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栏

寒风凛冽的周六

Posted by neverused on Sep 15, 2005 in 和孩子一起成长

200518日星期六

  今天天气预报说是下午会有45级大风,所以早晨一睁眼就准备要去颐和园,因为最近下雪,“天线宝宝”(给我老婆起的新名字)晚饭后不曾到小花园去散步,觉得老在家里很不舒服,所以决定今天去颐和园里走走。

今天园里的人不多,大概是冬季,旅游的人少,所以显得心情很不错,虽然很冷。在入园口碰到了来自一个来自韩国的学生团,说话的强调我很熟悉,是《我的野蛮女友》里非常熟悉的那种,例如“阿你哦”什么的,但这次,我却一点也没有调侃的意思,因为,知道韩国的朴现在还沉浸在痛苦之中。。。只是轻轻地告诉”天线宝宝”这是来自于韩国的旅游团。”天线宝宝”身体很臃肿,她不知道韩国的“国殇”,她现在除了宝宝,似乎对什么都不在乎,又时候连我也。。。。咳(颇有些吃醋的感觉)。就这样,在寒冷的颐和园的柳条下,一个随手带着个塑料桶的我牵着“天线宝宝”慢慢地用脚步丈量着时间的消逝,我想,男人成熟了大概有些容纳百物的气势吧,“和你谈恋爱的时候上公园,你哪里舍得在衣服上挂一个塑料桶来埋汰自己啊?”看地出她很欣赏的样子。

在有了新生命之后颐和园来了多次,其实也不在乎看景色,即使有了雪也无所谓,主要目的在于散步,为了“天线宝宝”的宝宝健康成长。我一边和”天线宝宝”说话,一边用余光扫描颐和园里亭台楼谢前的对联,希望能在浩瀚的文字之中发现我宝宝的名字。老实说,上个星期我什么事情都没做,天天泡在网上找名字。google也告诉了我一些名字地规则,什么鸡年取名的讲究啊,要什么偏旁部首啊,水、禾、玉、田、月。。。大概属鸡的名字里一定要又米啊,虫啊,豆啊,禾啊、玉啊、田啊、人啊什么的。。。因此,楚辞、诗经、中庸、大学等大部头的书我没有少看,纸上也写了很多甚至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字,打印机也被折磨地没有面对我的勇气,以至于某天早晨醒来我老婆问我昨晚做梦里要什么念“滔滔江水”?。今天在园里原来想找一个现成的,可是每一次取名子,都会被另一个否决了。小名叫虫虫?太难听,咬咬(山东对小虫子的称呼)?我妈肯定反对!蚕豆?恩,还可以,又有人,虫,豆,暂时先这样吧,过了几分钟就又被否决了。“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长廊里,我仰天长叹:“宝宝好生名难求啊”,忽然耳边飘了“天线宝宝”地嘲讽:“呵呵,你给我生一个?”立刻将我的豪情剪掉了一半,于是无语。

中午去喝老鸭汤!天未亮”天线宝宝”就已经在我面前背诵了多遍,虽然我对那个东西不是特别感冒,但是,”天线宝宝”在特殊时期,谁敢保证鸭汤不是影响宝宝智力发育的相关因素呢?吃饭后自觉打包,还没有等到服务员,我已经迫不及待自己动手了,完全不顾周围食客的眼神,有备而来啊!用勺子小心地把剩余的鸭汤装到一个小桶里(现在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了吧?hiahia),等服务员到来之前已经完成作业,很是得意!

