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14日

   世间浮华皆流转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知道了一些  也许不应该知道的事  我也不想知道`
只是觉得 被骗了这么久 很 悲哀

为什么
 
"这世界 很复杂 混淆我想说的话"

世界的地图太复杂 我的脑袋却太简单 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冲刺 什么时候该刹车–几米

只想过简单的生活 却总是莫名其妙的 就会得罪一些人
常常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甚至一再忍让 还是很多闲言闲语

高一的时候还觉得一切都很美好 大家都对我很好
今天突然发现 有一些 是骗人的 


"这世界 太会伪装"

哥哥说:是非终日有
       不听自然无 

学何乐一句:这就是江湖

好吧好吧
就这样了  好的事物总是占主导地位吧  
蚊子告诉我  看看天 世界 就晴朗了

 冷冷的 
  天  阴沉沉的
  灰色的 

   希望`

                           在哪`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
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看到电视里的:看别人的优点  把人往好处想  就会觉得世界都美好了`

  ““““““

但是始终无法忘却光明  相信心里还是有一方圣地  没有人能抵达  包括自己

那里阳光明媚  没有忧伤 

  05/12/18

以为平静的日子会一如既往的过下去
但是刚刚看到的一些文字让我突然有了写一点什么的冲动
逻辑思维能力并不好 所以选择文科 虽然文字也不怎么样 想到什么是什么吧`

终于证实了郑渊洁的一句话:不要试图改变一个人,那是不可能的
无法改变 只能试着了解理解谅解
不再奢望什么               

中午妈妈说,看到报道,自闭的小孩有一个特点,因为与外界接触少,所以做什么事只要认定了
一定要一直做下去,心无旁骛.她说我能这样就好了.
可是我真的有一部分是这样子 从来不敢与别人接触
害怕一说出来就会又止不住眼泪
今天去医院 看着医院的大门忽然想到一件似乎是真实发生过得事
夏天一个下大雨的晚上 很晚 我没有伞 一个人在这条街上走着
冷 孤独  没有熟悉的人 没有躲雨的屋檐  这样荡到了医院
跑到医院大厅前 躲在救护车后 黑黑的 但是我却感到了让人沉迷的祥和与安宁
这似乎是真实的事 因为现在想起来还是感同身受 
但我怎么样努力都无法想起来为什么会发生

对黑暗的角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有时候很害怕  有时候很喜欢  我想就像吸毒者对毒品的感情一样吧

对不起一些人 也许真的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不想再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之类滥俗的话了 但是世界真的变化太快
喜欢回忆的人 无法跟上脚步 
还是不能适应曾经说的话那么快就能反悔 追问只得到一句:永远?鬼信!

当看到一个热血小愤青变成颓废少年
当看到曾经那么用力在一起的两个人分道扬镳彼此相见已成陌生人
当看到那么多人喜欢叫他们彼此是孩子
当看到比我小的弟弟已经比我高一个头
恍若隔世
感到无能为力  哭也哭不出来 胸口很闷 头很晕
身边的一切都在远离  我以光速后退 抑或前进 按照<相对论>

不敢把心拿出来放在眼前直视 那会让我感到灼眼 
想要逃避

在心里某个地方 始终有个黑暗的角落 滋生着黑暗的种子


“““不想再说下去“““写一次就像在心上又划几刀,鲜血淋淋
复合好了再说吧`

青山刚昌于2005年1月4日宣言,2006年1月4日将奉献出新作剧场版第十弹《天守阁的奏鸣曲》,为全部柯南迷们了结心愿,将看到柯南最终的大结局。可是结局是什么青山居然不肯说。

黑暗组织渐渐逼近柯南,并且知道柯南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柯南的身份被曝光了;组织与柯南在天守阁上进行有史以来最恐怖的攻防战。全东京的所有人的性命全部在柯南一瞬间的思考,他能否突破黑暗组织的重重包围。
四层的天守阁成了步入地狱的阶梯。哀与兰的生命,感情在一瞬间迸发,面对柯南的抉择,又会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演说呢?
而在这时,GIN的子弹逼近了哀和兰…………
这次将有超强视觉的感受,东京铁路的爆炸,天守阁每层上的命之神灯是否会熄灭,等待一次柯南前所未有的无敌推理吧!

