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26日

你是否还在为获得一个Yahoo! 360°的邀请而烦恼呢?如果是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你彻底解
放自己的时候了! 来自Yahoo! 360°官方blog的消息,Yahoo! 360°已经于北京时间6月2
4日完全对外开放。所有Yahoo!的全球用户只要使用自己的Yahoo! ID就可以立刻开通Yahoo!
 360°所有功能。另外,此次Yahoo!还对操作界面进行了适当的美化。
以下是〖雅虎三百六〗官方blog上的声明:

Updates: Beta Now Open, New Blog Comments Page
The wait is over. You don’t need an invitation anymore to sign up for Yahoo! 36
0?. Our beta is now open to one and all. So, if anyone’s been bugging you for a
n invite, tell them they can visit 360.yahoo.com to sign up and get started. Spr
ead the word.

In other product news: we just released a blog feature that gathers everything p
eople have been posting on your blog in

one convenient location. To check out your blog comments page, click your My Blo
g  link. You’ll find Blog Comments in the upper-left side of the page. This lin
k only appears if there are comments on any of your blog entries. You can toggle
 between two

 views: View all comments (and the people commenting) in one long chronological
list or click "By Entry" at the top of the page

to view all the comments for a specific blog entry.

We’ve been using our Blog Comments page to track all your great feedback. Reall
y. Keep it coming.

Friday, Jun 24, 2005 – 12:07pm (PDT)

2005年06月18日

其实这个标题就有点炒作嫌疑,未满18勿入的东西总是吸引眼球的,不过真的是因为我怕未满18的看不到下面的这个帖子(今天在我学校bbs joke版上看到的):

标题:三个愿望(x)
内容:话说这次又有个丑男,
   也很不小心的救到了一个小仙女,
   很幸运的,小仙女也给了他三个愿望.
   丑男很是兴奋的在街上闲逛着,
   突然间他看到了一张蓝波的海报,
   於是他便许下了他的第一
   个愿望,我要和他一样壮,他向天狂吼到….
   (**ACTION**路人投以好奇的眼光……!)
   砰的一声!丑男突然间变的非常之壮!
   他很是得意的在街上狂笑漫步着.
   (…**ACTION**…..路人纷纷逃避……!)
   忽然一下,丑男又看到了
   一张汤姆克鲁思的海报.我要和他一样帅,
   丑男在度狂怒到…
   (WELL, ACTUALLY HE SAW MY POSTER…)
   澎的又一声!一个又帅又壮的男人出现在街上…..
   (….**ACTION**….美眉投以羡慕的眼光)
   於是"帅男"又在街上闲逛着.
   又突然之间看到有人在卖牛.
   我要和它的那个一样大.
   "帅男"不小心的流着囗水暗自偷笑的许了第三个愿望,
   看谁今後谁敢在看不起我,
   我又大,又帅,又壮,他在心里偷偷的想着.
   轰的一声,第三个愿望实现了.
   啪的一声!他的那个不见了..
   原来他指的那只是母牛……………..

后面有一个网友回帖:没事,如今有母牛的胸就可以做客新浪,腾训什么的

不免我就想到了最近的“芙蓉姐姐”事件,知道frjj已经1年多了吧,在清华北大的bbs上面她确实很出名,最早的时候大家叫她“黑桃皇后”(这个也是她自己起的)。出名的原因是她频繁的在诤友版面发文诤男友,贴的都是侧身照或者是背影(从这两个角度看确实不错),妙就妙在给了大家很大的遐想空间,后来有一次发出了正面照,这样更出名了,至少看过的人都会刻骨铭心啊,呵呵。再加上她自己说的那些经历更是传奇。大家嬉笑怒骂只是因为好玩,从她每次发贴必给转贴到joke版就可以看出大家“追捧”的原因了。后来有好事者转贴到了公网然后就有了芙蓉教之类的玩法了。然后就有*浪、*讯在大肆宣传了。

一切都是炒作,不论frrj好还是媒体好,各有目的。frjj也许就是为了出名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或许只是她的性格造成的。而媒体如此炒作叫人费解了,为了满足网友的猎奇心理还是为了提高自己的PV、UV?看了大多数网友对这个事情的反应难受不爽的占了多数,这些媒体难道是想恶心大家?这个不会是媒体应该做的吧,媚俗啊还喜欢媚恶俗,还有媒体推出模仿秀活动,我只能说她疯了。唉

