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30日

我的纸上自制游戏经验

作者:仆竹

  适用人群:
  疯狂热爱游戏且暂时没有游戏条件的玩家(如缺乏物质条件或长期被老师父母严密监视)
适用游戏类型:
  角色扮演、战棋、回合制战略、即时战略。鉴于关于多人纸上自制游戏的文章已经很多,本文只讨论单人游戏部分。
  准备工作:
  1地图:
  (1)一般选用练习本的中间页。理由如下:一,该练习本平时可作为习题册或草稿本使用,方便掩护。如有特殊情况,还可以将中间页方便的撕下。二,练习本的横格有助于校正坐标,必要时可作为地图方格的水平线。
  (2)地图有三种实现办法:一,打方格。优点是最精确、最直接,缺点是制作麻烦、地图的损坏率高且容易引起家长老师的怀疑,除非是疯狂的战棋游戏爱好者,否则不建议此法。使用时一般用钢笔或水笔打格,用铅笔轻画需要移动的单位。二,类似于飞行棋或大富翁似的不规则方格。具体实现时可采用在不规则曲线上描点,甚至可将外观做成化学分子式或几何平面图形。优点是移动方便,精确。缺点是单位可移动的方向少,不够灵活,只适合于角色扮演类和回合战略游戏。三,在地图上除特殊地点外不做任何标记,在游戏前规定好单位的移动距离(如1cm),角色可向任意方向移动。移动时用直尺直接量取。优点是几乎不需要准备工作,灵活多变,随机性强且容易隐蔽。缺点是移动时较麻烦,定位不够精确。
  (3)为了便于使用和隐蔽,在同一时期使用尽可能少的地图,如角色扮演中的战斗地图就可用纯数字代替。
  2记录:游戏中的数据可记录在草纸上或练习本的其它页。对于经常改变的数据可以写在页面的上方,更改时划去旧数在下方写上新数。而不要用橡皮反复涂改。名词记录尽量用英文缩写或暗语。这样看上去就像是在演算习题。不要使用人物卡片或纸钱。理由是制作麻烦且不便于在监视下使用。
  3规则设定:从某种程度上说,规则设定是整个游戏过程中最有意思的一部分,由于游戏不可避免的重复性过强,真正游戏时间往往还不会到设计时间的十分之一。
  设计原则:
  (1)简化规则。为了尽量减少游戏中的计算量,值得牺牲部分游戏性。尽量减少简化角色和物品的属性——每多增加一种属性就会成倍的增加计算量和记录量。比如对于角色扮演游戏中角色的负重值和物品的重量,不过只是增加了角色携带物品的限制,却增加了玩家大量的计算量。如果非要使用,可以简化为只限制玩家携带物品的数量。
  (2)合并具有相同效果的设定。如角色扮演游戏中玩家在旅途中随机遇见旅行商人,可以低价买入物品或买入稀有物品,这个事件在效果上同随机捡到宝物的事件相同,可以合并。
  (3)尽量减轻前期工作,多利用随机数字增加游戏的变化性。举例而言,对于商店里出售的物品,可以只设定属性生成的公式,如攻击力=1d6×1d6,价格=攻击力,游戏时角色每进入一次武器店就由置骰产生一种武器,角色如果不购买,下回合改武器自动消失。这样减少了记录量,简化了游戏过程。
  (4)简化计算。乘法计算中尽量用2、5或其倍数。降低数字位数,减少不必要的“0”。
  4置骰:保证一定的随机性可以充分提高游戏的乐趣。最简单的二面骰可以用橡皮、直尺、铅盒、硬币、甚至记事本、电话卡等身边的物品替代。至于六面骰,可以考虑自制正方体的橡皮,也可以直接使用游戏其中的骰子。你可以向父母解释这是你铅笔盒的装饰品、吉祥的小信物或者是考试时作选择题用的。对于分母是六以上的随机数,可以多次置骰并相乘。另外,也可以在草纸上将圆分成等份的扇形,用笔、直尺或白雪修正液在纸上旋转以最后停止的方向确定结果。但这种方法人为的干扰因素大,且容易引起怀疑。
  5具体设定:纸上游戏区别于一般游戏最大的特点是自己设计自己玩。本质上是自己哄自己,自己骗自己。因此只要自己高兴,“偷偷”的修改规则,做点自欺欺人的弊都是允许的。
  (1)角色扮演类。我以为,单机角色扮演游戏的乐趣在于玩家自我幻想的实现。而单线制剧情对于纸上游戏是没有意义的。一般可参照侠客游、太阁立志传等系列设计成开放式RPG。并且将自己暗恋的女生和要好的朋友设计成同自己平等的角色,游戏时想像着对方的性格选择行动。游戏时玩家仿佛是高高在上的上帝,观察并控制着“自己”和同伴们的活动。还可以加入自己讨厌的人,并“在不经意间”让他倒霉。当然,我承认,这种做法实在太过自恋。
  (2)战棋。同样是一人控制两方,乐趣在于各种战术风格的运用和欣赏战局的变化,而不在于升级。可以考虑仿照足球联赛,设计多个队伍循环角逐,加入队员转会系统。对于不同的队伍设定不同的战术风格,并适当注意平衡性。
  (3)回合制战略。一般采用上文的第二种地图。可参照三国志一类的游戏设定。也可仿照英雄无敌系列,使用第三种地图。
  (4)即使战略。这里指的是“仿”即使战略,具体实现时还是回合制战略。采用的是第三种地图,强调兵种配合和阵型运用。类似于战棋游戏的设定。