第一部分:江户川文代二度现身
江户川文代又一次来到毛利侦探所,说要带柯南去游乐园。柯南以为她又是有希子所扮,便不加怀疑的跟上了文代的车。但在车上柯南却被江户川文代用手枪控制。原来她是黑衣组织的人,柯南的身份已经被组织完全发现了!
柯南在慌张中还是利用麻醉枪射中了伪装成文代的敌人,在车子冲下大桥前逃脱,往阿笠博士家奔去。
与此同时Gin从学校绑架了少年侦探团,并威胁哀交出她研究APTX4869解毒药的数据资料。哀为了救大家把资料给了组织,并被Gin押上了车。
而Gin在开走前却暗中告诉Vodka在他离开之后就杀死少年侦探团的三人。
在Vodka要枪杀少年侦探团时,柯南终于找到了那里救了大家,但Vodka还是逃走了。并说组织在等着工藤新一。

第二部份:沉睡的小五郎-觉醒!
柯南来到博士家用追踪眼镜找到了哀的下落。柯南留下了一张写明一切的磁盘让博士转交给兰,决定自己去面对黑色组织。
但磁盘被闯入博士家的英语老师Judy拿走了,原来她是黑衣组织上层安排在FBI的特工。阿笠博士用自己的新发明弹射坐椅欺骗了Judy,逃过一死来到了毛利家。当阿笠博士正想告诉小五郎和兰现在的状况时,却发现坐在侦探所客厅里的毛利呈现出沉睡的小五郎的姿势!而毛利面前的笔记本上写着“工藤新一”“柯南”“黑衣组织”等等。
原来毛利早就怀疑了柯南,每次都配合扮演沉睡的角色就是为了调查出柯南的真实身份和整个事件。毛利在沉睡般的深思中展现出他真正的实力,通过柯南留下的磁盘资料推理出了黑衣组织的所在。
与此同时,FBI特工赤井秀一来到同事Judy家,意外的发现了的柯南的磁盘。他偷偷的把磁盘取回了家。秀一解开密码后阅读了柯南的自述以及对整个事件的推理。他对同事Judy的身份开始怀疑,但却突然被人从后面击昏。
而这时在米花町,放学回家的兰在门口意外的听见了小五郎和阿笠博士的对话,终于确定了柯南就是新一!兰在泪水中决意要以性命为赌注,为救回新一与黑衣组织绝一死战! 

第三部份:小说家的意外访客
赤井秀一被Judy带回了组织。Gin威胁秀一加入组织,最后的考虑时间为2小时。 
因为有了哀的数据和配合。两小时之后,组织的药物数据计算终于就可以完成。也就是传说中的“同时成为上帝和魔鬼。让时间倒转,死人复活”药物的完成。
在世界的另一边,工藤优作和美希子也收到了博士的消息。优作第一次让美希子进入了他的密室,原来这里就是工藤优作独自对抗黑衣组织的总部。而小说家不过是个用来收集资料的幌子。
工藤优作和美希子明白决战的时刻已经来临。收拾装备之时,前门突然出现了意外的访客–目暮警官。 
目暮警官撕下自己脸上的伪装。优作惊讶的发现到来的客人居然是自己从学生时代便结交的死党,自己还当了他儿子的教父!
他就是曾经扬名世界的伟大魔术家–黑羽先生!
优作看见10年前已经被判定为失踪的老朋友非常吃惊。而黑羽开门见山的告诉优作,自己这十年也一直在独自对着抗黑衣组织。方式就是让自己的儿子黑羽快斗在世界范围内寻找一块特殊的宝石。而就在今天快斗却给他发来了代表最后决战的消息:关于宝石、新一、黑色组织以及人类的未来。他这才以黑羽的身份重新回到人间!而他的儿子也被人称为平成的亚森罗宾。优作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教子就是怪盗基德!

