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5月, 2010

2010年5月22日 星期六 晴

开了两天会,就成了残花败柳:一个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早上就被人关怀问怎么有了黑眼圈;而镜子里发黄的脸连自己都不能忍受.岁月不饶人,无论是否长生,都不可能不老.
Loundon Wainwright III唱了一首很有趣的歌,叫,Heaven.他唱: There’ll be lots of dringking in heaven, smoking and eating and sex. 如果有这样的天堂去一趟也未尝不可啊,后面还唱,早餐有啤酒,午餐有龙舌兰—-对于正在喝一小杯纬之下的我来说,这样一首描写天堂的歌就是福音嘛.
今年三月过得很慢,四月过得很慢,五月过得很快.不过这三个月也是转瞬即逝了.
从不抱怨,到学会抱怨,再到学会不抱怨,这条路可走得真纠结.

星期六, 05月 22nd, 2010

2010年5月16日 星期日 阴

买了一大堆麻辣烫,烫的青菜豆腐皮等,一大碗,吃饱了还没吃完。
前些天和妹妹聊天,最后我说,现在我觉得真是老了一百年,某件事使我消耗太大,内在精力损耗太多,我觉得应该难以复原。

星期日, 05月 16th,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