  设计举例
  这是一个武侠游戏的设计,设定简化到最低程度,只是给大家一个参考。在多人互动方面可以参考现今MUD的设定,其相关问题的讨论要较本文更为成熟深刻。
  1地图。采用上文介绍的第三种地图,即只在地图上标明特殊事件的位置。具体设定两个城市,地图右上角为北京,左下为成都。为了充分利用地图的边角,规定地图相对的边界是相同的,即位于地图最下方的角色在向下移动时就直接出现在地图的最上方。
  2人物属性。每个角色具有七个属性:当前生命值、最大生命值、攻击力、移动速度、当前经验值、所带金钱、所带物品。角色初始的移动速度是1cm/回合。
  3战斗公式。
  被攻击者降低的生命值=攻击者使用武功的攻击力+攻击者所持最好武器的攻击力-被攻击者所持最好防具的防御力
  当所得值小于1时规定被攻击者降低的生命值为1
  同时,攻击者扣除相应武功需要消耗的内力值
  战斗胜利后胜利者得到的经验值=k(战败者的最大生命值+战败者攻击力+战败者提升的移动速度(mm/回合))---①(其中k为常数)
  4升级。为简化,规定角色可随时将所得的经验值按比例化为能力,比如,当①式中的k取1时可规定每2点经验值可以换取一点最大生命值或攻击力或1(mm/回合)的移动速度
  5死亡惩罚。可考虑以下惩罚的一种或几种。(1)损失一定百分比的金钱。(2)丢失全部物品。(3)各项属性降低一定百分比(取整,这也是为了防止集中升级某一属性并限制高等级角色)。(4)暂停游戏数回合。
  6PK。玩家可在城市外自由PK。对主动PK者的惩罚为(1)主动PK者战斗胜利后获得的经验值较正常战斗减少一定的比例。(2)主动PK者失败后的惩罚更加严重。(3)如果主动PK者战斗胜利,战败者复生后会在一定回合内记仇,即不惜一切代价削弱仇人的实力,直到手刃仇人或回合数满为止。
  7城内建筑。不同的城市可以有不同的建筑,使城市更有特色。建筑物的种类作为城市的一项属性,不在大地图上标明。角色在同一城市内不同建筑物间每一次移动消耗一个回合。同时每进入一次建筑物消耗一回合。具体建筑为:武器店、防具店、药店、鞋(马)店、训练场、工地、银行、当铺。
  下面具体介绍:武器店、防具店、药店、鞋(马)店出售相应的物品。其中鞋或马匹可以增加移动力。角色每进入一次商店就会随机产生一件物品,如果玩家不同意,只有下个回合再次进入商店,重新置骰。如武器的计算公式为攻击力=1d6×1d6,价格=攻击力。也可考虑为武器和防具增加使用次数的属性,并在价格上反映出来。在训练场里,角色花费金钱以换取相应的经验值,每回合花费的最高费用有一定限制。在工地上,角色每一回合都可以获得少量的金钱。训练场和工地保证角色可以不冒风险的提高实力,但速度要控制得很慢。银行可以存入金钱和物品,免得在战斗中丢失,没有利息。当铺可以按照一定的价格比例出售角色手中的物品。
  8野外事件,角色每走一步都要通过置骰决定随机事件的发生。举例:置六面骰,当出现“1”、“2”、“3”时,无事件,当出现“4”时出现敌人,“5”时角色得到宝物、“6”时出现敌人,战斗胜利后会得到宝物。敌人的属性为:敌人最大生命值=角色最大生命值×1d6/3,敌人攻击力=角色攻击力×1d6/6。宝物种类为:置六面骰,“1”为武器,“2”为防具,“3”为药品,“4”“5”“6”为1d6的金钱。物品属性参照商店物品的属性产生办法,可适当下调。玩家也可设定特殊事件、敌人和宝物。如每回合第一次置骰出现“1”时,再次置骰,如还出现“1”,则按特殊事件表随机产生特殊事件。
  9物品,除武器、防具、药物外,还可以有特殊作用的物品,如回城卷轴、短时间内加快移动速度的药物。
  10疾走指令。为了追上某人可以以牺牲生命值为代价提气急追,速度提高一定的百分比,同时损耗相应的当前生命值。这条指令是为了防止角色过分追求高的移动速度。
  11在各种计算中都可以加入适当随机数字丰富变化性。
  12玩家可根据自己的喜好增加各种系统。如增加门派和拜师系统。加入门派和拜师要付出很多代价但可以快速提升武功。再比如武功系统。每一种武功设定属性为:攻击力、消耗内力值、学习要消耗的经验值。也可进一步设定成武功分有不同的等级,每个等级都有相应的攻击力、消耗内力值和需要的经验值。具有足够经验值和相应的武功秘籍时可以自由决定升级武功。PK胜利后胜利者获得的经验值要将失败者所学武功消耗的经验值计算在内。

