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4月, 2005

2005年4月30日 星期六 阴转晴

雷雨之前看蔷薇。粉白,灼灼盛开。繁茂到顶,即将凋落颓败腐烂。
最后一天,四月季节马上结束,五月明媚。
爱上Eric’s Trip。
Flora手心里捧着一只瓢虫。她向着阳光,很好奇的样子。茸说要放生,要仁慈。Flora说,我没有残害它们。卡农买了冰淇淋进来,Flora立刻欢笑说:我不要巧克力的。卡农说:幸好没有买巧克力的。冰淇淋在融化前都进了这三个人的肚子。Flora说,卡农,我想吃蛋挞了。卡农一指茸:今天你请客,给Flora买三十个蛋挞。Flora说:啊,真的吗?我得考虑和人分享一下。
人们谈笑言欢。时光旋转的段落里,一切尚可安好。

星期六, 04月 30th, 2005

2005年4月27日 星期三 晴

Flora死了,死在病床上,失血过多,脸色愈加苍白。妹妹坐在一边看医院里的人收尸、写报告、打电话。妹妹忽然想给阿三打电话可是阿三已经去了新加坡。妹妹记得Flora说过去年夏天在山上露营,阿三是如何如何的体贴。Flora精致宁静的脸庞上总是带着模糊的微笑,仰起下巴看人的模样很诱惑。妹妹不明白Flora怎么忍心把自己抛在病床上就死了,来不及似的就死了,太仓促了妹妹都哭不出来。妹妹看看病房窗外,Flora被抬进来时已经失去了知觉,大夫在她身上插各种大小粗细的管子,没有用,又一根一根拔下来。妹妹很想知道Flora怕不怕见血。

做了有关情绪的噩梦,很是凉薄。醒来犹自记恨。

enough先生说Flora就像他的灵魂,Flora是田野里的百合。Flora不在场。茸说百合是enough先生的春梦。enough先生站在阳台上看着天边模糊的星光,背影有种钝钝的凝滞。我打趣他:“enough先生,你那生命之源呢?”“戒啦,戒啦戒啦。”茸和我都窃笑不已,都知道enough先生戒酒一向是三分钟热度毫无诚意。茸说:“Flora生日快到了,你是不是该买束花?” enough先生沉思:“我想我是该买束花,可是买什么花呢?我又不懂得她喜欢什么。”茸说:“买一打百合就行了。”

星期三, 04月 27th, 2005

2005年4月25日 星期一 晴

"我的泪像自来水,流出去就收不回,我为你每天以泪洗面洗头洗棉被……"
“请叫我万俟。”说这句话时,万俟令坐在K的对面,卡农坐在K后面隔了两张桌子的位置。卡农看见万俟一半的脸。K每每回想起这一幕,总觉得诧异,万俟令在她脑中只是一个名字,她根本不记得被赋予这个名字的这个人的面目。卡农在她身后,卡农等的是enough先生,可是K完全记不起那天enough先生来了还是没有。当时阳光正好,不均匀地洒在桌子上和万俟令的眼睛里,他们周围荡漾着靡靡情歌。K知道情歌是用来陶醉的,是用来衬托两情相悦的,只是她听不懂,她没有时间去听懂。万俟令露出适当的笑容。K一片空白的脸上也露出笑容,天知道笑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突然一声尖叫传进了K的耳朵,她分辨,那尖叫里没有惊喜也没有恐惧。K恍惚迷惑地回过头去,她身后只有几张空桌子,没有卡农,没有其他任何人。K的头又转回来,疑惑地看着万俟令,万俟令低声问:“你在找人吗?”K摇头。她和万俟令对坐到黄昏,天空呈现绚丽的金黄、夕阳红、青紫与灰。K在渐渐暗淡的光线里走回去,她耐心地一点一点回忆,一些年前,她和卡农一起看过一篇小说,朋友的朋友写在笔记本上的,潇洒的字体,小说的名字叫《浮华如汤》,小说里有一个画画的人,他的名字只有两个字,他叫万俟。
宠物茶话会,河马跑去捣乱,结果大家都没有吃好喝好,不欢而散,河马也很不高兴,它就是喜欢凑热闹.
九重葛,在查莫洛语中,意为“没有真爱是一种悲伤”。
上面这句话当然不是屁话,而是一句很好的字典注释或说明文节选或小说注释或诗歌注释.但是,真爱是屁话,要知道世上是假多真少,我是看着赝品和复制品长大的,怎么就能让我放心地相信某事物是真的呢.
我又想发牢骚了.泡了菊花茶,很老太婆的感觉—晒着西边儿的太阳,手捧热茶—真是刹风景.
迷迭香是一颗符号.

星期一, 04月 25th, 2005

2005年4月23日 星期六 晴

欧阳应霁《半饱》里原料最易准备的一道菜,冬菇换成香菇,大蒜从25粒减至19粒,不锈钢锅换成砂锅。香菇,大蒜,姜片下锅,猛火煮开,把鸡整只放入,水沸后转中火或小火,三小时后成。满室香。
昨晚看了一会儿电视连续剧《中国式离婚》,我真觉得这是个很妙的名字,比妙玉要妙得多。刘东北评价他的第二个老婆生鱼片时是这样说的:她也会撒娇,和所有女人一样也会撒娇,可她撒娇是出于智慧,是她的智慧告诉她这个时候该撒娇了,而不是像别的女人那样出于本能。我觉得这番话真是搞笑非常,非常啊。

没有想到孟庭苇2005年还会出专辑,听了两遍,不知滋味。月亮公主现如今是一个平和浅笑的女人。
删除是一个善意的动词。

星期六, 04月 23rd, 2005

2005年4月21日 星期四 晴

浣熊

星期四, 04月 21st, 2005

2005年4月20日 星期三 晴

你想给谁打电话

星期三, 04月 20th, 2005

2005年4月19日 星期二 阴转晴

傻子不吃花生米.

星期二, 04月 19th, 2005

2005年4月17日 星期日 晴

收获

星期日, 04月 17th, 2005

2005年4月15日 星期五 晴

从前有座山

星期五, 04月 15th, 2005

2005年4月14日 星期四 晴 风

:)

星期四, 04月 14th,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