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5日

      

繁忙生活流水账

       天还没黑就起身了,梳洗打扮,冲出家门,辗转交通,冲到办公室,同事们都在工作状态了哟。一看时间,晚了20分钟哟。

       赶紧用几分钟谴责自己,如果再早出门10分钟,或就不会迟到。不过,哎,没有时间自怨自艾。必须调整好心情投入工作了。

       这这这,这几件事情是今天必须完成的!赶紧投入工作中,一边还不能忘了从包包里面拿出我的营养早餐一样一样一边干活一边吃。牛奶是必需的,为了让胃更舒服,还是从一杯热豆浆开始吧,蛋白质之后是一块小蛋糕,跟着再是牛奶和水果。不对不对,应该是先化妆才对,好的妆容可以帮助自己精神百倍的投入工作。

       按步骤行事,一边干活,一边早点。还有电话不断打进来,干扰我的思路和胃口。

       好像刚结束断断续续的早饭,又到了中餐时间,去食堂吃饭,和同事们讲几句笑话,回来看个报纸睡午觉。在角落打开我的户外床,钻进睡袋,45分钟的午睡是一天中很重要的享受呢。

       起床的时候总是心不甘情不愿,但吃过水果开始工作的状态,总是一天中最好的。今天的工作很有趣,消耗了N多的脑细胞和一杯奶茶、一杯咖啡。

       完成工作的时候,下班时间过了10分钟了。用我的精细计算的高效率下楼,上公车,在车上作了一会儿眼部按摩,听一会音乐,回家的时候,天又黑了。真是苦命人呀。

       快到家门的时候,我慎重的继续考虑着自己的5年规划。作翻译、买房子、周游世界、写一本书。什么时候才可以财富自由,想不上班,就不上班呢?

       实在忙不过来呀,全世界的动乱、禽流感、超级女声张靓颖、打口CD都需要关切。家里还有只活蹦乱跳的狗和一堆花草等着跟我玩呢。另外还要看书、写字,听音乐。

       洗碗的时候,我思考的主题是,如果,我能够在本周不再逛街,每天12点半之前睡觉,就送自己一对耳环还是要那本红腰带?

        门铃怎么响了,男朋友回来了也。他不是要应酬吗?回来的真早呢。跟他发嗲,趴他身上看电视也是需要时间的呀,怎么办嘛。

        还有那只狗狗,不要在我写日记的时候跳到我的怀里打扰我,就乖乖躺在我脚边就对了嘛。

        哎呀呀呀,怎么这么个忙呀,所以,还要看一下《简单生活》,怎样才可以不这么繁忙呢?不过,这只好排在我的《哈里波特》后面了。

 这是怎样的一天呀。

繁忙生活流水账

       天还没黑就起身了,梳洗打扮,冲出家门,辗转交通,冲到办公室,同事们都在工作状态了哟。一看时间,晚了20分钟哟。

       赶紧用几分钟谴责自己,如果再早出门10分钟,或就不会迟到。不过,哎,没有时间自怨自艾。必须调整好心情投入工作了。

       这这这,这几件事情是今天必须完成的!赶紧投入工作中,一边还不能忘了从包包里面拿出我的营养早餐一样一样一边干活一边吃。牛奶是必需的,为了让胃更舒服,还是从一杯热豆浆开始吧,蛋白质之后是一块小蛋糕,跟着再是牛奶和水果。不对不对,应该是先化妆才对,好的妆容可以帮助自己精神百倍的投入工作。

       按步骤行事,一边干活,一边早点。还有电话不断打进来,干扰我的思路和胃口。

       好像刚结束断断续续的早饭,又到了中餐时间,去食堂吃饭,和同事们讲几句笑话,回来看个报纸睡午觉。在角落打开我的户外床,钻进睡袋,45分钟的午睡是一天中很重要的享受呢。

       起床的时候总是心不甘情不愿,但吃过水果开始工作的状态,总是一天中最好的。今天的工作很有趣,消耗了N多的脑细胞和一杯奶茶、一杯咖啡。

       完成工作的时候,下班时间过了10分钟了。用我的精细计算的高效率下楼,上公车,在车上作了一会儿眼部按摩,听一会音乐,回家的时候,天又黑了。真是苦命人呀。

       快到家门的时候,我慎重的继续考虑着自己的5年规划。作翻译、买房子、周游世界、写一本书。什么时候才可以财富自由,想不上班,就不上班呢?

       实在忙不过来呀,全世界的动乱、禽流感、超级女声张靓颖、打口CD都需要关切。家里还有只活蹦乱跳的狗和一堆花草等着跟我玩呢。另外还要看书、写字,听音乐。

       洗碗的时候,我思考的主题是,如果,我能够在本周不再逛街,每天12点半之前睡觉,就送自己一对耳环还是要那本红腰带?

