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的时候,因为家里管得不是很严,就和社会上一些混混玩在了一起。原因很简单,很羡慕他们叼着烟卷装成很吊的样子靠在我们学校门口,看谁不顺眼就揍他,很威风,还可以泡漂亮女生。同学们提起学校附近的谁谁谁都很害怕的样子,说那人特有名。十几岁的孩子对这种生活是很向往的了,尤其是男生。

 

我在小学的时候其实是很窝囊的,虽然个头很高,但性格比较内向,总被同学欺负,于是潜意识里也想有一天能“出人头第”,欺负欺负别人,出出这口恶气。当时我刚升初中,我们那里中学很乱,总有社会的小混混在学校附近寻衅,学校里的学生也和这些人勾搭在一起欺负同学。我开始也是老老实实的上学,终于有一天,在学校门口碰到了小学的一个同学F,以前和我还是同桌。F在小学就开始混,打架斗殴,老师也怕他。他认出了我,因为当时我家开饭店,家里比一般人家富裕点,他也知道,于是把我叫过去,说,“亮子,一起玩把”。我也比较兴奋能找到一个“靠山”,于是就开始了我的逃课生涯和混混日子。

 

跟他玩儿了一阵子,认识了不少那一片儿的“大哥”,他们的日子无非是挣地盘,敲诈学生,打架斗殴,打桌球,泡MM,和香港影片“蛊惑仔”很象。大哥也分等级的,我的同学属于最低级的那种,只能抢抢学生钱,吓唬吓唬小孩,高级的大哥已经不自己动手了,而是做生意,比如开歌舞厅,收保护费,垄断某个行业等。听说最有名的一个大哥,叫Z老三。把我们那里的啤酒销售彻底垄断了,外省的啤酒一律不准进来,否则打断腿。他手下的小弟最多,但也有不服的,东北人火气就是大,经常有火拼的时候。

 

当时我就渴望能和某一伙人拼一下,就象武侠小说里的帮派决斗,绝对过瘾。但心里还是有一些小怕怕,毕竟没经历过么。就在这样矛盾而又渴望的心理下,我的第一次“帮派决斗”来了。

 

这天,F把我叫来,说:“今天下午四点,在南山十字坡和H那伙干一下,TMD,欺负到家了,约好了在那儿决斗,你也去,人越多越好。”我听了顿时热血上涌,搓了搓手问:“带什么家伙去?”,“给,拿好这个”,一条军用皮带扔了过来,“就用这个?!”我失望的看着他,“TMD,有就不错了,别弄丢了”。我慢慢腾腾的检了起来,却看到他正擦拭一把大刀,就是古代十八般兵器里的那种带红条的大刀,仿佛义和团的那种。“这是我借来的,可TM好使了”,F得意的对我说,“别忘了下午四点,在山下集合”。我答应了一声,转身回去了。

 

 

PS:今天就写这么多把,有点累,下次接着写。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