可能我圡了点,不过我确实才发现,首页挺漂亮的,每个选项都是浮动的,还有一点不同是输入内容后(假如你不是要搜网页)点击上方的各个类别搜索才可以得到相应结果。特色就是她的iask和视频搜索了,iask运行挺长时间了,确实积累了不少答案(早期sina是自己请人来做这个人肉搜索的),还有就是她在每个网页搜索的右侧嵌入了iask和wiki挺贴心的,当然前提是iask的内容维护的好(ps:iask这块地方目前还是挺干净的,不知道是维护的好还是没有垃圾广告宣传者发现这个阵地,呵呵)。不过她的视频搜索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搜索得到的结果少而且还不能保证都可以下载(不知道sina打算怎么解决视频搜索会带来的版权问题,试看?哈哈)。

2005年06月17日

马上就是你的生日了
大学四年最后的一次生日
明天也是你签证的日子
没别的,就是开心顺利
一切都会好的
星运不准的,有大家的祝福肯定pass
祝福我可爱亲爱的mm
吃好喝好睡好
可爱more
漂亮more
开心more
幸运more

bless…..
^_^

2005年06月14日

  知之为知之,不知百度之……不知道什么是百度??赶快打开 www.google.com ,输入“百度”两个字,点击“手气不错”,马上就可以了!这是个笑话,不过却说出我的心里话。百度是国产理应支持,Google是洋货却不想抵制。对于这些免费服务大众的东西挑选的标准总是看哪个叫我用的爽。

  我最早接触的搜索服务是门户提供的那些新闻、网页搜索,那个时候也就搜搜美女啊、笑话啊,后面才接触了百度和Google这样专门的搜索网站。先是Google,因为周围的同学都用它,用它可以方便的寻找英文资料,中文也不错。后来呢,听说百度是最好的中文搜索,用它找了几次中文论文资料发现不错,毕竟国产嘛,中文网页量还是不错的,后来它又推出mp3搜索,更是赞爆,不管版权不版权,听的爽下的爽是最重要的。

  可惜我现在基本抛弃百度回到Google的怀抱了。简单的说就是Google叫我到了,百度叫我不了。百度叫我的东西有mp3搜索,百度的贴吧,以及在教育网不用找代理就可以搜索。Google叫我爽到的有精确的(手气不错)更大范围的搜索,Logo的文化韵味,人性化的多种服务(各种针对不同对象的搜索、Gmail、网上论坛、新闻组等等东西)。百度叫我爽到的东西现在已经诱惑不到我了,教育网有大量的mp3资源,至于贴吧嘛我有***了(哈哈),访问的不便可以找代理,可是它的不爽却越来越多了,原先拥有大量中文网页资源的优势给它的过度出卖关键词毁了,在我搜索得到的首页上经常找不到我要的东西;关于百度攻击Google的传言叫我逼视了它;它对待客户的态度(反百度联盟)更是叫我失望。还没有上市但是它的商业味却是那么的浓重。还是Google好,它支持开源,愿意花大钱做巨大的电子图书馆,每次它推出新产品总能叫人那么的关注,每次关注总可以得到惊喜,尽管它对待免费用户那么好害提供了那么多服务,但是它依旧赚了很多钱不是?所以Google搜索访问不便我会努力的寻找代理,Google的网页快照,网上论坛,Blog给封杀了,我努力想法子绕过封锁。越是好的东西越是想得到它,得到一次爽到一次,不喜欢的东西强加给我我也会强力挣脱。当然不可否认,存在一种比较悲惨的情况。粗俗的说就象是被强暴了,想申诉,却发现无处诉苦,时间长了,自然觉得在痛苦中煎熬还不如慢慢享受,无奈的享受。当时这样的推广策略只能蒙蔽没有享受有好服务的人,就好像呼吸过自由空气的人永远都会为了自由而奋斗一样。

  收工,还是要睡觉了,每天都要睡觉真烦,可是每天都Google却很,人哪,奇怪的动物。

《爱在西元前》宪法学版

古罗马帝国颁布了查士丁尼新律
刻元老院的立柱上
距今已经X千X百多年
洛克在窗前 凝视政府论的字眼
西赛罗从自然法角度提出法治的观点
自由 民主 平等 博爱 是反封建宣言
喜欢在历史中属于卢梭的那些字眼
经过孟德斯鸠身边 我以分权之名许愿
学说像底格里斯河般的漫延
当《法经》只剩下难解的语言 《人权宣言》成永垂不朽的诗篇
卡西尔的爱写在《人论》里
潜藏在法院不大的书库里
几十天过去后看了发现书本上的字迹依然清晰难解
霍布斯爱写在《利维坦》
亦藏在法院不大的书库里 用深奥文字刻下了永远
那已风化百年的观点 一切仍传承
我感到很疲倦 离规范宪法还是很远 害怕再也不能到达潘恩身边
爱在宪法学 爱在宪法学