        门铃怎么响了,男朋友回来了也。他不是要应酬吗?回来的真早呢。跟他发嗲,趴他身上看电视也是需要时间的呀,怎么办嘛。

        还有那只狗狗,不要在我写日记的时候跳到我的怀里打扰我,就乖乖躺在我脚边就对了嘛。

        哎呀呀呀,怎么这么个忙呀,所以,还要看一下《简单生活》,怎样才可以不这么繁忙呢?不过,这只好排在我的《哈里波特》后面了。

 这是怎样的一天呀。

2005年09月20日

       中秋晚会,一堆人一片混乱,和男朋友在一起,我断续看完了。政治感很重,以博弈权衡将一堆人分布到八股文般的节目中,音乐成为附属品,因为没有尊重,所以其实永远不可能出来任何好的音乐。也没有看到打动人心的睿智、幽默或是创造。晚会过后6套转播艾美奖颁奖,主持人一出场妙语如珠,看得人不断会心而笑,只是一段开场就远远胜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只是中间,余秋雨有几句话:“请把门带过来,因为我会再出去看看月亮,这样的淡淡的心情就是中秋的心情。”这个中秋,我的心情也就是这样淡淡的。和家人一起在“王家小铺”大快朵颐,吃到装不下为止。姐姐连出去看月亮都看不动了,我于是和男友踩着月光回家。他说,我想回家一趟,好久没有回去了。我很想拉拉他的手,却只是一路陪他买了葡萄回去。

2005年09月04日

一切充满了历史感:告别三峡的徒步之旅,在三峡大坝二期涨水的第一天开始。我们脚下踩过的古道,几天后就将永远沉睡在长江里。我们见到的三峡连同小三峡,水位上涨后,在半山的红字下面,每一块岩石,每一颗小草的风景,都不再存在。搬迁的城镇,破旧建新,触目惊心的新的希望连同舍弃的痛苦。我找到了自己,又丢失了自己。

 

古道行



阳光下的瞿塘峡

从白帝城古炮台到大溪的瞿塘峡古栈道,建于清朝光绪年间。坐船而过夔门,看到绝壁上从岩石中硬生生凿出的小径,绝想不到这里宽得可以通行当年的八抬大轿。这段古道共八公里,不仅路宽,路边尚有石栏。间或由植物掩成一条幽静山径,间或豁然开朗,江面山岭跃然眼前。沿古道漫步,在徐徐清风中细细咀嚼瞿塘峡风景的点点滴滴,轻松惬意且赏心悦目。看大江奔流于险峻群峰,心胸为之开阔舒畅。天大地大,无限风光,小小世界中的小小得失其实微不足道。

相对瞿塘峡栈道,巫峡栈道则艰苦得多。绝大多数路段是山间踩出仅两三脚宽的小径。因为行人太少,杂草、灌木密密掩蔽。而小径边的草丛掩盖深渊,一脚踏过去,也许就一头栽下去了。所以每走一步,必须带着手套拨开灌木,看清路面,才能前行。我们走的巫峡栈道从培石到神女峰对面的青石镇,共十二公里。也许是老天知道我的爱美之心,决心将巫山最美的样子呈现给我。坐上前往培石的班船,已经开始下起雨来。我独坐在细雨纷飞的船头,看江面的涟漪和逐渐升起的云雾。船缓缓而行,一座座秀美山峰在云雾中迎过来,又退了过去。雨雾容纳一切,包括我自己。

到了培石,我跳下船,精神百倍,对即将开始的徒步充满期待。雨水洗涤尘埃,升腾生气,创造人与景之间的距离美,又用包容的气息让彼此贴近。实在是种至高的境界。然而,事实上我们的旅行,一开始就面对挫败。我们迷路了,栈道被几块从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头压断,又被杂草、灌木掩盖,我们不可避免往下走入了通往江边的岔道。路很快没有了,我们在江边的岩石上攀爬搜寻,希望哪块岩石的背后藏着一条密道。我们朝前搜寻了很远,大雨倾盆,同行朋友的紧张扩张成了一种绝望的气息,我停了下来,决定我们应该休息并放松一下。眼前的巫峡迷离如梦幻,水天一色,山峰褪成水墨淡彩。站在最近江面的岩石上,我放开自己,沉入黑白色彩的诗画世界。喜悦从心中升起来,人生处处有惊喜。我开始笑闹着拍照,吃午餐,然后,突然明白了我们应该倒回去看那几块可疑的巨石。我一声令下,我们走了出去。


巫山云雨

挫败的确也是一种财富,我们没有迷路,怎么能看到巫峡优美的那样一个片断?没有迷路,怎能体会到,面对困境,并不能改变我享受美丽的心情,自己其实可能比想象中还要勇敢,世界也可能比想象中有更多的可能。


永别了,巫山栈道

接下来,巫峡栈道的徒步成为我此行三峡最大的享受。青草,树木在大雨的洗涤下,散发出让我心醉的芬芳气息。在青草树木贴合掩蔽的小路穿行,仿佛自己也芬芳了。同伴行走的速度较缓,于是每到一个开阔地带,我便可以从从容容和最美的巫山云雨单独约会。群峰在云雾中的线条美和轮廓美,好像在为我上一堂水墨山水的鉴赏课,云雾飘动山腰,与我一同前行,我在心里歌唱着,滋生一种归宿感,好像游子回到心灵的家。当然,快乐也是有代价的,我的两层的雨衣都被刮烂了,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找不到一处干的。鞋子里灌满了水,每走一步,水在鞋里荡漾着,其实也好,好象做按摩。只是可惜,雨中的美景没有办法用相机记录下来,只能留在心里了。