吃饭以后又陪”天线宝宝”去商场看了小孩子的衣服,觉得每件小衣服都很“卡哇依”(可爱),我想,可爱的并不是要买的衣服,应该是因为有了孩子才觉得可爱,爱屋及乌嘛!原来我潜意识中是这样喜欢小生命!这几天经常看《成长的烦恼》回想想到艾伦和麦克之间的冲突,忽然觉得这个爸爸很难当,很有压力。等等,为什么回想的不是Carol? 难道是个儿子?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这个新生命将在我未来的生活中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我愿意为他或她无私奉献我的全部。

从外面凛冽的寒风中回来没有多久,”天线宝宝”睡着了,走了一天,她一定很累很累。音响里传来了陈美铿锵欢快的旋律,打开邮箱看到了阿黄的信件,看到了她对人生的感悟,然后又看到其他同学的信件,红鱼、方芳的祝福,想到明天要见到新媒体的各位同门,还有吴澍,很不错。

 
三栏

网络骑警向赛博布衣的蜕变,喧嚣过后是平静,平静意味着平衡,平衡意味着和谐

Posted by neverused on Sep 15, 2005 in 疯子芜语

 
两栏

互联网烧的是钱,我们烧的是时间,只不过没有哪家风险投资公司有多余的时间投给我们。因此,但

Posted by neverused on Sep 15, 2005 in 疯子芜语

互联网烧的是钱,我们烧的是时间,只不过没有哪家风险投资公司有多余的时间投给我们。因此,坐等着时间的过去只能是虚度光阴。

 
2

我们的改革是不是正走向一个反面:谁抛弃了中国? (转载)- –江南新苑论坛

Posted by neverused on Sep 14, 2005 in 精彩引文

我觉得我有必要为中国写点东西了。虽然我一向标榜远离政治,对所谓的世界大势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失望。但最近的很多很多事情,还是让我觉得有某种东西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我厌恶评论,因为评论家大多只是坐而论道的好手,一旦起而行之,则捉襟见肘。站着说话不腰疼,固然很惬意。我知道有一天我也许会因为我说的这些而打了自己的嘴巴。但我还是决定要说,就如鲁迅先生所说,如果一个房子里的人要闷死了,你把他叫醒固然很残忍,但,如果你把所有的人都叫醒,又怎么没有可能把房子打一个洞来透气呢?

我知道,也许我也不能把这座房子建的更好,但希望我说的话,能够给别人一些启示或者思索,这些启示或者思索中,也许就有建房子的高手呢。

我今天要说的是,到底谁在抛弃中国?

这个问题看起来太大,几乎无从说起。我还是从细微处说起吧。

昨天在网易商业报道上看到一个贴子,内容是这样的。

房改是把你腰包掏空,教改是把你二老逼疯,医改是要提前给你送终。

很好玩的一个贴子,却很真实的反映了我们改革的一个现实。中国的未来在哪里?我们要走向美国,还是变成下一个拉美?

我们常常可以听到这样一句话,美国的现在就是我们的未来。这句话让我们生出很多美丽的遐想,好像我们真的再这样埋头苦干很多年,就一定能赶英超美,过上欧美人的幸福生活。但是现在,在我们看来,也许赶英超美不过是一个美丽的遐想,也许中国貌似强大的经济外表之下已经暗流涌动,也许歌舞升平之下已经危机四伏。

为什么要提拉美?

在我们的主流视野里从来都没有拉美,在我们的概念里,拉美这个名词不比非洲高等多少。我们是不屑于提拉美的,那里滋生着一切资本主义的毒瘤,贫富分化,社会动荡,政治独裁,经济畸形发展,拉美人在独立以后,瞎折腾了200多年,还是处于第三世界。我们怎么能把自己和拉美比?

拉美人第一次进入我们的视线,大概是在去年,我们在谈论中国汽车业的未来走势时,第一次提到这个词,后拉美化。有人对当时世界汽车巨头纷纷进入中国,瓜分市场提出了自己的忧虑,说中国汽车如果不能走自己独立发展的品牌之路,而企图以市场换技术,最后只能如同拉美的汽车市场一样,沦为世界汽车巨头的加工厂,在食物链底层,抢食一点点残羹冷之。永远不可能在世界市场上与他们并驾齐驱。而更重要的是,以低廉的劳动力换来的投资必将不会长久,因为一旦出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市场,跨国巨头马上就会进行产业转移,到那个时候,中国汽车业就会被抽空,拉美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未来。

这种担忧不无道理。

而我今天要说的,不仅仅是中国的汽车业,而是中国的整个未来。我们要走向何方?

