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15日

我装了oracle 10g,不知怎么的库中多了很多莫名奇怪的表(pl/sq developer),形如"BIN$P5ul1W6AQpGcE2yUvkbTJA==$0",根本无法管理。。。

原因:这种表是数据表删除后留下来的,实际上已经放到了recyclebin中,只要清空recyclebin就可以去掉这些古怪的表。

疑惑:为什么删除表后会在pl/sql developer tables视图中显示我就不明白了,或许developer还没有对10g进行相应的支持也不一定(我使用的是pl/sql developer 6.0.5.931)

另:关于oracle 10g recyclebin的概念可以查找相关文档,此处不再冗述

2004年09月07日

第一份工作报告,望大家指正~

同行人:蛐蛐、足球鞋、今年新款、伪蒙古汉“夫妇”、小不点、大苹果和在下
路线:水闸-九龙山- 小狗之家-水泡-松林- 小狗之家-林间防火道-拉拉湖-天桥湖-横岭-西店-东店-三店村-圈门

周日活动动身比较晚,大概10点50在水闸会合开始走九龙山。天气比较闷,走了不一会好几个就被“淋成”落汤鸡了,好像我是“淋”得最爽的了吧,呵呵,早上喝水比较多。大苹果的脸已经开始范红。感觉九龙山确实比较适合锻炼,走的基本都是山脊,两边没有太多的景色,向下望去最美的可能就是水闸那边的运河了(欣赏能力不够,望大家见谅~)。蛐蛐还是很牛的,总是一马当先,贴了很多面膜(蜘蛛网),我一开始在第二个,所以只能享受稍为高点的面膜。心想再加点保湿水岂不是上好的护肤品,于是争着上前去抢面膜了,感觉真的很棒欧!:-)  现在觉得我们还是要向蜘蛛学习的,学习蜘蛛的这种韧性–九龙山每周每那么多人爬,而每拨人还都可以分到面膜~~~今年新款背着个小蓝包–掉色的,白白的T恤又套了件蓝色的挎板背心,估计今年的流行T恤也没有这个漂亮吧,一定要保留!
大家本来约好在松树林休息吃午餐的,大概走到12点半的时候还没有看到传说中的松树林,忽见前面有几棵松树,经商议我们降低档次–在这个“松树林”休息午餐。物资是丰厚的,我们是腐败的,但腐败也是要分层次的,像我只有一些烤肠和面包,再看看另几位,苹果、梨。。。应有尽有,但感觉还是蛐蛐的黄瓜比较爽口(结果到了圈门小不点和大苹果买了一大口袋的黄瓜让大家过瘾,诱人呀!不过到了那时我却想,既然都到山下了黄瓜炒鸡蛋或许会勾引出大家更多的口水,呵呵)。休整完毕大家继续上路,翻过一个(还是两个、三个,忘了:-))山包,终于看到传说中的松树林,好凉爽呀!还有些许的凉风掠过脸颊。。。象征性的坐了一下松树林中的石头以弥补心中的遗憾后,我们继续上路。今天九龙山上的活物确实比较少,路上只看到一位老大爷,感觉特别亲切!
