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1月, 2005

2005年1月26日 星期三 阴

1月27日,明日,今年,将是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六十周年纪念.
而我渴望安全与快乐.
亲爱的们,记得要看上海东方卫视的集中营解放纪念相关报导.

星期三, 01月 26th, 2005

2005年1月24日 星期一 阴

亲爱的鱼送我屈臣氏洋甘菊喷雾.鱼真好.我喜欢礼物,我还想要.(^ ^)
曼秀雷敦的熏衣草唇膏还没用完,但是喷雾快用完了,喷雾是姐姐送的,如今姐姐也顾不上我了.
于是我再一次地拜金了,虽然我花的钱一点都不算多.
下一次鱼还会送我什么呢,我想想,我真不知道想要什么了.也只有姐姐和鱼送我东西了.
于是我再次体会到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现实性.
于是我终于要在这里写下一个前些时候得出的结论:我害怕的是一个终身没有进步机会的工作岗位,一份半死不活的薪水.

星期一, 01月 24th, 2005

2005年1月20日 星期四 晴

    昨天晚上,听着Neil Young那首1972年的Old Man,极其好听,发短信,急于分享这难得的快乐。
早上还是醒了,比平时还早,我不睡,不要睡,曾经一度睡眠是我逃避的唯一途径,但是现在我想我可以清醒一些,忘记昏沉的无奈。
我喜欢看Nine Inch Nails一个不知名的黑白MV,我说它好看,虽然已然不复记忆分裂。我喜欢听Nick Cave那首有钢琴伴奏的Into My Arms,我说它是情歌,至于谁唱给谁的情歌并不重要。自己都不相信,幼年时曾厌恶钢琴的声音。
还有,我就是喜欢对号入座,于是每次都发觉错位,然而乐此不疲。说错话时我也会后悔,可是只要不表错情会错意,那么依然安好,我还可以背对镜子偷笑。
2002年的春天被人误会我不会笑,2002年底或2003年初又被人误会为愤青。那时我还不是很熟悉郁闷这个用法。幸好都过去了,从那以后的一切都属于幸运,还包括现在。其实我从来没有愤青过。
羡慕他人所有可以被表达出来的感情,因我不知表达为何物,张嘴开口,往往词不达意。
也羡慕他人对他人的了解,我做不到,因生来拒绝深入,表象已足以使我安乐享受。所以,请,不要,让我知晓表面以下的活动。
不要向我发问,慢慢地,持久地,用心去体会,可好?
无论如何,其实你们都能觉察,内心深处我依然坚信美好情感的存在,依然祝福所有我认识的人。我不是非要纪念,只是不舍得忘记,好与不好都是过去。在我身上,体现不出脆弱与坚强有何不同,或许它们本质一样。
LH看过我那个不成型的故事,其实那是预言,一些我想实现的预言,一些我不想实现的预言。直觉不可靠,所以通常会依照它事情发生。
我惭愧,我的知识少且不成体系。旁观时不能发言。
下手或轻或重,我不在意,我只期待降临。如果我说,我已体会到痛苦和残疾,那么你应该快乐,我这样说,是意味着我不肯放弃。我的卑微,有所体现时,即是表明我已深陷。
其实,我们都不知道,我错过什么拥有什么。我的自私我的狭隘,我的懦弱我的倔强,若缺点太多,只好数一数,看能数出什么优点。
我并不长寿,所以我的快乐就像老鼠尾巴,细细的柔软的坚韧的不长的。老鼠大笑时,尾巴尖儿会打个圈儿,我想。同时露出门牙若干颗。
糖果小妖。酸奶小妖。蛋糕小妖。奶油小妖。肥肉小妖。
实际无事,可以不记。

星期四, 01月 20th, 2005

2005年1月18日 星期二 晴 明日事

昨天腊八.
娃娃生日快乐!我们看得见天使!不论再过多少个生日你都不会比我老!
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去痛恨弗洛伊德?
英国历史上某一时期有几个国王互相打架,问,是四个五个六个还是七个?简直岂有此理,历史上的国王打架我哪里管得了嘛!我私下里希望是七个,因白雪公主麾下有相等数目的矮人们.
喘息与含.
阳光下难以入睡,耳朵听向某方.
我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对于我.于是那被命名为甜美的快乐.
更正从前的一个观点,正确说法为:Bob Dylon最好听的歌不是Forever Young.