《爱在西元前》joke版

blackpurple先生接任了版大,
宣告joke又进入了新纪元。
加入到IE收藏夹,
天才的灵光一现,
用回复写出个人文集的顶点。
土豆,将军,龙王,鸭子,是谁的马甲名片?
喜欢在分类讨论区中你只吸引我的那个点。
经过北大未名bbs,
我以大虾之名许愿,
思念像精华区般地蔓延。
当Internet只剩下符号语言,
:) 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
我给你的爱是ctrlC 加 ctrlV渗透到每一个贴子的里面,
隔一个小时再一次发现too old原理依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是ctrlC 加ctrlV 渗透到每一个贴子的里面,
用re写下了永远.
那一封人确定的经典,
不会再重演。
我感到很疲倦,
生命力值低的好可怜,
害怕再也不能yy到你身边。。。。

《爱在西元前》计算机版

冯诺伊曼先生设计出的ENIAC
宣告计算机诞生距今已经五十七年
图灵前辈提出了图灵机的概念
奠定了现代计算机的理论基点

摩尔定律,鸵鸟算法,是谁的发现?
喜欢在指令中寻找你的流水线
走过微软研究院
我以盖茨之名许愿

思念像01串那样蔓延
当汇编已成为过去的语言
C++就成了当今的经典

我给你的爱写在JAVA虚拟机里面
从WINDOWS到LINUX依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写在一行行代码中间
用面向对象思想编写出的软件
已成为永远

我感到很疲倦
解决不了NP问题真可怜
害怕世界从此再没有经典
爱在西元前 爱在西元前

《爱在西元前》医学版

希波克拉底奠定医学的誓言
我们的黄帝内经   距今已经两千五百多年
华佗的手术   扁鹊传说中的字眼
还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将我们国粹包揽

阴阳 虚实 调和 平衡 是谁的从前
喜欢传说中望闻问切的画面
经过病人身边 如今我用视触扣听许愿
希望像底格里斯河般的漫延

当古中医只剩下难解的语言
西医就可以成就现代的诗篇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注入到挽救你生命的血源
几十个世纪后出土发现  输血袋上的血型依然清晰可见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陪伴着你新生儿的出现
用锋利手术刀成就了永远  那伟大得母爱誓言
生命在繁衍

我忘记了疲倦见病人还是很艰难
害怕再也不能让你回到身边

爱在白大褂,爱在白大褂

《爱在西元前》英语文学版

弥漫着Viking气息的比奥武夫经典
日耳曼诸神遗落中 异教捡拾的断简残片
我们在橱窗前 凝视O.N.L.Y.的新品到店
北欧风格扑面而来 妩媚如虹 锋利如剑

结构 解构 吊诡 去魅 是谁家鹦鹉在胡言
还是喜欢柏拉图 凝视山洞篝火时 英俊的脸
经过圆桌骑士身边 我以亚瑟王之名许愿
罗密欧与朱莉叶从来都只是戏言

当古英语深锁在天主教神学院
市井的莎士比亚 今天却成了经典

我给你的爱
走不出Virgina Woolf一个人的房间
英伦多雨的平原
已找不到曼斯菲尔德庄园
华兹华斯刈麦人的高歌
依然清晰可辨

我给你的爱
遗落在维多利亚的从前
尤利西斯的思念
是否还在古舟子畔回旋
大洪水再次到来 诺亚方舟已不再
一切无法重演

《爱在西元前》42楼版

许智宏校长颁布的录取通知书
扔在抽屉的最下面自从公元2002年
你在黑板前默读楼长的字眼
我却在旁对人数落人民日报上谎言

MM 小贩 剩饭 大便 每天都看见
喜欢在半夜里煮那属于我的方便面
经过卫生成绩牌前我以室长之名许愿
垃圾像非典病毒般的蔓延
当四十楼只剩下杂乱的平面
小博实就成了大家怀念的商店

我跑到学一小炒窗口前
鱼香肉丝加上四两米饭
吃来吃去我气愤的发现
菜里面的肉丝根本看不见

我讨厌人们都不冲大便
还有倒在水池的剩菜剩饭
那个MM梳妆水房镜子前
暗想让人眼红的艳福
何时为我演

我熬夜很疲倦
懒觉睡到十二点
go on着枕边《此间的少年》

《爱在西元前》Economics乱弹版

埃奇沃思盒里画满了无差异曲线
跨越了无数个交点 就串成一条契约线
我在盒外面 凝视着这帕雷托点
斯密的无形手却悄悄把一切改变

休谟  康德 萨伊 科斯  是谁更牛些
唯有凯恩斯最后埋葬了腐朽的新古典

抛开边际效用递减  我以泊松之名许愿
思念的长度拥有无穷大的置信区间
当世界只剩下供需的转变
均衡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

