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02日

号外号外:

  每经俱乐部搬新家了,地址http://nbdhome.dsweb.cn,遵从以前的风格,分成三个专题:冰点沸点;经济评论;3C周刊。

  再次感谢大家一直以及将来对我们的关注!

2006年10月22日

 

  中国证券市场正在上演资本市场有史以来的最大奇迹。在9月27日到10月27日(上市日)这一个月里,工行将以556.5亿股的最大发行规模和超过210亿美元的最大筹资金额,完成全球最大的一宗IPO。同时,工行上市也将首创A+H同步发行模式,冻结资金8000亿元(甚至万亿元),让世界范围的投资者眼热心跳。
 
  一个并不急于得到资金的正在改制的庞大金融机构,在全球范围内融资:如果工行的机制可以借上市得到改进,那么这次融资机会将成为投资机会;如果不是,那么从本质上来说,工行上市仅仅止于一次融资机会。按照周洛华先生的说法,人们将不会有机会看到一个具有优质基因的小企业借由资本市场成长为巨型企业,就像美国人见证花旗的历史。
 
  工行上市创造的规模奇迹不过反映出资本的能量,就是工行不上市,这些资本仍然拥有比这更为巨大的能量,不必太过沾沾自喜。
 
  但对于国内所有的纳税人而言,工行上市仍然是一个与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事件。到目前为止,除了农行以外,三大国有银行陆续上市,从理论上切断了动用财政资金为国有银行输血的主要管道,监管层在注资与剥离坏帐的过程中一再表示的“下不为例”才可能梦想成真。我们对于业已上市的三大国有银行的恐惧感要小得多,与对尚未上市的农行的感受截然不同,就是源自于纳税人的财产被剥夺感因为上市而稀释,但对于报表前后不一显得神秘莫测的农行的感受,则仍处于恐惧之中。最现实的问题是,农行到底需要多少注资?
 
  工行上市最主要的意义不是融资,不是中国国有金融机构得到本质改良,不是中国股市不再成为圈钱场,而是在于建立起了央企A+H上市的基本模式。这一模式一石三鸟,既能使中国的证券市场定价体系实现与国际主流市场的对接,也能让国内投资者部分实现与国际投资者利益均沾,更固定了今后央企的改制主要路径。
 
  以往中国央企在海外上市形成的中国溢价主要体现于在海外上市低价发行,回归A股市场后向国内投资者漫天要价,境内外市场由行政堤坝拦截成高低不同、互不沟通的两大湖泊,中国溢价中很大一部分是境内投资者变相向境外投资者输送的利益。比如建行、中石化无不如此。现在,管理层希望筑一条渠,在两大湖泊间形成对接,以便境内外投资者利益均沾,让A股市场以往由于自我封闭而形成的畸形价格回归正常状态,这也是管理层“围魏救赵”的办法。
 
  国资委及中国证监会高层官员10月16日在香港表示,日后大型央企上市,均会采取A+H的模式,中国证监会将修订条例作出配合。国资委副主任邵宁在香港出席资本市场高峰论坛时也明确表示,大型国企日后应该A+H同时上市。
 
  有人担心此举将使A股市场成为H股的影子市场,我倒认为恰好相反,A股市场只能以更为市场化的定价作为参照系,而不是相反,让市场定价来屈从变相的行政定价———学习先进经验不是丧失定价权的开始,而是得到定价权的开端。
 
  中国国有银行如果真想借证券市场创造历史,他们得学会在上市后与行政垄断诀别。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是被长期以政策性坏帐为借口掩盖经营低效率的国有银行弄得不胜其烦的管理层更急于其上市,否则,不会付出上万亿真金白银的改制代价。这一代价虽然看似很大,也激起了纳税人的强烈反弹,但这个代价跟源源不断的输血比起来,毕竟要小得多。
 
  从另一方面来说,工行上市改变了中国证券市场的性质了吗?或者说,改变了中小股民的弱势地位了吗?使国有银行摆脱事实上的人事行政级别制了吗?
 

  如果这些答案都是否定的,我们最好对工行的世界第一保持清醒,大和强毕竟是两码事。并且,我们也曾经有过许多事后回想起来让人味同嚼蜡的世界规模。

2006年10月13日

 

主持人:
 
  首轮股改遭否决的深发展又出新闻:10日,深发展突然遭临时停牌。交易所公开信息显示,停牌原因是“媒体报道了有关公司拟进行新一轮股改的事宜”。据此,深交所对深发展股票予以临时停牌并要求该公司作出解释。
 
  虽然深发展董秘办负责人表示,对该消息不作任何评论。不过,消息表示,因该行目前核心资本充足率尚未达到银监会规定的4%,深发展愿意用实际可行步骤引进新资本来补充银行资本充足率,但这项工作目前尚无确切结果。
 
  由于中国的股改已进入尾声,而此前新桥已经表示不会修改任何股改对价,那么,如果你是新桥的决策者,在已经获得巨大利益的时候,面临可能的风险,你会不会撤?
 