游戏杂谈:情圣李逍遥

作者:仆竹

  一

  灵儿温柔可爱,月如俏丽多情。可大英雄怎能对女人三心二意?多亏狂徒聪明,一口忘忧水让李逍遥把对灵儿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一边跟林大小姐拍拖还一边大喊:我是受害者!
  可惜一不留神还是漏了马脚。月如拉着手对逍遥说:从今以后我们三个人,吃到老、玩到老!
  我想起了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们,个个洁身自好一脸正气,但美女还是不知好歹的死机白咧往大侠怀里蹭。大侠一边搂着娇躯一边义正辞严:姑娘!情尊重点!
  我特想在最后加上一个镜头:大侠轰走了美女,关上门,手淫。

  二

  魏勒说,男人在本质上是喜欢一夫多妻制的。不是都说男人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吗——感情是很难分成几份的,可是精液就不同了。
  远古时代没有避孕措施,性交就意味着可能怀孕。女人怀孕后不能再性交,可男人还保持着播种的能力。我由此推出,远古时代的男女关系绝不应该是一对一。
  无论是哪一种文明,都是发展到某一阶段才开始推行一夫一妻制。由此男人的好色之心同社会道德产生了冲突,想不开的男人只能寄希望于碰上武侠小说里不要脸的美女。如同女人幻想被强奸。

  三

  看金庸小说,我厌恶至死不渝的大侠。郭靖老实巴交,没胆量大概也想不到搞第三者,可我打赌看见美女时他心里一定动过花花肠子;杨过面对着程瑛陆无双小鹿也应该是撞过几撞的,怎奈最漂亮的姑姑没搞到手,还没有心情开辟第二战场;相比之下张无忌还算不错,起码承认自己有过一气儿娶四个的想法,无奈还是礼教占了上风,骂自己“痴心妄想”。可到最后一幕的时候,若不是赵敏几次负他而走弄得他心里不踏实,又怎能保证他不是对周芷若山盟海誓呢?
  
  我还是最喜欢不会遮遮掩掩的三个人:田伯光、欧阳克和段正淳。
  三个人当中,田伯光总是强迫女孩就范,多少有失风度;欧阳克养了一山的白衣美女,爽是挺爽,可惜太不现实。交女友境界最高的还是段正淳,见谁的面说谁好,不但女孩儿信了,连他自己都能相信。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
  相较之下,逍遥哥哥就没有那么放得开了。情圣二字,非得借了忘忧水才能起效。段王爷技高一筹,随身带着,见了新姑娘就把水这么一喝,心安理得的对人家说:我只爱你一个人。
  嘿,真好!