徒步的体验超越我想象的精彩。所有的路程,现在已经永远淹没到长江里了,如同失去一个亲密的朋友,我黯然神伤。然而正是要失去他的事实,令我终于探访了他。将要失去了或无法得到,才能感到珍贵,才会付出行动,实在是种悲哀。

无论如何,相信我不太会再因此错过我生命里的好风光。

 

青石镇的日子

 


从侯家露台看到的巫山风景

青石镇是个值得一去再去的好地方,刚回来,我已经开始想念。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巫山十二峰中的七座。侯家的大露台,正对著名的神女峰,前后左右看过去,都是好风景。在闲散的日子,砌壶茶,只是坐在露台上看风景,就是很美的一天。何况从这里可以出发巫峡栈道、上神女峰,进神女溪,风格各异的好风景。侯家和梅家的露台相连,中间飘着一面杭州驴友挂上去的旗帜,有着某种十分亲切的象征意义。从全国各地来到此地的驴友们,志同道合,相见甚欢,这两片对着神女峰的大露台,实在是很好的聚会场地。而我们的Party 是在爬完神女峰以后那个晚上。


神女神女我爱你

神女峰不能不上,她是一个象征,贴近并拥抱她的事实,带给我满足,虽然,美女在靠近后变成一颗石柱。距离就是美,的确是真理。在雨后初晴的湿滑中,挑战艰险的神女峰,可以难得地紧紧贴近山的本质和自然本原,我觉得非常幸福。而我们驴友的聚会,免不了比赛在湿滑中挑战神女峰几乎不可避免的伤痕,就象比赛勋章一样,大家登时成知己。

吃也是重点,从侯家吃到梅家,又从梅家吃到候家。反正一道低矮栏杆不可能是障碍,最后的腊肉汤锅很出彩,我最后上场吃了一大堆蔬菜下姜茶。然后,大家移师到候家的客厅继续畅谈到深夜。话题当然是大家都爱的旅游、摄影、文化。我们中间竟然有踏遍全国的专业的摄影师,于是,我数码相机里面的陋作,也不怕丢脸地拿出来被指点了。我初级驴友的级数也应该上升少许了吧,大好山河,真的好多路要走,我兴起了徒步雅鲁藏布大峡谷的雄心壮志。不过,我每天洗澡的强烈需求如何在我向往的这些艰辛旅途中得以保证这一艰难课题,还是难倒了聚会中的老资格驴友们。哎,人生真是没有完美。

第二天一早起来进神女溪,这是一个惊喜。真的没有在网上看到太多盛赞,所以只临时有时间才进来看看。走到深处,才瞪大眼睛,发现自己走进了大山环绕的深处。巫山十二峰中藏在里面的三座固然是优美,但连绵大山环抱的整体气质才是让我倾倒的关键。回想就在两日前轻舟畅游的小三峡,清澈的蓝色河水,与放晴的蓝天同色,伴着河滩上在阳光中闪烁的白色卵石和秀气的碧绿山峰,是赏心悦目的明媚秀丽。而神女溪,溪水混浊狭窄,在雄壮的大山峡谷中湍急奔流,大山连绵,大气磅礴,实在是很好的对比。而且这里,如同我们走栈道,上神女峰一样,罕有人迹,因此我自由的尽情的呼吸着纯粹的大山的气息,好像童年生长的那个大山深处的味道。


神女溪(现在已经是神女河了)

 


废墟、老城和新城

在水位上涨的前夕,路经临江的城市,也是一种可贵体验。废墟、旧城和新城相连,历史、现在和未来的的紧张感。


奉节废墟、老城和新城相连

无论是万州、奉节还是巫山,从码头出来,城市的轮廓在山的上面,但通往城市的路途是临时和混乱的:编织布搭起的烂工棚,混乱的招揽生意的小贩、摩托车和小面包车,在泥土上马马虎虎辟出的,弯弯绕绕的通往城区的路。颠颠簸簸穿过即将湮没的山体,决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山被摧残得满目苍夷。大片的砂土裸露出来,被大货车拉走。天上、地上、车里全是尘土,大片的垃圾和房屋的残骸,不论多么丑陋,也将不动声色变成一汪江水,

没有变成废墟的老城,在奉节看到了。曾经的商业中心生生的从中撕开,只剩两个街区,咫尺之外,全部痍为平地。从西汉两千三百年间的点滴存留,这次干干净净消失了一切在现实中的存在。一地汉砖,几块碑匾,被收纳到白帝城遗址,在那里,我徒劳地找寻李白杜甫们的诗意。失望,在情理之中。