最后一个山包走得比较长,当隐约听到狗叫时,小狗之家也很快映入我们眼帘。记得欢迎我们的是一只小狗(相对后面的两只狗),叫个不停,并一直跟着我们到屋前。正好一位大叔站在那里,后面还站着两只狗,其中一只毛好像都竖着,特别好看!与大叔寒暄了两句,问了问路线。跟过来的小狗还在不停的叫着,大叔吆喝了一声,小狗便高高兴兴的扭头走开(完成任务了,可以去玩了,呵呵)。想补充点水,但那里的条件也比较艰苦(需要到别处去打),只好作罢。绕过小狗之家向西走,不远处左手有个池塘(水泡),听说是**上次就餐的地方,再往前有个东南的岔路口,我们沿着岔路口下去进了松林。路比较平坦,我们走得也比较快,不一会有听到了狗叫(鬼撞墙了,哈哈)。。。就地休整,又到小狗之家找大叔“请教”(或许是和这些狗狗们有缘吧 :-) )。回来召集人马径直向西走去,又看到了水泡子和岔路口,有点熟悉,继续向西走。
漫长的林间防火通道,还记得大苹果吗?已经熟透了 :-) ,路上大家歇了两次,就到了拉拉湖地界。这里好像要建个疗养或度假的宾馆,很多人在干活,和一个“工头”聊了几句,竟然发现这里有水源–自来井,闲侃了两句谢过工头就去招呼大家取水去了。水不是很甜,但确实很凉(相比之下,还是香山的水更好喝)。大家灌个肚饱之后,第二反映就是肚子在请求另一种东东–粮食,于是大家纷纷取出物资准备腐败。看到水井旁有个简易厨房,我便凑过去向厨子大哥要东东吃(要是有饼或馒头就最好了),可惜人家刚上屉,空手而归 :-( 。物资依然丰富,水足饭饱之后我们沿着路边小树旁的小路下去(终于不用走防火道了,爽!!!)。
走不多远到了一个简陋的村子,好像是宅基地有有人住进去了似的,在这了遇见了三个妇女–拉拉湖三怪妇:第一个,我向她打听村子的名字,问了两遍,都没听懂她在说什么。于是我说:“大姐,您会说北京话吗?我听不大懂”。那妇女于是用比较标准的普通话说了三个字–“***”,我晕倒,继续走我的路,今年新款愤愤不平,还要争辩,走远后我说这个妇女估计精神不正常;第二个,也就走了50米,又遇到一位妇女,前面的两个妹妹都没有问到什么,妇女好像不理她们似的。我过去打了个招呼,依旧向大姐问路。大姐非常和善,但我问了两遍,她只是和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是不是到这里玩的,再次晕;第三个,当我们问这是哪里时,告诉我她自己也不知道,说自己是新来的,我差点趴在地上–这是什么鬼地方!!!村子的路比较好走,再往前又是一片宅基地,没有人住。又走了一会前面看到几个像是挖煤的工人,还有很多煤,走进一看原来还真是煤矿–官厅矿(长见识!)。终于打听到前两个怪妇–一个是疯子;一个是聋子。第三个不得而知,估计还是比较正常的,呵呵。下面右手山边有泉水流下,一个池子接着泉水,竟然还有水管子,好先进!问池边的老大爷,才知道这一片都是拉拉湖地界,上边的井水和这里的水同出一源。又喝了些这里的水,很兴奋(兄弟有泉水喝总是很兴奋,呵呵),继续向下走。
前面的路都很平坦,都是水泥路,盘了一会路,就开始数村子了–天桥湖、横岭、三店村(西店、中店、东店)、圈门。这里走路还是比较危险的,上面的摩托车下来悄无声息(更本不打油),也不知我们是怎么躲过那么多寂寞杀手的,呵呵。大苹果和小不点就在这里买了N多的黄瓜。。。好像在三店村一个小孩特有意思,总跟着我们,后来才知道是在给我们带路,还试图拦车让我们搭车,好感动!!!但还是有些怪怪的感觉(可能是受了三怪妇的影响吧)。哦,还有路边墙上一个用破脸盆做的篮球筐让我们赞叹不已。到了圈门,前面就是车站看到两个文物–圈门过街桥和圈门戏楼,大家有机会注意一下,还是不错的。到车站了,好像是18:30,一同乘车到公主坟便“各回各家,各找个妈”去也~~~

