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15日

人说”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然而,虽然比喻总是蹩脚的,我则更愿意说——

    眼睛是一口井


    有的井看上去好象很深
    那是因为井壁上有许多凸起
    在拒绝着阳光


    有的井看上去一览无余感觉很浅
    那是因为它的确很浅
    阳光把它透射


    有的井看上去暗幽幽深不可测
    那是因为它的确很深。阳光透不过它虽然它
    接受阳光


    有的井看上去亮晶晶仿佛很浅
    那是因为它曲折地深入大地。深沉的黑暗
    反衬阳光


    一种井就是一种心灵、一种生活、一种人生
    而我们
    是活在井里的一条鱼


 


*


  在那么一刻


  柔风拂过 


  熟透的果子掉下来


  生命的完成是一种时间的完成。生活或许历经风雨,而生命的完成悄无声息。欢乐让人的身体成长,
痛苦则让人的内在丰满。我要做的是从容与坦然地接受生活、创造生活。


04.12.15

起床.涑口.挤牙膏.戴上耳机.刷牙.


感谢天才的莫扎特


一首土尔其进行曲


每天早上带给我不亚于做爱的快感


 


修指甲.检查耳鼻.穿衣.顺发.手机钱包纸巾.拎包出门


 


建行.


小姐好漂亮.清秀而女人


我在签名栏上写”小姐好漂亮”.六条浪漫的弧线,我在旁边加了一朵玫瑰


小姐笑.脸红.好美


我出去时拉门的动作一定特别潇洒


 


校道.一老人在十米外笑着向我伸手.


是张伯.一年半前在分校跟他打过几次招呼


派烟给我.问了好多问题


心里一阵暖和


眼睛有点酸,匆匆走开


 


想起小学老师


大一.春节前集市


突然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隔着人海.我终于望到我的老师


站在熙攘的集市,我泪流满面


小学毕业后,我再没去看过她.小时的照片,自己都已快认不出自己.


 


又想起其他的老师.如父如母


和更多生命里的爱人


我的目光柔和


我的笑容灿烂


04.12.13

2004年12月13日

当晶莹的泪珠
在你
梨花般的脸庞——滑落
我今生最美的诗行
心爱的姑娘
也已经写落!


梨花带雨。女人的泪水我总是没法抵挡。


“你的泪行是我今生最美的诗行”!


甜言蜜语。我的谎话女孩子总是甘心上当。

你曾观望过干冬的天空
    在空旷的户外?
或者你能想象?
那种清?那种蓝?
那些星星?
那弯月亮?

你曾在僻远的山村
    度过一个夜晚?
或者你能想象?
那如水的夜色
    夜色中的村落?
那如萤火虫飘在
    空中的灯火?
那偶尔响起不知何处传来的
    几声犬吠?


你曾独自在野外生起火堆,温酒诉歌
    度过一个夜晚?
或者你能想象?
那被夜风吹乱的青烟?
那明灭的火堆
    偶尔飘起一串火星?
那琴声?那歌语?
那酒香?!


此刻
在这样干冬的夜空下
在这样僻远的山村里
在这样野外的火堆边
我喝酒!
    弹起了吉他
我思念
    远方啊
我心爱的姑娘!


            04.01.18

劳动课的内容是打扫女生宿舍的走廊
地板的洁净和窗纸的细致是我去之前就料想的
而我扫出了头发


一堆头发。惊讶
我竟看到好多的白发


“女生宿舍其实没什么啦,就是掉的头发……”


呆立
有女孩在我身边说话吗?
扫起的尘埃在这午后的阳光中无声地起舞
色泽不再鲜艳的蕾丝内衣在风中飘荡着
院子里梧桐叶子打着旋儿幽幽的落下来
……
秋天
总是这样无声无息地就来了


在这样一个秋日阳光的午后
我在女生宿舍打扫卫生
我扫出了一堆头发


莫言的伤感
是惆怅么?

我在第一次上辅修的时候就注意到她。身边坐着她的男友——长发垂在肩口,精致而静默,像一幅欧美风格的工笔画。她的笑声清脆,明研如窗外的蝴蝶花。我感觉她很轻。
      这个学期上了几节课后我才不经意间看到她。在靠窗的位置,坐在几个女生旁边,衣服不再是合体的紫色,黯黯的褐黄。她的长发垂了下来,淹没了大半个脸庞。
      过了一段时间,我在学校门口遇见了她。身边站着另一个男孩,同样的精致,干草黄的短发却显得很是阳光。她笑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好看。
      那时有一阵风吹过,旁边的路树掉下来几片黄叶,她的衣幅也翻飞起来。我见她一只手缓缓地将飘在眼前的头发挽在耳后,眯着眼睛看着那些老叶翻滚着飘远。

车辆川行
往来,人的脚步匆匆
——没有声音。
你走在街道
如同意外地出现在一部黑白电影里。
仍旧有树叶飘落
仍旧有大鸟飞过城市的天空
仍旧有邮筒寂寞。


她从远处走来
像是导演使用的一种技巧
你渐渐听到声音
色彩也回来!
她走近。
你更诧异与如同进入一幅春天的油画
你的眼睛越来越亮
你的耳朵越来越灵敏
你甚至能够看见嫩叶的生长
听见
花开的声音!