从满天尘土、满目苍夷的废墟坐车进入新城。感觉很怪异,一切都是新的,与山下的景象形成强烈的对比,让人松了口气,又有点不能适应。总觉街道两边一式式九、十层高的新楼太整齐划一、太拥挤压抑。从山下带上来的尘土漫飞,仍然占领着街道。而新种的行道树支支扭扭,在这春意正浓的时节,还迟迟吐不出一丝新绿。没有了历史的城市,仿佛缺失了可贵的生命感,然而希望永远在。

住在奉节新城的朋友很兴高采烈,他指点着残存的奉节老城,这曾经最繁华的中心,和新城相比,现在显得多么的不值一提。而且,搬迁后,大家的居住条件都改善了。他乔迁进了三室两厅的新房,正准备在涨水后大展宏图。生活会更好的!他的眼睛闪亮,热烫了我的心。

我也和几个旅伴一同数着已无福拜访的那些遗憾:奉节老城、大昌古镇、大溪文化遗址…… 坐在神女峰对面侯家的大露台上,我们拿出笔来写下那些如果不能赶紧去参观,也将成为遗憾的地方:沙溪、黔东南、那些还未被商业文明侵袭的古镇或者民族村落。快去吧,晚了,就再也没有了!经验丰富的旅伴说着。我看着长长的目录,焦虑地数着我有限的假期,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很快就再也没有了,那些古老的、本土的、原著的,快连遗迹都没有了!其实,还存在着,看过了,又如何呢?如同时间无情地从指缝中流走,不可挽回。全世界是大一统的商业文明,为了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已经义无反顾的奔去了。而坐在这个露台上,不知所措的我,徒劳的还想要抓住什么,心里空空荡荡的。

2005年09月01日

带着告别的心情前往龚滩,不是第一次带着告别的心情到访某地。就在记忆犹新的前年,在三峡二期涨水的一个星期前,我用双脚丈量了瞿塘峡和巫峡数百年前的古栈道,永别那无数次入诗入画的古老三峡场景。告别的情绪虽然并不陌生,但很难因熟悉而减低心中百味杂陈的混乱。我们生活的时代,人类的力量膨胀得太厉害,改变世界的欲望、行动乃至成果都是之前的任何时代所无法比拟的。每每看到种种的“大行为和“大成果”,我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任何的绝对力量或是权利,都是一种危险,是对和谐共生体系的伤害。我们大干快上的朝着更好的物质生活前进的时候,往往会遗弃精神;我们改变了地貌、山河,铲平历史的痕迹,其实也抹去了我们与后代的文化归依。人其实不能创造规则,我们正在做的,后果无法估量。

然而,卑微的我,除了对着电脑发发牢骚,唯一可以做的,只有在一些重要的丢失之前,亲身前往,用自己的双脚双眼去贴近,让我的心灵与文字来诀别。

从最近的城市重庆转车转船需要10多小时,在这个便利的地球村时代,到龚滩的交通实在坏得非比寻常。乌江电站的修建使龚滩交通受阻,一路辗转,出发的第二天才能到达。没有人说得清楚龚滩淹没的时刻,所以我们也就不畏艰难。

到达龚滩的漫长路途到了后半段成为美的享受。坐船逆乌江而上,江水清澈秀美,两岸群峰争艳,时不时进入峡口的时候,更是美丽得令人屏息。一想到这条“乌江画廊”将会面目全非,风光不再,实在令人心痛。

龚滩古镇在乌江一处狭窄转折的半山江岸上。她被吴冠中称为“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山地古集镇”,声名远播,实在大大沾了这条绝美乌江的光。古镇沿江辗转,旧村舍一律由竹木、土石建成,黑瓦、木门、土墙,破破旧旧很随便的建成,然而无论近看、远观、俯视、仰望,就是充满诗意的美感。再加上下面的一江碧水,对岸的峭壁青山,屋舍沿乌江岸线的转折起伏,村舍与自然风景相应相和,并成为风景中的点睛之笔。

旧村舍间窄窄的小径由大小不一的青石块交交错错铺出,高低起伏,不加修饰,很有韵味。因为年久,一块块圆滑润泽,雨水润湿之后,闪出淡淡的清凉的光泽。沿着小路往复走了几遍,我们变得自然沉静,什么都不想,只想慢慢的静静的一直的走下去。

只是,这样的清静平和,不时被古镇窄巷墙壁上到处划出的红线条打破,触目惊心的对比提醒我们,每一个在镜头中如诗如画的场景,都是薄命红颜,很快将随风飘逝。

节后的古镇实在寂静。在古村子来来去去好几趟,没有遇到几个人,整个龚滩好像只有我们两个客人。古镇上面就是新城,新城的生活远比下面古村中方便舒适,除了因为零星旅客带来生意,实际上已没有很多人家住在旧村。即将因新修电站而消失的古村镇,在被淹没之前,其实早已被现代生活遗弃,多少变成纪念品了。

在新街行走,街道宽敞,熙熙攘攘各种摊贩供我们观赏尝试,生气勃勃,与旧村的空寂形成对比。但在新街的行走永远和赏心悦目无关,在我们的镜头中,新城也是被坚决摈弃的。即使用眼睛看,我们也尽量对上面一大片的新城回避。不能怪我们爱憎分明,哪怕是一栋新房子的加入都是对和谐韵律的破坏。也许自然和谐、美丽诗意这些字眼,原本是和现代社会无关的字眼。