是发达的欧美,还是混乱的拉美?

郎咸平在华工(我不知道具体是那所大学的简称)演讲的时候,对大学生们说,“30年以后写信给你女儿的时候你可能会写,你在别国当保姆的日子还好吗?”“如果信托制度一直缺乏,那么改革将会把我们带到菲律宾而不是美国。”台下的大学生莫名惊诧。

其实我觉得倒真没有什么可惊诧的。这个道理连我都能想明白,我们中国的那些精英阶层,喝过洋墨水,读过哈佛剑桥的,谁能不心知肚明呢?但是愿意把它讲出来,讲给我们懵懵懂懂的大众和青年学生的,估计只有郎咸平一个人了。

有些东西是得多用脚趾头想想。上帝给我们一个脑袋,不是为了让我们整天琢磨同事有没有比我多发多少工资或者邻居的老公为什么比我能挣钱的。记得在中学学世界近代史的时候,曾经就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拉美国家独立的时间和美国差不多,到最后发展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历史书告诉我们,那是因为帝国主义的掠夺。我一直觉得那是狗屁,如果一对小兄弟一起长大,有一天哥哥对弟弟说,从今天开始,你归我管了,你挣的钱归我,做弟弟的能愿意?据说拉美国家独立以后,很快就变成了美国的后院。不过这是结果,可不是原因了。之所以美国能把他们当后院,还不是因为几十年之后,当哥哥的已经比弟弟强大了好多,敢于对弟弟说,你挣的钱要是不给我,看我不揍你。

当然,我当时是想不明白的。我面对这样的答案,也不过就是在心里说句狗屁,除此之外,是断然提不出反对意见的。但现在,我敢说,也许真实的答案已经被我们发现,并且他正在困扰着我们的中国。

拉美与美国的差距在于,它没有形成良好的财富再生体制,套一句比较主流的话,它缺乏一种财富积累上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样的差别。

第一种情况:

假设在一个地方发现了金矿,来了一个人投资建了一个矿场,雇一百个工人为他淘金,每年获利1000万,矿主把其中的50%做为工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每年收入5万,他们拿一万来租房子,剩下的四万可以结婚,生孩子,成家立业,矿主手里还有五百万,可以做投资。因为工人手里有钱,要安家落户,所以,房子出现需求。于是矿主用手里的钱盖房子,租给工人,或者卖给工人。工人要吃要喝,所以,开饭店,把工人手里的钱再赚回来。开饭馆又要雇别的工人,于是工人的妻子有了就业机会,也有了收入。一个家庭的消费需求就更大了。这样,几年之后,在这个地方出现了100个家庭。孩子要读书,有了教育的需求,于是有人来办学校,工人要约会,要消费,要做别的东西,于是有了电影院,有了商店,这样,50年过去以后,当这个地方的矿快被挖光了的时候,这里已经成了一个10万人左右的繁荣城市。

而第二种情况是这样的:

假设同样发现了金矿,同样有人来投资开采,同样雇100工人,同样每年获利1000万,但是矿主把其中10%作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一年1万。这些钱只够他们勉强填饱肚子,没有钱租房子,没有钱讨老婆,只能住窝棚。矿主一年赚了900万,但是看一看满眼都是穷人,在本地再投资什么都不会有需求。于是,他把钱转到国外,因为在本地根本就不安全,他盖几个豪华别墅,雇几个工人当保镖,工人没有前途,除了拼命工作糊口,根本没有别的需求。唯一可能有戏的就是想办法骗一个老婆来,生一个漂亮女儿,或许还可以嫁给矿主做老婆。50年下去以后,这个地方除了豪华别墅,依然没有别的产业。等到矿挖完了,矿主带着巨款走了,工人要么流亡,要么男的为盗,女的为娼。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其实就是拉美和美国不同的发展轨迹。也许今天美国人应该说,感谢华盛顿,他为美国缔造了最现代最科学的政治体制,感谢亨利.福特,他一手缔造了美国的中产阶级。而拉美国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的大独裁者创造了掠夺性的经济体制,以一种豪强的姿态疯狂瓜分着社会财富,而使整个经济虚脱,再也无力发展。

