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05日

    从5月29日到6月5日,我们在每日经济新闻A2评论版连续登出《“零对价”忽悠谁》、《妥协深发展还是踢进三板》、《 60万“倒深潮”谁是赢家》,被各大门户网站竞相转载,新浪为此专门做了一个专栏,留言跟贴超过16000条。这期间,深发展急了,先是要同我们沟通,但被婉转拒绝。6月5日一早,NBD网站在凌晨五点挂出了《 60万“倒深潮”谁是赢家》,奇怪的是,只有中国财经信息网与中国金融网在早上八九点的时候转载,而和讯、网易、新浪这些国内强势网媒却在中午的时候转载,而且转载的位置却是一些与财经不符的科技频道,转载的位置与时间与他们的常规操作都不相符。中天财经网也是在中午转载,但他们只转载了一部分,恰恰把文国庆的专访删除。下午五点的时候,我们的网站被黑,当天所有的内容全被删除,当然这里面也包括《 60万“倒深潮”谁是赢家》这篇源头文章。

    据我们了解的信息,和讯已经和深发展就每日经济新闻关于深发展的报道签订了一份协议,而网易、中天财经、新浪是否也同和讯一样中了深发展的糖衣炮弹,我们不言而喻。

    主持人:

  5月29日和31日,本栏目率先提出的深发展股改讨论掀起了极大的浪潮,目前全国媒体和股民正处于自发的“倒深潮”中。在新浪网上,相关评论已经超过15000条,90%以上的被调查者完全反对深发展的股改方案,认为应该推倒重来。

  相关媒体报道,在全国股民声讨下,深发展正在基金中紧急斡旋,连续召集包括南方基金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开会沟通。但此次深发展股改方案的保荐人虽然是银河证券,但方案是与海通证券一起操刀的。截至2005年12月31日的公开资料表明,海通证券是深发展的第三大股东,银河基金则持有大量深发展的流通股。

  深发展股改究竟是不能也,还是不为也?小股东们该如何做呢?

  大众评判台

  张炜:把球“踢”给洋股东

  在与深发展洋股东的博弈中,中小股东应该珍惜自己手中关键的一票,不要被洋股东的“要挟”吓倒。应该把球“踢”给洋股东,让新桥投资想好了如何兼顾流通股股东利益再定方案。

  励俊:可以载入史册了

  深发展事件可以载入史册了。但深发展的持股比例非常分散。不过,它已经调低投资者对对价的预期,就这一点而言很成功。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深发展的股权会更趋于集中。

  赵文斌:深发展在制造鸡肋

  在经过前期的炒作,深发展的意图逐渐明显。深发展最后期望制造出一个鸡肋,让中小股民弃之可惜食之无味,以实现其以尽可能小的对价实现股改的意图。

  李小姐:一个简单的市场规律

  深发展愿意如何出售股票其实是一个简单的市场规律,在市场买10送3的行情下,为什么深发展敢提出几乎近于零对价的方案,这里面肯定有它自己自信的原因,如果大众觉得有风险大可以不买。

  黄源:欺负股民人心分散

  深发展60万股民,如果真的团结起来一起投反对票,我还不相信就不能否定掉这不合理的对价方案。股民分散,很多人也不愿意参与表决,新桥正是抓住股民的这个软肋,推出几乎近零对价的方案,置广大股民利益不顾,达到自己的目的。

  董晓芬:政府得替股民们出头

  我认为问题的原因可能因为处于股改后期,所以很多公司出方案的态度跟之前的不太一样,现在更多的人目光聚焦在新股发行,股改不再是焦点了,一旦监管上出现松弛,就会有人想做点破例事情,这就如同人的劣根性一样,管得不严了,就松懈下来,应付了事。政府有关部门和证监会作为执法机构,这个时候一定得冒出来替股民们出头。

  ◆沸点特写

  股民:坚决投票否决深发展吝啬对价

  深发展的60万股东正团结起来决心否决这个方案。

  本报注意到已经有股民自发组织起来拉票,在深圳的吴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通过网络公布了自己的电子邮件sfz000001@126.com。吴先生表示,他以及周围的朋友对否定掉方案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怀疑,而且非常自信。深圳是深发展股民的聚集地,现在股民反应程度只能用热烈来形容了,他收到的邮件没有细算,大概有四五百封,有持五千股的也有持十几万股的,初步统计,大概已经超过六百万股持反对票。吴先生表示,他只希望大家不要将矛盾分散、跑偏,现在网上有很多呼吁证监会出面的观点,他认为可以呼吁,但没有必要把矛头指向证监会。

  证监会的游戏规则已经赋予了流通股权利。作为小股民,目的就是要坚决投票否决,最后达到主流的比较合理的对价。祝裕

  ◆沸点对话

  别被深发展忽悠了就卖掉手中的股票

  记者:深发展可能会提高对价,每股对价为0.48到0.6元,深发展这种做法是具有诚意还是在继续忽悠股民?

  文国庆(联讯证券首席分析师):深发展肯定还是在忽悠股民,深交所不也已经说明10对2以下免谈。深交所为什么会答应这种方案出炉而否定其他的权证方案,如果答应了就有问题,这是自食其言。

  记者:深发展现在大概有60万股民,但似乎没有与小股民沟通的计划,只是在紧急搞定一部分基金公司?

  文国庆:我想要告诉深发展的股民,不能听从深发展的忽悠就卖掉手中的股票,这样一来就正中他们下怀,他们就是想(增持),而且一毛补偿都不给。中国的中小投资者在买进的时候是按70%多的股权流通价格买进,但卖给洋人的时候却按非流通股和完全的股权分置来处理的,这个事就是巧取豪夺,这就是出卖国有资产。

   记者:深发展认为应该先做好股改,然后引进GE来投资,是不是想要低价出售国有资产?

  文国庆:其实深发展背后的目的就是想引入GE来投资,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把市场的价格定得更低,GE在增持的时候,它的成本会降到最低。他们的这种做就是低价出售国有资产,没有任何道理。任何一个股民也没有傻到以4元买1元的净资产。

  记者:深发展如果是选择不和股改妥协,那么你认为是有关部门会采取什么措施?

  文国庆:如果不妥协就应该坚决否决,每股几分钱或者几毛钱对于股民来说无任何意义,绝对不能妥协。我相信有关部门不会让股票退到三板,如果这样做就意味着改革的失败,说明股改的目的就有问题。应该让新桥退出深发展。任何一家外资企业收购深发展的基础性估值就超过220亿元,如果以这个净资产价换市场价格每股在13~14元。2004年12月,新桥居然以3.6元的价格买入,它是占了大便宜,它肯定要补偿,它不补偿谁补偿。如果不愿意的话,那就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