想起路途中经过的万足镇。万足镇是乌江电站修建的地方。哪里有营生,哪里就有人聚集。因电站修建而搭起的简易棚子,聚集起繁华兴盛商贸中心般的人气:各种小贩、各种食店、熙来攘往的持各地口音的客人,很有规模。路过的时候已是黄昏了,还是热闹非凡。乌江电站总投资100个亿,可想而知带来多少就业、生意乃至财富。人们从全国各地赶来谋生。他们来到这里,条件虽然艰苦,却充满希望。我在万足看到的鄙陋环境,与龚滩古镇之美更是一种对比。而那个不能叫镇子的万足镇上,由一张张光彩的脸庞组成的生机盎然与古镇的冷清寂静,对比也同样强烈。生活总有些现实的考量,新城镇的人们因物质的丰裕而灵动着头脑、精神着手脚、光彩着脸。他们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柴米油盐,现现实实的希望和幸福感。

等我们从每一个可以想象的角度和方位览遍龚滩美景,眼睛因为看得太多太久开始感到有点麻木和疲惫的时候,我开始觉得古镇之静的无聊。天蒙蒙黑的时候,照相机、摄影机、手机因为连续两日的停电,统统罢工了,好像连最后的玩具都被抢走的小孩,我心里发着慌。打听到又是一个停电的夜晚,更是寂寞难耐。无奈的回到留宿的客栈,居然新来了两拨客人。不过也就半日的冷清,我们竟有些兴奋,对那几个同样来自于繁华城市的人,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点起烛火,我们也在院子里坐下来吃宵夜,心中有种隐隐的期待,这个停电的夜晚可以因着这多出来的几个城里人而变得热闹一些。然而,也许是由于远途劳顿,这些新旅伴吃过晚饭一会儿很快进了各自的房间,山村又一次早早沉静下来。长夜漫漫,我们无所事事,在烛光中两两相对,于是也早早安歇了。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出世的心境,宁静的意境,是我一直以来的向往。可是当我真的接近了这样的情景,当时间的节奏慢下来,慢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变成了单调的重复的时候,我会慌乱于精彩的错失,经验的单薄,觉得时光从指尖流淌变成一种空虚。

龚滩古镇代表着我心灵深处向往的澄澈宁静,和对喧嚣的物欲生活的远离。我一直向往着古希腊人的生活境界。有意识的让物质简单,简单再简单,以便有更多的时间和更明澈的心思探寻翱翔于思想和精神世界。然而,我自己其实已经深入骨髓的成为了“物质的女孩”,对我而言:电、通讯、网络、传媒、热水…..一个由许多“不可或缺”组成的庞大复杂的物资体系已然成为我生活的基础。而我所谓的对简单生活的向往和回归,其实多少是一种“饱暖思淫欲”。

    我明白,失去龚滩,我们有所得。但是,我们的得到一定要以龚滩古镇为代价吗?关于得失的选择从来不可逆转,也不可能永远正确。现代人更加丰富的经验和视角,原本可以带来更多更深的思想,并拥有更多对于文化传承的力量。如果事实是除了物质,我们失去文化和历史,这是我们自己的悲剧。曾经在一本生物学书中读到这样一段话:人类和孔雀,是生物进化史上的两大失败。悚然听闻述说着人类拥有孔雀追求美丽羽毛一样的偏执。

2005年08月31日

只有那木措和我的那个下午

一个人沿着扎西半岛向前

 

阳光很好,我用相机记录下光影变化中的每一个纳木措的影像:水天一色的浩淼清朗,或是雪山掩映的如镜碧蓝。湖水是那样虚怀澄澈,清晰映出湖底的细石子,也将蓝天白云,雪山黄土的色彩尽纳,再加上晶莹闪烁的阳光的影子,竟能组合成那样多妙不可言的变化,移步换景,每每眼前一亮,回过头去,是另一番风景,又大为留连,于是只好一步三回头。湖水和我就这样依恋的静静行走,这番惊世绝伦的美与这寂静高原对比出一种难言的惆怅,渐渐弥漫于我心怀。我突然很想唱歌,脑子里就都是一首歌。有些气喘,但我还是开始唱了: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

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

那么说

我枕畔的眼泪

就是挂在你心间的一面湖水

 

一面走,一面唱,只有这几句,不知为何,就泪流满面。除了间或一只水鸟掠过,也没有什么打扰,我也就放肆于泪与歌。湖岸时常有石可供歇息,我也不忍久坐,这深藏在高山的湖水,难得有人如我这般细细的,久久的珍视品查。

我一直往前走,太阳已是西斜,光线柔和,湖滩和岸上的小山丘变成美丽的金黄,不知是否因着我的情谊,柔软的湖水变得像深沉的眸子。我捕捉到太阳西沉那一瞬间里离别的美丽的光晕,天边的云层还在粉红,却已满天星辰。