这里我们有必要再提一下亨利.福特。古今中外所有的商业人物中,亨利.福特对社会经济的影响无人能出其右。正是他用他的T型车一手缔造了最初的中产阶级,并将美国社会第一个引入了现代社会,(欧洲在这一点上,比美国晚了几十年)。亨利.福特说我要让我的工人能买得起我的T型车,于是他给工人发高工资,他还创造了流水线的生产方式,使汽车大幅降低,于是,福特公司一跃成为最大的汽车公司,于是有了钱的工人可以买汽车,可以买房子,可以做其它的消费,于是中产阶级诞生了。于是在完成西部扩张,在领土上已经没有回旋余地的美国发现了另外一个金矿,迅速成长的中产阶级带动了巨大的需求,支撑起庞大的国内市场,继续拉动经济高速增长。美国从来都是一个依靠国内需求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而中国空有12亿人口,却居然内需不足,不得不靠外贸来拉动经济增长,你说这不是咄咄怪事。你以为你是弹丸之国的日本哪?靠外向型经济就能样得膘满肠肥?12亿人口,谁能养活中国?除了你自己。也难怪现在全世界都在指着你,说你对人家倾销。

说到这儿,该说到我们中国的问题了,为什么我们会内需不足,为什么我们会没有强大的中产阶级?我们的财富到那儿去了?我们到底还有多大的持续增长能力。

中国用一种渐进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资本原始积累。这里边姑且不说什么权钱交易,制度漏洞,不劳而获。没有一个国家的资本原始积累是干净的。但关键就在于,在积累完成以后,我们该怎么做,是继续任贫富分化发展呢?还是创造我们自己的现代社会,创造坊锥形的社会结构。

看到那位网友的话真的倒吸一口冷气,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的改革是不是正在走向一个反面,以疯狂搜刮普通大众并不多的社会财富来继续换取虚高的发展?尽早上看到一篇文章,比较中国和新加坡的十大差距,具体的不说,因为小国毕竟比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要好管理得多。但是,让我深思良久的还是新加坡的体制中所投出来的平等思想,那种对普罗大众的关怀。而我们,这种声音除了矫揉造作的官员做秀以外,我们看到了哪些实质性的东西?中国从来就没有平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有没有也很难说。我们只有所谓精英和庶民。当所有的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买一个安身之所的时候,当一个家庭的一个孩子上学就要掏空家里的一切积蓄的时候,当你在股市上投了钱就相当于捐款,被那些国企老板用什么MBO名正言顺的中饱私囊的时候,当一个农民辛苦一年的收入还不如一个大款吃一段饭的开销的时候,你指望大家不去省吃俭用,疯狂存钱?你指望银行里里几万亿的存款能够转化为巨大的需求?你指望消费品市场能够持续火热?你指望有点闲钱的人能够去做更有用的投资而不是作为热钱去炒房?你指望本来就不多的社会财富能够更快更合理流动?我们很穷,因为我们钱本来就不多,却被装在了很少的人的腰包里,我们本来就不富裕,却在银行压一块,在房子上压一块,在股市里套一块,nnd,我钱看起来不少,但是就是转不动,都是死钱。于是,少数人手里的钱只能去买LV、卡地亚、施华洛世奇,因为除了这个,他们也没什么可买的了。有些人还跳出来粉饰太平,说什么奢侈中国,狗屁!哪个大国的经济能靠几个奢侈品品牌带动起来,再说奢侈品跟你有啥关系啊?你瞎激动什么啊?你要是中国也有几个顶极奢侈品品牌的话,跟着起起哄也还可以。那不过是让法国、意大利多赚点钱而已。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我们的农民还没有富裕起来,就已经为孩子的教育问题吐干净了血,我们的中产阶级还没有诞生就已经横遭劫掠,我们到哪儿找内需?我们除了出口,让全世界来养活我们以外,有什么办法?所以,全世界都说你倾销。是啊,12亿人,谁养活得了你啊?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的改革走入了这样的一种境地?教育收费,房价高启,股票圈钱,上帝啊,这是啥决策啊。哪个已经富得流油的国家在当初这么迫不及待地从自己的人民手里捞钱?