第四部份:最黑的黑色
柯南在傍晚来到了东京塔下,东京世界博览会正在这里召开。原来黑衣组织的本部就是东京的中心!柯南骗过了警卫进入了地下室的暗门。
这里是另外一个地下王国。柯南利用阿笠博士交给他的电脑在警卫房间里侵入了黑衣组织的电脑中枢,正在向外传播加密数据时,柯南意外的被人从后面击昏,那个人居然又是Gin。
得到部份数据的阿笠博士将大家所拥有的信息整理到了一起,由优作和小五郎一起推理出了惊天的结论:黑衣组织的老板可能就是日本前首相吉田元博,而天皇本人也是黑衣组织的的支持者!组织的一部分重要功能就是以非法手段达到日本的扩张!

2 柯南结局:498话(2小时半特辑)内容完全披露 
而美国政府也早有察觉了这一点,并且指使FBI特工暗中介入。事实上美国也想通过操作组织来控制日本。
当分析出这一结论之时,毛利租来的车子已经开到了东京塔下。
关押赤井秀一的房门突然打开,走进来的是–“Sherry”。

第五部份:接近
画面在赤井秀一的回忆中展开。他居然是宫野志保的童年最珍贵的伙伴,是唯一愿意和宫野志保玩的孩子。也正是因为这样,赤井秀一才在第一眼就解开了哀身份的迷题。
哀并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她说可以放走秀一,条件是要他永远不要再回到这里。两个人在争吵的时候Judy出现了,秀一为救哀而死,留下遗言:“无论在那个世界,你叫什么名字,我都能找到我的天使。”Judy黑色的枪口指向了哀。
这时毛利小五郎也闯入了组织内部,在组织训练杀手的道场用空手道打败了一群职业杀手。就在他洋洋得意之时,总教练出现了,居然是日本空手道冠军风间仁。小五郎被打败了,但跟踪而至的兰却跳了出来,兰在被风间的实力打入绝望之时耳边传来新一的呼唤,兰终于爆发奥义,一击之下击倒了号称不败的风间。
Judy正要枪杀哀时,Gin突然出现了,把枪口对准Judy。他命令Judy放下枪,并说哀对组织还有用。Judy奇怪的问:“不是你要我到这里来杀死她的吗?”Gin突然扣动扳机,一张扑克牌打中了Judy的手。原来这个Gin是基德扮成的。基德让哀先去救柯南,自己在这里看着Judy。
哀跌跌撞撞的跑向控制牢房,而这一切都被组织内部的摄像机拍摄到了。
这时优作也已经赶到了东京,越来越多的信息汇集起来,在他的特殊计算机分析下显示出了一个结论。优作看着屏幕目瞪口呆。


第六部份:真相只有一个
Gin和Vodka不知去向,哀顺利的找到了柯南。原来在地下还有组织的列车,两人乘着封闭的列车来到了组织的“圣殿”。
圣殿的正前方是一块巨型液晶墙,上面出现的居然是前首相吉田的脸,他神色狰狞的说出一切。
秘密被完全的解开:基德和他的父亲黑羽之所以以宝石为目标,并不是因为宝石值钱的原因,而是因为其中的一块宝石并非出于地球,而是来自银河系之外!它特殊的物质可以放出特殊的射线,改变细胞的分裂成长方向,从而让细胞获得永恒的生命!
为了在黑暗组织之前找到宝石,黑羽本人假装葬身雪地,让自己的儿子扮演怪盗来寻找宝石。但基德却也一直没能找到它。因为宝石很早就已经落入了黑衣组织之手,也正是在宝石射线的启发下,黑衣组织才开始了“不死药”的计划。
但又因为想要合理的释放出宝石的能量必须解开特殊的方程,需要设计出高级的程序来计算射线的不同状态,组织于是才在世界范围内招募最一流的电脑程序员。
屏幕上吉田所有的话被阿笠博士用无线电传给了外面的毛利等人,大家都非常惊讶。哀说:“不要再躲躲藏藏了,快出来和我们一决胜负吧。”
“恐怕他是不会出来的。”柯南低下头,眼镜闪着银色的光芒说出了令人震惊的话:“因为他早就死了。”

