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栏

给史蒂夫

Posted by neverused on Feb 20, 2009 in 精彩引文

我尽可能做到毫无偏见,然而,我依然对雇用史蒂夫心存疑虑。他的就业顾问曾向我保证他将是一个优秀可靠的勤杂工,可是,我可从来没有用过有智力障碍的员工。况且,我也不是很肯定自己想要请这么一个人。我不知道我的顾客会对史蒂夫有何反应。他患有脑瘫,身材矮矮壮壮的,脸部轮廓很平,说话的时候带着厚重的舌音。   

我的顾客当中有的是货车司机,对于这些人,我基本上不用担心,因为他们并不在乎是谁来帮他们收拾桌子,他们真正关心的是盘子里的肉分量够不够,馅饼是不是自制的。我担心的是那些轿车的顾客,他们当中包括那些爱夸大其词的大学生、因害怕感染可怕的“路边店细菌”而悄悄用餐巾擦拭餐具的势利眼雅皮士,以及那些西装革履的自以为所有的路边店女招待都想跟客人调情的公款商人。我知道,这些人看到史蒂夫会感到不舒服的。因此,在史蒂夫初来上班的几个星期里,我总是对他格外留神。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史蒂夫仅用了一周的工夫就让所有的员工都围着他团团转了;而一个月后,那些干运货的顾客们正式把史蒂夫封为他们的“路边店福星”。自此,我再也不必在意其他顾客对史蒂夫怎么想了.他和任何一个21岁的青年没什么两样:穿蓝色的牛仔裤和耐克鞋,喜欢笑,也喜欢逗人开心.史蒂夫对工作极其严格认真、一丝不苟,凡他负责清理过的桌子,装盐和胡椒的瓶子都摆放得井井有条,桌面上找不到一丁点儿面包渣和咖啡留下的污迹.   

史蒂夫唯一的问题是,我们很难让他等到客人吃完了之后再收拾桌子。他总是在后面不断地徘徊,两只脚轮流支撑着身体的重量,两眼不住地环视着整个餐厅,一旦发现哪张桌子空了下来,他就急忙奔过去,小心翼翼地将桌上的盘子和杯子收拾进手推车里,然后再仔细而熟练地用抹布将桌子擦干净。如果他感觉到有顾客在注视他,他就会拧紧眉毛干得更加专注。他为能干好自己的工作而深感骄傲,看着他努力讨好身边每一个人的可爱模样,你就会由衷地喜欢上他。   

接触的时间长了,我们了解到史蒂夫和妈妈一起生活。他妈妈是个寡妇,因癌症动过多次手术并且留下了残疾,母子俩住在离我们的餐馆两公里远的一间公房里,靠社会福利救济为生。他的社工说,由于资金短缺,他们已经很少登门造访这对母子了。母子俩经济上的拮据是可想而知的。我支付给史蒂夫的薪水如果不能保证母子俩的日常开销,史蒂夫就得被遣送到社团之家去生活。   一天早上,史蒂夫三年以来头一次没来上班,整个餐馆因此而弥漫着一股阴郁的气氛。   原来,他到诊所去了,他需要安装一个新的心脏瓣膜。社工告诉大家,脑瘫患者通常很早就会出现心脏问题,不过史蒂夫手术成功的机会很大,几个月内身体就会康复并回来上班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有消息传来说史蒂夫的手术做完了,一切顺利,正在恢复之中。听到这个消息,领班弗兰妮高兴得在走廊上当众表演起狐步舞。这位已经有4个小孙子的老奶奶欢天喜地的样子令贝利·瑞杰——我们一个开卡车的老主顾感到大惑不解,不由得盯着她发呆。弗兰妮被看得脸一阵发红,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裙恶狠狠地瞪了贝利·瑞杰一眼。   

“好了,弗兰妮,什么事情让你那么兴奋?”贝利咧嘴一笑,问道。   

“噢,我们刚刚听说史蒂夫已经做完手术,他会没事的。” 弗兰妮兴奋地说。   

“我还想他到哪儿去了呢!我有个新笑话想说给他听。他为什么要做手术?” 贝利忙又问道。   

弗兰妮飞快地向贝利和坐在他同一个包厢里的另外两名卡车司机一五一十地汇报了史蒂夫手术的事。“是的,他会没事的,我真替他高兴。”弗兰妮叹了口气道, “不过,我真不知道他们母子俩怎么付得起那一大堆账单。据我所知,他们仅能勉强糊口而已。哦,我得去收拾别的桌子了。” 弗兰妮匆匆忙忙地走了,贝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早上的忙乱过后,弗兰妮手里拿着几张餐巾纸一脸怪相地走进了我的办公室。“什么事?”我问。“我一直等到贝利·瑞杰和他的那些朋友走后才去收拾他们的桌子,不过等我走过去时潘尼和唐尼已经坐在那儿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餐巾纸递给我:“这些是叠好了压在咖啡杯底下的。”  

 我打开餐巾纸,3张20美元的钞票掉落到我的办公桌上,我同时注意到餐巾纸上面用很大的黑体字写着“给史蒂夫”的字样。   

“潘尼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就把史蒂夫和他妈妈的事情告诉了他,结果潘尼和唐尼就把这个给了我。” 弗兰妮说着又递给我一张写着“给史蒂夫”的餐巾纸——里面是两张50美元的钞票。弗兰妮用闪着泪光的眼睛望着我,摇着头喃喃低语:“卡车司机!”   

3个月过后,感恩节到了,那也是史蒂夫病愈后头一天上班。他的就业顾问告诉我他一直在扳着指头算着医生批准他工作的这一天,只要能上班,不过节也无所谓,事实上,在他回来之前的一个星期,他打了不下10次电话来通知我们他就要回来了。他害怕大家把他忘了或是他的工作给了别人。   

那一天,为了欢迎他重返工作岗位,我特意安排他妈妈和他一块来店里。史蒂夫看起来有些苍白,人也瘦了。当他推开大门一路咧嘴笑着径直去后面找他的围裙和手推车的时候,我拦住了这对母子,“别忙着一来就工作,为了庆祝你归来,我请你和你妈妈吃早餐。”   

我把母子俩领到餐厅后面靠近角落的一个包厢,其他员工也跟在我们后面走了过来。我不由得回头望去,这下可好,所有的卡车司机都从各自的包厢里走了出来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我们在一张大桌子前停下来,桌子上摆满了咖啡杯和碟子,由于这些餐具下面都压着厚厚的叠好的餐巾纸,所以都摆得有点歪歪斜斜的。   

“史蒂夫,你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把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起来。”我命令道,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坚定不移。史蒂夫看看我,又看看他妈妈,然后抽出一张餐巾纸,“给史蒂夫”几个字赫然出现在眼前。他轻轻地展开餐巾纸,两张10美元的钞票飘落到桌子上。   

史蒂夫盯着钱发呆,然后逐一抽出所有的餐巾纸,每一张餐巾纸的上面都写有“给史蒂夫”的字样。我转身对他妈妈说:“这桌子上共有超过一万美元的现金和支票,全部都是卡车司机和货运公司送给你们的,他们都听了你们的故事。感恩节快乐!”   

整个餐厅都沸腾起来,有的人感动得掉下泪来。不过,可笑的还在后头呢。正当所有的人都忙着互相握手和拥抱的时候,史蒂夫嘴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忙碌地收拾起桌子上的杯盘来了。   

这再一次证实了,他是我请过的最好的员工.

Copyright © 2014 咬咬的天空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Laptop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