我们的精英阶层都到哪儿去了?为什么这种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问题,他们就想不明白?

精英阶层到哪儿去了?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想,精英阶层有两个去向,一个被收买了,一个被扼杀了。

郎顾之争已经让所有的人都对内地的经济学家失望了。为什么整个内地的经济学家会败在一个叫郎咸平的香港人手里?只有一个问题——良知,不是大陆经济学家太笨了,而是他们已经被收买,良知泯灭,除了为主子叫几声以外,已经没有什么别的作用。于是我们的官僚、资本、还有知识界人士就结成了联盟,制定着进一步瓜分财富的计划。于是我们的普罗大众就失去了话语圈,就算惨叫几声,也不会被人听见。

这是被收买的,还有被扼杀的。

就是青年。

想起鲁迅先生所说,最有希望的就是我们的青年。但是,tnnd,又是教育,教育,tmd的中国教育,被这些狗屁精英把持的中国教育,一方面掏光你的钱袋,另一方面让你接受填鸭式的知识,除了会背几个狗屁单词之外,几乎剥夺你任何独立思考的能力。好啊,这招真好,真是斩草除根了。郎咸平对大学生说:“我们这一代人不懂法制,也没有良心。”“我们这一代是要早点被淘汰的,把权力交给你们,你们才是未来。”唉,也许郎先生真的不太了解中国的内地,他不知道现在大学生的孱弱肩膀,也许根本就担不起这个担子。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你该怎么办?保护你自己。这是每个人首先想到的答案,要么离开它,要么让自己变强大,因为别指望政府保护你。记得五年前我就说,中国在进入一个急剧分化的时代,我们,能做的仅仅是在它分化完之前拼尽全力挤入上层而已。

现在我依然说这话。

变强大,只有变得强大,你才能保护你自己,保护你想保护的人,你才能让自己的声音被更多的人所听到。

最后,想起一句话,如果一个国家不爱自己的人民,你有什么权力要求自己的人民去爱他的国家。

希望,我们,不要说这句话

 
三栏

宝宝挨批评了!

Posted by neverused on Sep 9, 2005 in 和孩子一起成长

昨天晚上,儿子困了,闹觉,在我怀里哼哼唧唧,其实他以前不这样的,是在拉肚子以来染上的毛病, 在生病的时候总是感觉到身体不舒服,所以经常在妈妈的怀里寻求一种安慰, 看着儿子的病了心疼,所以时间久了,大家也慢慢习惯了他的这种做法。

 

阿姨拿来了奶瓶灌了100毫升的白开水,儿子开始闹脾气,死活不肯喝。儿子不喝白水,这我们都知道的, 但昨天一整天都没有怎么喝水,那怎么行? 我于是坚持让他喝。。。儿子死活不肯让步, 逐渐升级到酝酿哭声来吓我们。。。

 

“不行, 不喝水哪行?”

儿子的哭声终于像阴天的小雨一样稀稀拉拉地开始了。

我把他竖着抱起来, 用很严肃的语气说:“你不喝水怎么能长高呢?”

儿子停止了哭泣,低垂着脑袋,耷拉着眼皮,从我的角度就只看到了鼓鼓的腮帮子,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熟悉的一幕突然回放在我的眼前,多少人从小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在教室里,挨着墙角站着,耷拉着脑袋挨着老师的数落,也是这样的垂头丧气。。。和老婆相视一笑,觉得非常有趣。儿子的反应非常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没有想到这么小就有了荣辱感。

 

此时,老婆把孩子接了过去,儿子开始吃奶瓶。

 

“你过来看看他的眼睛”老婆呵呵一乐。

我于是用眼睛顶着他那一双黑葡萄

他正在朝下看着奶瓶, 看到我的目光, 儿子立刻翻了白眼躲避我,把目光投向天花板,我眼神再追过去,他又立刻顾左右。。。儿子记仇了!