像白云飘过美丽的山冈
忧郁
在你的眉间,在你的眼睛里
投下了阴影
像月亮映在平静的湖面
寂寞
在你的唇间,在你的身体里
滋生、蔓延、吞噬
啊,这一切
我都知道,心爱的姑娘
透过你白天的身影
透过你晚上的声音
我都知道啊,我都心疼
可知,我爱
我是多么愿望坐在你的身边啊
为你轻轻唱尽我所有的情歌
即使再也写不出一首诗来
我是多么愿望亲吻你啊,心爱的姑娘
轻吻在你的明眸,愿为你驱散忧愁
轻吻在你的心口,愿为你抚平伤口
                04.02.29

—-怀念那逝去的纯真年代,给我的儿时玩伴——
              
轻轻地,吻一下你的脸颊
明天你要做别人的新娘

青梅竹马
在门前那有着宽阔草坪和卵石地的河边清晨
我们唱着儿歌,为捡到的美丽的石头雀跃
我常下到河里去摸鱼虾,你在岸边捧着捡到的破瓦罐
蹲着,静静地看着,间或你会小心地轻声提醒我
“呀,跑到那块石头下面去了,快点儿呀!”


我不时会使坏,向你泼水
你咯咯地跑开去。偶尔你会变得很泼辣的样子
呶着嘴,威胁我说:
“坏死了,再泼我就走了!”
而有时,你又会索性跟我对着泼起来
然而,若是到后来你发现你正穿着的是你那件小红花裙
则你又会哭的!摸不准你的脾性
这在当时,是我最大的苦恼
     
一起上山放牛那是在不用上学的假日
你是爱唱歌的。你总要在头发上缀满
各式的小花,采那些各式的蘑菇。我则常常
用葛藤枝、当年(客家音)枝及一些无名的草叶编一顶草帽
舞一根竹棍(你有时会被迫叫我”大王”的)
在那些树上、草丛里窜上窜下寻找着鸟窝、野兔窝……


是时候回家了。你给我看你采到的各式蘑菇
我给你看我掏到的大大小小的鸟蛋,分给你吃各式的山果
则有时我又会使坏的。我把牛牵到别的地方藏起来!
不见了牛,你一惊急,眼圈一红,便要哭
我总会在你的眼泪还没掉下来之前,突然眼一亮,手一指——
“看,牛在那边呢!”
这时,你便会破涕为笑,泪水还在眼里,脸还红红的!
有时却很糟,你会发现又是我对你使坏!
不得了,你这便会真的小声的哭出声音来,好久都不会停的
我便怔住了,呆呆地望着你,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不会知道我当时的后悔与不安!只是那后悔与不安哪,如今我想要也再没有!)
 过一会儿,我会小心地试探着去擦你的泪水
这时,你一般又会笑的。于是——
仍旧是唱着歌,回家!(总是我在前面牵,你在后面赶着)
(《乡间小路》是上了三年级老师才教会的)
 
上学,放学自然是一块走的
但在那田间小路上发生的事情
我竟已不能清清楚楚地记起,许是太多了吧!
“两公婆放学回来了?!”则是村人对我们的戏嘲


然而(你也一定记得的)
在1992年你我十岁的那个夏天的一个下午
就在我家屋后的平地上,那棵空心的老紫灵树旁
“鼻涕”家的那只小花猫作了我们的证婚人!蝉儿吹着唢呐
遍地的凤仙花和篱笆上的丝瓜和一只迟到的菜园鸟
那是给我们贺祝新婚的宾客
我在你的头发上插一朵黄色的小花。火红的晚霞
是你新婚的嫁妆!
轻轻地,吻上你的小嘴
从此,你是我的新娘!


“白天”,我”出去种田”,你”在家里做饭”
“晚上”,在老紫灵树的空心里,我们头碰着头”睡觉”
有一天,你为我”生下了一儿一女”
(一棵松苗和一株凤仙花)
又有一天,我们的”女儿”出嫁
(我们把它植在另一棵松苗旁)
再有一天,我们为我们的”儿子”主持婚礼
(我们找来全草坪最漂亮的凤仙花种在它的身旁)


 ……
啊!那是多么美丽的童年!你是多么纯真的年代!
 然而啊,命运的种子终究发了芽!
一枝把你推进工厂,一枝把我撑进了校园
如今,当年的松苗已有我两头高
而你,你静静地对我说:明天,你要出嫁!


明天你要出嫁
轻轻地,吻一下你的脸颊
你将再不是我的新娘!

如同你忠实的影子,幸福,一旦获得
将终生伴随在你生命的旅途


幸福在你的生命里
犹如鱼儿在水中悠游
而幸福的你
宁静如水


太阳和自然界的风威力无穷
而幸福在你心中
就像阳光和微风
将你轻抚


    *
亚历山大大帝不知道戴奥尼斯的幸福
你也不会知道我的幸福
正如你我都不能了解到野花的幸福


你只能知道自己的幸福


幸福,不可理解


    *
如同你清楚地知道自己有十个指头一样
你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否幸福


如同当你说拥有十指的幸福的时候感觉不到幸福一样
你无法说出你的幸福


幸福,不可言说


    *
如同我厌恶阴雨天气而你喜欢一样
你我的幸福各不相同
我的幸福在北方
你的幸福在南方
南方与北方各有各的幸福


    *
在每一缕阳光、每一滴水、每一丝风、每一粒粮食中
在父母的白发和叮咛中
在亲朋师友的问候和交谈中
在你手中的笔或工具或是锄头中
……
都蕴藏着
巨大的幸福,所有的幸福,永恒的幸福
幸福并不需要寻找
被你放逐的幸福在你的门外等待已久


现在,不要害怕
拨开栓锁,打开你的门窗
幸福并不需要寻找
幸福在很久以前
已经把你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