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02日

号外号外:

  每经俱乐部搬新家了,地址http://nbdhome.dsweb.cn,遵从以前的风格,分成三个专题:冰点沸点;经济评论;3C周刊。

  再次感谢大家一直以及将来对我们的关注!

2006年11月01日

  有媒体报道称,持续一年的广发行竞购争夺战大致尘埃落定,花旗成为最终胜利者。
 
  如果传言属实,意义重大。花旗集团经过监管层特批获得了36%的相对控股权,花旗财团以85%的股份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突破了此前银监会所规定的“单一外国投资者在中资银行的持股比例不得超过20%,同一家中资银行的外资持股比例总和不得超过25%”的上限。
 
  乐观地预计,我们将见证一个技术上已经破产的地方商业银行,如何在“中外合璧”的国际财团的主导下,成长为一家符合市场理念的现代金融机构。
 
  值得关注的是,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06)》表示,将积极稳妥地推进金融对外开放,适度放宽外资进入金融服务业的股权比例。虽然报告强调了要坚持国家绝对控股,却同样强调“加强对主要金融机构的控制力,确保国家金融安全”,这是否潜藏着国家主控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而适度放开地方商业银行的控制权之意?对于急于在年底达到商业银行8%的资本充足率的监管层而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如央行报告所说,金融开放客观上要求深化金融改革,必须进一步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的表述,将不仅仅停留于字面。
 
  金融机构对外开放是逼迫下的产物。商业银行居高不下的不良资产,股份制以后引入多产权主体,却仍不能幸免地方行政力量的干预,也常常成为股权投资者的抽血机。在依靠内力无法完成商业银行的市场化改制、WTO关于中国金融市场大限将至、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贷款额在改制后仍未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尽快找到国际战略投资者成为必然之选。
 
  广发行成为先行者仅仅因为是一个技术上的弱者:广发行核心资本充足率不到3%,而不良资产率却接近20%。据中国国际金融公司的银行业分析员范艳瑾估算,要使广发行在重组后实现核心资本充足率达到6%,不良贷款比例低于5%的目标,资金缺口在500亿元左右。技术上的破产使引资无法延宕,而地方政府对于广发行全面引资的坚定支持,作用不可小觑。
 
  广发行率先插上花旗是个象征,意味着中国的城市商业银行的外资路径选择已是大势所趋。闸门一旦打开就难以关上。
 
  首先,广发行的困境几乎是地方商业银行的缩影,他们都有着地方政府行政旨意下沉重的政策性包袱,他们都有着股份制改制成为权势阶层圈钱场的无奈,他们也都有着名为商行实无市场的秉性,而地方政府也急于引入投资者来为以往的失误埋单———如果广发行能够获得特批,那么,其他地方性商业银行为什么不能?
 
  其次,这些商业银行的声音获得了外资金融机构意料之中的回应。国际金融市场巨鳄花旗此番以志在必得的决心,以超出广发行净资本7倍以上的最高报价,耐心等待全面接盘一家中资银行的时机来临,就是典型的案例。事实上,垂涎于中国广阔零售市场的外资金融机构,正在逐一向浦发、招行、南京商业银行等内资中型金融机构伸出橄榄枝。一些不像花旗那么幸运的外资银行为了后来居上,正准备将亚太中心迁至中国,以争取尽快满足经营人民币零售业务的门槛。
 
  外资金融机构如同群虎环伺着中国金融市场。这是一个好兆头吗?要看怎么说。如果中国的金融机构迟迟无法完成市场化的资金配置体系,如果他们处于行政的阴影之下不能自拔,如果中国亟需贷款而又具有市场经营能力的大部分企业家无法得到贷款,如果国有商业银行的零售服务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恶劣———那么,中国的金融机构引入外资,形成竞争局面,示范一下真正的国际惯例,也许是好事。

主持人:
 
  据媒体报道,国家版权局将在全国开展为期三个月的打击网络盗版专项行动。此次行动重点打击以营利为目的、通过网络提供电影、音乐、软件和教科书下载的非法经营行为,查办一批大案要案,关掉一批非法网站,处罚违法分子。
 
  对于打击网络盗版,广大网民从理性上都会给予支持,问题是,就连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王自强也承认,除了打击网络侵权行为,授权渠道的逐步建立也应逐步开展。如果网民们无法从廉价合法渠道获得自己喜欢的内容资讯,那么在这样的运动中除了几家顶风作案的冤大头网站和个人可能受到处罚以外,几个月结束后这些非法网站不卷土重来才奇怪呢。那么,打击网络盗版的工作究竟应该如何做呢?
 