第七部份:人的战斗
柯南完美无暇的推理出了不可思议的结果:吉田首相早在5年前就死去了,杀手正是这个地方的安全保卫系统。也就是说,现在黑衣组织的最高头脑,就是这台具有人工智能的电脑而已,它以利益时间比最大化的程序来发布组织的命令。
屏幕上的吉田哈哈大笑承认自己的身体的确因为心脏病而失去功能,但自己的脑组织结构和DNA数据被完整的保存在的超级计算机中。只要方程能够被解开,自己就能获得重生。这时电脑突然显示射线的方程被解开了,重塑吉田的工程开始。
吉田哈哈大笑,但相关的机器突然爆炸。还是胚胎条件的新的躯体毁灭了。原来是电脑AI自己下了这个命令,并将吉田的所有数据都删除了。AI认为自己完全统治黑衣组织才是最大化的利益。
这时大殿的顶棚突然打开,地面升了起来。柯南发现他们居然到了在停靠在东京湾的巨轮甲板上。原来这艘作为黑衣组织大脑的巨轮长期飘荡在太平洋中央,用通讯卫星来操纵世界各地的成员。
站在甲板上迎接他们的是持枪而立的Gin。
Gin向柯南扣动了扳机。

第八部份:江户川柯南VS工藤新一
哀挡住了射向柯南的子弹,倒在柯南的面前,Gin步步逼近。巨轮的自动排外系统启动。目标是一切生命体,Gin被桅杆的狙击枪射中,一发又一发直到确认心脏停止。
柯南死死的挡在哀的身上,万幸的是他们的因为目标过小不予判定。
天空渐渐就要亮了,哀微笑着拿出粘血的药丸,世界上唯一的一颗APTX4869解药。
“柯南,好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但我们没有机会了吧。”哀握着解药的手伸向柯南的脸:“吃下去吧。”
“笨蛋!这颗解药只要得救之后分析成分就能复制了啊!”柯南抱紧了哀。
“不要。”哀突然大声的咳嗽起来,在一瞬间把药塞进柯南的嘴里。“你还不明白吗?”哀看着柯南意外的吞下药丸,缓缓露出笑脸:“这是科学和推理无法解释的问题呢!”哀在闭上眼睛的时候用只有柯南听得见的声音说:“不是工藤新一。我爱的人,是江户川柯南。”
“哀–”药物和心意一起让柯南感觉无比疼痛,他昏了过去。
优作和小五郎在突然之间灵光一闪。优作终于找到了破解这个由科学与逻辑组成的巨大机器的银色子弹。

第九部份:银色弹丸,我们的约定
人类击溃一切邪恶与魔鬼的银色弹丸就是无可代替的“爱”。“爱”就是科学与逻辑永远无法解释的程序。
工藤优作发送的银色弹丸在以瞬间传导到了电脑中枢。超级计算机由于溢出的计算以及以及无法模拟程序方式而最终崩溃。巨轮倒数五分钟的自爆装置开始启动。新一在迷迷糊糊中听见了熟悉的呼唤:“新一!新一!”还有直升机的声音。
一切都结束了:巨轮在太阳升起的时候爆炸了。
新一坐在了海边见那种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芒,暗想:“江户川柯南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了。他已经和哀一起去了属于他们的幸福花园。而我……”他转过头看见立在身后泪水莹莹的兰。
“终于实现了,我们的约定!”新一把兰紧紧的抱在怀里,很久很久。
新一突然看见站在远处朝霞里的少年侦探团,他习惯性的想跑过去和大家一起,但脚步又突然停住。新一缓缓的转过身去,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大家,再见了。”
他慢慢的往另一边的人群中走去,没有回头,咬紧牙齿泪水居然都忍不住模糊了眼睛。一颗很大的泪珠突然滑落,之后更多的泪水紧随其后落下。
新一听见步美的声音:
“再见了,柯南同学。”



希望又不希望是真的“
拖了那么多年“


算了 还是送给所有喜欢看柯南的人看看  特别是Tracy^^ 

双子:《反方向的钟》机灵、搞怪的双子,做什么事情都特别有个性,好不容易找到一首“超凡脱俗”的歌。 

  巨蟹:《爷爷泡的茶》蟹蟹天生爱家,当然也爱家里的每一个成员啦,如果除了《爷爷泡的茶》,还有《奶奶泡的茶》《爸爸泡的茶》,尤其《妈妈泡的茶》,一定都是蟹蟹的首选无疑~ 

