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6月, 2004

2004年6月27日星期日 晴

夏天好夏天好.我爱空调。
在网上听了龙宽的其它歌,都很不好听.只有<没人会象我一样>很好听.
好象我还听错了,把”亲人”都给听成”情人”.嘿嘿.
我要夏天.

星期日, 06月 27th, 2004

who

http://asp.7i24.com/angelfay/fay.html
看看这里,让我想到狂想,会不会是她呢?

星期三, 06月 23rd, 2004

2004年6月23日星期三 晴 月光倾城

总是这样,怀不和时宜的旧,想不合时宜的浪漫.
想和什么人一起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然后戛然散场,站在电影院外面的台阶上,在晚风里挤过人群,心神恍惚,只会微笑.
夜凉如水.心如空穴来风.
应声而落的是时光,猝不及防.
那种雪藏的单纯,柔软得可以触碰,固执地保留记忆的划痕.
没有人说回不去了,因为没有人回得去.
那段时间,四季分明,触觉格外灵敏.我知道在什么地方哭过,我知道在什么时候笑过.
所有不得意的日子,日夜无光的封闭,都是最值得珍惜的.
阳光的裂纹和碎片.雪花的绽放与覆盖.完全丧失表达的能力后,谁又会陪谁一起悲伤.
能够目睹花开花谢是好的.可是,重门深锁,蜕壳之后,旧的灵魂又怎么能出走.
什么人说过什么话,也记得也记不得.
一种厚重的纯色,便是过往.
还记得一句词,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谁还倾听,一叶知秋的美丽.

星期三, 06月 23rd, 2004

2004年6月18日星期五 晴间多云

“脚下的雨 呻吟””清晨的风  很疼””烧着的水  太慢”
<远远的远>被我听了很多遍.是怎么写出来的?太好.
这样的歌只能独立存在,不可以用在任何画面背后,除非,除非真的契合,可那有多么难.
今天彤哥告诉我一个网上发短信的地方,一天10条免费,我已经用了8条,一会儿就完了.很方便.
烂电池,没电嘹.
如今我不再等着天黑了.去年夏天我几乎天天等着天黑.有时为了让天黑透要等到晚上八点或八点多一些.天黑之前真是哪儿都不去,宁可在屋子里饿着也不去吃饭.
天黑了.天黑了是吗?
最黑的时候,不是天黑透,不是半夜,而是黎明前,那是最黑的黑夜.
今年花胜去年红,只是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共?
When I came to ,I would like to find myself lost in your heart.
这样的话是不是即便不用嘴说出来也很好听?
工作的人天天有工夫要做,他们有权说疲倦.可我什么也没干,却没有很起劲地活着;自然也不想激情地自杀谢世,没什么好谢的—-不见吗,一个人自杀了,跑出许多人,未必都与他相熟,来替他解释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自是不用理那个死去的当事人怎么想.好象又不是为图一时嘴上痛快.

星期五, 06月 18th, 2004

远远的远

今天听到了马格<远远的远>.看见制作里有金武林的名字就很高兴.
<远远的远>,很远的一首歌.
以前在颜峻早时的乐评里见过这首歌的名字,记住了,自己就常常写,远远的远,再也不见.或者永远是远远的远,记不准了,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今天才听到这支歌.一惊,一喜,一颤动.
远远的远,远远 远路上的叶 满天 天上的山 隐约  脚下的雨 呻吟  眼中的湖 是你 轻轻的飞 哪里 红红的叶 满天 长长的线 有限 远远的远 远远  鸡叫的声 很远 清晨的风 很疼 
要嫁的人 不在 烧着的水 太慢 
  远远的远 远远
So Far Far Away 
Words & Music(词曲):金武林  Arrangement(编曲):郭小良  Musicians MIDI:郭小良 Guitar:刘林 Background Vocal(和声):马格,金武林
 
谁能说,马格的潜力和前途不会比丁薇大,如果她继续唱的话.

星期四, 06月 17th, 2004

2004年6月17日星期四 晴

早上的时候燕子飞得很低,我以为它会下雨,结果天居然晴嘹,晴了好,晴了好.
说起燕子,燕子,老鼠,麻雀,恐怕是这里常见的体积大的野生动物.苍蝇蚊子之类的也不知算不算野生动物.
我已经不喜欢我的BLOG了,太单调了,又不知道该怎么改它,又不能不要它.
而且,我是一个电脑盲.要知道,让一个电脑盲天天坐在电脑前N个小时,是不能让她变得不盲的.所以,得出结论,电脑盲用电脑是没有用地,该盲还是盲.
呼呼.
娃娃我看了夏俊娜的画了,很好的作品,不过我不会讲.她的连环画我喜欢,有趣呀.贴几个出来,不过没有经过夏俊娜允许,不知道好不好.
她家的狗儿
<夜>

 
 
连环画
 
 
 