星期二, 01月 18th, 2005

2005年1月17日 星期一 晴

上午最初时挺冷,眼泪给冻出来了.
惠子:我现在天天卧床,我吃的药,肚子有点疼,不过这是刚开始了,再过两天会更疼.
我:你休息好了再回来吧.
惠子:就是,不用担心,他照顾我照顾得很好.
我:乖,都打掉了,还说照顾得好?
惠子:还好他还有良心知道陪陪我,算了,对男人没办法要求太多.
我闭嘴了.
呀狐狸西乌鸦一挖湖哈偶卡
本来我是不操心这问题的,可是临到身边朋友的身上,我也挺烦.本来她是个很小心的人.本来说要去手术的.本来其实应该是没事的.
平安就好,我就不瞎操心了.
昨天和今天我心情很好.
中午本来想睡会儿,洁这孩子居然发短信要我猜谜语,看了看,一句一句的诗,一句是一个字,猜出来是八个字,一分钟后我没猜出来,就回了她个困惑撞墙的表情,睡了.睡得不死,做了点乱梦,梦见艳紫色的桃子和死绿色的桃子,以及桃子的颜色能显示出桃子小时候有没有受到良好照顾,能不能长熟.没有今天清晨那四十分钟里的梦希奇,我坐火车脚不沾地,并且自己不知道周围有没有乘客有没有龌龊空气,到站被人给扔出来的,因为我睡着了不知道下车.

星期一, 01月 17th, 2005

2005年1月16日 星期日 阴

今日主题:
1 惭愧
2 拜金
3 的确生你的气
4 九寸钉的主唱的脸和尼古拉斯凯奇的脸有相似之处

星期日, 01月 16th, 2005

应消不逝的话

<无事>
           1
缩进卷心菜叶里望着你
红红绿绿地笑了
鬼们在外面嘻嘻奔跑

像你们一样好
像你们一样完美
      2
白色温暖毛毛蓝色斑点的猫
一群和一只

扁塌塌的影子
不小心滑落进热牛奶的乳酪
思念仿佛蜜糖
       3
一根线
一杯剩茶的星期天

我挪用我的一切
就像我是我的主人
      4
挣脱

睡梦最深的底部是一下一下清醒
耳朵柔软

没有明天
         5
我在现代城里奔跑
        6
满山的花忽然都不开了
你得意地看着我
你说这不是奇迹是魔法

莫非这是幼年苏醒的童话
莫非你赠送我一天完美

莫非是一首歌
       7
宝贝儿

星期六, 01月 15th, 2005

2005年1月14日 星期五 阴

01:10+03:15+05:59+10:35++16:28+23:38+07:22+09:03不等于Dj Dee的星期天.
受伤的树林.卷心菜与国王.明尼苏达念起来象块蛋糕.
发誓,再不看着牙咬的印痕在皮肤上缓慢消失.
终于想到一句形容<暖春>的合适的话:做作得很自然.陆晨万岁!
成为人类的时间不算很久,但人的恶劣习性学了不少,比如猜疑,嫉妒.
路上迎面看见一人,当下确认是小学时曾教过我的体育老师中的一名.怪在当年他是年轻老师,现在看来依然年轻.想想,当年他刚毕业,师范小中专,也就十八岁.当年他外号大葱,并无根据,只是我们很高兴这样称呼他.大葱!
我不愿意也不会再听力有错觉。
伟大的瞎子麦克泰尔。

星期五, 01月 14th, 2005

2005年1月8日 星期六 晴

越南的典型食物有pho, a type of rice noodle soup eaten for breakfast, cha gio, deep-fried spring rolls and goi ngo sen, a delicious salad made with lotus stems, shrimps and peanuts. 我口水的。
据说还有荷花沙拉,芭蕉叶蒸鱼和水上木偶戏。殖民后遗地。
还是那句老话:我想去越南,我想去越南,我想去越南。
胡萝卜不好吃。
自行车后带扎进去了一个图钉,居然扎出了十几个眼儿,等着补带的时候真不痛快,十几个眼儿。天气比较晴朗,汽车过了一辆又一辆的。我喜欢这条公路的近郊地带。
晚安晚安晚安晚安。此刻的天是不会亮的。
Camera Obscura 和Espers,判断不了要先删除哪一个。Joanna Newsom和Nina Nastasia暂时先不动。
柜子里的亚麻白衬衣从夏天到现在还一次都没有穿过。仅此一件,它静默,我哑然。
原来今天是周末。
都零点后了怎么还发不上来,天杀的。
———————————–
真的晚安了吗?我还没有睡。我不睡,虽然我也喜欢抱着被子。
夜间气温的确是比白昼里低的。
明天又要降温。
我有种种毛病并且也有软弱。没有壳。
据说我的星座是这样的:保守,细碎,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容易走极端,可能变得完全冷漠无情。
我希望这是我,又希望这不是我。
—————
MSN上有人,真是高兴。像我这样长期不开MSN的人,偶然开了一次就有人说话真是太好了。
于是这个夜晚变得美好了。

星期六, 01月 8th, 2005

2005年1月7日 星期五 晴吧好象是晴天

1月7日还没变成1月8日。
上一个夜里睡得很好。
上一个冬天看欧阳应霁的三本书,很喜欢很喜欢,但是那时仍然没有看到他的漫画。
后来有了http://living.sina.com.hk/comics/ 
http://living.sina.com.hk/cgi-bin/comics/index_all.cgi?date=2005-1-7
如果没有书,那么有网页也是好的。
这个人是个聪明人。不知亦舒会如何形容这样的人。
还是有书在手里看着舒服。
公历年初,农历年尾,好也不好,过完了才算数。
我记得你说过什么,并且一直记得。

星期五, 01月 7th,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