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09日

1999999点许

北京  人民大学西门

 

我问一个女孩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她没答出来

 

我说

“今天是199999

马上就要到9点了

这是个重要的日子

我们要  相爱到永久……”

 

她感动的要哭……

彼时 清风拂面 月朗云淡  风花雪月  风月无边……。

 

今天

200599

时隔多年  依然清晰记得那个特殊的日子,

人大西门  物是人非

 

留此做念

愿时间做证

那些

飘逝的青春

2005年08月30日

决定十一回老家,好期待啊,看看久违的亲人、朋友,尝尝家乡的饭菜,现在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2005年08月24日

 

    崇祯年间的宦官李铭志是个普通的宦官,拥有一定的权力,但是在历史上并不出名,但是他和王承恩有段时间私下里交好,后来又得罪了他。文中记载了李铭志的日记里喜欢随意写一些心中的感触,诗文虽然不好,但是也记录了作宦官的心路历程。其中,下面这首诗因为文中有对皇上的不恭差点遭来杀身之祸,幸好王承恩包庇了他。他是在很小的时候被人送到宫里面当太监的,非常的郁闷,当太监之后也想依靠宦官的力量升一定的官位,可是一直不得志。在他的一首长诗里有如下:

 

(靓)  凉风不醉人自醉

(颖)  影中无人人自疑

(是)  是梦是醒尚未知

(一)  一笑一叹已百年

 

(宇)  雨敲梦碎蹉跎叹

(春)  春来花开花又落

(第)  帝王不怒人自畏

(二)  尔等何须卑奴颜?

          

(笔)  毕生皆为国事累,

(畅)  畅饮消得身心碎

(应)  应是良辰好景时,

(三)  三问苍天归不归?

 

2005年08月18日

下午三点左右,我拎着那根军用皮带晃到了南山脚下,南山有个烈士陵园,小学时每逢清明节我们就被组织集体去祭奠烈士,我当时还愚蠢地拿个小棍去撬烈士墓上的裂纹,想撬开看看烈士到底长什么样,嘿嘿,够变态把。此时阳光正烈,但进了山脚下却感到一片阴凉,林区的大树都是上百年的松树,枝叶繁茂,所以尽管是白天山上还是有些阴风阵阵,我看看手中的皮带,骂了一声,低下头在墓碑附近找到了两块砖头,在手里掂了掂,拿着进了山门。

 

在会合处我看见了F,周围叫叫嚣嚣的有十几人,手里大都拎着刀枪棍棒之类,一看这么多人,我心里有了底儿。人差不多到齐了,我们气势汹汹的往山上走。十里坡离山脚下有三四百米远,是一个大缓坡,周围都是树林。我们到了以后还没到四点,我以为来早了,F就安排他们怎么怎么站,到时候怎么怎么打。这时从山下上来了两个小伙子,我们刀枪棍棒一起顶住了他俩,喝问是哪里的,他们还挺有经验,说是上山玩的(后来我才明白他们是另一伙故意安排的探子)。那个高个的扫了我们两眼,说:“你们打架啊,我刚才看山下有一伙人正往上走呢”。听他这么说,我们就放他们上去了,全神贯注盯着山下。

 

那两个人刚上去没多久,一阵喊杀声从山上传了下来,在寂静的山林里显得特别响亮。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向上一瞅,妈呀,二三十人拎着明晃晃的刀就冲了下来,嘴里还喊着“杀! 别让他们跑了!”,我以闪电般的速度扔下手里的砖头,倒拎着皮带就往山下逃去,旁边的弟兄们大部分也是和我一样的逃命。在跑的一瞬间我扫了F一眼,靠,他和几个比较有名的混混一动不动在哪儿迎战,是NB啊,佩服,佩服!别的不想,逃命要紧,我飞也似的往山下逃去,紧张的心都快跳了出来,就怕被追上捅上几刀,多不值啊。正飞奔的时候就看我旁边F拎着他那大刀也跑了上来。奔了好久好久,我们停了下来大口喘气,敌人没追上来。F还大言不惭地解释,我跑是怕借来的大刀被他们抢了。靠,真没骨气,白崇拜你了。就这样,我的第一次血拼在彻底的逃命中失败。直到很晚我才晃晃悠悠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家了。

