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点左右,我拎着那根军用皮带晃到了南山脚下,南山有个烈士陵园,小学时每逢清明节我们就被组织集体去祭奠烈士,我当时还愚蠢地拿个小棍去撬烈士墓上的裂纹,想撬开看看烈士到底长什么样,嘿嘿,够变态把。此时阳光正烈,但进了山脚下却感到一片阴凉,林区的大树都是上百年的松树,枝叶繁茂,所以尽管是白天山上还是有些阴风阵阵,我看看手中的皮带,骂了一声,低下头在墓碑附近找到了两块砖头,在手里掂了掂,拿着进了山门。

 

在会合处我看见了F,周围叫叫嚣嚣的有十几人,手里大都拎着刀枪棍棒之类,一看这么多人,我心里有了底儿。人差不多到齐了,我们气势汹汹的往山上走。十里坡离山脚下有三四百米远,是一个大缓坡,周围都是树林。我们到了以后还没到四点,我以为来早了,F就安排他们怎么怎么站,到时候怎么怎么打。这时从山下上来了两个小伙子,我们刀枪棍棒一起顶住了他俩,喝问是哪里的,他们还挺有经验,说是上山玩的(后来我才明白他们是另一伙故意安排的探子)。那个高个的扫了我们两眼,说:“你们打架啊,我刚才看山下有一伙人正往上走呢”。听他这么说,我们就放他们上去了,全神贯注盯着山下。

 

那两个人刚上去没多久,一阵喊杀声从山上传了下来,在寂静的山林里显得特别响亮。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向上一瞅,妈呀,二三十人拎着明晃晃的刀就冲了下来,嘴里还喊着“杀! 别让他们跑了!”,我以闪电般的速度扔下手里的砖头,倒拎着皮带就往山下逃去,旁边的弟兄们大部分也是和我一样的逃命。在跑的一瞬间我扫了F一眼,靠,他和几个比较有名的混混一动不动在哪儿迎战,是NB啊,佩服,佩服!别的不想,逃命要紧,我飞也似的往山下逃去,紧张的心都快跳了出来,就怕被追上捅上几刀,多不值啊。正飞奔的时候就看我旁边F拎着他那大刀也跑了上来。奔了好久好久,我们停了下来大口喘气,敌人没追上来。F还大言不惭地解释,我跑是怕借来的大刀被他们抢了。靠,真没骨气,白崇拜你了。就这样,我的第一次血拼在彻底的逃命中失败。直到很晚我才晃晃悠悠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家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