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2004

2004年8月31日 星期二 晴 读书

因为很久都没看书了,因为把书放在书架上而不看是不好的,所以我在这个八月看了一些书,基本都是买了没看的.
不过看书是不需要用因为所以的.
<六十年代>
<绿天>苏雪林
<世界文学>2003年第5期
<世界文学>2003年第3期
<包豪斯>弗兰克 惠特福德
<一个导演的故事>安东尼奥尼
<艺术世界>2004年第8期
<完美的人>陶竦 编译
<黄泥街>残雪
<里斯本之夜>雷马克
<给我一个面具>邱志杰
<不再有好女孩>廖雯
<根>阿利克斯 哈利
<世界当代摄影家告白>顾峥 编
<终结 开始> 地实工作室编
<缺一块的拼贴画>车前子
其实也没几本书.
不管前进到哪一年,看书这件事还是要存在的.
 

星期二, 08月 31st, 2004

2004年8月28日星期六 晴

阴天。
昨天下雨了,有点儿凉,终于有秋天的气息了。
每个人都是有他自己的气味的。我闻不到自己的气味,也嗅不出别人的气味。人的气味,实际上是陌生的。
把甜梅号的一张专辑给下了,还行吧。
正在下的是进念20面体。
Fakta不知是何种产品的牌子,看了它一个广告,主题为暴露狂,投放地区是欧美,实在不知道是什么产品,没看明白。
想不明白我是太想表达,还是太不想表达。语言这一叙述的欲望在我心里是否强烈?我是说得太多,还是太少,不知道。
喜欢早上,更喜欢没有人的早上。
 

星期六, 08月 28th, 2004

2004年8月25日 星期三 阴

下午擦窗子,外层的缝隙里很多很多很多小虫子的尸体,小得看不出是尸体,一堆一堆的.
他朝吾体也相同.
李可染临死前让人刻了一颗印章,四个字:”东方既白”.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星期三, 08月 25th, 2004

2004年8月22日 星期日 晴 夜无题

谁发出纸烟燃烧的声音
给我听一次  再听一次
我身体里的馥郁只开了一个白天
 
残废的灵魂是否再也不能触碰这个撒满灰尘的世界
站在不知名的高处
行将就木的铁轨在阳光尽头融散
一目了然
 
八个指缝间漏光了时间  希望
 
我看着所有人时也就是在看着你
 
无主题破碎
无主题变奏
无主题失语

星期日, 08月 22nd, 2004

2004年8月18日 星期四 晴

《死亡诗社》里那位老师,是一群学生的精神领袖。
在我生长的环境里,从来就没有一个精神领袖的存在。没有说哪一个人,不管是现实身边的还是已死的或者书中的人,能作为领导者出现。
也许是生不逢时,没有生活在一个精神领袖至上的年代。
又或者,可供选择的方向与物质都在增多,不需要精神领袖。
每个人都会受另外的人的影响,并且有些人对于你来说很重要,但你对他们并不重要。
我知道什么人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可是对于那些人来说我并不重要。那些人在我的生命里就像柱子,可是真实的人早已不在。

星期四, 08月 19th, 2004

2004年8月17日 星期二 晴

阴天  下雨
蝉在地下唱歌
我站在墙边  等着把门打开
不必多说
你深藏在地心的言语  你眼睛里已空无一物
 
(恩,好象有点以前在非里看图说话的感觉)

星期二, 08月 17th, 2004

2004年8月14日 星期六 风

《青蛙的预言》。
童话。
不是动物的童话,是人的童话。
那些卡通化的生物,翻版并颠覆西方传世的诺亚方舟与七七四十九天洪水。
观众看到了结局,但可能,连过程都不是真的。
还是,幸存,幸存。
如果我在那种情况下,会怎样?
如果我是食肉动物,面对几十天单一的素食,我会想干什么?会干什么?
如果我是那群被吃掉的鸡中的一只,会怎样?
如果我是那长胡子老头儿,会在重返船上后说什么?
如果我是长胡子老头儿的妻子,会不会在洪水之后想要一个亲生的孩子?
如果我是那小男孩,如果我是那小女孩……
或者,我是船上为数不多的几只老鼠中的一只,会怎样?老鼠是要磨牙的,如果磨牙,船会烂洞进水;如果不磨牙,老鼠会死。
但是我不愿意设想,如果我是那只乌龟,会怎样。
很好,中国的传说里没有诺亚方舟,可是,洪水好象是有的。

星期六, 08月 14th, 2004

2004年8月11日星期五 阴 大风

反对牛仔裤.
自牛仔诞生之后出生的人,有多少没穿过牛仔裤?
为什么要穿牛仔裤?因为人人都说牛仔裤经典吗?
不要穿牛仔裤,除非裤子上有很多洞.
不要穿牛仔裤,除非它是低腰的或者是超低腰的.
不要穿牛仔裤,除非裤子上钉满五花八门的口袋或补丁.
牛仔裤不是你衣柜里的必备衣物,完全可以把它们清除.
除了牛仔裤,这世上还有许多许多其它的裤子可以让人穿.
拒绝牛仔.
 

星期五, 08月 13th, 2004

2004年8月12日 星期四 晴转阴

梦见死人.
那个人,是一家供应早餐的糕点房里的师傅,男性,接近中年,有落腮胡子.他每天早上做一碗豌豆糕,给一个人,那人每天早上来吃他的豌豆糕.
冬天的一个清晨,天还是黑着的,好象还下了雪,我看见这个师傅,从背面看见的,他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双手伸向前,捧着一碗豌豆糕.他已经死了.
我问店里的伙计有没有豌豆糕,伙计说没有,那个师傅死了,没人会做豌豆糕.他给我端出一大盆馒头,旁边的桌子上有凉菜.
黑漆漆的风雪里跪着一个死人,多么好.

星期四, 08月 12th, 2004

2004年8月11日 星期三 雨 无题

在郊外
与一个阴郁的胖子会面
我们讨论蜗牛的饲养
以生对抗死   用死来代替生
把垂坠的衣裤晾晒在雨后
我们不说话   不要说话
请你和我一起吧
沿着没有路的城市    沿着啤酒的沫子
我们去看 看时光燃烧

星期三, 08月 11th,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