2005年08月17日

 

初一的时候,因为家里管得不是很严,就和社会上一些混混玩在了一起。原因很简单,很羡慕他们叼着烟卷装成很吊的样子靠在我们学校门口,看谁不顺眼就揍他,很威风,还可以泡漂亮女生。同学们提起学校附近的谁谁谁都很害怕的样子,说那人特有名。十几岁的孩子对这种生活是很向往的了,尤其是男生。

 

我在小学的时候其实是很窝囊的,虽然个头很高,但性格比较内向,总被同学欺负,于是潜意识里也想有一天能“出人头第”,欺负欺负别人,出出这口恶气。当时我刚升初中,我们那里中学很乱,总有社会的小混混在学校附近寻衅,学校里的学生也和这些人勾搭在一起欺负同学。我开始也是老老实实的上学,终于有一天,在学校门口碰到了小学的一个同学F,以前和我还是同桌。F在小学就开始混,打架斗殴,老师也怕他。他认出了我,因为当时我家开饭店,家里比一般人家富裕点,他也知道,于是把我叫过去,说,“亮子,一起玩把”。我也比较兴奋能找到一个“靠山”,于是就开始了我的逃课生涯和混混日子。

 

跟他玩儿了一阵子,认识了不少那一片儿的“大哥”,他们的日子无非是挣地盘,敲诈学生,打架斗殴,打桌球,泡MM,和香港影片“蛊惑仔”很象。大哥也分等级的,我的同学属于最低级的那种,只能抢抢学生钱,吓唬吓唬小孩,高级的大哥已经不自己动手了,而是做生意,比如开歌舞厅,收保护费,垄断某个行业等。听说最有名的一个大哥,叫Z老三。把我们那里的啤酒销售彻底垄断了,外省的啤酒一律不准进来,否则打断腿。他手下的小弟最多,但也有不服的,东北人火气就是大,经常有火拼的时候。

 

当时我就渴望能和某一伙人拼一下,就象武侠小说里的帮派决斗,绝对过瘾。但心里还是有一些小怕怕,毕竟没经历过么。就在这样矛盾而又渴望的心理下,我的第一次“帮派决斗”来了。

 

这天,F把我叫来,说:“今天下午四点,在南山十字坡和H那伙干一下,TMD,欺负到家了,约好了在那儿决斗,你也去,人越多越好。”我听了顿时热血上涌,搓了搓手问:“带什么家伙去?”,“给,拿好这个”,一条军用皮带扔了过来,“就用这个?!”我失望的看着他,“TMD,有就不错了,别弄丢了”。我慢慢腾腾的检了起来,却看到他正擦拭一把大刀,就是古代十八般兵器里的那种带红条的大刀,仿佛义和团的那种。“这是我借来的,可TM好使了”,F得意的对我说,“别忘了下午四点,在山下集合”。我答应了一声,转身回去了。

 

 

PS:今天就写这么多把,有点累,下次接着写。

2005年07月25日

她的英文歌真是very very good(模仿柯以敏的腔调);

 

第一次听,她唱的是Beautiful,深深打动了我;

 

第二次,Reflection(花木兰主题歌),就这样被你征服;

 

热情的沙漠,比阿妹演绎的更出色;

 

漫步人生路,出尘脱俗,柔韧婉约。

 

有人说,你处在天后边缘,同意!

