说,“亮子,一起玩把”。我也比较兴奋能找到一个“靠山”,于是就开始了我的逃课生涯和混混日子。

 

跟他玩儿了一阵子,认识了不少那一片儿的“大哥”,他们的日子无非是挣地盘,敲诈学生,打架斗殴,打桌球,泡MM,和香港影片“蛊惑仔”很象。大哥也分等级的,我的同学属于最低级的那种,只能抢抢学生钱,吓唬吓唬小孩,高级的大哥已经不自己动手了,而是做生意,比如开歌舞厅,收保护费,垄断某个行业等。听说最有名的一个大哥,叫Z老三。把我们那里的啤酒销售彻底垄断了,外省的啤酒一律不准进来,否则打断腿。他手下的小弟最多,但也有不服的,东北人火气就是大,经常有火拼的时候。

 

当时我就渴望能和某一伙人拼一下,就象武侠小说里的帮派决斗,绝对过瘾。但心里还是有一些小怕怕,毕竟没经历过么。就在这样矛盾而又渴望的心理下,我的第一次“帮派决斗”来了。

 

这天,F把我叫来,说:“今天下午四点,在南山十字坡和H那伙干一下,TMD,欺负到家了,约好了在那儿决斗,你也去,人越多越好。”我听了顿时热血上涌,搓了搓手问:“带什么家伙去?”,“给,拿好这个”,一条军用皮带扔了过来,“就用这个?!”我失望的看着他,“TMD,有就不错了,别弄丢了”。我慢慢腾腾的检了起来,却看到他正擦拭一把大刀,就是古代十八般兵器里的那种带红条的大刀,仿佛义和团的那种。“这是我借来的,可TM好使了”,F得意的对我说,“别忘了下午四点,在山下集合”。我答应了一声,转身回去了。

 

 

PS:今天就写这么多把,有点累,下次接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