游戏杂谈:赛特取经

 

作者:仆竹

  一

  法国人赛特不远万里,跋山涉水来到中国,为的是寻找治国安邦,让万民幸福的方法。玄奘也不远万里,跋山涉水跑到印度,是想寻找普渡众生的佛经。好玩的是,玄奘到了印度后周游全国,参加辩论大赛无数,把大小僧侣们辩得哑口无言。赛特替李靖砍翻了撒旦,拯中国人民于水火之中。哥儿俩本都是求知去的,一不小心全成了英雄。正应了那句话: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二

  法兰西乃蛮夷之地,国民愚昧不堪,对东方古国的敬仰之情自古以来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几千年前就开始流着口水琢磨中华文明。而我大汉民族呢?自然是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管你什么复兴什么主义,一句“与天朝制度不合”通通打发了去。玄奘是去取过经不错,那谁叫佛经是从印度传来的呢?你瞧,后来郑老太监不是又开舰队跑了一趟吗?不过不是学习,是去“安抚教化”。中华文化果然不是盖的,几十年后赛特的子孙们又跑回来把这几个师兄带老师灭了个服服贴贴。
  当然你也可以说人家这么牛逼都是因为赛特当年偷了师去,不是现在还有人恬着脸说:“当、当初火药还是我们发明的那!”
  老子好汉儿混蛋,这句话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

  三

  万里取经,谈何容易?赛特艺高人胆大,又搭上了移动岛的便船,几个动画之间便横跨了欧亚大陆。玄奘老兄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甚至在当他踏出大唐边界的一瞬间,就已经成为了被祖国通缉的偷渡犯。当时玄奘一没有经济来源、二没有随从侍者,又失去了祖国的保护。面对着由大漠、匪徒和猛兽组成的道路,他,应该想到了死亡吧?
  这世间值得为之献出生命的东西有很多,有人为了留个忠臣的名声被砍了脑袋,有人出于对异民族的仇恨成了烈士,还有人为了心目中铺满金子的世界往自己身上点火。在某些人看来,他们或许是可敬的。可是,泱泱大国上下几千年,又有几个人是为了真理、为了艺术去死的呢?
  我一厢情愿的相信,那个在沙漠中的孤行者,在他摔碎水囊,迷失方向的时候,他眼中浮现的,不是什么金光灿灿的佛祖,而是那千里外能解开他心中谜团的经文。

 

游戏杂谈:恋爱的模范

 

作者:仆竹

  一
   
  《心跳回忆》算是一出典型的偶像剧:主人公卑微平凡,身边却美女如云,而且和美女独处的时候总能恰好赶上浪漫的情节,从来没有在和女孩子约会时放出响亮的臭屁或者接吻的时候滴下浓浓的鼻涕。唯一遗憾的是,由于技术限制,类似“A跟B接吻,让C撞见”的经典场面还不能实现,只能用一排排含苞待放的炸弹代替,弄得青春美少女们全都成了旧社会大家庭里的事儿奶事儿妈。

  二

  从电视电影到游戏,偶像剧不断侵占着我们的视线。对我个人来说,它最坏的影响就是抬高了少男少女挑选对象的口味。仿佛不是帅哥美女没有被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砸死又或者没有长发哥哥大胸妹妹陪着在海边放花就不能称之为恋爱一样。
  这样看来,还是咱们社会主义好哇。您瞧,那中央台里这边放着《贫嘴张大民》,那边高歌“付出总有回报”,全都是告诉咱老百姓们要知足长乐平安是福别惹事别起腻的,——多好!我直恨不得把我那心高气傲的女朋友拉过来,摁着她脖哏儿指着电视屏幕喊:“你瞧你瞧,我这脸哪点比不上冯巩了?!”

  三

  政治经济学里有这么一句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用在个人身上可以改作:经济基础决定思想意识。不是总有人嘲笑“小农意识”吗?原因一句话,农民没钱。没钱,就是没文化。
  没错,穷人是接受不到像有钱人那样好的教育,没有精心护理的面容,也没有高雅的气质谈吐。可是人再穷,也总得有享受爱情的权利,也得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啊。
  可恨的是,偶像们把穷人最后一点权力也剥夺了。
  看过偶像剧后我才知道,原来谈恋爱的时候要喝着20块一杯的咖啡的,原来谈恋爱的时候是要用几万块钱的望远镜看流星的,原来谈恋爱的时候要送女孩名贵首饰,为的是给女孩拒绝的机会以显示她不爱钱的——去你妈的不爱钱!