星期四, 06月 17th, 2004

第一直觉的歌词

1 ?鸽子泪滴在伤口上 王秀娟
词:何力 曲:何力 
 多少年 鸽子飞过你窗前 多少年 你看着遥远的天边 你看见它噙着你的泪 多少年 多少年 鸽子飞过你窗前 多少年 你看着遥远的天边 你看见它噙着你的泪 多少年 那我来吧 来吧 别再带着泪飞 飞 那已经不是你的世界 跟我来吧 来吧 别再孤独的飞 飞 那里已经不是你的世界 多少年 鸽子飞过你窗前 多少年 你看着遥远的天边 你看见它噙着你的泪 多少年
2.?孩子 何力 词:何力 曲:何力 我想我还是个孩子 比婴儿还小 我想我还是个孩子 还没有长牙 我想我还是个孩子还不会说话 我想我还是个孩子 还没有白发 我想我已来到人世 所以我常常走失 我想我不是匹好马 所以我常常回头 我想我还是个孩子 比婴儿还小 我想我还是个孩子 还没有长牙 我想我还是个孩子还不会说话 我想我还是个孩子 还没有白发 我想我已来到人世 所以我常常走失 我想我正来到人世 所以我无处可去 我想孩子正来到人世 我想孩子正走失 我想孩子正来到人世 我想孩子正在消失 我想孩子正来到人世 我想孩子正在消失
3航行 王泽 词:王泽 曲:王泽 我的心啊 有一片云 飘啊飘啊 漂泊不定 我的心啊 很少下雨 我总用快乐把它挂在天际 我的船啊 不停的划啊 一直到天边 找不到家 我的船啊 轻轻的摇啊 你知道我 什么也不怕 我把春天全都挂在桅杆 让它飘扬 让大海看见 我把阳光全都写在脸上 让它灿烂 让蓝天看见
4?两千五百年 丁太升 词:陈哲 曲:丁太升 从孔夫子那会儿到今天 有两千五百年了吧 算算打那时起传到今天 这人总有个一千代祖辈了吧 天变低了 海变平了 地走到头了 人长翅膀了 嫦娥姐姐待的月亮也有人上去啦 两千五百年 有什么变化 两千五百年 有什么变化 两千五百年 有什么变化 两千五百年 有什么变化 这期间 换了人间 天翻地覆 凡事都变了也罢 日月云天却年年轮回 从容移位 四季更迭 依然故我 人有了许多长进 物事玩儿得也更花 眼睛 看穿了许多 耳朵 听尖了许多 品味 刁钻了许多  心思 阴暗了许多 又似乎 什么也没有变化  如果有变化 那就是马桶 做得越来越高级 越漂亮 屎还是要拉 两千五百年  有什么变化 两千五百年 有什么变化  两千五百年 有什么变化 两千五百年  有什么变化
5? 桥上走过谁家女 作词:陈哲作曲:岂航  清风细雨十里 十里雨染江漓桥上走过谁家女 飘飘舞过长堤轻烟淡雾一缕 一缕雾绕山脊 谁家少年吹木笛 曲曲缠绕小溪 编曲:岂航及录音乐手 演唱:岂航 吉他:沈军 宁程 打击乐:薛胜 口琴:岂航 录制时间:96年12月
6 失神 栗子&巴特尔  词:栗子 曲:巴特尔 光芒 照亮 无雨的天空下影子默默思想  摇晃 幻象 褪色的山岗上是谁的往事悠长 力量 忧伤 遥远的家园属于哪位君王  飘荡 方向 古老的灵魂终于放下刀枪 生长 死亡 杜鹃的啼声里野草依然金黄  遗忘 回想 西风中孩子听见失神的歌唱  远方 身旁 红色的婚床属于哪座村庄 理想 放荡 复活的灵魂亲吻她的翅膀
7 思念 李健 词:范波 曲:李健  爱情 是永远挥不去的伊人  思念 是青春隔天涯的泪痕 沉默 等待的是离去的背影 未来 是痴心看不破的红尘  [...]

星期四, 06月 17th, 2004

心愿

谢谢RIOS,给了我这么好听的歌.
很早的时候看<中外少年>,有人写到收的有王泽的歌的唱片,叫<第一直觉>.再晚一些的杂志里面就有了几篇王泽写的文章,是她在美国读书时的吧,好象还是工科,记得她在国内上的是清华.有句她写的话我记得,”早上9点钟的清晨”—-9点?还清晨?
“长大间我们是否还会再唱起心愿”
“那些永远的誓言一遍一遍”
那时<中外少年>里有个栏目名字叫”校园情圣树”.始终都觉得这个名字很有点什么情绪.
后来的<中外少年>不断改版,也没有以前那么纯情了,我也长了几岁,就再也没看过.
那时还有顾湘的文章,和很后来我在别的什么地方零散见到的她的文章不太一样.
很遗憾没有买下早期的<中外少年>并保存下来.我的关于中学校园的所有不切实际的憧憬与心愿就在十二岁到十五岁的几年里,随着断断续续的<中外少年>,一起过早饱涨,一起消磨殆尽.
那时候的天,很蓝.
(下午)
刚注意了那个FLASH里的资料,原来王泽是在费城艺术学院上的学,那么是不是她在国内时读的是工科?
费城,费城,恩,大卫林奇是在费城美术学院上的.

星期三, 06月 16th, 2004

2004年6月16日星期三 晴

刚从医院回来.耗子纳闷嘹.
昨晚妈妈无意摸我脉搏,说我有早搏,叫我今天去医院做心电图.
做完了心电图,医生说我是有早搏,还频发性的.给我开了谷维素和B1.
虽说早搏不是什么大毛病,可我不高兴,烂事儿,何况我自己一点都感觉不到.
继续.
这么会儿工夫又跑去了另一家医院,妈妈不放心,做了什么心脏酶的检查,一切无恙,医生又给开了一种叫贝他洛克的药.
奇怪奇怪呀,频发性室性早搏.

星期三, 06月 16th, 2004

2004年6月15日星期二 雨

今天忘了梳头了,哎~~~~~~,上午过了一大半才想起来,赶忙拿梳子,好在不出门,不见人.
谢谢LH,我正在学着用DW4,恩,有很多地方都不明白.
收到忍的信,替她担心,可也帮不上什么,只有希望她好好的.
听了一上午的郑智化.现在放的是<我原来的样子>.
我原来是没有样子的.

星期二, 06月 15th,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