就记得这么多了,还有个榛子的故事,不好意思讲了,呵呵~

哦,足球鞋还是很牛的–穿着自己走了一路,防火道上如飞般走在前面,结果一瘸一拐的到了车站~~~
就到这里拉,差不多该回去睡了,迟来的作业,拜拜~

注:同行人没有ID的是在下擅自起的名字,望大家不要见怪!

2004年07月28日

2004.7.28
太忙了,今天才把东西放上来…
上周五中科院的兄弟聚会,浪费了一些烟酒,然后又到月圣浪费了一些酒和歌,到了家就快3点了,fb结束…
不知不觉中醒来,才5点多,郁闷!重新闭上眼睛,就听见我弟他们俩嘎嘎嘎的笑声此起彼伏,再次郁闷,把门掩上勉励睡去~7点又醒了,感觉好凉快,窗外碧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微风阵阵,好不惬意,真是爬山的好天气!冲了个澡,打电话把另一个郁闷的人骚扰起来,不到8点半哥俩就到了香山底下。走的是防火通道,所以上山比较快,11点多就到了新望京楼,zn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新望京楼的西边有条小路,当我们休息的时候,从里面钻出来一个拄着登山杖的家伙,好心人告诉我们去“龙恩寺”(好象是这个名字)大概两个多小时。目标定了,我们钻进了那个小路。走不了多远就看见海淀、石景山和门头沟的界碑,于是向右一拐就去了门头沟。好爽呀,好久没有走过这种地方了–大片齐腰的野草,各种野花随意点缀着,美丽的“大尾巴”蝴蝶随处可见,还有一群群大蜻蜓与蝴蝶一同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再往前走就是一人多高的野草,只能隐约辨出前人的足迹,我俩的手臂开始受伤 :-) ,我的那件可怜的T也被枣树亲了俩个洞。当我们翻了N个山头,终于看到下山的方向时,已没了来时的喜悦,尽快到达山底是我们目前最迫切的目标。路漫漫其修远兮,前面的山包虽然一个比一个矮,但还是要继续一上一下的翻越过去,当我们到达最终一个山包开始最后一次”下山”之旅时,我俩头一次体会到“上山容易下山难”的含义–长途跋涉之后在沿着小路陡坡(哦,错了,基本上没有正经的路,呵呵)还是比较费劲的,已经感觉到膝盖承受了身体的压力,我们唯一要做的只有坚持。记得我们又翻了3、4个山包,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到远处汽车欢快的笑声时,我俩有些迷失于两山包间的谷中,片刻的迷茫后,我们原路返回并找到了下山的路。。。当我们从山路出来看到前面的菜地,看到一个小村子出现在眼前,我们无比的兴奋,心情顿时舒展了。回首看看后面的山,看不到路,一片秘密的林子,我们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当时我只想说“终于出来了”,哈哈,记得那个地方是 门头沟-三家店-军庄,我们2:30左右完成这次旅程。
zn之旅暂告段落,还没走到马路,我们就被另一个电话找了去充当了苦力(幸好只是动动鼠标和键盘,不用再辛苦我的膝盖了,呵呵)。
晚上吃饭时精神受到的刺激就不说啦,崩溃!!!9点多钟那哥们正要送我们回去,又是一个电话改变了我们哥三的方向。挂断电话,我们寒暄了几句,其中一个人还请示他的老婆(真幸福,人家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好羡慕!),我们的车便向北戴河开去。。。12点前我们搞定了住处,走到海边。。。找了块大石头,我们哥仨躺在石头上开始拉歌(还记得军训吗?嗯,拉歌),对着大海,肆无忌惮的唱着,好爽呀。。。自虐的日子结束了,3点多,我们回到旅馆。
真是奇怪,7点多就醒了,安全起见,我没有去骚扰开车的哥们和另一个睡眼朦胧的人,径自出来沿着海滩走着,感觉真的很好!太阳还是太足了,偶尔感觉脖子些许疼痛(回家后知道是爬山晒上了,已经开始脱皮),但还是很爽~~~

zn也是很爽的,但还是做错了一些事情的,错的就是自己太爽了,而另一个人却很不爽,但愿一些事情错了还可以有机会补救~其实犯错误本身就是在zn,也不想想,别人不高兴,自己怎么会高兴能,傻瓜一个!~好了,祝大家晚安,兄弟睡先~

 

注:可惜因为路线错了,那个“龙恩寺”没有看到,也因此成全了这次ZN之旅!

2004年07月05日

2004年7月4日
老天总是疼爱我的,总是给我机会使我摆脱痛苦。
今天一个伤心的人拉上我这个同样伤心的人去爬香山,下午四点多到了公主坟停车场,沿着小路向山上走去。他倾吐他的所有伤心–我们俩是多么的相似,几乎同时失去了自己的女朋友,就连以前对待女朋友的方式和女朋友分手时那一次次刺心的话都是那么相似。平时女朋友吵架时的话在分手时再次提起,让我格外的伤心,那一句句让我无言以对。我不知道自己是天生愚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为什么只有分手时才能听到铉外之音,甚至只有从女朋友口中说出才恍然大悟?我们俩就这样相互倾诉,任由两条腿摆来摆去,在山上游荡。时不时让他们停下来,好让我们的思绪跟上他们。。。不觉间到了望京楼,不觉间头顶已经乌云密布。我们收起心绪,沿着一条近乎速降的小路走去,刚下到一个防火通道,天上的水就浇了下来,风伴随着雨。我俩在雨中感受着着倾盆大雨,突然意识到要继续寻路下山,眼前最简洁的有两条路–沿着防火通道向北从植物园下去,比较远;继续向前走谷中小路到下一个防火通道,直接下山,但雨中却容易受伤,更何况这老天泼下来的水。短暂的犹豫,我们一致决定走谷中小路。既然老天让我们洗刷心头的伤痛,有意冲刷我们的感情的瑕疵,刺激我们这两个情商几乎为0的笨蛋,那就顺从天意,再加一磅,去迎接老天赐予我们的洗礼!衣服早已湿透,风刮着雨迎面打在脸上无比的舒服,前面山谷间就如雨帘不停的飘动着。我享受老天的恩赐。。。开始沿山谷下山,树枝夹杂着雨水为我们清除身上和内心的污浊,让我的思绪慢慢平静,上山时杂乱的心情也慢慢淡去。不一会我们走到了下面的防火通道,前面宽阔的大道足以保证我俩安全到达山脚。雨依旧下着,风更大了,快到停车场时,我感到一丝的寒意,紧接着它席卷了我的全身。他也一样,但衣服的颜色让人觉得并没有淋到雨,但终究也是寒意欺身。
我们上了公交车,快到颐和园的时候,雨小了,东面竟看到了彩虹。我有一丝的兴奋,但看着那彩虹的门,心里去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那么漂亮的门,好像并没有为我敞开,我看到了,但却没能通过。。。带着惆怅,我们分别;带着惆怅,我径自回家;带着惆怅,我进入梦乡。何时彩虹门为我和我的她敞开,老天没有告诉我,他只让我看到了这美丽的彩虹的门!