  四

  从莎士比亚到泰戈尔,大师们一直在寻找着爱情面前的平等。然而当我们翻开《西厢记》的时候,却看到了“只有考取功名,才能迎取娇妻”的暗示,《红楼梦》又告诉我们,经典的爱情只能发生在公子哥儿和贵小姐上——虽然贾哥哥口口声声说最恨功名利禄,可是他爸要是一吃糠咽菜的农民,你让他给我作首情诗给我试试?
  样板戏告诉革命群众们真正的爱情只属于无产阶级战士,现在我们再看那些“革命夫妻”觉得既可笑又可怜。
  可是,当偶像剧告诉你真正的爱情只属于有钱人呢?
  嫉妒之余,我终于找到了一句可以安慰自己的话:幸好我没钱,我还看得清。

 

游戏杂谈:被窝儿里的爱国者

作者:仆竹

  一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玩到了传说中的《提督的决断》。可惜只是二代。抱着一尝禁果的心情开始游戏,玩了一会觉得特失望:折腾了半天,没有见着什么民族歧视、军国主义的东西啊。
  我感觉,光荣做《提督的决断》的时候没想别的,就是一款普通的战略游戏,做出来挣点钱,根本没打算借机宣扬军国主义什么的。至于把活儿拿到天津来做,那不是出于帝国主义的猖狂嚣张,是人家压根儿没以为会出事。
  当然这事光荣的确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中国是当年战争的受害者,即使再客观的东西拿出来也会对感情有伤害——我见着我以前的女朋友我还难受呢。《提督的决断》之类的东西确实不适合拿到中国来折腾,挨骂也活该。但是,要是把这事上升到什么民族大义,再闹出几个民族英雄来,我觉得,这就有点起哄了。
  因为一个并不是十分过分的游戏而借题发挥大吵大闹,这并不能显示我们祖国多强大人民多作主。相反,只能说明我们的自尊心还是过于脆弱。

  二

  中国大使馆被炸,从后来美国的对华态度看来,故意挑衅的可能不大。可是当时有很多人就不干了,一个劲儿的咬牙切齿振臂高呼:妈了个逼我要打到美国去!
  我就说:您倒是去啊。

  三
  
  也许有那么极少数的人——我可说的是极少数啊——在警察叔叔的带领下躲在人群中举着牌子喊着口号跑大街上蹓上那么一圈,回来就以为自己真的成了可以随时抛头颅玩儿的英雄豪杰。——这使我想起了我干过的一件便宜事儿:有一天晚上我拉着一帮哥们和我暗恋的女生跑到校边小铺里喝酒,席间我左手香烟右手二锅头,窜上跳下吆五喝六,看着女生拉着我胳膊说少喝点少喝点我那时心里想:我我我可真是一男人!
  您说我能不美吗,几十块钱的啤酒就把我从小毛孩儿瞬间变成一大老爷们儿,多值啊!

  四

  有什么了不起!
  我也敢站在中国某大学的礼堂里指着美国总统的鼻子说你们美国哪哪不好,因为这能换来校领导的称赞表扬;我也敢跑到网上大喊要强奸所有日本女人,因为这比在网上大喊我要民主或者真跑到日本强奸妇女安全多了;
  ——我还敢天天跑到移民局没事儿老给人家装孙子去,因为我还惦记着有一天挣美国人的钱娶日本寡妇给咱中国人出气哪。

  五

  相比之下,我最喜欢的爱国行动还是到黄色网站看去免费的日本学生妹。占了人家便宜不说,多少自己还能落儿点实惠。

 

游戏杂谈:拿人不当人

作者:仆竹

  一

  一款游戏塑造了无数角色,除了少数主角有权在一路上不断复活之外,其余众生莫不是注定要挨刀送命的陪衬。生而为之NPC,真是此等人的悲哀。管你是帅哥还是美女,不是作为主角的情敌被羞辱一番,就是充做大魔王的人质空守闺牢,临到被解救的最后一刻还得身不由己的替主角挨上一刀。
  好在同情弱者一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最近两年游戏文学中为NPC平反的文章越来越多。我想,原因大约是惯于在游戏世界里当英雄的玩家们在现实世界里往往处于配角的位置,做为陪衬的NPC更能引起玩家的共鸣吧。

  二

  富于同情心固然是一件好事,但玩家们的同情多少还有一些不彻底,似乎以为街角哀怨的卖花姑娘或是机枪炮火下惨叫的小狗就已经达到了不幸的及至。其实,游戏史上最惨绝人寰的悲剧不是发生在RPG或是即时战略,而在传统的SLG里。不过是一位数字上的小小变化,转眼间千万人灰飞烟灭,还有比这更蔑视生命的吗?很奇怪那些视游戏为杀父仇人的爱国者们为什么只顾对着屏幕上飞舞的残肢断臂纠缠不休,《三国志》之类视人命如草芥,为何不禁?

