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27日

来了北京。仍然是迷茫。没有成就感。许多琐碎的事情淹没了自由与智慧。

渴望一种自由,要用多长的时间才能换到,要付出多少代价,白了少年头。

漂浮不定的心态也影响了妻子。妻子说,没有安全感。

未来在哪儿?人生只一次。

2005年12月09日

生活无比可爱,让我亲吻大地,亲吻蓝天,亲吻白云。
想起那句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梦想就快变为现实,王子就快见到公主。
可以纵声歌唱,可以纵马天涯。
十年啊,多少等待,多少猜测,多少难眠的夜晚。
乌云散尽,阳光灿烂。
乌丝成白发,而心依然年轻。

2005年12月01日

苦难太久,等待太久。十年,当阳光终于冲破乌云,露出灿烂的笑脸的时候,却刺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那是我苦苦期盼,日夜等待的光芒吗? 卧薪尝胆,十年。

不管怎样,生活开始展开可爱的一面。骄傲地面对生活,乐观地面对生活,不去想不开心的事情,努力想想自己的梦想。

风雨过后,擦干打在脸上的雨水,可以放声歌唱了。

再给我三年的时间,让世界换一个模样。

无比可爱的世界,已经在眼前了。海有多阔,天有多高。

2005年11月12日

一觉醒来,梦中的压抑感觉延续。

梦延续着生活,生活延续着梦。

而我所想的,只是希望能够有一个自由呼吸的空间,不求名利,哪怕再苦再难,都愿意。

十年,心累。风雨已经过去,阳光却依旧吝啬它的温暖,躲在云层里。何处是青天?

如果有机会到北京,决意从此远离政治,淡泊一切。按最简单的方式生活,一间属于我和妻子的小小的房子,粗茶淡饭,用最平静的心态对待生活。

十年,如梦一场。放弃一些欲求,为有一个平静而安稳的梦。

2005年10月18日

当腐败、无能、虚伪,压抑,这些字眼充满在这个集体的时候,你就感觉到一种糜烂的空气,腐蚀着。这个集体去向何方?

暗无天日。

2005年10月04日

十年的磨砺,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斗志。是进步还是落后了,如清朝的闭关锁国。

查看中国历代最鼎盛时期的版图,中国的疆域基本上都限制在长城以内。长城,在帮中国抵御了匈奴的侵略的同时,也限制了中国在全胜时期的进一步扩张。

所以在清朝的末期,无论出现多么英明的皇帝,也阻挡不了帝国土崩瓦解的结局。这是当时的历史状况决定的。

读历史的时候,最不愿意的就是读清末和民国初期的那段。中国人,一个个吸着鸦片,面色发黄,留着辫子,东亚病夫的称呼恰如其分。当想想我们的祖先就这个模样的时候,真不愿认这段历史。

接着呢,几乎每一个当时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都想在这块病态的土地上分一杯羹。各种各样的割地赔款条约接踵而至。可惜了李鸿章同志,在新中国他肯定是个杰出的外交人才,在慈禧的时代,却成为千夫所指的替罪羊。

一个国家的命运,又岂是一两个关键人物能够改变的?

整个世界都在革命,推翻封建的君主统治,只是,中国动手太晚了,晚了100年。错过了工业革命的黄金时期。等到八旗子弟用三千铁骑对抗洋枪洋炮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2005年09月02日

十年艰辛,十年磨难。十年追求,十年苦涩,十年幸福,十年不曾放弃,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面壁十年图破壁。 风雨可曾阻挡前行的脚步,岁月可曾磨去梦想的痕迹,勇敢一点,世界会为你让路。

有时感觉很苦很苦,苦得没边。我用十年来偿还一个梦,用十年的坚持和执着,十年不近人间烟火,十年如苦行僧一般。

能读懂我的只有日记。人生啊,设下那么多的诱惑,又设下那么多的沟沟坎坎。

永远地面对着阳光,再苦都值得,再苦都会有一个结果的。

我始终相信。

2005年08月21日

抓紧时间整军备战,毫无畏惧。勤奋地生活,勇敢地生活,让所有一切的困难在你的脚下走开,微笑着蔑视所有的艰险。

2005年07月26日

我在遥远的边陲,偏安一隅。几乎与世隔绝,除了网络和妻子。 因为网络,这个世界不会太寂寞;因为妻子,这个世界不会太丑陋。

五年,几乎读遍了中国历史,为的是能够从中寻找到答案,寻找到生活之所以痛苦的答案。生活的许多答案,在美国式的文章是找不到的。美国人的文章教人有激情,教人有斗志,却没有告诉你方法,或者说在中国根本行不通的方法。真正的处理问题的方法要从中国历史中学,在中国的历史中感受中国智慧的力量。

一个国家的人民能够承受改朝换代的欢娱抑或痛苦,却无法忍受改变他们的文化。例如,清朝入关后,要求: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整个扬州城,血流成河,为的是不甘剃头的屈辱。

把握住历史的命脉,也就把握了现实社会的命脉,进而就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当你不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的时候,快乐又在何方?

2005年07月24日

毛泽东他老人家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他是天性喜欢斗争吗?如好斗的公鸡? 非也,环境使然。 公鸡不斗一样能活,在毛那个年代,不斗就是死。

战国的时候,有个谋士对一个国王说,你喜欢兵法吗? 国王说,我喜欢圣贤礼仪,不喜欢兵法。谋士说,那你国离灭亡不远了。 国王说,为什么? 谋士回答,一个穿着华丽的衣裳,带着黄金的商人,独自走在路上,却没有一点防身的工具,哪能指望别人不打他的主义,不去抢他呢?

我本善良,只是世界太丑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