  狮子:《伊斯坦堡》《威廉古堡》对权利特别有兴趣的狮子,怎么可以不住城堡呢?其他十一个星座让一下下,这两个“堡”就全给狮子了吧~ 

  处女:《完美主义》这个不用做太多解释,处女座的人天生就是完美主义,做事做不到最好,绝对不会罢休的。 

  天秤:《爸我回来了》爱好和平的秤秤,在哪里都是合格的“劝架者”,“爸爸打妈妈”这种事情当然也不出秤秤的和平管辖范围呢。 

  天蝎:《暗号》天蝎座,总是给人一种很强的神秘感,《暗号》,再适合不过…… 

  射手:《简单爱》对于射手们来说,真是“简单爱”,太简单了,一场又一场,唉…… 

  摩羯:《米兰的小铁匠》努力工作的魔羯座,一副“工作第一,其他靠边站”的样子。只有这首歌,给我的感觉最像魔羯 

  水瓶:《黑色幽默》不是瓶子总是说“黑色幽默”,而是瓶子们轻易不说话,一张口一定“语不惊人死不休”,而当大家都好笑得不得了时,瓶子们又一副酷酷的样子,真的好象听到了冷笑话哎。 

  双鱼:《开不了口》这篇文章,就是这个引发偶写的。我身边的好多鱼鱼,每一个都特别喜欢这一首歌,可能因为里面有海的声音吧,这些鱼鱼都特别偏爱这首歌,准确率100%。



转的  似乎有的不算准啊“ 大家自己来说咯 

18:1 当 时 门 徒 进 前 来 , 问 耶 稣 说 , 天 国 里 谁 是 最 大 的 。 

18:2 耶 稣 便 叫 一 个 小 孩 子 来 , 使 他 站 在 他 们 当 中 , 

18:3 说 , 我 实 在 告 诉 你 们 , 你 们 若 不 回 转 , 变 成 小 孩 子 的 样 式 , 断 不 得 进 天 国 。 

18:4 所 以 凡 自 己 谦 卑 像 这 小 孩 子 的 , 他 在 天 国 里 就 是 最 大 的 。 

18:5 凡 为 我 的 名 , 接 待 一 个 像 这 小 孩 子 的 , 就 是 接 待 我 。 

18:6 凡 使 这 信 我 的 一 个 小 子 跌 倒 的 , 倒 不 如 把 大 磨 石 拴 在 这 人 的 颈 项 上 , 沉 在 深 海 里 。 

18:7 这 世 界 有 祸 了 , 因 为 将 人 绊 倒 。 绊 倒 人 的 事 是 免 不 了 的 , 但 那 绊 倒 人 的 有 祸 了 。 

18:8 倘 若 你 一 只 手 , 或 是 一 只 脚 , 叫 你 跌 倒 , 就 砍 下 来 丢 掉 。 你 缺 一 只 手 , 或 是 一 只 脚 , 进 入 永 生 , 强 如 有 两 手 两 脚 , 被 丢 在 永 火 里 。 

18:9 倘 若 你 一 只 眼 叫 你 跌 倒 , 就 把 他 挖 出 来 丢 掉 。 你 只 有 一 只 眼 进 入 永 生 , 强 如 有 两 只 眼 被 丢 在 地 狱 的 火 里 。 

18:10 你 们 要 小 心 , 不 可 轻 看 这 小 子 里 的 一 个 。 我 告 诉 你 们 , 他 们 的 使 者 在 天 上 , 常 见 我 天 父 的 面 。 ( 有 古 卷 在 此 有 

18:11 人 子 来 为 要 拯 救 失 丧 的 人 ) 

18:12 一 个 人 若 有 一 百 只 羊 , 一 只 走 迷 了 路 , 你 们 的 意 思 如 何 。 他 岂 不 撇 下 这 九 十 九 只 , 往 山 里 去 找 那 只 迷 路 的 羊 麽 。 

18:13 若 是 找 着 了 , 我 实 在 告 诉 你 们 , 他 为 这 一 只 羊 欢 喜 , 比 为 那 没 有 迷 路 的 九 十 九 只 欢 喜 还 大 呢 。 