  三

  将小小人命幻化为抽象的数字,让玩家们沉浸在快乐之中,彻底漠视了生命的存在。血腥撕杀变成了一道道数学题。在胜利画面之前,谁又会注意脚下如山的尸骸呢?
  不过,只因为几场虚拟战争就痛心疾首大叫人性何在之类的疯话,确实有偏执正义狂的嫌疑。游戏中的死亡又怎么能和现实混为一谈?不是有人以此为据痛斥某个爱好者做的《帝国时代》资料片“将沉痛的历史做成游戏”,会令青少年视历史为儿戏吗?
  原来金山才是睡在枕边的卖国贼啊。胆大包天的竟敢将抗日战争、朝鲜战争如此严肃的题材做成游戏,毒害祖国青年,哎呀呀其心真是可诛啊!
  ——丫一做游戏的还敢爱国?!我看你敢!

  四

  在SLG里,士兵们没有资格拥有个性。
  恍惚间,玩家几乎忘记了面前闪烁的头像其实代表着一个个有父母儿女、有七情六欲的大活人。
  有幸见过几张文革中群众集会的照片:黑压压的人群铺天盖地,数不清的脑袋带着相同的表情,仿佛是美工偷了懒。我不禁猜想:当时坐在台上的某某,是不是也忘了,台下黑压压的不是复制了几十遍的头像,而是同您一样,也有父母儿女、也有七情六欲的大活人?
  曾有人感叹游戏不能变成真正的生活。其实在三十多年前全国人民早已体验过。只不过那时大多数人扮演的不是英雄,而是杂兵。

游戏杂谈:混吃等死

作者:仆竹

  一

  不管我们把游戏称为“电子交互艺术”还是“多媒体娱乐终端”或者更酷更炫的名字,游戏爱好者平均年龄偏低的事实还是无法改变。这给那些把游戏当作一门艺术看待的制作者们多少带来表达深度上的限制。如同《辐射》系列里那个形同虚设的“脏话过滤器”,它仿佛在告诉玩家:我们努力表达真实,但真实是不能告诉所有人的。

  二

  如果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在嬉戏间突然冒出一句“去你妈的!”,大人们见了往往会大惊失色,不是连声责骂便是好言相劝,仿佛骂街真的是大逆不道有违天条的恶事。倘若换成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酒足之余说上一句“你妈的”或者比其难听一万倍的话,周围人倒多半不以为下流,反以为亲切了。
  奇怪,既然早晚都要学会满嘴喷粪,为什么在人家小时候偏偏不让人听,不让人学?
  当我慢慢脱离小孩,奔向成人的时候,我明白了,——这是大人们的陷阱啊。他们上下勾结串通一气共同为小孩们编制了一个童话般的美丽世界。目的呢,大概就是保持所谓的“纯洁”。

  三

  为了这“纯洁”,我小的时候受尽了大人们的蒙骗,我轻易的相信了家长、老师和鞠萍大姐姐们对未来天花乱坠的描述,我以为:
  长大要做科学家。听老师的话会有好下场。要为祖国作贡献。要戴大红花。人人平等。有志者事竞成。诸如此类。

  与其说成长是不断的幻灭,不如说是在不断的揭露谎言。
  ——但凡能分清小白兔和小花猫的孩子都知道,长大做科学家云云不过是哄老师一时开心的应承之话罢了。稍大一点后就开始懂得如何把老师的话同三讲教育一般对待。再等看过几集偶像剧,做贡献、带红花的愿望也抛到了脑后。一直熬到高考报名,终于明白了“人人平等”四个字只属于劳动人民的美好心愿。
  至于“有志者”之类,现实中的例子太过残酷,不举也罢。大家只要想一想,金镛小说里的大侠们,又有哪一个不是名门将后,受了高人额外的恩泽呢?