大众评判台
 
严海渊:一点震慑力都没有
 
  肯定不能靠运动来打击盗版,否则还要法律法规干吗?此外,正版的价格太贵也是原因之一,什么时候如果正版和盗版的价格都一样了,或者只贵一点,那么我想大家肯定都愿意去买正版产品的。
 
沈懿波:民意不可违
 
  打击网络盗版靠运动肯定是不行的,不要说三个月,就是三年,也未必能出成效。
 
  但不能说打击没有效果就不打。首先我们还是得把网络盗版给区分一下,一类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一种是以共享为目的的。对于第一种,我认为坚决要打,而且打击力度要大,盗别人的版拿来赚钱,和偷抢没什么区别,而对于第二种,我觉得再打击也没用,也没必要打。因为共享是人类的天性,在网络时代这一点更加发扬光大,如果真要打,那可能每个上网的人可以说人人有份要挨这个板子。民意不可违啊。
 
曹中铭:应成为一种“常态”
 
  打击网络盗版行为应成为一种“常态”。从维护互联网健康发展的角度出发,将其纳入法治的轨道才会对不法分子具有真正的威慑力。
 
励俊:应该缓行
 
  打击网络盗版,我觉得要缓行。这是双刃剑,从目前看,无论是软件还是音像内容,国内都没有良好的运营商和内容商,一旦打击过猛,无疑会出现真空。因此,我觉得先培养建立起畅通的正规使用渠道,才是政府应该抓的重点。
 
常小宇:不能一刀切
 
  打击网络盗版,我认为不能一刀切。对于一些以盈利为目的的一些网站要打击,而对一些个人网站———不以盈利为目的依靠P2P技术传播一些音像制品不应该是打击的对象吧。互联网最为精彩的就是它的参与性和开放性。过多的限制对互联网的发展是不利的。
 
◆沸点特稿
 
网络盗版行为跟现实中的偷盗行为类似
 
龙伟  大众点评网副总裁
 
  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但只单纯依靠“运动”肯定是治标不治本的,一旦打击停止,侵权行为又会抬头。关键还是要立法,要有界定明确的法律法规,界定什么样的行为应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应该由哪一个部门来管理。一旦相应的机制存在,被侵权的人就会按照这个机制推动事态向前走,就会不断地有真实案例出现,那么参照这些案例,大家自然就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相应的违法成本会是多少,那么整个环境自然就会向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
 
  我并不认同只要提供了廉价合法的下载渠道就能有效地缓解盗版行为,这是个意识心态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注定要盗版,就算有再多合法低廉的渠道,我相信他也不会选择。版权局此举实属无奈,很多人都有一种网络侵权无所谓的心态,但依我来看,网络的盗版行为跟现实中的偷盗行为可以相提并论,一个是侵犯别人的物质财富,另一个则是精神财富。如何转变这样的心态,关键就是教育和宣传,要把氛围建立起来。
 
  当然,建立这样的氛围也不能光靠说教,打击力度、配套相应的监管部门以及实行问责制同样也很重要。目前,打击网络盗版多还处于行政法规,没有相应明确的法律存在。而且打击盗版行为不能仅依靠版权局,这不仅是违法行为,更有犯罪的含义在其中,应该由公安部门以及更高层面的部门介入。
 
  政府应该设立专职的监管部门,方便受害人维权。举个现实的例子,大众点评网现在就被侵权了,我们首先会提起法律诉讼,但除了诉讼,我们不知道还该找哪些部门。并且政府还应该把维权门槛降低,大家都知道,诉论的道路极其漫长艰辛,而且费用不低。首先要收集证据,再是提起诉讼,就算顺利至少也要花费三个月的时间,如果是个人维权,成本相对会很高,这样一来,就使得许多人放弃了自己应有的权利,也纵容了侵权行为。
 
  我相信,只要我们在方方面面都做到对侵权行为的监控以及相应的宣传,一旦侵权行为就是犯罪行为这样的观念成为大家的共识,慢慢形成反对侵权的大环境,侵权就不会如此猖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