大众评判台
 
常小宇:新桥会继续持股
 
  我认为新桥作为深发展的最大股东应会继续持有深发展的股票,国际投行一致看好中国银行业,交行建行中行招行个个上市受追捧,我相信新桥继续持有深发展未来将为其带来更大的投资回报。
 
励俊:给自己找合理退路
 
  从新桥过去的做法看,它是急于套现的,不然也不会坚持出低对价。对于这一点,我想它是有“预谋”的。我注意到新闻里说到核心资本充足率不足的问题,我觉得这简直就是新桥的一个“阳谋”,为自己的退出找到了合理合法的台阶!
 
曹先生: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是办法之一
 
  新桥如果现在出售手中的股权,获利将超过一倍。由于其身份只是投资基金,并非专注于实业,因此对于新桥见好就收没什么可奇怪的。目前深发展的核心资本充足率达不到相关要求,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也许是可行的办法之一。
 
乐宏文:仅做小股东风险不小
 
  新桥如还心存对价博弈的侥幸心理,估计挺难,毕竟越拖成本可能越大。同时,中国银行的毛病还是很多,外资看好的是未来,但这是以提高银行内部管理为前提的。如果新桥仅是想在深发展做个小股东,好象风险还不小。
 
◆沸点特稿
 
新桥如既不退出也不改对价,只有博弈
 
文国庆  联讯证券首席分析师
 
  我当然希望新桥能退出,但新桥的退出肯定需要有条件。新桥本身并不是致力于银行业的真正发展,仅是炒股票,已没有必要再持有深发展股份。从当前的市场环境来看,如果有人肯出十二元以上的价格,新桥肯定会坚决退出,但如果仅是翻一倍不到两倍的收益,不是十元以上的价格,新桥就会选择继续同市场博弈。
 
  其实新桥在银行业并没什么领先的东西。当初,大家是希望通过新桥能把GE的金融理财理念引进来,但现在看来,新桥同GE根本是两码事,新桥实际上就是GE高管的一些小金库,主要由GE高管投资私募基金,相当于在帮这些人理财,有的时候还借用GE的牌子唬唬人,但在业务上,未必就有实际的作用,过去有些人可能是联想得多了些。
 
  从市场的角度,我们不要对新桥抱有任何幻想,即便新桥不介入深发展,深发展也值这么多钱,就算新桥不支付对价,现在的价格也不算高估。现在中国的银行业普遍被看好,最近银行业的上涨已经说明了问题。所有的银行不都股改完了吗?同样也是没有权证之类的东西,当然也没有对价的希望,不也一样涨得很好吗?反而就深发展的情况最差,这就足以说明深发展补不补偿对价已经不重要,新桥是否是大股东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大家没必要把他太当回事儿。
 
  我认为现在是中国银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客观环境非常有利于银行的发展,无论谁来了,只要不太笨,都会搞得不错,收益不错。而当初深发展不行是因为那时银行业的环境不妙,再加上上层存在一些问题。现在经营环境转好了,只需要调整一下领导班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要不要新桥已经不重要,外国投资者看好中国银行业的前景并不是某个投资公司,是谁并没有关系。国内的建行、工行上市不也很火吗?这就是看好中国银行业的前景。
 
  其实当初引进新桥就是钻了政府缺乏经验、不懂市场、不会对股票定价的空子,被地方政府以便宜价卖掉了,这同当初的韩国韩一银行被低价卖出实属一回事,纯粹让新桥白白捡了一个大便宜。新桥现在进退自如,只要有人肯出高价,他立马就会卖掉,根本没有必要呆在里面。
 

  但如新桥既不退出也不改变对价,那结果就谁也不好估计,只有流通股股东继续同他们博弈。

2006年06月05日

    从5月29日到6月5日,我们在每日经济新闻A2评论版连续登出《“零对价”忽悠谁》、《妥协深发展还是踢进三板》、《 60万“倒深潮”谁是赢家》,被各大门户网站竞相转载,新浪为此专门做了一个专栏,留言跟贴超过16000条。这期间,深发展急了,先是要同我们沟通,但被婉转拒绝。6月5日一早,NBD网站在凌晨五点挂出了《 60万“倒深潮”谁是赢家》,奇怪的是,只有中国财经信息网与中国金融网在早上八九点的时候转载,而和讯、网易、新浪这些国内强势网媒却在中午的时候转载,而且转载的位置却是一些与财经不符的科技频道,转载的位置与时间与他们的常规操作都不相符。中天财经网也是在中午转载,但他们只转载了一部分,恰恰把文国庆的专访删除。下午五点的时候,我们的网站被黑,当天所有的内容全被删除,当然这里面也包括《 60万“倒深潮”谁是赢家》这篇源头文章。

    据我们了解的信息,和讯已经和深发展就每日经济新闻关于深发展的报道签订了一份协议,而网易、中天财经、新浪是否也同和讯一样中了深发展的糖衣炮弹,我们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