  四

  在高三濒临崩溃的日子里,我为自己设想的前途之一就是每月混着一千块钱的工资买盗版游戏上黄色网站终日蜗居于电脑前以了残生。此套计划除了夫妻生活必须靠想象力和双手解决外,其余部分堪称完美。时至今日,我仍以为这是在现实的出路中最理想的一种。

  不知当初教我志当存高远的老师听了会有什么感想。是悲哀?还是欣慰?

 

 

游戏杂谈:好孩子,不早恋

作者:仆竹

  一

  《心跳回忆》讲的是高中生恋爱,到了中国人做心跳like的时候,背景就改成了大学校园。奇怪,难道是因为中国人粗茶淡饭,发育的没有小日本快吗?还是资本主义向来就善于恬不知齿伤风败俗?

  二

  今天报纸传来喜讯,说中考语文作文题目是《我终于战胜了……》,结果有学生写《我终于战胜了早恋》。报上说这乃是让学生吐露出了自己的心声呀。若是照这个逻辑,那下回我写一篇《我终于战胜了电子海洛因》,简直就得算掏开心窝给×听了。
  顺便说一句:这道题要是不算分的话,我就写《我终于战胜了教导主任》。

  三

  如果早恋是敌人,需要战胜的话,那么漂亮的姑娘就该算是杀我百姓的屠刀了。
  我没有见过别的学校,反正在我上过的中学里,女生是不准留长头发的,染发、烫发、涂红指甲穿超短裙更是欺师灭祖的大罪。每天,日理万机的教导主任都会起个大早,站在传达室中使劲窥探着每一位进校的祖国花朵,若是有长得太红太艳的,全都如园丁般用心的修剪了。
  不知道长辈们的中学生活是怎么过来的,科学研究已经证明了少年进入青春期的年龄越来越短,也许他们的青春期真的是在上大学以后才开始的吧:男女同学在校园里一同学习科学,研究知识,偶尔还能在洒满阳光的大道上隔着八丈远幸福的漫步……
  我就听说过有这么一类人,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别人得到。当然,我就是这么一说。我可事先声明了,这句跟上两段没什么联系啊。

  四

  在恋爱前面加上一个“早”字,就像在说平行线能够相交一样愚不可及。恋就恋了,何来之“早”?当然,早恋会影响学习降低成绩,这倒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不过只是单方面的要求学生未免太不公平。如果老师们不是欺软怕硬的话,最起码也得在消灭早恋的同时要求厂家在避孕套上多注上一行:“非节假日做爱影响工作”

游戏杂谈:笑的自由

作者:仆竹

  我所幸没有生活在万恶的旧社会,因此失去自由的事是谈不上的。不过正如《思想品德》上所写,绝对的自由并不存在,享受自由的前提是不能影响他人的自由。这话看上去有点像陷阱,不过事实确实如此。
  因此,虽然理论上我们人人都有笑的自由,但是为了保护其他人的其他一些自由,在一些公共场所里我们是不能随便笑的,比如音乐厅。美术馆里也不行,即使是看到裸女在枯树下骑老虎的画时也不行。还有,如果你不够强壮的话,半夜时在寝室里也不能随便笑,除非全寝人在一起熬夜写思想报告。
  除了以上的一般情况,更为重要的是,为了保护老师传播知识和同学们学习文化的自由,在教室里是万万不能随便笑的;依此类推,为了群众提高精神文明的自由,在领导讲话时更是不能笑。除去保证领导的思想能够正确传达的考虑外,更重要的,保持严肃是给予了领导应有的尊重。否则没准儿会引起领导的猜测:是我念错了字?还是裤子拉链没拉?
  到了这里矛盾就产生了:上课或者开会时难免会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觉得有趣却要憋着不笑,实在是很难受的一件事。何止难受,更重要的,这需要很的高技巧。怪不得上幼儿园时就有阿姨教我们站行坐立走种种规矩,为将来上课上班打好基础嘛。学的好的如我者自然一路顺风的学下去,结果到大学时已经到了身不由己的境界,走在马路上个个绷起了脸,——以前是作诗人状,现在统统改作研究生状了。学不好的呢,既然在教室礼堂里装严肃的能力都没有,那就只配去扛大个儿——我高三的班主任就是这么说的。
  这样粗粗算来,刨去一天八小时——毕业班和工作狂们还要更多——还有陪领导喝茶、看事儿逼电影、用嘴吃饭等等不能笑、不便笑的时间之后,我们一天里可以随意大笑的机会实在不多。面对这种状况,我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学会光在心里笑,做到“肉笑皮不笑”,不仅是笑,还可以随意加上其他各种在书面上用“×××”表示的音节。痛快是痛快,但缺点是养成习惯后一定要随时保持警惕,不要一不小心从嘴里漏了出来——因此在毕业前,我坚决不在老师面前喝酒。第二种办法是抓紧点滴,利用平时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笑,比如说我上高三做作业时,只要我妈妈一走开——去上厕所或者给我拿个苹果什么的——我就赶紧小声笑几下,多半是因为我刚才想起了几个月前看过的一部电影或者是今天晚自习时前排女生又回头多看了我一眼。我还经常利用上厕所的机会大笑,弄得好几次我爸爸差点撞厕所门。总而言之,机会得来的不易,笑给我带来的快乐也就更多。
  行文至此,我终于要提到游戏了。对于游戏会干扰学习、影响智力、增长犯罪率等等科学论断我不想再争辩,争辩了也没有人会听,就算事实如此吧。我只是想对那些还能暂时管理孩子的人们说,游戏跟电影、足球、领导做报告时的表情一样,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要是不许玩,那实在是太可惜了。我想对他们说一句:你可以放弃自己笑的自由,但是请不要限制别人的。