18:14 你 们 在 天 上 的 父 , 也 是 这 样 不 愿 意 这 小 子 里 失 丧 一 个 。 

18:15 倘 若 你 的 弟 兄 得 罪 你 , 你 就 去 趁 着 只 有 他 和 你 在 一 处 的 时 候 , 指 出 他 的 错 来 。 他 若 听 你 , 你 便 得 了 你 的 弟 兄 。 

18:16 他 若 不 听 , 你 就 另 外 带 一 两 个 人 同 去 , 要 凭 两 三 个 人 的 口 作 见 证 , 句 句 都 可 定 准 。 

18:17 若 是 不 听 他 们 , 就 告 诉 教 会 。 若 是 不 听 教 会 , 就 看 他 像 外 邦 人 和 税 吏 一 样 。 

18:18 我 实 在 告 诉 你 们 , 凡 你 们 在 地 上 所 捆 绑 的 , 在 天 上 也 要 捆 绑 。 凡 你 们 在 地 上 所 释 放 的 , 在 天 上 也 要 释 放 。 

18:19 我 又 告 诉 你 们 , 若 是 你 们 中 间 有 两 个 人 在 地 上 , 同 心 合 意 的 求 什 么 事 , 我 在 天 上 的 父 , 必 为 他 们 成 全 。 

18:20 因 为 无 论 在 那 里 , 有 两 三 个 人 奉 我 的 名 聚 会 , 那 里 有 我 在 他 们 中 间 。 

18:21 那 时 彼 得 进 前 来 , 对 耶 稣 说 , 主 阿 , 我 弟 兄 得 罪 我 , 我 当 饶 恕 他 几 次 呢 。 七 次 可 以 麽 。 

18:22 耶 稣 说 , 我 对 你 说 , 不 是 到 七 次 , 乃 是 到 七 十 个 七 次 。 

18:23 天 国 好 像 一 个 王 , 要 和 他 仆 人 算 账 。 

18:24 才 算 的 时 候 , 有 人 带 了 一 个 欠 一 千 万 银 子 的 来 。 

18:25 因 为 他 没 有 偿 还 之 物 , 主 人 吩 咐 把 他 和 他 妻 子 儿 女 , 并 一 切 所 有 的 都 卖 了 偿 还 。 

18:26 那 仆 人 就 俯 伏 拜 他 说 , 主 阿 , 宽 容 我 , 将 来 我 都 要 还 清 。 

18:27 那 仆 人 的 主 人 , 就 动 了 慈 心 , 把 他 释 放 了 , 并 且 免 了 他 的 债 。 

18:28 那 仆 人 出 来 , 遇 见 他 的 一 个 同 伴 , 欠 他 十 两 银 子 , 便 揪 着 他 , 掐 住 他 的 喉 咙 , 说 , 你 把 所 欠 的 还 我 。 

18:29 他 的 同 伴 就 俯 伏 央 求 他 , 说 , 宽 容 我 吧 , 将 来 我 必 还 清 。 

18:30 他 不 肯 , 竟 去 把 他 下 在 监 里 , 等 他 还 了 所 欠 的 债 。 

18:31 众 同 伴 看 见 他 所 作 的 事 , 就 甚 忧 愁 , 去 把 这 事 都 告 诉 了 主 人 。 

18:32 于 是 主 人 叫 了 他 来 , 对 他 说 , 你 这 恶 奴 才 , 你 央 求 我 , 我 就 把 你 所 欠 的 都 免 了 。 

18:33 你 不 应 当 怜 恤 你 的 同 伴 像 我 怜 恤 你 麽 。 

18:34 主 人 就 大 怒 , 把 他 交 给 掌 刑 的 , 等 他 还 清 了 所 欠 的 债 。 

18:35 你 们 各 人 若 不 从 心 里 饶 恕 你 的 弟 兄 , 我 天 父 也 要 这 样 待 你 们 了 。 

  老天是怎么了 
这样的日子  这样的阳光  这样的风
这样的云  这样的温度  这样的一切

我是怎么了
突然想把背景换成黑色  突然想听很多没听过的歌
突然怀念从前  突然想什么都不想

怎么了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