起潮了,湖水面色沉郁的涌过来,又涌过来,徒劳的都退了回去。我其实无从慰籍,只好坐下来陪他。云层的红渐渐褪了,褪了,而天幕上的星愈来愈亮了。我一个人坐着,于是把照相机架起来陪我。夜了,该回了,还是不忍离去,陪着湖水拍过来,又拍过来,徒劳的,我知道,我的陪伴也是徒劳的。踏着星光,我终于回去睡了。

 

 

清晨醒来,还是回到这里。这个早上的那木措,到访的倒不止我一人。一队摄影师对着日出的景象挺专业的比划一阵,回去喝茶了。

我还是静静的往前走。看到一对恋人在延伸到湖中的一小块湖滩上拍照,我远远的正准备避开,却突然听到拿照相机的女孩的声音:“我爱你!”很大声的,很放肆的喊出来的这三个字,震撼住的不只是我,还有对着镜头的男孩。他显然有一阵子不能动弹,然后,用跑的,他冲过去抱住了女孩。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尽管明白这时的他们不可能被任何事打扰,我还是放轻脚步的离开。走得够远了,揉揉模糊的眼,才回头看过去,在清晨淡淡的光线下,是他们水墨般相拥坐于湖影山光中的剪影。我很高兴,因着这份柔情,我和纳木措都不再寂寞。

 

继续往前走,沿着蜿蜒的湖岸,我开始高声的唱:

 

我枕畔的眼泪

是挂在你心间的一面湖水

一面湖水……

对于五台山最初的印象来自于《鹿鼎记》,韦小宝为康熙找爸爸,到五台山的寺庙一间间走,居然用了月余。五台山的庙宇到了现在还是很多,香火也还是很旺。

我不信佛,但我挺喜欢寺庙。中国古建筑的遗迹主要就是零星散布在这些三山五岳的庙宇。所以,爱看建筑,在中国,当然要到处看寺院。在这里,可以看到代表中国建筑的飞檐、斗拱还有屋顶的层次和装饰。在这里,常常还有些古木,一两个庭院,几眼泉水或是水池。在香烟萦绕中,在游人散去之时,如一方净土。

去得多的重庆慈云寺,就在繁华南滨路的路边上,只是一道小门,几级台阶上去,就是完全不同的宁静世界,如果心中正好有些纷扰的时候,走进去,马上就能静心,很奇妙,也许这就是宗教的力量。

五台山应该更是个静心的好地方。历史上那些皇帝退隐下来,都到这里。处在权利漩涡的中心,烦恼当然比普通人更多,所以对清静的向往也该更强烈。秋日的五台山,满山的树都变黄了,空气清新。我们很快找到了石板古路,由她串起黄叶中掩映的间间寺院。整个山仿佛就是一个大庙宇。一间一间转着看五台山的寺院,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这些寺院个个大有名堂,人也很多,很多人从全国各地专程赶来进香或是还愿,寺院因此也富裕,装点起门面来也比就有了气魄,一间间打理得利利落落,也有的大兴土木改建扩建。

香火最兴盛的是一件叫做五爷庙的寺院,他其实有一个正式的名称叫万佛阁。但当地人都亲切地叫五爷庙,说是五龙王的寺院。民间很有味道的故事是五龙王和文殊在五台山斗法,最后拜文殊为师,所以守护在师傅的地盘上。也有人说,五爷就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在自己的道场上难免比较尽力。总而言之,五爷在此地据说居然可以做到有求必应。所以专程前来求他的人很多。还有人是过来还愿的,之前求过五爷的事情,被五爷摆平了,所以感激涕零的来感谢。寺院里挂着很多这样还愿者写的牌匾,因为感激五爷,所以捐助寺院多少多少之类。这对于后来者,是个莫大的刺激,激励更多的人前来,求那位五爷。。

思虑深远的哲学家往往会论述人生生来悲苦的宿命,无法逃避生离死别。精神上的摧残比身体的折磨更加苦痛。寺院佛神提供希望以抚慰心灵,这是佛的无量功德。同伴去买香、点香、进香,我在旁边默默看着拥挤的人群。一双双眼睛饱含祈望,我仿佛看到他们焦虑苦痛的内心。突然心中有种悲悯,至少,在进香拜佛后的今晚,他们可以有一夜好眠。

与这种提供希望,以“有求必应”的世俗目标为出发点的中国特色佛教比较,我比较喜欢自我修炼的佛学:洞察世情,了解人性和人生的悲剧宿命,修养内心及精神以超越苦难。这才是真正意义的佛吧。

不修这两种佛,但我也需要救渎。寺院于我,也是一种救渎,每次在寺院的救渎氛围中,反问一下自己,有没有偏离生命的航向,有没有维系内心澄明?这是我的佛,我的修炼。

今日的山西,给人最深的印象是弥漫的煤尘,无处不在,我们带很多的湿纸巾,无论怎么擦,手和脸永远都是脏的。出门之前,哥哥曾经很疑惑:你干嘛要去环境这么差的地方?然而如同人们对于西藏的评语:身体下地狱,眼睛上天堂。在山西,以仅仅是变得肮脏的代价,我们看到了中国最美的建筑和雕塑。