游戏杂谈:我的精神胜利法

作者:仆竹

  一

  对于RPG,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当初玩仙剑时,不管是多变态的迷宫,我一定要走完每一个角落,开过每一个宝箱,跟每一个NPC对过话。如果哪一天我发现自己使用错了一个物品或是错过了一个任务没有完成,我都会后悔得要死,毫不犹豫的取档重来。直到有一天我三下五除二干掉了拜月教主时,我发现自己还存着一堆灵芝妙药烂在身上没有机会吃;还有几十万两的银子没有花;更还有七八次的酒神没有用。一路上小心翼翼省吃俭用攒下的一身财富本领就这样随着拜月教主一起灰飞烟灭了。
  后来玩游戏的时候我就想开了,早晚不也得Game Over么?再遇到什么没有得到的好处,我就一点儿都不着急了。
  我学会了一种方法,每当我遇到痛苦或挫折的时候,我就把事儿往大了里想,我对自己说:“最不济了不就是一死么?”这时候,我总会觉得自己勇气倍增。
  死亡本身并不痛苦,痛苦的是必须面对死亡的一刻。年轻的我缺乏阅历,很难对死亡有真正的理解,但无数的文艺作品给了我想象的空间,眼前长辈的衰老死亡让我有了作为观察者的感触。高考前的那天晚上,我对恐惧不已的自己说:我现在这么痛苦,临死前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希望给人带来力量,绝望给人带来勇气。用死亡来劝导自己,等于用更大的痛苦消除一时的痛苦,用永远的绝望换取一时的希望,这无异于饮鸠止渴,但确实能止渴,此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更彻底、更有效的办法。
  考试前我会想:考不好又怎么样?将来挣得少。挣得少又怎么样?到了临死前的那一刻谁还在乎挣的是多是少?
  学校上游泳课前我会想:不会游泳又怎么了?就是姿势难看点,大不了在水里慌张挣扎丢人现眼。不就是让女生瞧不起吗?不就是从此以后没人会喜欢我吗?50年后谁还在乎这个?
  排队打针前我会想:对,打针是挺疼,可死亡不会更痛苦吗?那时我会躺在床上苟延残喘,任一群陌生人将我来回摆布,我会喘不过气来,我的心脏会发疼,我脑袋里的血管会一涨一涨的,我会半昏半醒着急得怎么也想不起一个人的名字来,我会在想再看一眼天空或者别的什么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今生永远也不可能看到了——现在的一切痛苦同这些相比还算得了什么?现在我又做什么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二

  一个问题:我活着干吗?既然一切都觉得无所谓了,那还有什么事可以做呢?
  我喜欢爸爸给我的答案。我爸爸有一个爱好,他喜欢旅游,喜欢到各种人的家里去看,喜欢猜测各种人的生活方式,不仅知道自己是怎么活的,还想知道别人是怎么活的。
  我把他的意思总结为:学习。永无止境的学习。不仅使看书,还要到处走,到处看,体验各种各样的人生,做各种各样没有做过的事。没有理由,不为什么,就是觉得好不容易做一回人,这些都不知道就死了太可惜了。也许,是因为好奇心是人的一种本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