2004年06月22日

  互联网数据中心IDC(Internet Data Center)业务,指通信公司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服务器(主机)托管、虚拟主机出租、域名注册等增值业务

早就明白“舍得”的意思–有舍有得,可现在似乎倒对他越来越模糊了。人的一生可能就是在“舍”“得”这两个字之间不停的徘徊吧。舍弃学业的继续深造,得到一份工作;舍弃现在的工作,不久又得到另一份工作;舍弃整晚的休息,得到工作的按期完成,甚至得到黑黑的眼袋。。。舍弃的真的是自己想舍弃的吗?得到的又是真心想得到的吗?人生有很多岔路口,人们在路口翻动“舍”“得”这枚色子。。。
我努力的学习、工作期望得到幸福的生活,但却不经意间舍弃了更宝贵的东西–她觉得委屈、寒心,她舍弃了我,不久她又得到了,说得到了幸福。原以为可以抚平她的伤痛,但似乎已被他人抚平。就这样她舍弃了,她得到了。我不得不舍弃?女人的心里装不下两个男人(我自然也不会要装了两个男人的女人),而现在她心里的人不再是我。现在我独自拥有这份感情,这一半的感情,这比孤独难受得多的感情–我自认为能够忍受孤独,但拥有这半分感情的我忍受孤独是无比的煎熬。我突然不知道怎么才能舍得!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就当在说梦话吧。

2004年06月21日

1、自我测试代码 — 确保所有测试都完全自动化,让它们检查自己的测试结果,并频繁的运行它们;

2、每当接获一个bug report,先撰写一个单元测试来揭发这个bug;

3、观察class该做的所有事情,然后针对任何一项功能的任何一种可能失败情况,进行测试;

4、测试应该是一种风险驱动(risk driven)行为,测试的目的是希望找出现在或未来可能出现的错误。

编写未臻完善的测试并实际运行,好过对完美测试的无尽等待!

涉众利益 — 用例表征系统使用复杂度,与系统内部复杂度无关。

CRUD — Create, Read, Update and Delete

“编写有效用例”、“业务建模”、“有效用例模式”、“历史深处的忧虑”

需求要分层次 — 用例、路径、步骤、补充约束等;软件干什么–功能需求;干多好–非功能需求;用什么开发–设计约束;

范式越高,冗余度越低,但并不保证效率

1NF–(关系数据库最低要求)关系中的每个于都必须是原子的,即每个字段都是不可再分的原子数据项;

2NF–关系模式R(U,F)中的所有非主属性都完全依赖于任意一个候选关键字;

3NF–消除传递依赖;

2004年06月13日

一、基础知识

  PMD是一种分析Java代码错误的工具。与其他分析工具不同的是,PMD通过静态分析获知代码错误。也就是说,在不运行Java程序的情况下报告错误。PMD附带了许多可以直接使用的规则,利用这些规则可以找出Java源程序的许多问题,例如没有用到的变量、多余的变量创建操作、空的catch块,等等。此外,用户还可以自己定义规则,检查Java代码是否符合某些特定的编码规范。例如,你可以编写一个规则,要求PMD找出所有创建Thread和Socket对象的操作。

  最初,PMD是为了支持Cougaar项目而开发的。Cougaar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DARPA)的一个项目。DARPA开放了PMD的源代码,所以PMD被发布到了SourceForge网站上。不久前,PMD的下载次数就超过了14000次,页面浏览次数超过了130000次。更重要的是,在源代码开放作者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PMD规则和IDE插件被开发出来,然后加入到了PMD的核心项目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