木质结构的中国古建筑,难以象石质建筑那样长存。能够存留下来的精品原本不多,再加上原来的木头不断腐坏,实在是见一次,少一次。

应县木塔不是那种一见夺人心魄的美,她隽永含蓄,你沉下心细品,却一定会越看越会喜欢。那大体量交错纵横的斗拱,那陈陈的木色,形成一种古朴的韵味和节奏。上了塔,一层层细赏细部的木头结构,木梁可以以那么多的可能性交互交接,就可以架起一座神奇的塔。木塔建于辽代,1000年的木头们,在我们脚下头顶铺作开来,虽然经过加固,走起来仍然吱嘎作响,感觉岌岌可危。

在应县看木塔的那天,正是大雨。还记得离开的时候我不舍的回眸。在雨水的打击下,木塔仿佛在忍受着某种苦难,沉默着。1000多年,这座中国现存最古老的木塔,就这样走过来。

与应县木塔相比,悬空寺要抢眼得多。悬在半空中的一座寺庙,全靠凿进山壁的木梁支撑,下面再象征性的加几根细细的木脚,让人误以为整个寺庙就是由有些细木条撑起来,更加令人赞叹回味。

偏生这个悬起来的寺庙还不肯因奇特的所在而简化屋舍,该有的大殿、后堂、前殿一个不少,还在空中转折起伏。让人可以在空中攀爬上下,前后俯仰,远远近近的从各个角度细查这个悬起来的建筑群。奇哉,妙哉!

云冈石窟名气很大,在我是仰慕已久的。身临其境,也决不让人失望。一个洞窟一个洞窟走下来,是眼睛以及心灵的盛宴。线条以及雕像的神韵,我留下了幸福以及自豪的眼泪。这是我们中国的雕像,云岗,是可以和欧洲希腊、罗马、文艺复兴任何时代雕塑媲美的艺术,中国的艺术。我在云岗逗留,不忍离去。他们的眼珠被后人画蛇添足的装饰了,但这个装饰无法般配云岗石刻的简约高华,而其存续的能力也无法比拟,所以他们可笑的被装上去,又消失了。没人在意。我们实在已做不出云岗了,这是中国人的绝唱。

平遥是和丽江、凤凰齐名的古城。我听过它如何在梁思成的努力下得以保存的故事,所以对这个古城很有些仰慕之情。

然而,当我终于来到平遥,在短短3个小时中,所有的美好憧憬就被无情的打破了。带我们到老城的三轮车师傅直接把我们拉到一个旅馆,并百分之两百热情的要对我们在平遥所有需要一条龙服务。我们很快发现我们的旅馆付给了司机高额回扣,可以想象如果继续在他的关怀之下,我们将创造一条龙的财富。这样的事情其实并不新鲜,但在平遥,我们所遇到的几乎每一个人,包括擦肩而过的路人,都会这般过于热情的要求服务,要求得坚决且锲而不舍。我们脸上仿佛写着“蜜糖”两个字,招蜂引蝶。很快的,如惊弓之鸟般,我们不敢和任何当地人说话,甚至避免进行眼神的接触。

人在旅途,到了一个新地方,吃喝拉撒睡的种种,总需要当地人的帮助才能解决,也是在这样的交流互动中,体验当地的人文气质和民风民俗。这是旅行除了风景建筑,更重要的目的和吸引力。平遥,让我痛心失望。

这是曾经是商贾云集、富甲天下的大地方。晋商之富曾甲于天下,他们自然有最好的商业头脑和手段,然而,能成此大气,最基础的还当有轩昂磊落、大气磅礴的气度。然而从今日平遥晋人这份商业作派看来,不奇怪今日山西经济发展的乏善可陈。

在平遥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美好回忆。在熟悉环境后,我们毅然离开了三轮司机介绍的旅馆,搬到一户民居。清代的建筑,房间里是清代的家具和大炕。庭院里一个拱门,几多植物,很中国,很传统,很美。价格比之前的旅馆却要便宜得多。当然少不了要为之前的住宿付费还有争执,这里毕竟是平遥。

无论如何我们终于住进了我们自己选择的院子。实在是一个赏心悦目的地方。平遥可是中国保存古代民居最好的地方之一了,所以才会拿这些古屋古院不当回事,就这么做了旅馆。老板帮我们在院子里整治了吃的,我一边吃,一边架起三脚架在院子里就这么照了整晚的照片。

第二天,我带着晚上在院子里得来的好心情,清晨6点半就走了出去,想在商业的平遥没有舒醒之前,重新感受古城。或许,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呢。我有过这种清晨的许多美好记忆。在空气还没有污浊之前,在空间还没有被人头填满之前,在心灵还没有被繁琐满目之前,可以呈现和真切原真的美。记忆中的卢浮宫、瘦西湖都是清晨重访才真正爱上的。

可是,一走到街上,我就又失望了。也许是注定我和平遥无缘吧。清晨的平遥,空气中充满的仍然是煤烟的气息,街道上也依然尘土飞扬。小城因此没办法酝酿任何气韵。我索然无味的回到旅馆,门口的十字路口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早市的菜市,有人用马车驴子送过来鲜嫩欲滴的蔬菜,早起的老年人相互打着招呼,这时候的平遥,有一种生活的气息和友善。我看了他们很久,觉得总算有点收获。

    哎,平遥这个城!

