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晴 有风

如果要说点儿什么做年终总结,我已不能象从前那样写一份年度书或电影或音乐的回顾,只有下面几句勉强可提。

年度最爱的一句话:  “这个世界开始的时候,人类并不存在,这个世界结束的时候,人类也不会存在.” 史特劳斯在<忧郁的热带>里写的。

年度最爱吃: 伏特加配奶酪, 麻辣香锅, 肉夹馍。

年度电影书音乐: 提起来就是伤痛,少,不够多。

年度口红: CHANEL,大红色,以COCO小姐的姓命名的那一支,色号19。

年度避难地:泰国。

年度最爱小说:(看,还是要提的) 《跟随一位少女穿过城市》

年度最恨:实在无力提

年度最后一个实现的愿望:预订了一套单人婚纱照。

年度最深刻的认识:终于切身体会了人性的恶。

年度身体分泌最多的东西:眼泪。

年度得到的最贵重物品:手提电脑一台。

年度最快乐夜晚:依然是鼓楼,夜里的街道,啤酒,麻辣烫,烤串,主要是一起观望夜色的人。

最后一句话:我不希望世界毁灭,我希望明天世界依然会存在。

01月 5th, 2011 by 潍 | 2 Comments »

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晴

新年将至,却只记得人生的绝望.

12月 31st, 2010 by 潍 | 2 Comments »

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晴

人们每天都在做着各种艰难的决定.决定可大可小,但抉择时谁也不比谁不艰难.

12月 17th, 2010 by 潍 | 1 Comment »

2010年12月14日 星期二 晴

无法从积极的角度看待问题.觉得自己这辈子实在是不会好起来了.

可预见障碍,却无法清除.

12月 14th, 2010 by 潍 | 1 Comment »

2010年11月30日 星期二 阴

想抒情,抒不出来.

如我昨天傍晚和鸟说的,软弱,妥协,焦虑,心痛,经常这样.

身处灾难而感受不到灾难的人是有福的.

11月 30th, 2010 by 潍 | 4 Comments »

2010年11月25日 星期四 晴

依言写梦:

又梦见有人赶我走.近两年来,不止一次做这样的梦,女人或男人赶我走,梦里我总是没人支持的那一个,怒火冲天却无处发泄.

梦做多了会变成真的吗? 或者,我只是一直在等着结束的那一天?

——————————————

能抵抗寂寞时,寂寞是乐趣.不能抵抗寂寞时,寂寞是折磨.

11月 25th, 2010 by 潍 | 1 Comment »

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 阴转多云

最近睡觉睡得千辛万苦,醒了之后总觉得跟没睡一样。又无法在白天打盹或午睡,除了没有时间,另一个原因是,万一某天下午睡一会儿,只能浅层睡眠,梦一个接一个,醒了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难受,左翻右转无法恢复,简直求生不能,欲死不得。

某天夜里摸索闹钟看时间,黑暗中打翻杯子,连带杯子里的勺子一起碎在地上。起来看,原来已经是早上5点多。地上的碎片要到当天下午才有空收拾。那只杯子,豆绿色的,曾经买过一只,打碎了,又买了这只一模一样的;这次摔断了杯子的柄,杯沿上多一个缺口。还要再去买一只一模一样的回来吗?

现在用的是买饮料的赠品杯。我那些好看的杯子全在箱子里呢。

11月 18th, 2010 by 潍 | 4 Comments »

2010年11月7日 星期日 晴 风

近日闲话总结如下:

1. 我最喜欢听到的声音莫过于下课铃声.

2. 对不起是一句最没诚意的话.

3. 我决定把”人类”作为一个贬义词来使用.

11月 7th, 2010 by 潍 | 3 Comments »

2010年10月29日 星期五 晴

蛤蟆要做多少次整容手术才能变成青蛙呢?

不过蛤蟆说: 为什么我要变成青蛙?

———————————————

分不出包容和忍让.分不出珍惜和惯性.

———————————————-

昨天晚上走路走了约2个小时,看看冷冷天气里的夜色,迟迟归家的行人,没有路人的大道,有地摊和热气腾腾小店的小路.

城里的夜色真好.可是我想家了,很想很想家.

10月 29th, 2010 by 潍 | 2 Comments »

2010年10月20日 星期三 阴

昨天过得真舒畅,从下午到晚上连着看了<The September Issue><热带鱼>和<有一天>,喝了一大杯奶茶,两小杯伏特加,两根烟.

啊,很久没有过这样的一天了.

<有一天>,要不是看在监制人的大名上,怎么会买这么个东西回来看.

10月 20th, 2010 by 潍 | 2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