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9日

严重的失眠。许多事情堵在那儿,让你难以入眠。当失眠成为习惯以后,就难以控制了。一晚上没睡,却依旧很清醒。安眠药已经实效,啤酒也感觉象白水。

2004年07月19日

如果笑容可以凝聚,我不会拒绝;

如果苦难会有结果,我不会拒绝;

当眼泪都结晶了,我会把它作为下饭的佐料

在经历了所有的磨难以后

如果梦想的脚步可以离靠近终点

我会在梦中有一个甜美的微笑

为什么

品尝的都是苦涩

好久没哭了

哭出来

却成了一个海

2004年07月18日

令人扼腕的是机会的丧失。机会的丧失是要靠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来追忆,而追忆已成泡影。在一个国家的命运可以和个人命运紧紧结合的时候,机会丧失了,遗恨。

尽管过去了三年,可三年前的那一幕却很清晰地印记在脑海里,永难磨灭,或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它就象一个耻辱的铬印,深深地在那儿,都能看见血的痕迹。

 

2004年07月14日

昆明,很好的天气,四季如春。离天很近,云朵就在山腰。

连续几天的失眠,不是因为高原反应,失眠的是内心那个焦虑躁动的精灵。他总是在你睡意朦胧的时候故意地敲打你的房门,时刻在说,不能睡,不能睡。

那是一个拒绝平庸的精灵,是一个敢为天下心的精灵。奈何,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等待是不会有结果的,可不等待又能如何?

我知道自己,落后了,逆境究竟是利还是弊,估计一辈子也很难有个准确的答案。

大热的天却常常感觉到一个词:不寒而栗。连战斗的欲望都没有了。

2004年07月09日

男儿膝下有黄金。永不言败,勇不气馁,勇敢一点,这个世界一定会为强者让路。

没有人可以拯救你,唯有你自己。

风,不会总往北吹,三十年,河流一定能改变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