我和老婆忽然同时^_^大笑,爽朗的笑声感染了儿子,他开始绽开了还挂着泪花的脸庞,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其实,自从有了儿子之后,生活中的其他小细节带来的欢乐也有很多。最近的几个早晨我常常迟到,因为我眷恋着儿子抚摸我脸颊时候的温情。儿子特别喜欢双手捧着我的脸,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为了享受这一快乐时刻,我情愿面对单位对我的任何处罚。有谁会在出升阳光照耀下拒绝这一温馨时刻呢?起来立刻抓起皮包逃离家的人我认为才是傻瓜呢。

 

儿子也学会向后爬了,先是把屁股撅地老高,腰也跟着开始拱起来,双手向前推,这样会使自己向后移动,活脱脱像个菜青虫!

 
两栏

宝宝善于学习,进步很快

Posted by neverused on Sep 8, 2005 in 和孩子一起成长

宝宝最近有了一些新的动作,这些动作来的之快,我们竟然记不得具体究竟是哪天他学会的,后来才意识到,我们的宝宝是天天在学习,天天在进步。

 

 

儿子特别喜欢大人在他面前左右摇晃着脑袋,我下班以后喜欢在他面前一边摇晃脑袋,一边对他微笑,然后大声地用他的语言和他打招呼。其实他的语言很简单,无非是“哎”,“啊咬外”,儿子通常会露出开心的笑容,而有时候我随意发挥几个他没有听过的词,儿子会立刻PAUSE他的笑容,非常仔细、认真、虚心地看着我,我想,他是不是在学习?

 

 

现在儿子翻身已经是轻车熟路,手也能很轻松地从身下拿出来,也不会为了抽不出手而大哭不止,翻身的花样也很多,既可以从左边,也可以从右边翻过去,然后把两只手支撑着床,抬起头来向前向上看,用执着的眼神去捕捉任何能引起他兴趣的事物。看一会后,高兴了,儿子会手舞足蹈。这个时候他的力量很小,脖子也不能支持很久,脸会突然砸到床面上,儿子往往会肚子贴着地面,四肢激情飞扬,那个样子像是在游泳,又像是跳伞运动员在空中做特技,总之,是原地不动的那种,因为他没有力量驱动他爬行,只能是原地表演。

 

 

昨天,我忽然发现,儿子趴在床上表演累了,忽然屁股一蹶,整个身体像床边后退了一步,我吓一跳,赶紧冲过去,好在儿子一步就已经停止,还不知道持续做动作。。。我忽然意识到,这虽然是儿子运动的萌芽状态,但他已经有了要冲破床束缚的渴望。。。。。

 
三栏

总算过去了,你一直拉稀的岁月

Posted by neverused on Sep 7, 2005 in 和孩子一起成长

总算过去了,你一直拉稀的岁月

你可知道看着你日渐消瘦的面庞,

妈妈和爸爸有多么的焦虑,

在迷茫的夜晚,

一家三口狂飚去儿童医院

把你交给那麻木的医生,

任他躲避着你无辜的眼神,

在诊断书上写下出卖道德的乱码。

总算过去了,你一直拉稀的岁月

你可知道曾经随身带着你大便的爸妈,

终于不用把它们当成宝贝一样

捧到医院检验的窗口,

在那里你已经成常客

医生对你名字的熟悉

早已经超过了对于天天化验的大便。

总算过去了,你一直拉稀的岁月

即使你用力地抓疼了我的脖子

即使你哈喇子流满了我的脸庞

即使你把我的眼镜腿拧成麻花

即使你把滚烫的尿泼在我怀里

看到你花朵般绽开的笑容

听到你无邪的咿呀笑语

闻到你沁人心脾的体味

抚摸你似水柔滑的皮肤

你知道,在梦魇离去的日子里

是你带给我们快乐

在这个尘嚣日上的空间里

你是照亮我们的希望的太阳

Copyright © 2014 咬咬的天空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Laptop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