和欧洲的城堡们相对应而毫不逊色的应该就是这些山西的大院子了吧。

王家盛极一时。是真正的名门贵族。富过三代,所以可以称贵,驰骋商圈之外,子弟们也多有通过科举从政,官商结合,更加不可一世。上千人的大家族,接受到的策封圣旨都可以办成几间展室。

族人聚居在此,每一院又是独立的小家。都是同族亲戚,自然免不了比较。于是,有了出息的孩子,装点门面是很要紧的。所以如有可能,连每一颗砖头都要雕出些花式才能作罢。

更加有本事的,就能为整个家族做贡献了。最后就形成了成千栋屋子组成的建筑群,经过仔细的规划,铺满一座小山。错落有致且精致恢宏,从高处看下来,是气韵非凡的一片片屋顶;从低处看上来,有层次分明的精巧花园相辉映。

这里,根基深厚,大气磅礴,格调高雅,处处显出大家风范。在王家大院里漫步,走一圈要整整40分钟。和这里相比,我们之前参观的党家村根本是不值一提的乡下人了。不由畅想这里曾经住着怎样一群集财富、学识、修养、见识于一体的人间娇子,一宅子气质不凡的大家子弟。

几千人的家族,几百年兴盛,一定有多少的故事。最深刻记得的一位小姐的闺房。气韵高华,雅致大气,让我流连忘返,赞叹连连。一位女孩才配得上这样的一个地方,她又有怎样的命运?

繁华的背后,必也藏污纳垢。盛极而衰,必也几把辛酸泪。

和党家村相比,王家大院的命运差得太多了。几千人组成的大家庭,逐渐式衰,到了后来,居然连宗祠也被贫困的子弟卖出去了。

好到极致就有这样的惆怅吧,繁华落尽,自然会加倍的憔悴。反而是平淡得太多的党家人把党家村留存了。

只剩下这宅子,述说曾经的风光。

几百年了,王家大院4万多平米的旧宅傲立在肮脏、破败的灵石小县城一脚,如同一颗明珠在尘土中,是两个世界。

    这是想象中的古代中国美。长期被富庶和权势熏陶的从容淡定,大气磅礴,儒学修养得来的雅致华贵与温和。太完美太兴盛太璀璨,极致的美。

党家村,一个难得的沉得住的地方,世外桃源。党家人从元代开始在此聚族而居,已有670的历史。村民世代和睦相处,团结一致,竟能避过几百年间的战乱。从壶口辗转而至,我们实在高兴来到这里的选择。那么多的古屋,宁静、干净,安详。即使成了观赏的景点,也心平气和。

来到党家村的时候是中午,村子静得好象一颗针掉落的声音也听得到。我们饥肠辘辘,四周却不见人影。忍不住到门口挂着饭馆的院子探头探脑,却很轻易的找到了老板,并迅速的为我们整治出一桌饭菜。老板没什么话,却每问必答,很有修养且周到。。

在党家村最大的感受是随便出来个人,好像都有些儒雅气质。村里人家的孩子基本上都上大学,很有文化。村民重视教育,有读书的传统。据说,从道光到光绪的60年时间里,村子里居然就出了5个举人,1个拨贡,还有1个钦点翰林,仅光绪一朝就出了40多名秀才。

村子能够避过战乱,荫庇后人,主要依靠至今尚留遗迹的传统宗族体系,“儒家”的力量。祠堂、族长、家长凝聚管理着村民。次序和规矩在战乱中,彰显力量。我们饶有兴致的参观村子里保存完好的防御体系。碉堡、报警系统、如迷宫般的巷道,还有临时避难所。一个组织良好的系统。

这里的房子是四合院结构的青砖瓦房。保存好,规模大,1000多间房屋,大多是明清建筑,所以这里被称为东方人类古代传统居住村寨的活化石。古村的保存也得益于宗族纪律:在战乱时期决不允许村民拆卖古屋。

       保存完好的古屋,一间间打扫得清清爽爽,住着人,被盆栽树木装点着,让人也神清气爽。门楣、照壁、柱础处处有清晰的图文装饰,每家每户有所不同,讲述的几乎都是同一个主题:家训。我们一家一家参观,好像上了一堂中国儒家的修养课。临走我们每人买一本党家村家训留念。

   有文化渊源的所在,自然容易少去浮躁。可以历数祖先的中国人,已经不多。儒家传统,是我们这个变革时代里一个被忽略的小声音,一个异响。在这个小村子里让我身临其境感知到,有种温暖和踏实的感觉。一些让传统渊远存在的理由,其实,现在还在,所以,简单的丢弃,是孩子气的冲动和暴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