 

会一直支持你,下一站天后——张靓颖。

2005年07月06日

“月亮下,想到他,默默地,珠泪下……”

 

 

每当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她……  ……  那一夜,不!应该是两夜。

 

 

只能说,情已逝,只留下记忆。

 

 

年少的激情,谁也无法挽回。

 

 

我承认,我们只有一夜,只有一次,那夜以后在也没有联系。我们都不是那种人,她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子。而我呢? WHO KNOWS

 

 

多少年了,每次想起心情复杂得象翻了五味瓶。

 

 

第一夜,我们跳舞,K歌,她唱的就是这首“归来吧”,那一夜,我们聊了很多很多,酒也喝了很多很多。那一夜,我们都有欲望,然而,我们没有发生什么,我们真的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小WEI却与她一起来的女伴有意思,怎么也要一同去再HAPPY,她从出租车甩门而去,看着我的眼睛说:如果你想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送我回去。我从了……。送她回了家。

 

 

然后,我们单独联系了几次,我们都爱唱歌,唱的都很好,彼此印象也很好。

 

 

然后后,很自然的,某一夜,我们又喝酒了,就单独的两个人,孤男寡女,在一个屋子里。很自然的,发生了one night stand……。

 

 

然后后后,她说要走了,两天以后就走,她在外地工作,只是过年的时候回老家,我们的缘分只是如此了,我悲…………。

 

 

他要我在大学好好学习,毕业了可以在一起,她是和家里一起做生意的,不过比我还小。

 

 

如今,已经过去8年了,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夜,只是她的样貌记不清了,但那些话语和海誓山盟依然留在我的记忆中。为什么呢,因为…… ,那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我的最后一次one night stand……。

 

 

如今,我已经结婚多年了,她也一定生儿育女了把,不知还记得我吗?

 

 

如果有缘,上帝可以安排我再见她一次,我会当她的面唱这首歌:

 

 

“月亮下想到他

默默地珠泪下

记起多少旧情话

每段往事升起沉下

看流云不说话

寂寞吧苦闷吧

想起当天月明下

两人含笑道傻话

心里的他快归来吧

这里才是快乐老家

几番离合再相聚

成功挫败难管它

悲哀因有他快乐为有他跟他受苦也罢

他知道否我在想他”

 

 

她,复姓欧阳。

2005年07月04日

   

    妻租了《似水年华》,节奏缓慢的新人文剧集,江南水乡的温柔颜色,这几天,时而都会抽空看这剧集,点到哪集便是哪集。最近,这故事就像是交织进生活里的另一个世界似的,每天看一点点,只二十分钟,或一个钟头,不是欲罢不能,但也不可获缺。很喜欢看。比起情节来,更多的以情绪推动,不管哪一集都像诗,散文诗。

 

 

    今天看的这一集,文说,他宁愿做一个犯错的人也不愿做个错过的人。

 

 

    文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大喜大恸的表情,眼睛是清澈见底的。看似淡然实则坚定地轻轻说了出来。

 

 

    没有人问答文。我自言自语地问:然后咧?乌镇的时光缓缓流动。其实,多数情况下已经没有然后可言,事情就是这样子的,存在了,结束了,只剩下一种实然的状态。

 

 

    文知道结果的,文知道好多事情都知道。在一起如何,不在一起又如何?

 

 

    终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与其天涯思念,恋恋不舍,莫若相忘于江湖。是这样的吗。

2005年06月27日

1. 等待开始。

2. 牧师讲道。

3. 教堂前景。

4. 现场录播。

5 .大唱诗班。

6.牧师。

7 .周六早上刚买的茉莉,周日下午就开花了,哈哈。

2005年06月20日

    最近在看国足中青队的比赛,兴奋到极点,几乎不感相信这是中国国字号球队在踢球,太酷了。当中青队宛如清新脱俗的花朵绽放在郁金香的国度,我的感觉犹如酷暑中喝了一大碗冰镇酸梅汤,丝丝凉气,沁人心脾……。九粒入球由九个人攻入,全面开花,而且还都有世界波式的入球,大开眼界!!!明晚继续熬夜,中青VS德青,大伙不要错过啊!!!

 

岳父岳母来拉,要住两个月,郁闷。。。。

 

今天最高35度,明天38度,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