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
深埋在苏格拉底师徒的身边
几十个世界后出土发现  石板上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用古希腊文记载着永远  那一生追寻的效率点

《爱在西元前》药学版

葛兰素史克上市齐多夫定片
像艾滋病毒般弥散  表示鸡尾酒疗法的浮现
神奇的磺胺  百浪多息的突变
和保泰松一起造就代谢活化的经典

替哌 顺铂 吗啡 氟烷 和万艾可比肩
甲氧西林耐药株倒在万古霉素身边
穿过氯丙嗪的三环  我向李时珍许愿
思念像透皮制剂般的蔓延

当反应停看见海豹胎的嘴脸
用药安全才进入人们的视线

我给你的爱在色谱柱中间
显出254纳米下的暗斑
用凯氏定氮法再次检验
标准像2000(两千)版药典一般森严

我给你的爱在色谱柱中间
显出254纳米下的暗斑
用旋转蒸发萃取再提炼
核磁共振氢谱上的线
仍然没有变

我感到肾上腺在消耗5-羟色胺
怕新斯的明不能堆积胆碱

《爱在西元前》politics版

亚力士多德奠定了政@治学法典
启发了M·弗里德曼 霍布斯也写成了利维坦
文艺复兴前 凝视教会的黑暗
卢梭开始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
革@命 预言 民@主 造@反 是谁的宣言
喜欢1789年砸开巴士底狱的那画面
经过自@由女神身边 我以女神之名许愿
民主像新教伦理般的漫延

当马克思留下薄薄的共@产党宣言
社@会主义成为经典的矛盾讨论篇

我给你的爱写在政府论间 明确表达三权分立的概念
资本主义革@命后发现 代议制政府好处可见
我给你的爱写在自@由论间 文明冲突与秩序重建有关
不要偷换两种自@由概念 那已讨论千年的焦点
没有新发现

我感到共@产主义的信仰无法推翻
害怕发展到乌托邦里边
爱在政@治学 爱在sg版~~~~~

2005年06月12日

  看到最近又有人说hao123这种类型的网站了,而且还有人投钱了,不禁嘴痒痒了。在hao123给百度巨资收购前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个网站,好奇才上去看看,才知道这只是一个破站,一堆链接,网页的配色都是一团糟,真是没有内容没有技术的网站。可是他有很多用户、很高的pv啊uv啊,现在的我肯定不会上这样的网站的,但是三年前我可能会去,因为我那个时候才接触的网络接触的电脑。

  所以我觉得只有三种人会上这种网站:

  1. 初触网的人,什么都不懂更不知道上网去哪里了
  2. 记不住网址的,其实主要还是记不住很多有和英文相关的网址
  3. 上了网不知道做什么的,闲逛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怎么盈利,没有人愿意白砸钱的吧,可是他是没有内容没有技术只有pv和uv的网站估计也就只有投放广告和给投钱的网站放链接最合适了吧。

  下面我想YY一下为什么我不看好hao123了(其实我看好了也没用,^_^)。初触网的人,什么都不懂,会暂时需要hao123的,可随着网龄增长(只要他不是第2种人),估计只要一年吧就会有自己留恋的一些地方了。中国的网民很多,其中有不少文化不是很高,记不住这些都是英文的网址很正常,可是不是有了37*1这些喜欢强奸用户的软件出现了么,中文域名对他们来说不错。上网不知道做什么的人,上了hao123也不知道去那里,到处游牧总会有一个暂时的归属地,只是在归属地呆的时间短了点。其实大多数人都只是把它当作一个网络收藏夹而已(可惜还不能自己diy),到时候要是投放了广告到处画儿飘飘的更是没劲了,再加上放了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网址更是叫人讨厌了。中国大多数的网民还没有成熟,可是在现在这么好的网络条件下,成熟很快的,hao123也好不了123天了,希望我YY的对。就这样,睡觉了。

2005年06月11日

   长这么大一直都没有写东西的习惯,因为不想把自己心中的东西给人看到,喜欢静静的埋在心底烂掉。雄杰说他每天多迟都要写Blog,而我回到宿舍后总喜欢静静的看着别人写的东西,胡思乱想,第二天起床已经烂了不少,呵呵。不过要毕业了是该好好整理些了,先从自己最喜欢的笑话开始吧。大家想开心的时候可以看看我的“开心每天